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概率之一斯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概率之一》 小说介绍

“为什么是我啊?
你不是有一百万种选择吗?
怎么就把我弄到这里来受苦受难来了。”
“你就是那一百万分之一的概率,
当你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该知道,你就是那唯一的一。”
名为斯文,实则有辱斯文。
平凡少年穿越后路途中的血肉横飞。
(这是一场人族与虫族的种族之争)。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这样躺倒在门边,映入斯文的眼中。穿着那身熟悉的大堂经理制服的人正是刘梅。斯文慌张的蹲下身,放下手里的东西,用力抱住刘梅的身体,不停的呼喊:“刘阿姨!醒醒刘阿姨。”可是刘梅那没有血色却……

《概率之一》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这样躺倒在门边,映入斯文的眼中。

穿着那身熟悉的大堂经理制服的人正是刘梅。

斯文慌张的蹲下身,放下手里的东西,用力抱住刘梅的身体,不停的呼喊:

可是刘梅那没有血色却又满是血色的脸庞还有那毫无起伏的胸膛却实实在在的在告诉斯文,

斯文现在特别想哭,可是逃生的本能却疯狂刺激着他,却是一滴泪水也哭不出来。

他明白现在不是耽误时间的时候,接下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斯文咬着牙,发出类似野兽的低吼。

更近了,马上就要上来了。

思文整理好心情,放下刘梅的身躯,在视线的余光中看到身边的一个散落的腰包,他顺手将其捡了起来。

然后走进那扇通往天台的铁门里。

刘梅的身形在越来越小的门缝里渐渐消失。

重重的关上了铁门,将门锁住。

斯文知道这扇门不可能挡住那虫族异形的破坏。

他环视四周,发现整个天台空空荡荡。身边只有几个废弃的旧水桶,还有一架五六米高的的发电塔矗立在离地面三米高的天台入口顶板上。

没地方躲了!

而这时那种野兽直觉却提醒着他,已经很近了。

顾不得多想,斯文将几个旧水桶摞在一起增加高度放在顶板下面想着爬上去再说。

可是站在水桶上才发现,手离上面还差一大截。

只好先将自制长矛、外套包裹和盾牌扔上去。

扔外套时从中摔下来碎掉了一个玻璃瓶子,那是斯文学着以前电视上自制的燃烧弹,里面加了小苏打,酒精和洗洁精,

做了四个,现在就剩三个了,还不知道到底管不管用。

够不到边沿,斯文只好用力的往上跳。

一下又一下,每次都只差一点点就能扣住边缘。

甚至有一次都已经扣住了,可是没把稳又掉了下来。

旁边的铁门开始发出响动,那是虫族异形已经上来开始撞门了。

斯文每次跳跃踩在水桶上声音似乎刺激着外面的生物同时更加疯狂的撞门。

终于斯文死死地扣住了顶沿边。双手用力的将自己整个身躯往上面送去。

斯文上来后就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几秒钟后斯文站起身来,飞快捞起扔上来的装备,开始往发电塔的顶端爬去。

当斯文爬到发电塔顶端的时候发现撞门声渐渐慢了下来,直到现在好久都没有听到撞过了。

放弃了?

斯文觉得不可能,因为在他感觉来那扇门根本抵挡不住这只杀戮机器的猛烈冲撞。

不管怎样诗文还是先做好一切准备,将几个燃烧弹慢慢的拿出来,放到自己身边,再从裤兜里掏出两个在厨房顺的打火机。

将橱柜门做的盾牌重新用绳子绑紧背在背上,以保护自己的后背安全,既然没有可以依靠后背的战友,那么自己就保护好后背不就没事了。

手肘放下时碰到了刘梅身边捡过来的血红色腰包,斯文眼神有点发愣。

手慢慢的拉开拉链,露出了里面被血染红的塑料袋,口袋里装着的是下午过来时刘梅留下的那一个包子。

小心的打开塑料袋,里面的包子没有被血沾染到一丝丝。

看着这个包子斯文不由地咧嘴笑了笑。

说着便将这冷得有点发硬的包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进去。

嘴里鼓鼓的,一边笑,一边吃,一边流泪,一边吃。

默默擦拭了眼泪,坐在发电塔顶端的一个小平台,看着远方漆黑的夜空中仍然在不停地爆发出一朵朵看似烟火的战斗爆炸。

斯文顿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独自反抗与战斗。

还有更多的人在更大的战场。

斯文在悄悄的对自己说道。

从刚刚穿越了解到这个世界时只想当一名研究员,混吃等死的斯文,

到现在做好准备和一头杀戮无数的怪物捉对厮杀的斯文。

经过今天的一系列事情已经在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收回思绪,斯文继续凭借着稀稀洒洒的月光注视着下面的大门,随时做好那只小虫子冲进来的准备。

