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精神疯子的自我修养(顾以歌)小说最新章节

《精神疯子的自我修养》 小说介绍

当世界沦为鬼怪的游乐场,人类还不自知的时候, 当世界秩序在一步步崩塌,人类还不自知的时候, 当鬼怪在任意杀戮人类时,人类还不自知的时候, 当…… 别当了! 快去病床上躺着! 神经病! 疯子! …… 我们要相信希望,希望会给我们带来光明。 请不要直视深渊,深渊会给我们带来绝望。 看好吧,我会成为英雄。 总有一天,我要让所有人知道, 我! 没疯! 嘿嘿嘿…… 嘿嘿嘿嘿……。书中主要讲述了:当世界沦为鬼怪的游乐场,人类还不自知的时候, 当世界秩序在一步步崩塌,人类还不自知的时候, 当鬼怪在任意杀戮人类时,人类还不自知的时候, 当…… 别当了! 快去病床上躺着! 神经病! 疯子! …… 我……

《精神疯子的自我修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血色残月悬挂于云层之中,透露出那抹它独有的妖异光芒,洋洋洒洒的为一望无垠的大海加上一层血色的纱衣。

海浪声此起彼伏,一浪接着一浪,由远及近,传进顾以歌与白以画二人的耳边,携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诡异且癫狂的低语。

顾以歌走到护栏前,低头俯视着眼下深不见底的大海,那海面倒映出的血色圆月倒映在他的眼中,一旁的白以画沉默注视着他,凝望着对方的侧脸,苍白而冰冷,凝望着对方的眼眸里的血月,妖异且疯狂。

恍惚间,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刚刚仿佛看见这个人的眼底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令人不寒而栗。

但很快,白以画急忙摇了摇头,将这个不明所以的错觉抛之脑后,心中懊恼,懊恼自己怎么会有这种错觉,他又不是什么怪物。

懊恼归懊恼,白以画仍然选择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不知不觉中,她的内心已经产生了对顾以歌的警惕与防备。

而顾以歌哪里能想到一旁的白以画只是因为眼里血色月亮的倒影而对他产生了防备,而且就算想到了也不过是不屑一顾,在他眼里,白以画只不过是他用来了解情况的工具人罢了。

此时的他正看着血月在沉思白以画刚刚所说的信息,当然,在思考之前,他特地等待了一会,戒备着周围,以防有什么突发的情况,比如说,杀人魔杰森。

当顾以歌分析周围,排除一切可能对他造成危险的因素后,得出暂时安全的结论后,这才开始思考白以画提出的一句话。

追与逃,杀与被杀……

首先,一个字一个字的分析吧。

通过刚刚的追逐战,顾以歌暂且得出如下猜测:

追,代表着杀人魔杰森的追杀,逃,代表着我的逃亡。

如果是这样的话……

他的目光闪烁不定。

那么后面一段话自然不用说了,杀意味着杰森追上我的结果,而被杀则是意味着我被追上的结果。

如果猜测正确,那么被追杀的人该如何逃脱呢?

而且……

这时,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顾以歌猛然看向一旁四处张望的白以画,目光低沉,右手食指轻轻敲动着大腿外侧,心想,

如果这个女人说的话是在欺骗呢?

如果说她先前对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欺骗,而她有其他的目的呢?

万一自己按照她给的思路进行下去,最后的结果是惨遭背刺的话,那岂不是一切都白搭?

顾以歌对于这个初次见面的白以画,心底有太多疑惑和不解,充满了防备与警惕。

在陌生的环境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毫无保留的信任的人,那无疑是愚蠢到了极点的家伙。

以上猜测暂时保留,在没有取得新的线索前,只能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了,啊……真该死。

想到这,顾以歌颇为无奈。

顾以歌清了清嗓子,发现白以画还在四处张望,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他心中疑惑,开口问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啊?”白以画正在纳闷为什么甲板上没有其他的线索时,听见顾以歌的询问,她下意识回答:“寻找打破规则的「存在」。”

打破规则的「存在」?

顾以歌微微一怔,哑然失笑。

好吧,又是一个新鲜玩意。

顾以歌正要开口说话时,异变突起!

只见天空突然发出咆哮,一道粗壮如手臂般的雷电在云层一闪而逝,伴随着不知是何种生物的尖叫,在一刹那间,穿透二人的耳膜,导致二人露出痛苦的神色,双耳流血!

尖叫如鬼哭狼嚎,如地狱恶鬼的呢喃,充满绝望的呐喊,充满死亡的呼唤,充满不祥的尖啸,它们是一切负面情绪的综合体,所有诡异声音缠绕在一起,矛盾中又透着几分合理。

“快跑!回船舱!”

当听见尖叫声时,白以画当场脸色大变,整个人突然颤抖起来,目光看着天空的某处,瞳孔剧烈颤动,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说的存在,她大声惨叫,猛然抓住一旁发呆的顾以歌的手臂,扯着后者朝着船舱的方向疯狂逃亡!

而顾以歌在听见那一声声无法用语言诉说的尖叫声时,他起初无法忍受,只觉得这种尖叫宛若实质存在的,像一只只恶鬼用尖锐的指甲一遍遍刮着他身上的肌肤,传来阵阵刺痛!

