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在病娇大佬怀里撒个野(安言慕九言)大结局免费阅读_小说在病娇大佬怀里撒个野

人物:安言慕九言

书名:在病娇大佬怀里撒个野

作者:圆玖玖

类型:霸道总裁

讲述了:“你在紧张什么?”他又问了一句,安言嗓子发紧,微微垂下了眼眸,脸上不动声色,但是放在身后,捏着胎记纸的手,却是攥的泛起了青白,惊惧之余,强自镇定。“没有紧张,就是被慕爷吓了一跳而已。”“这是在怪我?”“不敢。”“我看你很敢!从冒名顶替安然,爬上我的床,到顶替安然,进了慕家的寿宴,在老爷子面前露脸,到现在,招惹来了一大堆的记者媒体,我怎么要相信,你是一个不敢的人?”他缓缓说着,用最慢条斯理的模样,细数着她的种种‘过错’。“包括这里,这间公寓,安言,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心思深沉。”就这么一句,却让安言的小...


第9章 慕爷对我有偏见
“我不明白慕爷在说什么……”
她的心口一沉,下意识的一慌,强装冷静。

却不等她话音说完。

男人便是已然抬手,指腹,在她左边的额角用力一抹,属于安言独有的淡黄色胎记,便显露了出来。

“现在明白了吗?”
隔着青白色烟雾,男人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睐着她。

安言看不出男人眼底的情绪。

但是,总归被慕九言这样注视,谁都该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的预兆罢了!
她脸色僵硬,站在男人的面前,良久,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心思多的女人,不是没有见过,但不知死活如你一般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这话说出来的瞬间,安言就已经没了辩解的心思。

“慕爷,如果我说,我不是故意想要顶替安然过来的,你能不能相信?”
半晌,她才说了这么一句。

“一个弄伤姐姐,扮演她蒙混进来的女人,你让我怎么相信?”
他凉凉开口。

一句,便让安言瞬间一怔。

“弄伤?”
她不懂,直到看着男人的手机响了一声,助理将安家发送过来的视频,发给他的时候,安言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竟然是那天在安家的监控视频。

谢秀兰很会做人,掐头去尾,就变成了她和安然吵架。

居心不良的扭伤了姐姐那双能弹钢琴的手。

然后混进了慕家,顶替了安然。

饶是已经被安家压榨多年,看到这个视频的瞬间,安言还是一瞬间气血冲了脑门。

生生的气笑了。

“慕爷是聪明人,怎么都该看的出来,这视频是剪辑过的,何况,我承认我的确扭了她的手腕,但是什么样的扭伤,需要在一个星期之后才发作?
我可以和安然对峙。”

她说的,是理直气壮的模样。

却在男人抬起眸子的瞬间,才看到了那双眼眸里面的薄凉。

“对峙?
你不配。”

只一句,便将她要说的话,彻底的打了回去。

“慕爷这是对我有偏见。”

“一个星期前才伪装成姐姐,爬上我床的女人,我不得不有偏见。”

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安言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罪,是她揽下的。

这一刻,她无话可说。

她没说话,只是在男人的视线下,一张小脸是越发的尴尬。

慕九言这个人,明明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没说,眸光在最初的冷意过后,甚至都没起什么波澜。

却好像,能将她一切的想法,都全部看透。

让她有种无所遁形的恐怖感一样。

“怎么混进来的。”

她没言语。

他似乎也没有打算撬开她的嘴巴。

安言这个女人,作为妹妹,的确是有些过分的没有下线了一些。

但是,性子却是出齐的硬气。

他看着她,俊脸上,蓦地就染上了一抹笑意一样,是不达眼底的笑容。

在青白色烟雾下,怎么看,都透着寒凉。

“扮演好安然,别让人揪出什么纰漏,否则,今天的账,我不介意和你提前清算。”

他凉笑的望着她。

只这么一句,便将那还没彻底燃烧到底的烟蒂撵灭在了一旁。

随即,便是越过安言,向着场中而去。

……
宴会大堂,慕蓝蓝早就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了。

安言是她执意给送进来的,但是,安言来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完全不在她的预料之中。

原本,看着安言跟着大哥出去,她就想急着跟去看的。

但是,并没有浪费多久时间。

就见慕九言已经回来了,安言跟在他的身后,距离很远,却不难掩饰那小脸上的苍白。

“安……”
她下意识的想要开口,但是,在对上女人那过分冷沉和深意的目光时,要说的话,终究还是咽了下来。

继续伪装成安然,别出什么纰漏……
安言脑海里,全是慕九言的这么一句话。

深吸了一口气,只能再度向着钢琴旁走了过去。

……
虽然是被发现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紧绷的心弦突然松下来了。

安言除了担忧之余,状态反倒是比之刚进来的时候,放松了不少。

沙发上。

慕九言坐在那里,是将女人的模样,看在眼底的。

明明是和之前别无二致的目光,但是,却在落到女人的身上之时,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温凉。

他的目光,始终落在女人身上。

尤其,看到女人弹奏时,那一行一动,都过分熟悉的模样之时。

眼底的情绪,便滚落的更加深长了起来。

“这个安然,倒是和传闻中有点不太一样。”

良久,还是慕老爷子先开了口。

“但是,想要让这样的女孩子嫁进慕家的门,我还是不会看好。”

说着,话锋一转,便是看向了身旁的长孙。

慕九言收回目光,俊颜上,是漫不经心的模样,却在抬眸,看向老爷子的时候,才多了几分情绪的模样。

“爷爷,是我娶妻,不是您娶。”

“你娶进门的,是慕家的大少夫人,只要是慕家的媳妇,就有我说话的权利。”

冷硬的话语,却是掷地有声。

慕九言没有言语,却是气氛僵凝了不少。

“九言,你不能强迫让我去接受她,我给她机会,就已经是我最大的退让。”

老爷子眸光沉沉,缓缓开口,听此,慕九言望了老爷子良久,也没有什么言语。

哪怕是厉害如慕九言一般的人物,在慕家,都不可能不在意老爷子的看法。

“我知道了。”

他起身,便是向着不远处走了过去。

那里,助理徐枫已经等候多时。

“慕爷,安小姐的诊断证明已经送过来了,的确是重度扭伤,不能再演奏了……”
徐枫没有抬头,都能感觉到慕九言的脸色,是多么的寒凉。

“安家怎么说?”
“安家说……让安言先替代一下,等安然小姐的手伤好了再说……”
这么说着,可以说是非常大胆了,饶是徐枫听到,都觉得荒谬不已,更何况他们这个向来说一不二的慕爷了……
他小心翼翼的,不太敢看他。

却见良久,男人也才沉了眼眸,“就按安家说的办。”

……
安言心不在焉的,弹奏了不知道第多少首曲子之后。

西装革履的助理,便将她带离了寿宴现场,躲避开了闲杂的人。

直接,将她送往了楼上,某个房间门口。

里面,身姿欣长高挑的男人,已然等了良久。

“你从小在乡下长大?”
进门,安言本来做好了男人要兴师问罪和她算账的心理准备了。

却在一进门,先被这么一句,给问了一个愣怔。

“什么?”

1 2 3 4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