可是斯文的神经越来越紧绷,可那撞门声却久久没有继续响起。

它在骗我出去?

斯文的野兽本能提醒着他,那虫族异形并没有离开。

这东西还会用计谋?

斯文不知为什么感到有些可笑,可笑的是自己能感应到他的存在。

但是回过神来却又感到一丝冷意,自己是能感觉到,可其他的人呢?

难怪酒店死去的人这么多,这家伙的智慧明显不低!

斯文这却是多想了,其实是虫族通过这次虫噬降临的上位者出现了什么状况,扩散的精神力覆盖到这只小小的杂鱼,从而使其立马进入了停机待命。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思文也乐得这样继续在顶上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

都没关系了,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将发呆的斯文吓了个激灵。

顺着声音望过去,却是远方天空虫噬的那个位置,爆发出一团剧烈的,正在收缩消散的光芒。

咋回事?赢了?

还不等斯文想清楚。

下方的铁门传来一声比之前更大的响动。

听着越来越大的撞门,声音斯文,知道肯定是刚刚虫噬位置那里出了大状况,有可能真的炸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从而让这只独行的虫族等不及了愈加发狂。

现在的斯文已经是做好了自己的所有准备。

将打火机的火苗慢慢靠近燃烧瓶的引线,然而真到了现在这种非做不可的地步时,斯文的大脑变得反而平静了下来,心跳也不再那么剧烈的跳动。

随着一阵铁门被撞击倒塌的声音,一个漆黑得仿佛融入夜色的身形冲了出来。

斯文居高临世看着下面头部左右巡视的虫族异形,将手里的燃烧瓶点燃,剧烈摇晃过后准确的扔在了那布满甲胄的脊背上。

燃烧瓶应声而碎,火焰突然窜出两三米高。

随即伴随着异形的吃痛嘶吼火焰迅速的随着流淌的液体覆盖全身。

斯文面露一喜,手上却不停,将剩下的两个燃烧瓶,一一点燃,扔到了异形的身上。

随着异形不停的打滚与嘶吼,斯文只是在上方冷漠的俯视着。

燃烧瓶得制作没有问题!

但是随着异形在地上拼命的翻滚,火焰慢慢的变小了。

火焰将瓶子里的液体充分燃烧过后没有新的可燃烧物质,已经对异形造不成威胁了。

异形的那一副外壳仿佛一个天然的隔热层,将火焰隔绝在了外面,没有将它彻底点燃。

火焰渐渐熄灭,异形也摇晃着散发着焦臭的身躯站了起来。

黑夜中那两双红色的眼睛分外惹眼。

斯文与之对视着,抿了抿嘴唇,双手紧了紧自制长矛。

就在与斯文对视的瞬间,异形嘶吼一声发狂着朝他身下飞奔了过来。

一下子便跳上了之前斯文跳了许久,都爬不上来的三米高台。

斯文站在小平台上双手用长矛指着异形头颅的方向。

而异形却仿佛没有看到这利器一般,直冲冲的朝斯文的方向扑了上来。

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生物,斯文仿佛从这光滑锋利的牙齿中看到了自己的脸。

那是一种什么神情?害怕?

不!

