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原来我是那只喵霍玺沈单单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原来我是那只喵》 小说介绍

一个小甜文。
他突然出现,她万分惊艳。他陪她做了好多事,对她体贴照顾、百般温柔,就是不对她说喜欢,后来甚至远走他乡她追到机场他都不曾开口。
后来听人说他好像恋爱了,跟一个像小猫一样的女孩。怪不得呢!他一直说她看起来像只仓鼠,而他喜欢的是像猫一样的女孩,像一只仓鼠的她注定打不过猫的。
很多年后,他又出现在她面前,对她百般讨好,细心照顾,口口声声要追她娶她,她又气又恼的想要要回当年他送她的小礼物“猫猫挂链还我!”
他笑的狡猾又宠溺:“那你把初吻还我啊。”
她脸色爆红,不就是当年硬啃了他一口吗?!
所以。。。。。。原来她就是那只喵啊。。书中主要讲述了:“醒醒!单单,你怎么了?”肩膀被人重重按压,单单猛地睁开双眼,手放到心脏上开始大口大口喘气,双眼迷茫盯着眼前的少年“你又做噩梦了,小胖子。”洁癖加强迫症的沈卫皱眉看着单单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贴在她肉乎乎的……

《原来我是那只喵》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肩膀被人重重按压,单单猛地睁开双眼,手放到心脏上开始大口大口喘气,双眼迷茫盯着眼前的少年

洁癖加强迫症的沈卫皱眉看着单单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贴在她肉乎乎的小脸上,忍住嫌弃伸手帮她拨开

今天过年,沈意答应带她去江边放烟花。

沈卫从沙发旁起身,才十七岁的少年个子已经长到了一米八,居高临下看着单单,伸手递了一杯水。

单单坐在沙发上裹着毯子双手捧着水杯一点一点喝下去,脸上仍然没有一点血色。低低嗯了一声,低垂的眼眸里还沁着一丝水润。

以沈戴宇对单单的宝贝程度,知道了恐怕又得天天带着单单去上班了。

单单双手合十一双小鹿眼巴巴地看着沈卫。

沈卫挑眉,锐利的双眼直视单单。她从小就一副随时要去了的身体状况,还不如八十岁的奶奶健康。

单单伸出右手起誓:她的身体从小就虚弱,全家人都把她当眼珠子似的盯着,唯恐有一点差错。

沈意在大门外大喊。

单单拉起沈卫的手就走

单单走到玄关边换鞋边喊。

听见沈奶奶在厨房里说了声:,两个人才开门走出去。

沈卫坐在一辆粉色的小电驴上,手里还抱着一大堆烟花,小电驴前面的车筐里也塞满了大大小小的烟花盒子。

沈卫起身把手里抱着的东西塞进沈意怀里,然后在单单头上乱揉一顿

单单有点兴奋,理了理被揉乱的头发,绕着小电驴看了好几圈,

沈意把车把上挂着的粉色头盔按到单单头上,猛敲两下。

单单双手摁住头盔后退一步躲到沈卫的身后,瞪一眼沈意,扯扯沈卫的袖子:她的自行车在她学会之后就被锁进了车库里,沈戴宇害怕她出事,就算偶尔想骑上两圈也从来没让她骑出过院子。

沈卫看她一眼,又看向沈意:

沈意啧一声,从车上下来:沈意拧转电动车的钥匙,把速度调到低速。

单单双手握紧把手,沈意伸直两条胳膊前后护着单单,电动车一点一点的加速。骑了五分钟才走了一百米,已经走到拐角的沈卫抱着一堆东西面无表情看着两个人龟速挪动。

单单坚定道。

沈意慢慢把手松开,站到一边。

单单重重点头深呼出一口气,目视前方,转动油门,车子猛地往前数米,单单一边尖叫一边继续往前开,开开停停适应了几分钟,单单终于学会匀速驾驶小电驴。得意开在两个人一侧,朝两个人晃着脑袋,小电驴加速甩开了两人。

沈意看着沈单单骑着小电驴的身影,速度有点快了。

沈卫淡定说道,看见前面路口交通指示灯变成红色,粉色的小电驴停下,沈卫嘴角微微掀起,转头把怀里抱着的一堆东西塞给了沈意,迈开长腿,加快步伐。

沈意抱着一堆烟花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单单和沈意两个人看着沈卫开着小电驴呼啸而去的身影愣在路口,单单还保持着被沈卫拽下来的姿势茫然看向沈意

沈意愤愤说道,拍了一下单单的头盔,继续往前走。

沈单单敲了敲脑袋上的粉色头盔。

单单把头盔拿下来拎在手里,紧紧跟着沈意想在背后捶他一拳,却被沈意察觉躲了过去,沈意立即开始反击,两个人一路追追打打不一会就到了江边。

江边的滩涂上有不少人在放烟花,成群结队的男男女女还有好几对情侣,也有年轻夫妇带着孩子嬉笑打闹,拍照录像的,好不热闹,每个人都被新年的喜气感染,有说有笑。

单单嘴角牵起微笑,除夕夜总是有魔力令人获得兴奋满足的幸福感。

沈卫已经把所有的烟花都搬到一片空地上,此时正低头看手机,像是在发消息。单单迫不及待走过去,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沈意和沈卫,欢喜开口:

沈卫把手机放进羽绒服的口袋,弯腰给单单挑了一个圆柱形的小烟花:

单单撇了一下嘴,不满的哼唧了两声在沈卫面无表情的注视下妥协:。把烟花一半埋进沙子里放好,蹲着把引线揪出来,抬头向沈意伸手:

沈意啊了一声:

沈卫面无表情瞥向他:眼神仿佛在说:你是白痴吗!

