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穿越到大宋我竟然成了西门庆-最新章节列表西门庆潘金莲

小说:穿越到大宋我竟然成了西门庆

作者:凉州七里

人物:西门庆潘金莲

类型:军事历史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凉州七里””的倾心著作,西门庆潘金莲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你欺负她了?”吴月娘问道,一颗心却砰砰剧烈跳动了起来。“不曾。”西门庆摇了摇头。“那,金莲为何如此?”吴月娘诧异地问道。西门庆嘴角微翘,满脸的无奈,“这我怎么知道。”将一只玉手放在他的手臂上,吴月娘双目中露出点点星光,她和缓地说道:“老爷,这金莲样貌,身段俱佳,屁股又大,绝对能生儿子。”“您不如纳她做一房妾,过个一年半载,能为老爷生个一男半女,也了了我一桩心愿。”“否则,我没脸见西门家的列祖列宗。”讲到最后,吴月娘竟有些哽咽了。。。


第五章 花家

她怎么会住在这个房间?

本来有心情耕地的西门庆,心跳越发的剧烈起来。

房间内哗哗的水声,让西门庆心里燥热难耐。

要不要闯进去?

如果闯进去的话,吴月娘会不会很伤心?

关于纳妾的事儿,还没和吴月娘商量呢,人家是正牌的妻子,得不到她的认可,闹起家务来,也是个麻烦事。

还是离开吧,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可是房间里的情景,宛如勾魂的小鬼,已经把他的魂魄勾住了,两条腿根本迈不开。

不如先来个鱼水之欢,明天再告诉妻子吴月娘,反正这潘金莲在宿命中,也是他西门庆的女人。

想到这里,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放在了门上。

正在这个时候,前院忽然闯进来一个人。

“老爷,老爷。”
下人代安急匆匆而来。

他的一嗓子,同时吓坏了三个人。

西门庆偷看女人洗澡,被代安喊了一嗓子,猛地把潘金莲的门关上了。

潘金莲吓了一跳,她不曾想自己洗澡,却有人偷窥。

吴月娘穿着肚抖,也站在自己门口向这边张望呢,她想看看西门庆,究竟会不会去潘金莲的房间。

当西门庆的手,放在潘金莲门上的时候,她的内心一阵酸楚翻上来,心中伤心欲绝,可又不能阻止。

就在这个时候,代安来到后院。

吴月娘身上穿的衣服少,怕被下人看到,也委实吓了一跳。

“大晚上的,有什么事儿。”
西门庆迎了上去,面露不悦。

“老爷,隔壁的花老爷,被人打了,现在正躺在床上呢。”
代安呼哧呼哧穿着粗气,“花家的娘子,派人来请您过去呢。”

闻听此言,西门庆低声说道,“头前带路。”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天,很快就搞明白了,原来这花子虚是花老太监继子干儿,老太监辞病回家,带来了一笔财富。

没几年,花老太监一命呜呼,花子虚继承了家业。

这货本来就是个寻花问柳的主儿,整天流连于勾栏瓦舍,宿花醉柳,没个正行。

得到了这一笔财富之后,生活的更是逍遥自在,几乎夜夜笙歌,让妻子李瓶儿独守空房。

或许是花子虚太过于得意忘形,继承家业的事儿,很快被几个叔伯兄弟知道了,一起上门来讨钱。

花子虚自然不会给的,于是几个兄弟一起动起手来,把花子虚好一顿毒打。

李瓶儿一介女流,没什么主意,知道西门庆与花子虚素来交好,于是悄悄令人请西门庆过去帮忙主持公道。

西门庆听了代安讲述了一遍事情的大概,于是说道,“把我刘唐兄弟喊来。”

代安答应一声,很快把刘唐喊了过来。

“西门大哥,有什么事情?”刘唐瓮声瓮气地问道。

“跟我去打架!”西门庆说着,将手中的这扇,插在腰间,倒背着双手,来到了花子虚的家。

刚一进院门,只见七八个汉子,坐在厅堂之中,李瓶儿被一个丫鬟搀扶着站在院里,嘤嘤地哭着。

“弟妹不要焦急,凡事有我在呢。”
西门庆说道。

李瓶儿长得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但是,人长得白净,一双大眼睛颇为灵动。

最令人过目难忘的是,她长了一对儿E杯的本钱,走起路来,一步三晃,让人看的心惊肉跳,只怕掉下来砸在脚面上。

“谢谢西门大哥。”
李瓶儿到了个万福。

走进门来,西门庆的目光扫视了眼前一屋子的来浪荡公子。

这些人,坐着的,翘着二郎腿,站着的,歪着身体,一条腿在地上晃啊晃的,全都站没站相,坐没坐相。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花贤弟家,所为何事?”西门庆冷冷地问道。

“你是什么人?”坐在主位上的花大,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西门庆一眼,嘴巴撇的跟一把勺子一般,语气中透着不屑的语气。

“我是西门庆,花子虚是我的朋友,花家的事儿我能当一半的家。”
他说着,从后腰上拔出纸扇,轻轻地在胸前摇着。

此一话刚说完,花大拍案而起,“我是花子虚的大哥,花家的事儿,用不着你一个外人说三道四,滚出去!”

“这事儿,我偏要管呢?”西门庆脸色一沉。

在阳谷县,他西门庆还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人。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即使这几个家伙从东京而来,那有如何?

花二冷哼一声,“小子,东平府的程太守是我表姑的堂兄弟,跪下给小爷磕个头,从这里滚,老子就当没见过你。”

“否则,把你关在大狱中,让你尝尝苦头。”

西门庆眉头紧锁,心中愤愤然。

拿官府的人来压我?

可笑之致!

“程太守认识你吗?”西门庆冷哼一声,“拿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来爷爷这里装,真是瞎了狗眼!”

“你,你是找死!”花二勃然大怒,“兄弟们,把这小子打死,出了人命算我的!”

他的话一出口,兀自一个人,率先冲了上来。

西门庆心中暗骇,这群混蛋好嚣张!

居然还要将自己打死!

他抬腿一脚,踹在花二的小腹上,直接将花二踹翻在地。

其他七八个花家兄弟同时扑了过来,西门庆叫了一声不好,立刻退出了房门。

花大等人见状,都以为西门庆怕了,气焰反而更加嚣张,直接追打了出来。

“你们找死!”刘唐如炸雷一般高喝一声,随后从旁边的偏房顶上跳了下来。

所有人全都吓了一跳。

瞅着面目狰狞的赤发鬼,心中暗骇,这家伙太壮了,恐怕身上有不俗的功夫。

花五唰地一声,拔出腰间的佩刀,照着刘唐的脑袋砍了下去。

刘唐轻轻闪身避让,一只手抓住花五的胳膊,手腕一拧。

当啷。

钢刀落地。

紧接着。

啪。

刘唐一拳打在他的胸口。

花五宛如一直断了线的风筝,直接飞了出去。

躺在地上的花五不停地哀嚎,“你,你居然敢打我,我的师父是蒋门神,惹了我,你他妈死定了!”

西门庆仰天大笑。

蒋门神霸占了金眼彪施恩的酒店。

武松酒后杀了蒋门神。

没想到,这等货色,居然还收了徒弟!

怪不得如此嚣张,跟他师父一个德行,都是欺男霸女的主儿。

1 2 3 4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