之前的害怕仿佛早已将今天的份额都消耗完毕了。

这是一种坚定的表情,一种坚定了信念,要为之战斗的表情。

冷静中的斯文更能感受到脑海中那种类似于本能的感应,

侧身一躲,仿佛未卜先知一般将这次扑击躲了过去,而且反手将长矛用力刺进了正在降落而不能改变方向的异形脊柱之间。

异形就这样摔落在地上,长矛将前端捆绑着的的刀三分之二都刚好避过甲片从细小的活动缝隙中刺进了脊椎里。

因为吃痛而吼叫的异形不明白这个人类为什么会对自己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

它就准备和从前一样,冲过去给与猎物致命一击,然后利爪带着猎物的鲜血扬长而去。

它的另一条腿瘫痪了,长矛斩断了控制它左腿的关键神经,现在只能用两只前爪在地上匍匐前进。

但是速度却快得惊人,眨眼间便嘶吼着冲了过来,想要爬上这发电塔。

见此情形,诗文只好将背上的柜门盾牌取了下来拿在手上。

看着下面的异形逐渐靠近,斯文自嘲一笑。

紧接着便是大吼一声,将柜门挡在身前,整个人蜷缩在后面朝异形跳了下去。

斯文撞击在异形头部,两人便同时摔飞了出去。

异形翻过身爬了起来,竟下意识得晃了晃硕大的脑袋,仿佛被这一下撞击被击晕了一般。

跳下来时有盾牌抵挡冲击和异形当肉垫,斯文并没有受到伤害。他飞快的站了起来举着柜门朝异形冲了过去。

他的目标是脊背上的长矛!

脚步飞快,斯文竟然在异形没反应过来前将柜门狠狠的撞在了长矛的柄端,这一下带着巨大的力量直接让长矛的手柄都没入到身体里将近三十厘米,加上绑着的刀头,如果不是肋部侧边外部覆盖的甲壳抵挡的话,这一下将会把异形的整个身躯直接贯穿。

但是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异形瞬间清醒了过来,疯狂的用两只前爪刺向斯文。斯文只能用柜门抵挡在前面用身体死死地顶住。

还好经过这段时间斯文接二连三给异形带来的巨大伤害,这只恐怖的狰狞巨兽体力也到达了极限,挥舞的利爪并不能向之前那样瞬间撕裂这扇小小的柜门,只是一下一下不停地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狰狞的划痕。

斯文渐渐被攻击击退到了墙角。

抵在后面的斯文都能透过被利爪隐隐穿透的缝隙看见另一边疯狂的生物。

这是两条生命最后的拼死抵抗,一个疯狂的想撕碎另一个,另一个却死死地咬紧牙关不知道在想什么。

......

没过多久,斯文微眯的眼睛突然一睁。

柜门外的异形仿佛受不了这样不停地对着一个铁壳子抓挠,体力已经无法支撑这样高频率的攻击,它停下爪击,准备换一个方向对这块铁壳子后面的弱小肉体进行致命攻击。

可就在它停下攻击的瞬间,铁壳子背后的人类却朝自己扑了过来,下意识张大嘴巴嘶吼的它却被一道金属的反光晃到了眼睛,随即而来的却是嘴里的刺痛和异物感,下意识的咬合伴随的便是一阵剧痛。

痛的不是身体之前其他地方的伤口,而是自己的脑子?

异形下意识的挥舞前爪反击,却什么都没抓到。

斯文将刀沿着异形张大嘴巴用尽所有的力气狠狠的刺进了口腔上颚,而感受到嘴里刺痛的异形下意识闭嘴,强大的咬合力直接将刀刃深深送入了自己的大脑之中。

这把刀是斯文出来时带在了身上,和用来制作长矛头的刀一样,当时也没多想,就觉得艺多不压身,武器多点也没坏事,就这样别在了腰上。

没想到这把不被看好的刀却完成了最后一击。

将刀刺进去以后斯文便翻滚到了旁边,

斯文的身上到处都是最后抵在墙角时,异形穿透柜门的利爪留下的密密麻麻的伤痕。

歪着头看着因为头痛而抓挠自己大脑袋,然后动作慢慢迟缓,随即一动不动的黑色怪物,嘴角咧出了一个笑容。

随着星光洒在身上,浑身带着血迹的斯文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而失去了意识的斯文没发现的是在虫族失去生命的那一刻,两束肉眼不可见的流光缓缓的从那残破的躯体里融进了斯文的身体。

而那些密密麻麻的伤口,随着流光的进入,开始缓缓的愈合。

小说《概率之一》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