沈意瞪大眼睛想辩驳:,单单也学着沈卫的样子面无表情盯着他,沈意看见她的眼神哭笑不得,举手做投降状:

离他们几米远就有两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在放烟花,沈意走过去拍了拍其中一个的肩膀。

单单望过去,沈意好像在说明情况指了一下单单,男生顺着沈意的手看过来,璀璨的烟花在他身后炸开,倏尔明亮的夜色不及他眼中的点点星光耀眼,浓眉压得极低,眼神锐利直射向她,明明是分外逼人的凌厉的长相,单单却觉得犹如神祇,空气好像都凝滞了,烟花的爆炸声,人群的嬉闹声,都消失不见,单单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眼中只剩下那张丰神俊朗的面孔。

沈意敲了一下单单的脑袋,把借来的火机递给她。

单单缓过神,她还守着烟花蹲在地上,接过火机然后报复性的伸手想把沈意的鞋带解开。

沈意往后跳了两步,退到沈卫身旁系鞋带。

单单哼了一声,谁让你敲我脑袋。不再搭理他,打开打火机,小心翼翼护着蓝色火焰凑近引线。还差一点,单单往前凑了凑,火焰碰到红色的引线,立即开始跳跃白色的火星。

单单尖叫逃离,转身跑了两步就直直双膝跪地,双腿又疼又酥又麻,还好都是松软的沙土穿得又厚没有特别疼,单单觉得好笑,自己竟然蹲麻了还跪倒在沙地上。憨憨的看向沈意和沈卫,脸上还带着傻笑。眼神还没捕捉到那俩人,突然注意眼前有一双腿,单单顺着黑色的休闲裤往上看,黑色的大衣让少年周身的气质更加冷冽,单单伸长了脖子才看见那张犹如神邸的脸,身后的烟花砰的一声冲上天空,神祇弯腰蹲下把她的羽绒服帽子揪起来盖在了她头上,一双手隔着帽子捂住了她的耳朵。

单单跪在地上,手里还握着两把沙子,呆楞楞的看着少年好看的下颌线随着她身后烟花明明暗暗,嘴巴好薄好红,鼻子好挺哦,视线不由自主的上移,想看他的眼睛,羽绒服的帽子却遮住了她的视线,单单刚要抬头,那个人就松开手站起了身。

单单眨眨眼,把手里的沙子扔掉,站起身,拍拍膝盖又拍拍手弄掉留在手上的沙子。

沈卫和沈意两个不靠谱的走过来嘲笑她:

沈卫作为哥哥,很有担当的向少年真诚说了声谢谢,沈意贱兮兮的开口:站在一边的单单气鼓鼓捶他。

单单低着头扶着帽子往后拉了拉,不敢摘掉,耳朵好烫,一定红了。把下巴埋进围巾里,只露出一双湿漉漉的鹿眼,抬头看了一眼少年脆生生说了声:然后低头盯着地面,感受到自己脸上燃起的温度,心里在土拨鼠尖叫:啊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社死吧!

他悄无声息的打量着三兄妹,心里隐隐猜测到三人的身份,嗓音有些暗哑道了一句:看着她埋在帽子和围巾的姿态像一只害羞的豚鼠,不自觉嘴角牵起一抹轻微的弧度,拇指与食指下意识捏了捏。

沈意和少年的朋友似乎玩的很好,竟然能够聊的热火朝天,过了一会开始点烟花,绚烂的花在空中绽放,趁所有人看烟花单单默默退到沈卫身后,抱住沈卫的胳膊偷偷看烟花下的少年,他走到他朋友身前说话,好看的侧脸在身前的燃放的烟花映衬下明明暗暗,好像在沈单单面前一直闪。

单单紧了紧右手,手里四四方方的金属制品被包裹在手心,唔,打火机还没还。

他的朋友走到她和沈卫面前,笑眯眯打招呼:说话故作轻挑,行为举止和语气却很礼貌有分寸,让人觉得舒服又幽默。

沈卫微笑道:随后又扭头看一眼单单,单单露出乖巧假笑。

林方圆往后一指。

沈意走过来沈单单好气,长得高了不起吗?再偷偷看一眼近一米八的霍玺,他好像比沈卫还高一些,她大概踮起脚尖也只能到他的胳肢窝了,好悲哀!沈单单偷偷握拳,从明天就开始喝牛奶。

‘叮咚’一声,沈卫打开手机看了一眼,随后说道:

单单和沈意立刻明了,再不走就该挨骂了。

沈意拍了拍林方圆的肩膀,又向霍玺摆摆手。

霍玺点头,看着三个人一起走远,那个粉色的小人迅速回了一下头和他对视一眼走的更快了。单单坐在粉色的小电驴上,把脚边回收的废烟花筒往里挪了挪,沈意一边逗她一边给她戴上头盔,似乎被惹恼了抬头给了沈意一拳。霍玺低头,修长白皙的手指摩挲手里的打火机,暗红色打火机在宽大的手心颜色更显艳丽。

小说《原来我是那只喵》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