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请君入阵孟伤余寒江月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请君入阵》 小说介绍

请君入阵——穿书续命攻略
这剧情.....离了大谱了。
邪魅温柔小妖精X柔弱蛊惑病美人。
【沙雕+甜宠】荤素搭配。
1V1,双洁,HE。。书中主要讲述了:红鸾叠嶂,爆竹震天响,新人入洞房。一滴人鱼泪会随着身体的破碎离开襁褓,流浪到陌生的归宿。交付人鱼泪,人鱼一生便不能再爱上其他人,一生一世,死心塌地。孟伤余顶着红盖头,静静地坐在床围上等着那个新郎。那不……

《请君入阵》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红鸾叠嶂,爆竹震天响,新人入洞房。

一滴人鱼泪会随着身体的破碎离开襁褓,流浪到陌生的归宿。

交付人鱼泪,人鱼一生便不能再爱上其他人,一生一世,死心塌地。

孟伤余顶着红盖头,静静地坐在床围上等着那个新郎。

那不属于他的娇羞与心动,在心头与他的情感强烈共鸣。

终于,新郎挑起了盖头。

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抬起孟伤余的下颌,弋江南明显喝醉了,带过来一身浓重的酒气。

弋江南道了歉。

孟伤余被鸭在床板上,随着弋江南的贴进,他能清晰地感觉到白鱼姬全部的瘾荏悸动,而通过白鱼姬的绅体,却感受不到弋江南半点爱意。

他的绅子分明是冷的。

可是白鱼姬......

一条情窦初开的人鱼,她分辨不出男人是逢场作戏,傻傻地,她把身体和心灵,毫无保留地交付出去。

——————

弋江南,分明从头到尾都是冷的......

白鱼姬,置若罔闻,有眼无珠。

快了,就快了......

.........

——————

一声呼唤把孟伤余拉回寒江月的怀抱里。

在地面与寒江月的身体之间,孟伤余痛苦挣扎,他微微仰起的脖颈白如初雪,上面爬上几条欲色的血管。在他的首无意识的斯扯下,外袍已然滑洛,单薄的亵依俨然已经裹不住他恣欲的绅体。

他光裸的脚背如拉满的弓弦,绷得极紧。

这种敢观与肉体的谪魔,仿若酷刑。

他努力让自己清醒,可是刚才那种感觉是那样真实,又那样清晰,就差一点,求而不得。

一双瘦弱的手死死抓上少年胸前的依巾,湿润的嘴角微微抽搐,他用了点力气,把少年的绅子拉得更近。

再近。

贴近间,每每呼吸,都会牵扯到那条刺痒的神经。

少年一只手撑着地面,一只手捂上了孟伤余温热湿润的嘴唇。

孟伤余努力控制着此时乱到无以复加的呼吸,努力尝试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可是......

他做不到。

困在笼中的斗兽,积攒了一身的力气,想要破开牢笼的束缚,却囿于枷锁本身,无力挣扎撞击,最后也只能画地为牢,兀自吞下一腔热忱。

寒江月的眼白上盘满红丝,他撑着地面的手在微微颤抖,眉目间尽是隐忍之色。

孟伤余不想,可他也只是凡人。

看热闹的剥皮鬼腔调里透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隐讳:

寒江月的额头上暴起青筋,倏地震怒。

剥皮鬼大头一凛,触手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与力量直直进攻,生生分开了地上紧紧贴着的两个人。一条触手卷着寒江月,另一条触手卷着孟伤余,一左一右提了起来。

阴森瘆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剥皮鬼的表情几近变态:

寒江月语如寒霜,面目阴冷,仿若下一秒就要化身修罗,结果了剥皮鬼的性命。

尖锐的话音将将落下,几条触手突然躁动。

扯开孟伤余的亵衣,露出两根白皙瘦削的锁骨。

剥皮鬼霎然僵直,片刻,一只触手尾巴托起孟伤余的下颌。

缠着孟伤余腰身的触手疯狂蠕动,仿佛下一刻就要钻进孟伤余的身体里面,夺取他祸国殃民的皮囊。

这一番操作下来,让孟伤余瞬间清醒,刚才的感觉也荡然无存。

黏腻的触手拂过他的皮肤,一股强烈的恶心涌上心头,使得他产生一种想吐的欲望。

孟伤余歇斯底里,可是剥皮鬼无动于衷。

寒江月双目腥红,字字喋血。

一条条妖气破体而出,在寒江月身体上炸裂。

霎时间,寒江月的面目仿若妖孽,他变成了一只真正的妖孽,一阵妖风吹动着他的长发,凌乱邪飞,他的脸上蒙上一层邪魅,嘴角肆意勾起,比他以往任何一个笑容都要邪魅。

他不再是豆蔻模样,面容变得更加深邃,也更加妖艳,更像是二十几岁的年龄。

破开封印,人畜无害的小月彻底变成妖艳邪魅的大月!

