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脑虫张兆午漫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脑虫》 小说介绍

“脑虫于地球之命运,犹如地球于太空之命运”
未来世界2022年,地球突然爆发圭色意识,陷入长达九个月的圭色意识期……
这是人类史上第一次人为勘测和接收到的具有掌控全人类意识的某种怪异存在,无数人类受到地球意识的支配影响失去身体权,在地球圭变中沦为了新人类物种【脑人】……
自此,由神秘的地球临时管理会创立的圭色纪元,降临全球……。书中主要讲述了:面对谢老岳的质疑,老良苦笑了几声,有点像机械发出的笑喘,回应道:“如今这个世界,这种事没法保证啊,不过我的人确实是见到那批学生没有死,而且被转运走了,再况且,这些人还是拥有高等知识的大学生,还是正常人……

《脑虫》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面对谢老岳的质疑,老良苦笑了几声,有点像机械发出的笑喘,回应道:

谢老岳将学生证小心翼翼的收进了内口袋。

老岳不改奸商本质,开始讨价还价了起来,

老良不失偏颇的说出了比畸变剂的劣害。

老良话音刚落,门便哼的一声推开了,靠在门前侧耳旁听的张兆很是尴尬的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显然,张兆是听到了老良刚才那句话的。

谢老岳同样有些尴尬,和张兆对视了一眼,解释道:

谢老岳说罢,开始从格子里数畸变剂,那些颜色深浅不同的畸变剂,分别代表着调配浓度不同,而张兆也知道了自己这副脑体,就是用的最劣质的比畸变剂,不过他也没什么好埋怨的,没碰上谢老岳之前,他甚至只是一只虫子。

谢老岳将一共二十剂畸变剂推给老良,老良却迟迟疑疑,接不下手,他长叹了一口气,取下了那个神神秘秘的头盔,头盔下,只看见一张宛如枯槁的脸,瘦的有些脱去人形,但凹陷的眼眶中却有如深邃的明眸,一点都不符合这副行头。

谢老岳也惊诧了一下,这也是他第一次看见老良摘下头盔露出真面目。

老良的脸上布满了无奈和真诚,反倒让张兆觉得这张脸没那么瘆人,

老良顿了顿,看向了自己腰间的瓶瓶罐罐,接着顺着瓶罐将背篓一解,打开背篓,里面是一些体型极小的脑人。

张兆和谢老岳顿时更惊诧了,这些小脑虫,明显比那时候的张兆还要小上不少。

谢老岳朝张兆看了一眼,开口问老良。

老良那双老手,极为温柔的将这些小脑人呵护着,面露难色的看向谢老岳,

桌上的小脑人,小小的大脑拖着一条脊柱神经,缓缓的蠕动着,发出哼哼的声音,只不过,它们的样子没有那么吓人,反倒有些可怜。

打扮古怪的生意人老良,是在后半夜离开杂货馆的,临走前,张兆将二十剂比的畸变剂打包好给了老良,送他走进了黑暗的第八区街巷中,他来时带着诡秘,走时却有些佝偻。

接着,张兆向谢老岳问起了萦绕许久的疑惑。

谢老岳漫不经心的解释道。

不过张兆却不相信,又问:

谢老岳讥讽的朝张兆笑了下:

张兆听到解释后,也不免觉得好笑。

张兆笑着感谢道。

谢老岳并不在意张兆的这种说法,实质上他是一个还算够意思的老板,

张兆笑道。

谢老岳看了张兆一眼,也笑了:

‘如果在就最好了。”张兆莫名有些乐观,反正他什么也没有,

谢老岳下意识摸了下胸口处的学生证,

张兆无奈道。

谢老岳不时的讥讽一番,

张兆回应了一句,在谢老岳回房后,也自顾的回了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谢老岳便背着一个宽厚的旅行背包出现在了张兆的床边。

谢老岳将一串钥匙甩在了张兆脸上,被砸醒的张兆本有些来气,但看到谢老岳今天一改往常的随意穿着,就意识到可能有事。

张兆一把抓起钥匙,振奋一笑。

谢老岳没有说话,默默地看了张兆一会,那眼神中的含义,却让张兆有些异样的感触。

谢老岳紧了紧背包,离开了杂货馆,也没跟张兆说要去干什么。

张兆将谢老岳送到了门口,谢老岳不说,他自然不再多问行程,但一定和昨天的生意人给到的消息有关。

张兆躺在椅子上,手指转着钥匙,打量着这个堆满了各种杂货物但又十分安逸的场馆,他心里很清楚,谢老岳并不担心他变卖场馆的东西,谢老岳出门前完全可以把杂货馆关门停业,但他却选择了交给张兆打理,无非是一点,给张兆一个栖息之地。

这是谢老岳并不需要用口头来说的默契,也是和张兆之间一个最基础的信任,谢老岳或许是在赌张兆的为人,又或者说他的眼睛会看人的好坏。

出于谢老岳这份无言的恩情,张兆自然也默契的维系着,帮他守好场馆,况且他想要的并不是这些钱财和畸变剂。

在杂货馆里短暂的休息了会后,张兆换上了一身行头准备出门,衣服并不算新,但干干净净,他打算去谢老岳说的那个废电子堆放区转转,看是不是能淘到一些能用的电子设备和零件。

谢老岳的店里没有任何能支持破解和解码那枚戒指储纳器的设备,有的尽是些古董货,难以派上用场,而那封红头文件又一直萦绕在张兆的心头,他有很强烈的感觉,文件后面的内容,对他可能有很大的帮助。

正当张兆这样想着,一边锁门的时候,一个窈窕的女人走了进来,朝张兆打量了一眼,开口道:

眼前的这个女人,穿着一身很鲜艳色的休闲上装,下半身的牛仔裤和长靴将诱人的身材彰显得一览无余,举止投足间都透露着一些成熟的撩人感,她是一名姿色十分傲人的女性人类,毫不夸张的说,在第八区是个罕见的存在。

只不过,张兆却有些木讷在了原地,因为这个女人,是深紫色的短发。

张兆的脑海中回忆起前些天,深夜中出现将脑虫行刑的制服女人,她的发型发色、眼眸面孔,以及这凹凸有致的身材,无不证实着,他们是同一人。

紫发女人注意到张兆很奇怪,便又凑近了一点,再次打量起张兆,眼神和张兆在那一霎那交汇,张兆像触了电一样回过神来,急忙闪避目光。

他很确定,这个紫发女人,就是那晚的追缉者。

紫发女人象征性的问了一句,她的语气很淡,但声音很甜美,带着一种温柔的磁性。

张兆迅速整理好思绪和状态,避免暴露出自己的慌张。

不过紫发女人并没有对张兆表现出过多的兴趣,眼神也并未停留,张兆后知后觉才明白,自己现在已经有人类形态一样的脑体了,又不是脑人,认不出来才是正常的。

而这个放过他一马的女人,而今的这副打扮与之前执行追缉任务时截然不同,她到底想干什么。

在紫发女人站在馆内四处打量了许久后,张兆终于忍不住的上前开问。

小说《脑虫》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