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风起四合院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冯京)

《风起四合院》 小说介绍

呃,不知道赶不赶得上这个热度的末班车。
冯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到了《情满四合院》这部影视剧当中。
看着满院子的小可爱,冯京只想着敬而远之……
不带系统,也没有太多戾气。
不舔谁,不仇谁,甚至于,你可以当披着四合院外皮的一般年代文来看。。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三轧钢厂,是进行钢材加工的地方。对于一个被称为基建狂魔的民族,哪怕是二十一世纪,钢材的供应也是远远跟不上需求,更遑论说是现在。钢材的加工也是重中之重,这里的产品大部分都是供应国家重要设施建设,有的甚……

《风起四合院》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第三轧钢厂,是进行钢材加工的地方。

对于一个被称为基建狂魔的民族,哪怕是二十一世纪,钢材的供应也是远远跟不上需求,更遑论说是现在。

钢材的加工也是重中之重,这里的产品大部分都是供应国家重要设施建设,有的甚至涉及到导弹,枪械等军事行业。对于许多零部件的加工,都要求精确到千分之一毫米甚至是万分之一毫米。

而在没有实现现代化自动化的时代,这里要完全依靠技术工人的经验积累。

所以技术工人在这个年代是非常吃香的。这么来说吧,只要是第三轧钢厂的员工,那基本是不愁婚嫁的,如果你是技术工作,还是评上级的,那媒人都是赶着上门的。如果技术再高点,等级上去了,那真是除了领导女儿,四九城里随便挑。

整个车间里精明的人不少,但是偷奸耍滑的很少,毕竟多少人排着队想进厂子。这碗饭你要不拿好,多少人等着抢过去。

无数的青春男女将汗水流在冰冷的钢板之上,也流在磨砂的传送带上。

那时候,还不只是一句口号。

这是一种荣耀。

整个轧钢厂,最闲的除了办公室里的领导,就是遮阳室里的冯京了。

这大白天的也没一个人进出,他都快睡着了。

这西门本来是没有的,但是后来西边建了几栋安置房,用来提供给外地的高级技术工人以及家属,和当地一些有突出贡献的,子女众多的工人。

为了方便他们回家,于是小西门应运而生。

轮值是三班倒,考虑到冯京的年纪不大,所以时间是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

一般除了早上,很少有人经过这里。

冯京从初中毕业后,到现在已经有将近四个月的时间了。

虽然他的工作让人羡慕,但是明眼人都知道,看大门这活可没有等级一说,也就是说,冯京以后充其量随着工龄加一点点工资,别的是不用想了,加上冯京说话也比较客气,所以到没有与人交恶。

除了一个人!

与他交班的乔山乔老头,本来他值守的这段时间点就由老头的儿子乔一民负责的,虽然不算正式员工,但是每个月也能多个十几块钱收入。

现在冯京来了,他的儿子自然也就被辞退了。乔老头多次找领导反映,说是增加一个岗位,或者给他儿子安排个搬运工也成,可是都被副厂长以不能开这个口子为由拒绝了。

乔老头唯一能做的要么是服从,要么是他提前退休让他儿子接替。

但是他儿子的工龄可没有他高,所以乔一民现在一直赋闲在家。

乔老头天天就盯着个进出门登记簿,试图找到冯京工作的漏洞,好把他开了,但是这么简单的工作,冯京闭上一只眼睛都能完成,能出什么岔子?

国家这时候对重工业的重视,也没什么混混想不开敢来这里闹事。

不过最近还真的发生了一件失窃案件,这让负责厂子安全的保卫科科长受了批评。紧接着,保卫科科长李高山便召集了所有驻点保安和巡逻保安,一顿猛批。

这事本来冯京还没放在心上,但是乔老头突然怪声怪气的说了一句:

你干脆直接报我身份证得了?

做这工作的,尤其是守大门的,就没比他年轻的。

好在冯京守的是白班,要不然还真不好解释。

不过冯京也留了个心眼,这种时候,先开口的往往是不打自招。

凡是得讲证据,冯京从不耍嘴皮子功夫。

一直呆到下午四点,冯京当着乔老头的面签下了名字和时间,起身离开。

什么,,这年头你敢随便加班试试,就算是上头任务,那也是实打实的算加班费的。

胆敢压榨工人利益,花生米吃过没有?

冯京是最早到食堂等晚饭的。

这年头饭菜油水都不多,其实没什么味道,好在原汁原味,何雨柱也算是祖传手艺,食堂吃饭的人也还不少。

冯京长得眉清目秀,喊得也甜,不是哥,就是姐的,别人都喊傻柱的院子里,他也是一口一个柱子叔的喊。

打饭的时候,无论遇到何雨柱,还是刘岚,马华,他总是满满一大勺,不带抖的。

简简单单,一肉一菜一汤。

饭后,冯京走在回家的路上,三个同龄人突然跳了出来。

冯京心想,上次那事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他们也该放松警惕了。

……

王林,韩立,肖岩都是轧钢厂的工人子弟,不过却是没拿到工人指标,所以一直赋闲在家。

刚开始认识的时候,三人学着一些混混,去学校外面收保护费,结果遇上冯京,脸都被打肿了,回家之后更是挨了父母一顿臭骂。

后来,几人反而与冯京成为老朋友,一开始主要是被打怕了,后来,冯京带着他们四处巡视,为街道清理垃圾,在公交站点给来往的人员指路。

俨然有后世朝阳区群众的雏形。

几人一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跟了个傻B,毕竟做这些事可没什么收益,没人给你发工资。

街头巷尾的也没什么破洞烂铁可以捡,最多偶尔来几个玻璃瓶子,几本破书。

不过后来,三人突然发现,虽然他们没赚到什么钱,但是名声却好了起来,街道办在发福利的时候,他们几家总是多发几份,见到他们父母也是夸他们懂事。

偶尔附近的厂子要找什么临时工,总是优先考虑他们。

街道办还给他们分发了几个绣着英勇少年的袖套,让他们威风抖擞了起来。

三人意识到,京哥是有大智慧之人。再说,他们做的也不是违法乱纪的事情,他们的父母也乐得见此。

另外,冯京也不小气,有时候食堂吃腻了,就去菜市场买上一些,轮流去这些人家里聚一聚,这样一来,威望不就起来了吗?