剥皮鬼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直直盯着寒江月,此时她终于知道了自己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只见寒江月目光凌厉如刀锋,手中化出一把极其锋利的长剑,下一秒便挣脱触手的束缚,霎时如羽箭离弦,身形几乎化作一道残影,朝剥皮鬼爆射而去。

寒光瞬闪,捆着孟伤余的触手被齐齐斩断,青绿色的血浆爆裂迸溅。

然而孟伤余的身上滴渍未沾,他的身子随后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寒江月一只强有力的手扣住孟伤余的腰,稳稳将他揽在怀里。

他右手携着孟伤余,左手提着长剑,挑起一边的眉毛,勾起阴柔的嘴角。

寒江月出手,剑锋如游龙,所过之处一片血腥。

喜房里回荡着凄厉的哀嚎和剑刃破风之声,在武力值的碾压下,剥皮鬼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一股温热的气流划过寒江月耳边,泛起一阵酥麻,蔓延全身。

孟伤余让他收手。

他便收了手。

剥皮鬼抓住了这个机会,落荒而逃,算是保住了一条性命。

地上散落的触手,还在血浆里轻微蠕动。

抓着寒江月的衣襟,孟伤余觉得他的肩膀似乎宽了不少。

奆奆开大了。

他居然不装了。

孟伤余吞了一口唾沫,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抖得太厉害。

一件长袍豁然裹上孟伤余的身躯,他惶恐地看向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孟伤余摇头,身子却依旧发着抖。

孟伤余:

我能说现在震惊大于恐惧吗?

寒江月手握长剑,破空一斩,硬生生撕裂了幻境。

随着幻境破裂,他们的人落入一座荒山,四周怪石嶙峋,峭壁凸起。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月牙明艳于璀璨群星之间,偶有薄薄的云彩划过苍穹,短暂地遮住月泽余晖。

寒江月寻了一处干净的地方,放下抱了半天的孟伤余。他轻轻拍了拍孟伤余的背脊,他道:

其实不用,我都知道。

但是我怕死,不能说。

孟伤余抬头,才发现寒江月的本体不光妖艳,而且身材极为高挑,自己本来就要微微抬头才能与小月平视,现在更要仰着头和大月说话了。

孟伤余演得一脸好惊讶:

寒江月开诚布公:

孟伤余:

奆奆为了烧死我,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孟伤余坐上一块光滑的石头,裹了裹身上的袍子,那袍子极大,牢牢裹住孟伤余的身躯,让他显得很是娇小:

寒江月:

身份暴露了,目的也交代清楚了,下一步就是炼人取丹了吧?

夜晚的凉风呼呼地吹着,孟伤余伸手抻了抻身上的长袍,把自己再裹严实一点。可是他的脚是光裸的,踩在地上冰凉冰凉。虽然可能没什么好活了,可是他还是怕冷,想着能让自己在死之前能舒服一点,他试着把脚抬起来,不与地面接触,可是没多久,腿就酸了。

寒江月走上近前,俯身在孟伤余对面席地而坐:

孟伤余点头又摇头:

寒江月不由分说,伸手揽过孟伤余的脚踝,将其落在自己的双膝上。

他要干什么?

捂热了会更方便点火吗?

孟伤余内心忐忑得一批,两只脚像不会游泳的鸭子下了水,局促极了。

没有,孟伤余吓凉了。

寒江月拂手,将袖子盖在孟伤余的脚背上:

坦白,又不是告白。

这个姿势不太合适吧?

