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梨花笑看梨花落》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赵逸骁柳离笑小说全文

《梨花笑看梨花落》 小说介绍

文案: 眉染青黛,额饰花钿,他对他说,这不适合你。 银冠束发,身着华裳,他对他说,这不适合你。 长剑在手,银甲染血,他对他说,这不适合你。 他问他,到底什么样子才是真实你? 他笑了。 当战火侵染了华夏大地,兵临城下时,他已经忘记了什么样才是真实的自己。 【双男主,无女主,强强,相爱相杀】。书中主要讲述了:文案: 眉染青黛,额饰花钿,他对他说,这不适合你。 银冠束发,身着华裳,他对他说,这不适合你。 长剑在手,银甲染血,他对他说,这不适合你。 他问他,到底什么样子才是真实你? 他笑了。 当战火侵染了华夏……

《梨花笑看梨花落》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第七章:

青衫正在门口守着,见赵逸骁出来,他说道:“何先生已经回来了,正在书房等候。”

赵逸骁点了点头,穿过回廊朝书房走去。

已经是四更天了,月色更浓,院中的烛火却已经燃尽,掌灯的老者又拿了红烛换上。偶尔有丝丝清风吹过,带着满园的梨香,吹动着烛光微微闪动。

赵逸骁快步来到了书房,就见一个穿着诸色衣服,书生打扮的男子站在窗前,正在赏月。听见脚步声,也不回头,瞧着天上的月亮,慢悠悠的说道:“还以为这江南的月色更美,却还和开封的一样。”

赵逸骁道:“本就是同一个月亮,哪里不都一样。”

诸色衣服的男子“啧啧”了两声,转过身来,朝赵逸骁微微施礼道:“属下何苏远参见将军。”

赵逸骁坐到书案后的椅子上,“这里不是军队,不必行礼。”

何苏远却摇了摇头道:“不是军队,将军也是将军。哪怕将军不是将军,也是陛下的义子,按理来说也是皇子,这样属下岂不是要屈膝跪拜。”

赵逸骁微微抬眸,瞥了他一眼。

书房里只摆放了一支烛台,灯光幽暗,还不如屋外亮堂。饶是如此,何苏远也看清楚了赵逸骁那一眼,如夜般的眸子像狼一般,只是一眼,让人不禁胆颤。

何苏远也不敢玩笑,赶紧正色道:“王志忠归降却不愿意交出扬州城的兵权,不过他有礼物送来。”

“礼物?”

何苏远拍了拍手,就见一士兵端着一个红布包着的盒子放到赵逸骁面前的书桌上。何苏远示意那人下去,自己上前将红布揭开,里面是一个红木盒子。

常年征战沙场,当何苏远解开红布后,赵逸骁就闻到了那股再熟悉不过的甜腥味——血的味道。

他的手放在盒子的盖子上,似乎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将盖子打开,只见里面摆放着一个人头。

“这?”赵逸骁见这人头也不由一惊。

因为这人头的主人他们认识,南燕的将军欧阳诚。

欧阳诚原是先帝的侍卫,太上公主李明均谋反,他护驾有功,被封为护国侯。先帝去世,他拥太子登基,却被宦官成严道陷害,连同太子一并发配边疆。

成严道自封宰相,扶持六皇子登基,这时已经迁都金陵,如画江山早已四分五裂。

在发配边疆途中,他写信给成严道,如果他能饶了太子一命,他愿成为先锋,夺回失去城池。

成严道虽然不敢信他,但也知道他的本事,便让皇上封他为守城副将,在余下的几座城池里来回调动。

赵逸骁与他打过交道,知道这个人是个人才,而且他忠于先帝,更忠于燕国。

只是没想到……

看着桌上的人头,赵逸骁面色阴沉,右手食指好像无意识的一下一下扣着桌面。最后,他笑了,道:“是一个好礼物。”虽然脸上笑了,但是眼中没有一丝笑意。

何苏远知道赵逸骁惜才,这般忠臣竟然落到如此下场,他也不由惋惜。

半响,赵逸骁又道:“厚葬了他吧。”虽是敌军将领,但是赵逸骁佩服这类宁死不屈的忠将,这才真正的将军。他宁愿从他手中夺取扬州,都不愿接受他人拱手送来的城池。

“这……”何苏远面露难色,似乎还有一些愤恨。

赵逸骁问道:“怎么了?”

