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沈西墨司宴-最新章节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人物:沈西墨司宴

书名: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

作者:浅九

类型:霸道总裁

内容概括:就是可惜了那只打碎的玉镯,其实也是价值连城的,当然,和眼前的桌子相比,还是差了点,但镯子碎了,是很难鉴定的,这一次,她一定会让季如兰和沈颜母女好好见见血!将镯子重新收好后,沈西的的手机收到一封邮件。沈西看了一眼,便一拍额,最近发生了的事情太多,她都忘了要交稿。赶紧跑过去打开电脑,翻出画了一大半的设计稿。右手受伤了,左手画的不是很灵活,所以画起来特别的费劲繁琐,修修改改,等全部弄好,已经是后半夜了。发出去后,她打了个哈欠,刚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就收到那边的回复,问她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沈西单手回复:没事,还有谢谢你找的镯...


第7章
沈西身体受了不小的刺激,浑身僵硬,但是一接触到宋璃那恨不得撕了自己的眼神,再看看周围一众人好奇的目光,索性抬起两条纤白的手臂,搂住墨司宴的脖子,一双杏眼湿漉漉的望进墨司宴漆黑的瞳仁深处:“是呢,三爷芝兰玉树貌似潘安高大威猛英俊潇洒衣冠禽兽……” 糟糕,沈西差点咬下自己的舌头,怎么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呢。
墨司宴意味深长的视线落在沈西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上,听着她漂亮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倒,漂亮的眸子里似是装满细碎的星光,眼底却没有半分真诚。
“衣冠禽兽?”
“不,不,说错了,衣冠楚楚,是衣冠楚楚。”
沈西感受到来自腰间的力量,乌黑润泽的眸子一转,搂着墨司宴的脖子,声音越发婉转,“所以天底下的女人恐怕都想给三爷生猴子呢。”
“包括你?”
沈西也是豁出去了:“那是自然,你看我们都长得那么好看,生出来的孩子那还了得。”
墨司宴松开她的腰,拇指摩挲在她娇艳欲滴的唇瓣上,沈西抿了抿唇,身体又贴近了墨司宴几分:“三爷~” 墨司宴眸色一暗,她推回原位,嗤笑出声:“你倒是敢想。”
想想怎么了,想想又不要钱!
不过沈西看墨司宴这样子,是同意她留下了?
她刚松口气,就听到旁边传来一道冷嘲热讽:“没想到沈小姐脸皮这么厚。”
沈西无辜的眨眨水润大眼,满脸真诚:“和宋小姐这张瘦削刻薄的脸比起来,我吹弹可破满是胶原蛋白的脸确实是挺厚的。”
“你——”宋璃没想到沈西会真的这么没脸没皮油盐不进,红着眼睛望着墨司宴,委屈的喊道,“宴哥……” “宴哥哥……”沈西不甘示弱,如法炮制,整个人像一条灵巧的蛇往墨司宴怀里钻,那一声哥哥叫的在场的男人骨头都要酥了。
傅寒夜饶有兴致的直起身来,嘴角噙笑:“西西妹妹,不如也叫一声夜哥哥听听,夜爸爸也行。”
“野,粑粑?”
沈西笑的眉眼弯弯,却是喊的傅寒夜面色一窒,众人哄笑不止。
“西西妹妹……”傅寒夜还想再战。
墨司宴蹙眉,瞪了唯恐天下不乱的傅寒夜一眼,又将沈西推离自己几分,暗沉的嗓音带着几分警告:“安分点!”
“哦……”沈西拖长了尾音,有一股软语呢喃的暧昧在里面,然后话锋一转,“宴哥哥,你的宝宝说她饿了。”
墨司宴狭长的凤眸带着一丝狭促笑意:“我的宝宝?”
沈西用力点头,一语双关道:“嗯,你的宝宝饿了。”
脸皮什么的,不要也罢。
墨司宴看着沈西那双勾人的眸子里装满摇曳的星光,明明就是一肚子曲意逢迎的坏水,却也没来由的叫人心软了几分,他抬手,招来侍者,吩咐了几句。
沈西听着,倒是高看了他一眼。
还以为这狗男人只会变着法子折磨她呢。
宋璃被哥哥宋玉拉到身边坐下,沈西身边暂时安静下来。
周围的男人都在抽烟,乌烟瘴气的闻着她的嗓子发疼,像是咯血一般的难受,墨司宴的身上虽然也有淡淡的烟草味,却有一股独属于他的干净和清冽,沈西不由自主的又朝他靠近了几分。
身体还未恢复,又精神紧绷了这么长时间,这会儿放松下来,她就觉得浑身哪哪都疼,疲惫感涌上来,她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墨司宴只觉得身边的小东西不停往他身上靠,阵阵馨香不停刺激着他的感官,手边传来的温度也是越来越烫,勾的人心旌荡漾。
他微微蹙眉,侧目,却发现沈西垂着头,柔顺的发丝垂落下来,遮住那张明艳动人的脸。
她安静的有点过分了。
墨司宴抬手捏起她的下巴,眉头微皱,沈西似有所感,红唇轻扁,有些艰难的推开他的手:“墨司宴,你抓疼我了。”
她柔白的手覆在他宽大的手掌上,滚烫的温度传过来,墨司宴抬起右手覆在她的额头,幽深的黑眸一沉,沈西有些贪恋他掌心的冰凉,像一只不知餍足的猫儿又蹭了蹭,难受中带着几分娇弱,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趁机环住了他的腰:“墨司宴,我疼……” 墨司宴一顿,心脏忽然像被一只手抓住轻轻捏了一下,幽幽视线落在沈西乌黑的头疼。
宋璃看着沈西这么不要脸的对着墨司宴投怀送抱气得站起来就去拉她:“沈西,你怎么能这么下贱!
你滚开!”
沈西胳膊吃痛,人差点摔到地上去,幸好墨司宴眼疾手快抱住了她。
他凉薄的视线略过宋璃:“放手!”
宋璃紧拽着沈西的胳膊,又恼又酸:“宴哥,她就是装的,你别上当!”
墨司宴目光又冷了几分,沉声道:“放手!”
宋璃心颤了颤,但是嫉妒让她失去了理智:“宴哥,你清醒点,别被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给骗了,她根本没有怀孕,她不过就是想利用这个来接近你而已!”
宋玉赶过来,拉开宋璃的手,呵斥:“宋璃!
这是三爷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我们置喙,回去!”
“哥——”宋璃不甘心,声音都带着几分尖锐,“你看看她,根本就是装的!”
宋玉低头看了沈西一眼,刚刚还红艳的唇瓣现在已经透着白,即使浓重的妆容也遮不住她惨白的脸色,她皱着眉,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沁出来:“她没有装,她病的不轻!
回去!”
宋璃从未被宋玉如此疾言厉色的呵斥过,宋玉眼中的冰冷让她清醒过来,怔怔松了手,一脸的泫然欲泣。
宋玉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受,轻叹了一口气,他这个妹妹的心思,已经全都写在了脸上…… “冷……”沈西蜷缩在墨司宴怀里,轻轻呢喃着。
墨司宴蹙眉,长手捞起自己放在一边的西装外套,往沈西身上一裹,左手穿过她的腿弯,就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宋玉跟过来,临渊去开车。”
“是!”
宋玉看了眼宋璃,不敢耽搁跟上去。
墨司宴把人抱入了医院。
沈西躺在床上,纤长的睫毛不住的抖动,牙齿咯咯打颤,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冷,疼……” 墨司宴看着不由得心浮气躁,伸手又松了松衬衣扣子,看向一边替沈西检查的宋玉:“怎么样?”

1 2 3 4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