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姜眠,今年你会原谅我吗(姜眠宋继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姜眠,今年你会原谅我吗》 小说介绍

丞相养子宋继扬与太尉之女姜眠一段年少时的爱恋,牵扯一生的情愫。姜眠生辰当日家破人亡,而满心等待宋继扬的她,却看到他眼中的厌恶冷漠……七年后再次相遇,眠桑是人人喊打的女魔头,而他却是江湖人称白玉神仙的救世主……两家人的恩怨,各种误会及现实考验,一个执着于等待和相爱的古代架空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丞相养子宋继扬与太尉之女姜眠一段年少时的爱恋,牵扯一生的情愫。姜眠生辰当日家破人亡,而满心等待宋继扬的她,却看到他眼中的厌恶冷漠……七年后再次相遇,眠桑是人人喊打的女魔头,而他却是江湖人称白玉神仙的救……

《姜眠,今年你会原谅我吗》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随着悠扬的琵琶声响起,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众人吃过饭以后各自回到房间。

夜幕完全降临的时候,姜眠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她索性起来走走。

打开窗户看去,月色笼罩着一片朦胧的白光,姜眠还未来得及欣赏,肚子就咕噜咕噜叫起来,又饿了。

她下楼找店家要了一些肉、果子和小酒,一跃飞上屋顶。倒不是为了什么,只是姜眠不喜欢屋里有油腥味。

正吃得欢呢,姜眠感觉身后站着一人,不知何时来的站了多久,姜眠只顾自己吃以为那人站一会便走了,谁知道一直在那站着也不出声。

姜眠小酌一口:“还要站多久?”

身后那人轻笑一声:“我还以为宫主只顾着吃,没发觉有人呢!”

姜眠拿起一块肉撕扯着:“无聊。”

身后的人走到她身边坐下,自顾的拿起酒杯,转过头一饮而下,始终没有把面具摘下。

“你们云上迎月的人,都这么做作吗?”姜眠皱了皱眉,嫌弃道。

“这不是宫主取经取经嘛。”红衣少年笑着把玩手中的折扇回答。

两人都没再说话,两身红衣在朦胧的月色下,随身摇曳,周围的树叶婆娑作响,时不时传来几声蝉鸣,和折扇煽动的声音。

一阵微风吹过,姜眠眼前的碎发随风飘动,云上迎月谷主看着她,神思凝重的笑起来,真的太像了。

吃饱喝足后,姜眠干脆直接躺下了,谷主在一旁轻轻给她扇着折扇,姜眠闭着眼,缓缓开口:“云上迎月为什么要参加聚英大会?”

“和宫主一样,凑热闹。”

姜眠把头扭到一边,半晌,继续道:“宋大世子,宋继扬,是你对吧?”

谷主心中一愣,心跳漏了半拍,神色微怔,张开的嘴巴又闭上,过了一会,他才缓缓取下面具:“是我。”

姜眠转过头,看着他,情绪复杂说不出话来,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谁也不再开口。

陆洲京城的冬日是寒冷的。柳絮般的雪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地上铺着的雪,厚厚的、软软的,房顶上,石头上,小摊顶上都是白皑皑的雪,又软又松,一些雪把树枝压弯了腰。

世人都说这京城里的雪是最好看不过的,本就是繁都的京城,在这雪色中,极为美丽。

十一月的天就已经是如此美景了,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四日了,再过一日就是蒋桑若十五岁生辰了。

蒋桑若打着油脂伞,三步两跳的穿过热闹的大街小巷,婀娜的身姿即使在厚重的衣麾下,也出众的夺眼,一缕红衣飘荡在这街道上,对着身后的丫鬟小厮说:“快点,快点,这个这个这个,每一样都给我包起来。”

“小姐....小姐....你跑慢一点,静儿跟不上啊。”身上抱着满满东西的小丫头说。

“哎呀~你们快跟上,明日可就是我的生辰了,父亲命人做的虽然好吃,但不新鲜没趣,你们难道不知道吗?”蒋桑若小跑过来拉着她们往前走,继续说,“这京城啊,最好吃的可不是什么大酒楼,而是这街边的小摊,快快快,梨花酥!”

一阵梨花酥的香味随风飘来,蒋桑若丢下两人跑去,小摊前围满了许多的妇人小孩,蒋桑若扒开一条小缝挤进去,手舞足蹈:“冯叔!冯叔!我要六份梨花酥!不不不,我要十份冯叔!”

摊主笑嘻嘻道:“好勒,早就给您留着呢!”一边说一边麻利的打包着梨花酥,“好勒,您拿好!”

“谢谢冯叔!”

丢下一片金叶,蒋桑若又顺着缝挤了出来,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她,拎着梨花酥喃喃担心道:“还好还好,没坏没坏,宋继扬最爱吃这个了,他明天一定会很高兴的。”

“小姐.....你能不能等等我们......”

“好啦好啦,我等你们,我等你们.....”