两天后,王林跑来通知大家,目标行动了。

乔一名带着两个表兄弟,从小西门进了轧钢厂,外面还停着一辆独轮车。

冯京这边,身后除了王林,韩立,肖岩,还跟着三个小弟。

嗯,小弟的小弟,也是我的小弟。

王林后面的人举起了手,冯京让他去通知民警。

随后,冯京又指挥一人去通知保卫科科长李高山。

王林问道。

韩立手轻轻拍在王林后脑勺。

冯京点点头,还有一个理由,乔一民和他的两个表兄弟都是干过体力活的,真打起来,他们未必占到便宜。

先让他们把力气出完,让汗水飞一会!

乔一民这边和两个亲戚沿着树荫来到仓库边上,这些都是未来得及入库的钢材,乔一民扛了一块,另外两人合力抬着一块,由于乔老头事先预算好了巡逻组的周期,所以三人稳稳当当的出了小西门。

乔一民还想再搬一趟,乔老头阻止了他:

乔老头心里还有别的想法,本来他是想过段时间,他以身体原因申请换班,让冯京来值夜班,再趁着换班的时候干这事,或许就能把罪名栽赃在对方身上。

不过现在那打铁的催得急,并且开出了高价,这几块铁疙瘩,怕不是将近能卖个十块钱,这样的利益,往复几次,比工资都要高。

这要是钢材方面的专家在这,保准会被气死,他们搬运的钢材是热锤锻模钢,具有很高的高温强度和耐磨性,导热性和淬透性也很好,是制造模具的精品材料,这要是被拿去打造成锄头铁锹,简直是暴殄天物。

乔氏父子可不知道这些,在他们眼里,只要是铁都是一样的,能赚钱就敢干。

三人刚把铁疙瘩装上独轮车,冯京直接跳了出来。

一句话立刻让做贼心虚的三人吓出了一声冷汗。

等他们注意到被诈,冯京已经冲到他们面前,一拳直接摁倒一个。

乔一民和另外一个还想反抗,王林,韩立四人也冲了上来,死死的摁住了他们。

乔老头听到动静,拿着值班室里的棍子直接冲了上来。

乔老头只道是冯京还有帮手,结果一抬头,几条火铳已经对准了他。

所有人都把手举了起来,很快,保卫科也到了这里。

事情一目了然,乔氏父子伙同亲戚盗窃公家财物,人赃俱获。

若是冯京一人在这,说不定他们还会有反诬的机会,但是现在冯京带上了一群人,警察是他们通知的,李高山是他们通知的,铁证如山。

李高山给办事的民警一一递上香烟,又把剩下的全部塞到了张所长口袋里。

张所长自然不会客气,晚上这事对他来说,也是一功,而且对方还是轧钢厂的领导,说不定以后自己的子女就可以安排进去,两人寒暄几句,跪着的四人面如死灰。

这年头盗窃可是大罪,但是就他们拿的那点钢材,对于整个轧钢厂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如果不是冯京暗中追查,恐怕轧钢厂只会开会强调几次治安问题就过去了,毕竟追查也是有成本的。

今天的事情也算功德圆满。

派出所的人带着罪犯离开后,李科长盯着冯京。

冯京一一介绍,最后说道,

李高山点了点头,今天这事,冯京处理的很好,不是说抓住了两个贼,而是冯京及时通知了他。

如果事后李高山对此一无所知,那他这个保卫科长无疑是不称职的,但是他及时赶到了这里,并且与张所长通了气,无论这功劳落在哪里,在领导面前,都是他统筹有功。

冯京知道参与的人多,事情是瞒不过去,于是便简陋的说了一遍,是王林韩立几人去乡下,发现一些农具用的居然是轧钢厂的上等钢材,又从铁匠铺那里打听到是轧钢厂内部人员监守自盗,于是便事先埋伏在这里,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尽管冯京把功劳都尽可能分到几个小弟身上,但李高山还是明白,恐怕眼前这小鬼在这场筹划中占了不少戏份。

上次他训话的时候,好像乔老头就对冯京指指点点,难怪!

李高山从兜里掏出五块钱,放到冯京手中:

冯京没接,反而一脸正气的说道:

李高山皱了皱眉,心道,这钱拿着分给他们不是一样的吗?

冯京身后的小弟也一个个挺胸说道:。

李高山突然懂了,他们要的应该不是钱,不过李高山还是把钱给了,这几人不拿钱,他心里过意不去。

万一有人多嘴,传出去这次事情,从头到尾,他是个打酱油的,那他岂不是憋得慌。

离开后,冯京让王林把钱分了。

五块钱直接给到了王林手上。

这可是五块钱啊!

京哥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什么叫大人物啊?

战术后仰。

小说《风起四合院》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