何苏远摇了摇头,叹气道:“欧阳将军除了这头颅,已经尸骨无存了。”

“啪”的一声,本来一下一下扣着桌面的右手五指为掌,重重的一下拍在了桌面上。又听见“哗啦”一声,面前的桌面已碎,那颗人头也掉在了地上。

人头掉落的位置又砸出了血迹,眼珠子似乎挤到了碎桌脚上,也爆出了水。

空气中的血腥味更浓了。

何苏远蹲下/身子,拿起刚才包着红木盒子的红布,小心翼翼的将忠臣的首级包起放在一边。

“王志忠暗杀了欧阳将军,将他人头斩下,身体剁碎喂了看门的孽畜。”何苏远感叹道。“可怜这一世忠臣,竟然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就连尸身都归了狗腹。”

屋子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烛台上的蜡烛似乎有小虫扑火,发出了“噗噗”的声音。

赵逸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何苏远知道这个时候的赵逸骁才是最恐怖的。半响,赵逸骁道:“扬州城我收下了,但是王志忠这个人我不想看见他。”

何苏远有些担忧道:“降将不杀啊。”

“我只是不想看见他,没说要杀他。”赵逸骁冷笑道。“但如果他自己出了意外,那也就不关我的事了。”

何苏远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余光飘到了地上红布包着的头颅,心中愤恨又起,说了一句明白了。

作为降将,他倒是想保住王志忠,毕竟他是南燕第一个带城投降的守城将军,如果王志忠这边才归降,随后就发生了意外,都会猜测动手的人是他们,这样谁还敢归降庄朝?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主子是宁愿率领骑军攻占,都不愿接受别人拱手相让。但是毕竟攻城一战,死伤不计,将士们虽然视死如归,但都是父母所养,又怎么能愿意见他们战死沙场。

可是这次王志忠所作所为,他甚至说不出一句求情的话,最后那句“降将不杀”也并非他所愿说。

看出了何苏远的忧虑,赵逸骁倒是笑的开怀。

何苏远有些不解的看着赵逸骁,就见赵逸骁一双黑曜石的般的眸子在烛火下亮的渗人,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你怎么这般的傻,我都说是意外了。”赵逸骁踱步到一旁的书架前,从中抽/出了一个信封。他将信封打开,展开里面的信纸。“让你去找王志忠后,我又让小牧去调查了他。王志忠一无将德,二无将才,和其他将军们的关系并不好,他能当上扬州城的守将是因为他是成严道的干儿子。”

何苏远暗自摇头,燕国先帝薨后,这三年来一直是成严道把持朝政,这也难怪像王志忠这样的人都能当上守城将军。

“只要你将他带城投降残害忠良的事散播出去,自然会有人取他性命。”赵逸骁顿了顿,又道。“不过我不想等那么久,就先代劳了。”

说到这,何苏远了然。这样如果王志忠意外身亡,他们只会想到是被燕国的其他将军们派人暗杀给欧阳诚报仇。

随后两人又聊到了扬州城的安排,何苏远试探的提议道:“这些年来将士们连赶路都是披星戴月,不如就在扬州城里休息几日。”

从王世勋建立庄朝对抗朝廷开始,赵逸骁这支骁骑军都没有怎么休息过,对于赵逸骁来说,他们是属下,更是兄弟。听见何苏远这样说,也就点了点头同意。

“还有一点……”何苏远支支吾吾有些窘迫。

“还有什么?”难得见何苏远一脸窘样,赵逸骁倒是好奇了。

支吾了半响,何苏远咬了咬牙,像是下定决心般,说道:“都是气血方刚的男儿,我是想将军能同意他们去窑馆。”