站在东悦酒楼上的宋继扬看着远处的这一切,心口像是被石头压住一般,久久喘不过气来,衣麾下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眉头越来越深,好像在笑着又好像没有在笑,让人难以捉摸。

“出事了,出事了,小姐.....你快跑啊.....”小丫鬟冲进房间,慌慌张张的摇醒还在熟睡的蒋桑若。

蒋桑若睡眼惺忪的喃喃道:“嗯~怎么了,今日不是我生辰吗,还能出什么事?”

小丫鬟一边把蒋桑若弄醒,一边给她穿衣洗漱给她讲着。

“什么?!”蒋桑若不顾没画好的妆,连衣麾都没有披上就跑出去。

从房间一路跑出来,到处都是惨叫声,地上,围栏上,柱子上,墙上,甚至树干上都是血。蒋桑若一路跑着,一路深深吸着气惊恐着,她从这血泊中跑到前厅,整个白色的纱裙被鲜血浸泡成了鲜艳的红。

蒋桑若刚跑到前厅门口,就亲眼瞧见一个粗壮青衣汉子,正用青筋凸起的粗壮手臂,一把抓住她母亲的头发,向上一提,蒋夫人白皙的脖颈明晃晃的展露着,她大叫一声:“母亲!”

只见蒋夫人眼睛狰狞的看着她,用尽最后力气向她示意摇头,微张的嘴巴还没来得及说话,青衣汉子另一只手中那染血的刀子,迅速的从白皙的脖颈上一刀而下.....

一瞬间,喷溅出来的红血溅得满墙都是,蒋桑若被这一幕吓得捂住了嘴巴,浑身颤抖着瞪大了双眼,任由它肆意的掉眼泪,她的双脚不听使唤的一步一步往后退,跌跌撞撞的一路跑到花园。

青衣汉子面露微笑,他松开蒋夫人的头发,任由蒋夫人的头落在地上,滚在尸体堆里。青衣汉子舔了舔手上的血迹,转身便向花园里跑去。

几个血肉模糊的尸体,歪歪斜斜的躺在花园小路中间,青衣汉子跨了过去,但却又无从落脚,前面更多的尸体,满满当当的堆叠铺在他面前。

蒋桑若躲在假山后的灌木丛中,不敢发声。

尸山旁边不知道何时站了一个人,一个身着淡蓝色长袍浑身浴血,一手拿着长剑一手背手而立,他的双眼直直的瞪着眼前的青衣汉子,从口里吐出几个字:“放了她。”

蒋桑若怎么可能会认不出他!

青衣男子冷笑:“宋世子,别忘了丞相的交代。”

宋继扬心里揪了一下,怒吼:“我说,让你放了她!”

“宋世子,可不要逼在下动手!”

“放了她!”

“呵呵,放了她?蒋太尉都已经被我斩断四肢,割了舌头,切了耳朵,叫人将他的头颅送到丞相府了,你觉得我还会留下一个祸患?”

躲在远处的蒋桑若听着两人的对话,目瞪口呆,一下瘫坐在地上,无法接受这个沉重的消息。

下一秒,两人已经刀剑相向,年少的宋继扬终是抵不过粗壮的青衣汉子,如此几个来回反复,宋继扬已经有些吃力了,手中的长剑险些脱落,青衣汉子临身一脚,宋继扬飞出几米终于脱力单膝跪倒在地。

他嘴里流出了鲜红的血,颤抖的伸手摸向剑柄,吃力的说:“求你,放了她。”

青衣汉子也没占多少上风,小小年纪,能接住他这么多招,属实是天造之才,只可惜他是奉命行事,绝不能留。

青衣汉子擦了擦手臂上的伤口,冷笑道:“世子别挣扎了,我也是奉命而为,还望世子不要再执迷不悟。”

跪在地上的宋继扬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怪笑一声,一根短剑飞了过去,青衣汉子来不及反应,短剑直插他的脖间,瞬间倒地而亡。

宋继扬捂着胸口,捡起长剑,踉跄的向蒋桑若的方向走去。

蒋桑若瘫坐在地上,宋继扬将长剑收在身后伸手想去扶她,还没触碰到的双手就已经被蒋桑若一把推开,她也瘫躺在地上。

宋继扬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微张口说不出一句解释,她冷冷的苦笑着哭着,撕心裂肺。

宋继扬解开衣麾披在她的身上,蒋桑若一把扯下,双眼赤红绝望的看着他,肝胆俱裂,悲痛欲绝的颤抖着浑身是血的身体,决绝的说:“走,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宋继扬,我但愿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说完,她看着宋继扬抽噎着哽住气,一下晕死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麻亚山脚下了。

两人眼底都有看不懂的悲伤,片刻,忽然瞧见远处火光闪动,两人这才回过神来。

相视一眼,点了点头,两人纵身一跃,向火光处飞去。

停在近处的一棵树上,姜眠懒懒的坐下来,宋继扬低头浅浅闷笑,也跟着坐下来。

离得近了,火光也更加明亮了,有喊杀声传入耳中。

姜眠眯起眼看,不远处就是天柱寺,明日就是聚英大会,现下一群黑衣人正在与一名女子游斗,想必也是为了秘笈而来。

只见这女人身法灵巧,剑风凌厉,独自面对一群黑衣人竟然不落下风,或闪或避或接,游刃有余。

小说《姜眠,今年你会原谅我吗》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