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名流商女:重生娇妻又上线啦(薛凌程天源)-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人物:薛凌程天源

书名:名流商女:重生娇妻又上线啦

作者:飞猪猪

类型:霸道总裁

评论:说好了下午更新,我一会进来看看,下午时间已经到了,加更吧!!!

内容概括:程天源也学过英文,只是不够专业,扫了一眼,发现好些单词不认得,似乎是一篇小报道。“这是什么?”薛凌脱口答:“这是报社让我做的翻译。我去了两家公司,还有荣城报社,他们都有意向招聘我,不过我还没想好。”程天源倒了一杯水,似乎渴极了,两口喝了一大杯,俊脸沉稳淡然。“说说看。”薛凌解释:“第一家公司是荣城目前最大的,主要是搞货运的,职位是资料记录员,弄一些会计的活儿。第二家公司很小,不过工作很轻松,只要负责账目登记和校对,两家的工资都差不多,一个月两百块,有点低。”程天源微微挑眉,答:“待遇还算不错,不...


第2章 新婚夜
程天源自小在农村长大,八十年代初的乡里乡村民风没那么开化。
他以前忙读书种田,后来忙工作,又自小明白自己跟薛家有婚约,所以从没交往过女孩子,被她这么一抱,整个人瞬间僵住了!
他耳根微微红了,低喝:“放开!”
薛凌发现自己失态,连忙放开他,不过却仍不肯他出去。
不管怎么样,今晚不能让他睡柴房。
薛凌撇了撇嘴,软下语气来。
“刚才我一时糊涂,话说得太过了。
咱们已经领证,还拜了堂,已经是正正经经的夫妻了。
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你睡在外头,传出去得多难听啊!”
程天源垂下冷硬眼眸,鼻尖冷哼:“你还怕丢脸吗?
早些时候你大吵大闹,就算有什么脸,也早就被你自己丢尽了!”
薛凌自知之前太过分,要想他立刻原谅是不可能的。
她压低嗓音:“丢了就不能努力捡回来吗?
我的脸已经丢了,难道你也想丢?
今晚你睡在外头,真正丢大脸的只会是你。”
程天源微愣,嘴上不说,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
整个程家村的人都知道他今天娶媳妇,而且娶的是帝都那边来的城里姑娘。
按照这边的新婚规矩,新人拜堂后就进屋洞房。
隔天一早亲戚朋友,乡里乡村就会来看新娘讨喜糖吃。
若是让眼尖儿的人发现他新婚夜睡柴房,指不定会传得整个村子都知道,那得多难听。
这个脸,他确实丢不起。
薛凌上辈子做了二三十年的公司女总,早就练就了一副观言察色的火眼金睛。
见他已经开始动摇,连忙给他一个台阶下。
“反正床那么大,你睡一边,我睡另一边。”
程天源仍是很不屑,淡声:“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婚,那就不要太多纠缠。
我睡那边木沙发就成。”
她看不起自己,不想跟自己过,他会找机会跟她离婚。
毕竟相识一场,小时候又是街坊邻居,他不能跟她不清不楚,日后她寻到自己的幸福,也不会让对方瞧不起。
薛凌听罢,眼里掠过一抹黯淡,内心深处却难掩感动。
都道莫欺少年穷,她上辈子就是瞧不起他太穷又没远见,才会在表哥的蛊惑撺掇下逃离程家。
直到几十年后,她才知道这个男人有担当责任,最后甚至宽宏大量原谅她,照顾她直到病逝。
这个时候不比以后的花花世界,尤其是在农村地区,女子的清白仍被看得很重。
即便她主动开口,他仍是要跟自己划清界限,免得糟蹋她的清白,让她以后能顺利改嫁他人。
这个男人,沉稳内敛,心善又有担当,是真正的男子汉。
她打量收拾木沙发的男子,偷偷下了决心。
程天源,别想了,反正本姑娘这辈子就赖你了!
夜色暗沉,土胚房里唯一的吊灯亮着,昏黄不明。
一对新人各分房间两头,一人睡床,一人睡沙发。
薛凌之前坐车转车好几天,颠簸得厉害,洗漱后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木沙发上的程天源却有些辗转难眠,寻思着家里未来的生计,想着即将面临揭不开锅的糟糕情况,心里乱糟糟的。
这一次父亲病得很重,县城里的医生甚至下了病危通知书,幸好抢救及时,父亲总算捡回了命。
他上半年的工资已经花在医药费上,亲戚朋友但凡能借到钱的,老母亲都去借了,加上之前的,欠了足足一千多块。
这次成亲又借了一百块,八十八块做聘金,坐车去城里领了结婚证用了十块,其他实在凑不出来,只好厚着脸皮跟薛家岳丈商量。
幸好岳丈很通情达理,让他们把人娶走安顿好,其他都不打紧。
眼下家里一贫如洗,他得赶紧找点儿钱,给母亲做家用,这样他才能放心回县城工作。
这两天他得想办法把家里先安顿好…… 夜很静,床上的女人传来均匀呼吸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她的感染,他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 隔天一大清早,外头便传来劈柴声。
程天源睁开眼睛,连忙起身穿衣,收拾木沙发,随后去大后方的厕所刷牙洗脸。
他走回来的时候,薛凌仍没醒。
程天源本不想搭理她,可想着一会儿亲戚乡亲们要来窜门看新娘,只好走到大床边。
“薛凌!
薛凌!
快起床!”
床上的薛凌仍睡得迷迷糊糊的,听着他的嗓音,咕哝问:“天不是还没亮吗?”
程天源沉声:“外头已经亮了,快起来!
一会儿有不少人来讨喜糖,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薛凌总算清醒一些,腾地跳坐起来。
“怎么做啊?”
她穿着单薄的睡衣,领口敞开,露出一大截雪白的脖子和肩膀,发丝有些凌乱,杏眼惺忪,樱唇嘟起,没了昨日的咄咄逼人和泼辣,多了一些娇憨和可爱。
程天源一时看愣了。

1 2 3 4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