他竟然对此痛苦难耐!

顾以歌发现,刺痛竟然不是物理层面,不是血肉疼痛,而是来源于内心深处的灵魂疼痛!那是精神层面的!

然而在短短时间内,他又对其免疫,并且从那一声声尖叫中听出了情绪。

悲伤,

愤怒,

不甘,

怨恨,

气势滔天!

无数道情绪光团在顷刻间分崩离析,化作一道道冤魂,涌进顾以歌的体内,任意厮杀,疯狂的摧毁着他的一切。

这让顾以歌意识恍惚,险些精神崩溃,当场死去。

好在白以画及时反应过来,带着顾以歌跑回船舱。

当两人回到船舱后,那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尖叫与疯狂呐喊仿佛像是被什么屏障强行拦住,挡在了外面,不得前进一步,这才让两人颤动不止的灵魂波动渐渐平复下来。

船舱走道上,两人并肩而坐,大口大口喘息着,白以画冷汗直流,脸色惨白,半晌都没有缓过神来,而顾以歌却目光呆滞,七窍流血,就像是被什么存在吸走了灵魂,留下来的只是一具空壳。

见到顾以歌这模样,白以画吓了一跳,内心颤栗不已,难道……没来得及?他……还是死了……?

又……

又是这样……

为什么……

白以画沮丧不已,她不明白为什么总是这样,为什么总会死,为什么和她待在一块的人大概率会死……

难道……

她忽然想起空间里那群人看她的眼神,厌恶,疏远,害怕。

真如他们说的,我白以画就是灾星?

她想着想着,掉下了一滴眼泪,但很快又止住了那没用的哭泣,眼下要做的就是,完成任务,活着回答空间!

掉眼泪是没用的!白以画,你要加油!你不能在这里倒下!你要努力活下去!

白以画不断给自己加油打气,她深呼吸着,渐渐的,那脆弱的眼神转变为了坚强!

好!

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去寻找打破规则的「存在」!

之前在甲板上没有,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它在内部!

白以画自顾自的点了点头,她来到已经“死去”的顾以歌面前,看着对方死不瞑目的样子,心有不忍,蹲下身,伸出手想把眼睛闭好。

谁知刚伸出手,快要触碰到顾以歌的眼睛时,后者忽然“活了”,一把死死抓住白以画的手,吓得姑娘尖叫,而刚尖叫半秒钟,就被顾以歌捂住了嘴巴,恶狠狠地说道:“你再叫我就杀了你!”

“唔唔!!”凝视着顾以歌那冰冷,毫不掩饰杀意的危险目光,白以画出于求生的本能,急忙点头。

再三确认白以画对自己没有任何恶意后,顾以歌心不甘情不愿的拿开了捂住白以画嘴巴的手,水果刀紧紧握在手里,目光戒备地盯着白以画。

“你刚刚干什么?”

“我我我……我以为你死了,看你死不瞑目,我想着帮你把眼睛闭上……”白以画看着顾以歌手里的水果刀,那锋利的刀尖笔直的对着她,下意识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观察顾以歌的神色,见后者面色冰冷,急忙解释了一句。

闻言,顾以歌翻了翻白眼,他懒得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不管是什么目的,好的坏的都无所谓,反正被他抓住了。

眼下还是需要用到这个女人的地方,不能杀掉。

顾以歌看了看白以画,目光思索片刻,收起水果刀,忽然想到网上看到的一句话,友好的关系从露出微笑开始。

于是,他尝试着微笑,结果很久没有真心实意的笑过了,导致最终展现出来的是一张僵硬的笑脸:“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我们……”见到面前这张僵硬的笑容,白以画有些不自然,但她也不敢说什么,这些都是小问题,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解决这个任务!

“我们边走边说。”

她首先迈出前进的步伐。

顾以歌想了想,跟了上去,紧紧跟在白以画身后。

“首先我要跟你解释一下,刚刚在甲板上的情况。”

白以画说:“那是一种现象,「血之哀嚎」,一般这种现象是我们长期待在安全的地方太久才会出现。

它在给我们警告,警告我们如果二次再犯,那么将会给我们带来灵魂上的消亡。”

说到这,她撸起袖子,朝着后方扬了扬,顾以歌听着听着,突然看见一条白嫩的手臂,目光下意识看了过去,这一看,就看见对方的手腕处竟然出现了腐烂的现象,并且隐隐看出腐烂正在缓慢的蔓延。

这是……什么?

顾以歌心中不解。

似乎是听到了顾以歌内心的想法,白以画平静的说:“这是惩罚,这是待在安全屋太久的惩罚,我有,你也有。”

顾以歌抬起手,看向手腕,果然如此,他此刻的手腕处也出现了腐烂的迹象,皮肉绽开,周围的肌肤青紫一片,鲜血就像是凝固住了,竟是一滴也没有流出来,无一例外,全都积蓄在绽开的皮肉里。

“这种现象意味着我们时间不多了。”白以画解释说,“就好比我们本来还有24小时的时间去存活且找出生路,但经过惩罚之后,我们就只剩下一半的时间,也就是12小时了。”

“在剩余时间结束之前,我们找到生路的话,能安全离开,反之则会因为腐烂而死。”

她如是说道。

小说《精神疯子的自我修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