赵逸骁的骁骑军里有规定,行军期间不可入城打扰百姓,也不可去青楼窑馆里找乐子。军队里虽然有军妓,但是不多,一般都是将领们消遣下火用的,这些普通士兵们有些年纪小的连女人还没碰过。

闻此,赵逸骁不禁笑了,“我还当是什么,原来是这事儿。也好,都让他们去玩一下吧。不过不能打扰到了良家姑娘,而且那么多人,别一口气都去把人家店给拆了。”

何苏远道:“不如在这里多呆些时日,顺便也接管了扬州。”

“那就休息一个月吧。”赵逸骁道。“你记得提醒他们千万别打扰良家姑娘,要去窑馆分营队去。”

何苏远领命,随后又笑道:“将军还不知道你的属下,谁敢去打扰良家姑娘,这行军多年,他们都自己解决。”

赵逸骁:“……”

窗外的天蒙蒙亮了,院中的烛火已经熄灭。初春的清晨,空气里还带着重重的寒气,几声鸡鸣声响起,随后又安静下来了。

赵逸骁推开窗子,清晨的风拂了进来。一夜没睡,他并不困,又想到了那个昏睡在榻上的少年,不经意间嘴角轻扬。

何苏远有些讶异,他和赵逸骁从小认识,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脸上露出这样带着点点宠溺的笑容。

“先前就听小牧在说将军有了伊人,这么一会儿就能见到将军面带桃花的样子,可真是稀奇啊。”何苏远打趣道。“不知将军能不能让属下也见见这位伊人。”

赵逸骁瞪了他一眼,道:“天已经亮了,还不去休息。”

“觉天天能睡,人不一定天天能见。”刚才他在等赵逸骁时,就听见小牧在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家将军是什么样的人,他自然清楚,碰过的人也只有他府中的两个侍妾,没想到这来到了扬州竟然留人在府中过夜,而且还是小倌。

赵逸骁睨着他。

何苏远却笑了笑,摊了摊手道:“只看一眼。”

赵逸骁收回目光,什么没说,推门出去。何苏远小跑了两步,跟在他的后面。

青衫正守在门外,见赵逸骁过来,他上前一步道:“柳公子已经醒了。”

赵逸骁点了点头,推开门进去。何苏远想了想,也跟着进去,赵逸骁并没有阻止,任由他跟着进来。

柳离笑正镜前梳妆,听见开门声,放下手中的梳子微微回头。休息了一夜,气色好多了,目光在进来的两人身上流离了一会儿后,便起身施礼。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果然是一佳人啊。”何苏远笑道。“难怪一向洁身自好的赵爷也会留人春宵。”

赵逸骁瞪了他一眼,道:“人也看了,还不回去。”

“好好好。”何苏远玩笑道。“果然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我这就走,不打扰你们了。”

话说完,何苏远又冲柳离笑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出了门,脸上的笑容卸下,微蹙眉头,似乎有些不解。先前听小牧说将军让伶人留府过夜时,他不由的警惕起来。如今正是乱世,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将军身边……不得不多留个心眼。

同时他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绝色佳人,竟然会让赵逸骁留他在府中过夜。他一直跟随着赵逸骁,他知道在开封的将军府中,将军是连身边的侍妾都很少碰的洁身之人。

当见到柳离笑时,他了然了。只要见过雪衣夫人画像的人都能明白赵逸骁为什么会对这个伶人感兴趣,真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和雪衣夫人如此相似之人。

只是……

何苏远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看刚才离开的那间屋子。他知道赵逸骁对雪衣夫人的执念,而那镜前梳妆之人,虽非红颜,却是比红颜更诱人。

但愿不是祸水。

小说《梨花笑看梨花落》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