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南临旧最新章节,小说南临旧无弹窗(叶可知连资望)

《南临旧》 小说介绍

错爱阴谋,一介孤女锒铛入狱。
寄人篱下十余载,叶可知纵有千般剔透、万般玲珑,也不过是太仓一粟。
只因酒会上的一句戏言,她孤注一掷,向帅府公子求援。
原以为是石投河底,无望之际,那人慌乱前来,许下重诺。
审讯室昏灯下,她仰头问道:“连公子,为什么愿意救我?”
她视为纨绔的连家小少爷,侃然正色。
“我幼时,听闻成家有一女眷,心较比干多一窍,娉婷娴静,我很是牵挂,问其闺名,听说姓叶,唤可知。”
十一年的倾心爱慕,终得浮出南临夜色。。书中主要讲述了:病房门口。可知敲门的手抬了又放,直到门口把守的小兵警惕的盯着她,可知才硬着头皮扣响门。巧合的是,门轰然打开了。一个梳着背头的男子从里面走出来,身上是笔挺的西装。这人可知见过,是连资淏的秘书,姓周。见可……

《南临旧》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病房门口。

可知敲门的手抬了又放,直到门口把守的小兵警惕的盯着她,可知才硬着头皮扣响门。巧合的是,门轰然打开了。

一个梳着背头的男子从里面走出来,身上是笔挺的西装。这人可知见过,是连资淏的秘书,姓周。

见可知站在门口,他推了推眼镜,招呼身后的士兵把病房里大大小小的花束果篮抬了出来。

可知抬头,连资望正望着门口,脸上依旧是不安分的笑。她忙从门口让开,对周秘书点了点头,进了房间。

这是间贵宾房,里面的装潢相比病房来说,更像间顶级的酒店。

连资望正坐在棕红的羊皮沙发上看书,病服外的纹格开衫凸显得他有种意外的温柔。因可知的到来,书被他暂且放下了,随意搭在大腿上。

那是本残旧的古书,封页上有着暗黄的污渍,可知多看了一眼,便被斑驳的黑色书名吓了一跳。

怎么会有人把一本古董这样寻常的捧在手里?

她拿着礼物的手缩了缩,有些自惭形秽。

可知把包装好的礼物放到桌上,礼貌寒暄。

连资望发出一个简短的笑音,这让可知确定,那天晚上他并非真的晕倒。

三天前的那场晚宴,最终以连家小少爷的晕倒潦草结束。成家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担心起连资望的安危来。毕竟连家最受宠的二公子若是在成府出了事,大帅府难免会牵连成家。

可知知道连资望帮了自己。无论是推孟瑞霜出来,还是假意晕倒,甚至大帅巧合急召成其深,大概都与跳舞时,他那一句可以向他求救的玩笑话有关。虽然可知并不清楚,他为何要帮自己。

她思前想后,自己总不能一声不吭的承了人家的恩,该来谢谢他的。

桌上的礼物用烟灰色的包装纸仔细的包裹起来,米色的拉花贴在了左上角。连资望拿起望了望,了然于心的笑:

其实这本外国小说也不像可知说的那样寻常。

前几年成家请人来教其暮洋文,也顺带着让可知学习。老师是位犹太人,发现可知爱读书,时常给可知带一些外国读物,很多都是国内没有翻译过的。这本小说虽然不算著名,可却是老师带着可知逐字逐句的翻译后,拿到出版社复印成本的。元国独独只有这一件。

可知想,既然真心感谢,谢礼也需费点心。在医院疗养的日子许是枯燥无味得很,送书倒是个好主意。她也料到连家的公子见闻不少,所以才选了这一本。但没料到连资望此时手里是本一千多年前的小说集,还是货真价实的古本。

连资望没说话,持笑打开包装。他动作很是轻柔,书拿出来的时候,那张沉闷地纸张竟然连一个角都没损坏。

并非询问的口吻,倒像很是笃定。

可知没有否认,点点头:

她说完,望了望腕表:

连资望已经把那本书看了几页,很是专注,好像无心理会他人。

他的态度对可知来说倒无所谓,考虑了片刻,她还是轻缓地说了句:

可知离开房间前,身后的人又说话了。

可知怔了怔,却仍旧冷清道:

连资望说完,又添了句:

他的话让可知再也挪不动脚步。片刻挣扎后,可知折回屋内,对连资望深深地鞠了一躬:

成家养育之恩她不敢忘,可自己与成其深之间还能再见吗?自己已经答应了成伯父绝不再与他有牵扯,如果现在再去见他,岂不是言而无信?

