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空降萌宝:小甜妻被禁欲总裁亲晕白行简裴知知全文免费阅读

《空降萌宝:小甜妻被禁欲总裁亲晕》 小说介绍

[先婚后爱+霸道总裁+萌宝+甜宠] 裴知知被渣男背叛,和整个帝都的太子爷…… 三年后,一个萌宝踢开办公室的门,“爹地,我来找你了。” 白行简一脸懵逼,自己守身如玉二十几年,还是个处男,哪里来的儿子。 “是我生的。” 裴知知抿着嘴,点了点头。 白家老太太:“我的好大孙子。” 白家妹妹:“快让姑姑亲亲。” 白行简:“……”,我咋就当爹了。 裴知知,“你做的你不知道?” 后来,卧室里,白行简抱着裴知知,疯狂地要贴贴,“亲一个好不好,小心肝,你就不想给小宝生个妹妹?”。书中主要讲述了:[先婚后爱+霸道总裁+萌宝+甜宠] 裴知知被渣男背叛,和整个帝都的太子爷…… 三年后,一个萌宝踢开办公室的门,“爹地,我来找你了。” 白行简一脸懵逼,自己守身如玉二十几年,还是个处男,哪里来的儿子。 ……

《空降萌宝:小甜妻被禁欲总裁亲晕》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紧紧挨着,裴知知勾上了他的脖子。

白行简呆在原处,任凭裴知知在他唇瓣上予索予求,女孩儿的嘴唇软软的,甜甜的。

两个人贴的很近,白行简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裴小姐。”被吻的深,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听不太真切。

可恶。

白行简有些沉溺其中,虽然已经和裴知知有了孩子,但是那晚,是他无意识的,根本记不清,这个算是初吻。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白行简觉得好像心动了,他恋爱了。

他视线向下,有意无意的,灼热地盯着裴知知的下巴,优越的脖颈线,眸色加深。

咬上一口,会是什么感觉呢?

“爸爸,羞羞。”

裴斯年坐在后面,看着他俩,捂住了眼睛,银铃一般,笑得灿烂。

“嘘~”白行简看了一眼裴斯年,嘴角也上扬了一些弧度,提醒他,“别把妈咪吵醒了。”

白行简看着自己怀里像小猫的裴知知,眼睛一刻也离不开女孩儿,“裴斯年,妈咪漂不漂亮?”

裴斯年如捣蒜一般,疯狂点头。

看着不太清醒的裴知知,白行简的脑子里陡然跑出来一个可恶的想法,他浅笑一声,盯着裴知知的脸。

“裴斯年,你说我今晚和你妈咪领证,她会不会生气。”

男人颐长的身体挺立,怀里还抱着裴知知,白行简很有力,女孩儿的头完全可以枕到他的肩膀上。

刚一进门,白薇扶着白家老太太,两个人正在客厅焦急地来回踱步,看见他们一家三口回来,立刻就走了过来。

自从老太太知道了自己还有一个曾孙子,就嚷嚷着要见母子俩,专门从国外赶了回来。

“奶奶。”,白行简看都不看,用腿把裴斯年推了出来,“这是裴斯年,我儿子。”

老太太一脸惊喜地看向孙子怀里的女孩儿,满脸慈爱,“那你怀里的就是我孙媳妇?”

白家老太太看了看白行简怀里的女孩儿,虽然妆花了,但是气质出挑,看着就是个灵巧孩子。

而且,她要是能让白行简认真生活,不忙着工作,那岂不是更好。

白行简点了点头,“嗯,我们准备今晚就领证。”

裴斯年倒是很识趣,一把扑过去,奶声奶气甜甜地叫着“太奶奶”,又是“姑姑”。

裴斯年一个小机灵鬼,亲昵的不得了,“妈咪,你喝醉了,笼络人心的重任只能交给我了。”

白家老太太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这个小糯米团子,满脸都是慈爱,和蔼可亲地开口:“宝贝乖乖,来太奶奶怀里。”

