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的父亲是嘉靖(朱栽圳)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父亲是嘉靖》 小说介绍

这黑暗的时代,要有光!而我,大明景王朱栽圳,嘉靖帝的儿子,一个病入膏肓,命不久矣的藩王,或许能做照亮黑暗那束光!
借一场好梦,照亮这漫漫长夜!开创一个属于黎民百姓的,真正日月山河永在的时代!。书中主要讲述了:杨知府一愣,他想:我真是小看这个行将就木的糊涂王爷了。他竟然还记得大明礼制。算了,就放他一马。路上做不掉他,回了京城,裕王党的其他人,也会想出一百种方法让他万劫不复。朱栽圳王驾的前方,出现了一片稻田。……

《我的父亲是嘉靖》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杨知府一愣,他想:我真是小看这个行将就木的糊涂王爷了。他竟然还记得大明礼制。

算了,就放他一马。路上做不掉他,回了京城,裕王党的其他人,也会想出一百种方法让他万劫不复。

朱栽圳王驾的前方,出现了一片稻田。已是初秋,稻田早已收割完毕。五六个庄稼汉正在田中做着农活。

无一例外,他们都光着屁股!只在身前系着一块遮羞用的裆布。

这就是大明朝的现状。庄稼丰收,与农民何干?大头被田主拿走,小头被朝廷拿走。

至于农民,能一天喝上两顿稀,饿不死就好了。衣服?很多农户家中只有一件夏秋衣服。那是遇到婚丧嫁娶才能穿出门的。

劳作时光着屁股就好了。反正还没入冬,又冻不死人。

朱栽圳的目光,望向稻田的方向。

杨知府不无得意的说:

朱栽圳用手指向稻田里的农民:

杨知府说了一句话,让朱栽圳大为惊诧。

牛马?

你一个十年寒窗,饱读诗书,府试、乡试、会试、殿试一路考上来的文官,竟然视黎民百姓为牲口?

你的那些四书五经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呵,这就是嘉靖朝官场的现状。那些自诩学富五车的读书人,一旦做了官,就忘记了读书的初衷。

造福黎民百姓?别闹了。在官场步步高升,高宗耀祖,大发横财,为后代攒下一笔巨额的家财才是你们的正经。

至于百姓,只是牲口而已。一个可多可少的数字。

朱栽圳忽然意识到:大明最大的敌人不是倭寇,不是鞑靼,而是这些满嘴礼义廉耻的读书人!

朱栽圳的王驾晃晃悠悠的一路北行。终于在冬至日到达了京城正阳门前。

藩王入京有着诸多繁琐的礼制。朝廷百官要在内阁首辅的率领下前来城门口恭迎。

可是,首辅严嵩今日没来!京城上百号严党官员一个没来!

朱栽圳心想:要知道,此时的严党就是一年前的景王党啊!现在我这个主子回京,他们却故意避开,撇清关系。

真是人走茶凉!

与严党相反,裕王党大大小小的官员全都站在了城门口。甚至朱栽圳的三哥裕王都亲临城门。

黄鼠狼给鸡拜年,安不了什么好心。

朱栽圳在官员们当中看到了内阁次辅徐阶、礼部尚书高拱、国子监司业张居正。

这三位都是史册留名的名臣,特别是张居正,乃千古一相。

今天你们是我的敌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臣服于我,为我所用。

与朱栽圳同岁的裕王走到了抬舆前。二十三岁的裕王一身儒雅气质。他从小就是出了名的。而朱栽圳,则是出了名的。这个顽不是顽强的顽,而是顽劣的顽。

朱栽圳虚弱的说:

裕王骨子里不是什么坏人,史书上评价他。裕王凝视着朱栽圳,说了一句话:

朱栽圳从话音中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他的脑子飞速运转着:既然杨知府能在路上用礼仪制度给我挖坑。入京仪式一样能!别忘了,裕王党骨干高拱现在管着礼部。想在此时此地挖坑太容易了!

朱栽圳心中默背着后世史书中,关于大明亲王仪仗的记载:令旗一对,上长六尺九寸、下三尺六寸;清道两对;弓箭二十副;刀盾十对;白泽旗一对;画角十二支......

五十八岁的徐阶走上前来,跪地叩首:

说完这话,徐阶抬头看了一眼朱栽圳。朱栽圳从他浑浊的老眼中,看出了一丝凶狠的杀意。

朱栽圳没有说话,只是仔仔细细的环顾了一遍迎接他进城用的仪仗。

盏茶功夫后,他才开口:

藩王平日在心腹面前称,在进行重大仪式,接见外臣时称孤。

徐阶拱手:

徐阶的心中在暗喜:你要是敢抗旨,我用一封参劾折子就能杀掉你!对不住了景王,别看你病入膏肓。可只要你活在世上一天,裕王爷的储君之位就会有威胁。我只能对你下死手。

朱栽圳的回答让徐阶大为惊诧:

徐阶目瞪口呆。眼前病怏怏的朱栽圳,真的是以前那个只知道玩鹰斗鸡,与宠姬厮混的糊涂王爷、荒唐王爷嘛?

他竟然准确的说出了仪仗的僭越之处!

这本来是我给朱栽圳设下的圈套。

只要他稀里糊涂进了京。我下手的清流言官就会齐齐上折子,参劾他僭越,有图谋不轨之心。

这圈套,竟被他轻易识破了?

徐阶高喊一声:

四十七岁的高拱走上前来。

徐阶道:

高拱连忙道:

朱栽圳还是那一副病怏怏的表情:

裕王、徐阶、高拱等人,个个呆若木鸡!

朱栽圳这厮得了重病,竟病成了一个算命先生?

他怎么猜出我们要用《昌运颂》给他挖坑?

朱栽圳从三人的表情中猜出了他们的心思:呵,既然拿了仪仗陷害我。就一定会拿礼乐陷害我。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

徐阶道:

太常寺的乐共奏响了《乾坤泰》。

就在此时,嘉靖帝的贴身太监黄锦捧着一方黄绢布圣旨来到了众人面前。

接圣旨,自然要下得抬舆。朱栽圳在刘五七的搀扶下,下了抬舆跪倒在地。

黄锦高声道:

徐阶心中暗惊:皇上该不会是要封赏景王吧?那会成为景王重新获得圣宠的一个信号。

严嵩那群人会像闻到腥味儿的猫一样,再次聚拢到景王周围,重建景王党。裕王的唯一储君地位,将要不保。

小说《我的父亲是嘉靖》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