连资望极轻地笑了一声,他望着面前对他示软的人,竟然有些酸涩的欣慰。

他说完,叫了门口的小兵进来,吩咐道:

出门前,可知突然比划了一下。

连资望一愣,就听她郑重道:

他点了点手中的书,话里刻意带了些许邪气:

果然,这才是连资望,永远不会放过调笑你的机会。

可知慌乱点点头,随着小兵离开了。

人走后,连资望端坐了很久,不知道再想些什么,直到周维祯进来问他午饭想吃中餐还是西餐,他才回过神。

他抠了抠那本书的某一页,又用指腹柔柔地抚平:

周维祯似乎明了了这两日二公子为何会接见来医院看望的客人了。他应了下来,退出了屋子。

司令府外,可知正在车上等待。

小兵替她去传话了,她本来是想约成其深出去说话的,可却等来了孟瑞霜。

哨兵见是孟小姐的车,哨兵早早打开了门。车却停住了。

司机替孟瑞霜拉开车门,她便朝可知的车子走了过来。

这让可知有些紧张,毕竟她坐在连资望的车上,传出去又是一番流言。连资望帮自己一场,她不想把他搅进来。

隔着车帘,孟瑞霜唤了句。

可知清了清嗓子,拉开帘子:

可知不懂自己什么时候和她熟到以姐妹相称了,不过还是笑着回道:

孟瑞霜像了一位大度的女主人,不在意那日晚宴上的事,只是诚意邀请。她原以为可知会落荒而逃,没成想,车里的人扬了扬黛眉:

这下孟瑞霜明白了,眼前的这个貌似柔弱的女子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怯弱,倒有几分手腕。可知却没想这么多,她只觉得孟瑞霜在,她和成其深的见面便坦荡多了。

她刚从车上下来,成其深便从府里出来了,脚步极快。传话的小兵小跑着跟在身后。

成其深话音响亮地突兀,倒像是在警告谁。他把可知拉到身边,和孟瑞霜隔出了一段显眼的距离。

孟瑞霜脸色一白,却没有言语。

三人一同进府,把府中的下人吓得不敢吭气,阿满停下手里的事,把人遣出去,自己亲自倒茶。

明眼人都听得出成其深是想把孟瑞霜支开,可他话说的好听,也给了孟瑞霜台阶,她自然也就随着阿满去了。

没了旁人,成其深又坦露出那副不舍防备的摸样了。他提起战事,竟然满腔地悦色,这让可知不禁骇然。

她话里夹着冷意,成其深立马收起了欣喜,他慌忙解释道:

可知淡淡地打断他的话,枯黯地口吻听得成其深心惊。

成其深心中已经乱了章法,可知从未这样对待过他,冷静地像一块坚冰。那个刻在他记忆里的小可知,面对他时,总是软糯而脆弱。

成其深不自觉地摇头,要她别再说下去,可字字清晰,落进耳里:

很长的时间里,这些话让成其深难以释怀。他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在那时就错了。他明明清楚他的小可知从小就过于懂事,他明明知道父亲一直在为难她,可他还是被那番看似诚实地坦白打击到了,甚至没有上前抱住她,再把攒了多年的爱意,真切的诉说一遍。

他终究还是没有相信那个眼中只有成其深的叶可知。

连军出征那天,其暮因为心疼自己三哥,躲在屋里哭了多时。自从生日宴后,她便很少来可知屋里了,大抵是成其蔓交代了她,不许再与可知亲近。

府中下人对可知的态度也诸多怪异,她们背里骂可知脸皮厚,说孟小姐都搬进三少爷府上了,可她还赖在成府不走。

那日可知从司令府离开后,孟瑞霜当晚就在那宿下了,第二天孟家的仆人帮她收拾了行李送去。貌似是打算小住下去了。

可知并没去揣测这是不是成其深故意同她置气。她告诫自己,那已经是和自己没有干系的人,他与谁相好,同哪家婚娶,都不是自己该关心的事。

她也不想理会众人的言语,整门心思都扑在了那幅绣图上。成家的人不知道她在做什么,还以为她躲在房间不敢见人了。

一直到快入夏,那幅南临城的绣图总算完成了。可知松下一口气,小心地把绣图卷好。

门被敲响,是成其暮。

她唯唯诺诺地问了句:

