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慕风衍段无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 小说介绍

【重生+半甜半虐+温润潇洒神医师父VS病娇疯批魔头孽徒+江湖武侠】 前世慕风衍死前,才知自己只是一本小说的炮灰配角师尊。 他的徒弟段无洛接近他,只是为了从他身上得到金蚕蛊救他所爱之人。 重生到十年后,看着已经成为大魔头的孽徒,他冷笑着撕掉了手中的炮灰替身剧本。 慕风衍:“孽徒,欠为师的债该还了!” 慕风衍并不知道,他死后段无洛一夜白头。 他不在十年,段无洛也疯了十年,相思成疾。。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半甜半虐+温润潇洒神医师父VS病娇疯批魔头孽徒+江湖武侠】 前世慕风衍死前,才知自己只是一本小说的炮灰配角师尊。 他的徒弟段无洛接近他,只是为了从他身上得到金蚕蛊救他所爱之人。 重生到十年后,……

《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凌千锋说道:“左护法前不久带了一个少年回到教中,昨夜那少年逃跑,闯入了教内禁地之里,教主您可知道此事?”

向天跑过来求凌千锋救他一命,他才知道有人闯进了禁地。

因那禁地在玄冥教后山,那一带教内之人都不敢靠近,若是有人去了那里,反倒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向天害怕被段无洛责怪受罚,这才跑去找凌千锋帮忙求情。

但昨夜不见教主人影,凌千锋只好等到现在才过来汇报此事。

至于求情,向天还是自求多福吧。

教主的脾性谁不清楚?他若要处死谁,就算是凌千锋求情,怕也会被一同牵连受罚。

段无洛幽沉眸光微凝,饮酒的动作一顿。

“让向天来见本座。”

“是。”

领命临去前,凌千锋看着又要打开另一坛酒的段无洛,忍不住劝他。

“教主,您身体为重……饮酒缓解心疾发作之痛,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这简直是在往死亡的路上狂奔啊。

玄冥教这些年因为有教主在,才迅速崛起称霸武林。

头几年教主为了复仇不择手段,在江湖里掀起血雨腥风。

如今该报仇的门派,不是死绝便是被灭门,江湖中其他势力也不敢再跟玄冥教作对,皆都俯首称臣。

可教主却一点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如此下去,纵然武功再高,也耗不起吧?

“属下近日寻访了几位名医来,不如让他们为教主诊治诊治吧?说不定有法子治疗您的病呢?”

“本座的身体,本座自己清楚。”言下之意,便是拒绝了。

凌千锋心下暗叹口气,也不敢再多劝,躬身退下。

段无洛灌下一口冰冷的酒水,凌千锋的话说错了,他一直以来饮酒,并非为了缓解心口疼。

而是只有烈酒麻痹神经,才能令他沉湎进那段早已逝去的岁月里。

在那里,师父依旧是鲜活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十年来,他日日用酒精给自己编织了一个美好的梦境,沉湎其中不愿清醒。

不多时,向天来到殿外。

玄冥教其实在一个庞大的地宫里,此刻段无洛待的大殿,便是一处空旷的地底洞窟,四面石壁,照不进一丝阳光。

只有黑暗与阴冷,仿佛死气沉沉的幽冥之府。

殿中燃烧着数个火盆,火光将整个空间映照得幽静诡谲。

左右各四根粗壮的蟠龙石柱,矗立于沿阶而上的石梯中。

段无洛半躺在玉榻上,有一口没一口地饮着酒,鲜红的衣袍与雪白的银发在身后铺散开来,姿态随意而淡漠。

“属下拜见教主。”

向天一进来,便俯首拜下。

他也不敢抬头,战战兢兢地将昨夜之事禀告,砰砰磕头请罪:“先前属下带了一个叫萧云离的少年回来,没想到却让他逃走,闯进了禁地里……是属下看管不严,请求教主严惩!”

那个禁地除了教主外,任何人擅入者死。

那萧云离是从他手里逃出,闯进了禁地里,以教主暴虐残忍的作风……向天即使去找了凌千风帮忙求情,但他还是不怎么抱希望,甚至已经在祈祷希望能死得痛快点,不要受太多折磨。

他们教主折磨人的手段,哪怕是他们这些见惯了血腥的人想起,也会深感畏惧。

“那个叫萧云离的少年是什么人,细细与本座说来。”

段无洛喝下一口酒,眼眸半阖,冰冷淡漠的声音有些低哑。

向天忙将关于萧云离的事情如实禀报。

他是奉命去抓沈南星那个疯子的,意外发现萧云离竟长得很像教主的师父,向天才动了把他献给段无洛的心思。

哪知道那小子居然逃脱了,还闯进了禁地里。

“是萧云离放走了沈南星,属下又见他有几分姿色,本想将他带回来献给教主您,可不料他竟逃进了禁地里。”

段无洛脑海里浮现出了昨夜一身狼狈突然闯入他视野里的少年,穿着一身艳俗妖娆的红纱衣。

但他苍白的面庞和漆黑的眼眸,却冷冽如剑。

他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他能从你手里脱身,武功在你之上?”

向天垂头恭谨道:“属下……属下原以为他功夫平平,但没想到昨晚他使出了一套精妙高深的剑法,我等措手不及,才令他趁机逃脱了。”

段无洛殷红的眸盯住他:“什么剑法?”

“属下不知……许是属下孤陋寡闻,从未见过那套剑法。”

段无洛将酒杯放下,铃铛晃动,细碎的叮当声回荡在空旷的殿中。

他的脸在火光下苍白无血色,却衬得那薄唇红如染血。

“查清楚萧云离的来历,包括所有与他有联系的人。至于看管不严之责,你们自去刑室领罚。”

“是,属下遵命!”向天连忙拜下,抬头时段无洛已不见了人影。

向天长舒了口气,有种劫后余生之感,不敢相信教主居然这么轻易就放过了他。

他还以为此次小命不保了,至于萧云离进了禁地后现在如何,向天断不敢多问。

出了大殿看见在外面的凌千锋,向天忙上前抱拳相谢。

“这次多亏了凌护法,若没有护法为我等说话,小弟怕是没命出来了。凌护法救命之恩,向天感激不尽,往后有需要小弟的地方,凌护法尽管吩咐!”

凌千锋阻止不及,便避开他这一拜:“向护法言重,我并未与教主说什么。教主饶了你们,只是他自己的决定。教主的性格,你还不清楚吗?他若真要惩罚你们,我去求情又有什么用?”

他的话向天信了几分,教主确实性格喜怒无常,不为他人左右。

向天道:“那个萧云离,教主十有八九没取他性命。”

“你如何知道?”凌千锋奇道。

“因为他的相貌,长得跟教主的那位师父慕风衍有七八分相似。”

凌千锋惊怔住,眼中涌起一丝复杂。

三年前的事情,又浮上了脑海。

侍从出来传话道:“凌护法,教主让您进去。”

凌千锋收起思绪,快步迈入殿内。

坐在玉榻上的段无洛轻轻摩挲着金铃,对凌千锋道:“你即刻去把无尘给本座找来,越快越好。”

无尘是一名游方道士,当年教主曾为了复活慕风衍,而找到了他。

如今教主又要找他,莫不是教主还不死心?

凌千锋不敢多问,垂头应道:“是,属下遵命!”

小说《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