然而寒江月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极其自然,就像渴了喝水饿了吃饭一样自然。

孟伤余:

宛如凝视傻子一般,寒江月瞥了孟伤余一眼,眼前这个人一如既往地只有美貌。

叹息道:

孟伤余:

寒江月:

孟伤余:

死到他手里还算有面儿。

见孟伤余一脸死灰,寒江月加快了坦白的速度:

叙述间,寒江月邪气的眼睛里渗出逼人的寒气。

孟伤余小心追问:

寒江月:

孟伤余:

寒江月:

孟伤余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寒江月的眸子投向悠悠远方,黑夜的笼罩下,远方仿若有丑陋的妖魔攀附在无边黑洞里啃噬一切生灵。

一抹荒凉拂过,孟伤余望着黯然下去的寒江月,心里竟萌生了一种怜惜。

无意识地,他竟伸出手掌抚上寒江月的头顶。

抚上瞬间,他的手就僵住了,他想一巴掌把自己扇飞,真是被自己蠢死了,奆奆需要同情安慰吗?

不需要!

那可是妖界的公子,翻手云覆手雨,如此轻浮于他,真是寻了一手好死......

寒江月的声音冷漠,妖孽的脸上也蒙上了一层寒意。

孟伤余这才发觉,自己因为太过紧张,踩在寒江月腿上的脚不自觉地打着颤。

这嘴还是缝上的好......

寒江月:

孟伤余:

一种看智障的眼神落在孟伤余脸上,寒江月一抬手,又是一件袍子落在孟伤余肩上,把他裹了个结结实实。

怕死。

能说吗?

怀揣这无比忐忑的心情,孟伤余问出了生死攸关的问题:

妖力不知强大几何的大妖,被自己占了妖丹,不赐他个就地凉凉实属仁慈。

寒江月:

是要烧死我的番外主角.......

孟伤余的沉默激起寒江月一丝愤怒:

孟伤余:

寒江月气急竟笑了出来:

孟伤余思索着瑶瑶头,好像真没有人说过寒江月到底屠杀过多少门徒。

寒江月给出了答案:

在得到孟伤余一个期待的眼神后,寒江月接着说道:

一个冰冷的眼神被孟伤余捕捉,对视间他分明解析出了一种鄙夷。

一个诚恳的眼神落到孟伤余脸上,寒江月试探道:

孟伤余抿着嘴唇,缓缓道:

寒江月的心似是被什么东西撕扯,莫名剧痛。

他的妖毒极强,若是以他的妖丹为眼,炼化凡人之躯,那是要承受多大的痛苦才能活下来?

他甚至有些后悔以前修炼太刻苦,如果自己能再弱一点,那孟伤余被炼化时就会减轻一分痛苦。

他又后悔修炼没太刻苦,如果自己足够强大,就不会被魔王夺取妖丹。

眼睁睁听着孟伤余被炼化,他前所未有地痛恨起自己的弱小。

他的拳头攥得极紧,一根根青筋跳动着凸起:

孟伤余:

他肯定是不能把穿越的事说出来的。

寒江月的眼神变得极其复杂,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抬起孟伤余的下颌,一寸一寸逼近。

孟伤余连连后退,他没有原主的记忆,他怕寒江月说的是对的,刨妖丹的,万一就是孟悲怎么办?寒江月会不会直接劈死他:

寒江月眼梢勾起邪魅。

孟伤余一退再退,背脊堪堪抵上一块大石头,退无可退,他的脑子飞速运作:

寒江月停住,身子不自觉地僵住,捏着孟伤余脸颊的手也不自觉地收紧。

孟伤余觉得脸颊被捏得生疼,他蹙着眉道:

寒江月霎然回神,放生了孟伤余的脸颊。

攥成拳头的关节嘎嘎作响:

怎么探?

拿什么探?

邪恶的画面不听劝说地充斥进孟伤余的脑海。

不!

你不想!

不要,你别过来!

检查身体,会不会被看光光?

孟伤余下意识地裹紧长袍,把两片衣襟的接缝处死死攥住。

寒江月微微偏头,苦笑一声:

孟伤余丝毫没有放松:

寒江月天生微翘的嘴不禁角泛起一阵邪恶:

孟伤余老脸一红。

还是死一死吧。

赶紧死,马上就死。

看着孟伤余无地自容的样子,寒江月不禁笑出声来:

哦,真的不用脱衣服啊。

孟伤余把心一横,慷慨赴死:

寒江月伸出一只手,催动灵力灌进孟伤余的身体。

那股灵力如山间清冽的泉水,绕过孟伤余的四肢百骸,像正在被主人撸的猫咪,孟伤余直接就上头了,沉醉其中不能自已。

寒江月邪恶一笑:

突然。

声音戛然而止。

寒江月猛地收手,一双细长深邃的眼眸不可置信地紧紧盯上孟伤余的脸。

小说《请君入阵》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