她低着头,似乎对这一个多月以来自己的疏离而愧疚。

可知笑了笑,朝她招招手:

她这才放心进屋,贴到可知身边,糯糯地说了句:

可知无所谓地摇摇头,反问她:

其暮撅着嘴,不说话。

可知猜到了几分,又问:

她点点头,闷闷地说道:

其暮有些不甘心:

可知点了点她的鼻尖,中肯道:

其暮却愣住了,她突然以一种困惑的眼神望着可知,只是刹那后,又满脸的无邪:

可知原以为成其暮只是寻常的牢骚,没想到几日后,连资淏和成其茵回来了,竟然是为了退亲。

其暮似乎早早知道了,见大姐和大姐夫回家也没有下楼,成老爷本还在斥她不懂礼数,结果一听二人来意,脸色立马变了。

成其茵怪自己没弄清连资望的心思,胡乱牵线,一边说着一边又怨连资淏不提醒自己,连资淏便再三道歉。夫妻两一唱一和的,还真缓和了点儿尴尬的局面。

成老爷自然不快,奈何对方是帅府,何况其暮和连资望并未行过定亲礼,成老爷也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晚上成其茵留下吃饭,可知不想下去掺和,正打算称病,成其茵就差人上来了,说好久没见,想四妹妹了。

这声四妹妹让可知想起,孟瑞霜也是这般称呼自己。大家好像都生怕她忘记了自己是成家收的干女儿,排行第四,要喊成其深一句三哥。

成其茵与可知并不熟稔,可知到成家时,成其茵已经出嫁。她突然说想可知,倒显得刻意。

不好再拒绝,可知只好下楼吃饭。

果然,饭桌上成其茵频频提起正在寒城打仗的成其深。可知低头吃饭,无意参与其中。可成其茵哪能放过她,说起成其深给自己寄了信,立马话锋一转,问道:

乍得一听,可知没反应过来是在问自己,可片刻后,她想起成老爷是给自己取过这么一个名字。

她喝完勺里的汤,不急不慌地回道:

亲耳听到可知的这句三哥,成其茵才算稍稍放了心,说起了其它。

其暮一直没有露面,丫鬟正要把饭菜送去房间,可知拦了下来,自己送上去。

她在门口敲了敲,没人应,又喊:

可知想着,此时小姑娘怕是正躲在被里哭鼻子,于是便推门进去了。

房间里却没有人。可知有些不安,退出来往走廊里喊了几声,仍没有回应。

可知只好下了楼梯,到二楼找她。

二楼除了可知的房间,就只有两间客房。她试着喊了喊,却瞥见自己的屋子的门微敞着。

里面没有声响,她轻推开门。一个女子端坐在梳妆台前,身上穿着可知生日宴上的明珠裙。

可知吓了一跳,眼前的画面让她有些战栗,镜子中的人正涂抹着她桌上的胭脂,口上嫣红夺目,她有些不敢认,声音微微颤抖:

听到有人叫自己,成其暮不慌不忙地涂好胭脂,才徐徐站了起来。

她一开口,便让可知骇然。只好走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安抚:

其暮拉了拉长出一截的裙摆,声音委屈:

她越说越动情,竟然紧盯着可知道:

可知眼睛瞪得大大的,半天才道:

就在可知打算叫人上来的时候,其暮突然朗声笑了笑:

她说着便要去够身后的拉链,一边娇气地说:

可知疑虑再多,但还是先抬手帮她脱下那件不合身的衣裙。

成其暮穿上自己的衣服,看可知不放心地望着她,她立马哼了声:

成其暮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可知只是担心她,听到她这么说,立马揉了揉她的头发:

其暮亲昵的抱了抱可知,笑呵呵的说自己饿了,要下楼吃饭,步伐轻快。

可知望着凌乱的衣裙,还有桌上断了的点唇膏,心中的不安却愈演愈烈。

小说《南临旧》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