她端详了几眼,歪头看了一眼白薇,满脸笑意,“跟你哥小时候一模一样,漂亮的像个女孩儿。”

“太奶奶,我觉得我比爸爸帅,我跟太奶奶一样,是小太阳,爸爸是冰块。”

裴斯年眨巴眨巴眼睛,暖暖地贴着老太太,奶声奶气的,哄的老太太开怀大笑,点了点他的小嘴巴。

“这倒是比你爸爸甜多了。”

祖孙俩有说有笑,白行简感叹于裴斯年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神通,简直是男女通吃,讨得男女老少欢心。

跟他妈妈一样。

白行简轻声说了句,“奶奶,我先送她上去休息。”

“好好,上班一定是累着了,你们先上去,我的好曾孙陪我就行了。”

白老太太把裴斯年抱到自己怀里,“来,让太奶奶好好看看。”

白行简上了楼梯,白薇立马一脸坏笑地对白家老太太开口,“奶奶,你没看到哥的嘴唇吗,口红印。”

老太太讳莫如深地笑了笑,握着裴斯年的手,“你哥他,终究还是个男人。”

卧室里,白行简帮裴知知换衣服,她喝了酒,又穿了一天,衣服都臭了。

白行简扇了扇,垂眸笑了笑,“还好你是香的,不然得晕死我。”

白行简的手伸过来,把裴知知从床上扶起来,环在自己怀里,就要给她脱衣服。

“哎,你谁?”裴知知立马打掉了她胸前的手,“报上名来。”

白行简挑了挑眉,宠溺地笑,“白行简。”

“不对,白行简为什么在我房间里。”

白行简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裴知知,轻轻地捏着裴知知的下颚,让她转头看着自己,“裴知知,我们在领证。”

裴知知还在醉酒中,一脸懵逼,一巴掌拍到白行简的脸上,“谁?谁要领证?”

“你。”

她又糊涂了,双手捧着自己的脸蛋,“那我是谁?”

“你是裴知知,是我孩子的妈咪。”

“那谁要和我领证?”裴知知立马坐正,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白行简。”

“太子爷要和我领证?”裴知知立马来了精神,摇摇晃晃地往前走,“那我要化妆,我要美美的。”

白行简,“……”

白行简掏出事先让小宝拿来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又把自己的拿了出来。

裴知知颤颤巍巍地走到化妆台,东描西画,化完后满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脸,眨了眨眼睛,兴奋地走回床边。

“白行简,我美不美?”

白行简一抬头,差点没吓死,他咬着牙,“嗯。”其实像个鬼,换件衣服可以直接去鬼屋上班。

“那我再…再换件衣服。”说着裴知知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往下拽,“哎,怎么脱不掉?”

白行简无奈地看了一眼她,“扣子,还有拉链。”

“哦,哈哈哈,我好笨。”说着她自己都笑了。

女孩儿笑的清脆,白行简也跟着弯起了唇角。

下一秒,春光乍泄。

女孩儿把裙子拽下来,纱制的裙子很丝滑,顺着光滑的小腿,很快全都褪去,堆在了脚上。

光滑的背,漂亮的蝴蝶骨,匀称修长的小腿,后面,好美……

如果……白行简咽了咽口水,开始胡思乱想,他的喉结上下滚动,觉得口中干燥。

“等等。”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女孩儿晕头转向的,竟然转过身来。

白行简顿觉得有什么液体流了出来,他抬手一摸,顿觉尴尬,他竟然……流鼻血了。

白行简立马胡乱从床头柜抽出几张纸巾,压了上去,提高了嗓门,“裴知知。”

语音刚落,他立马去把门反锁上,防止裴知知光着身子跑了出去。

“来,把衣服穿上。”

白行简捂着自己的鼻子,随意从衣柜里甩了一件自己的衬衫出来,眼睛都不敢看裴知知。

她现在就坐在床上,匀称漂亮白嫩的腿晃荡着,怎么看都像在勾引。

可惜是个酒蒙子,啥也不知道。

没过多久,民政局的人进来了。

几个人看着被包裹成粽子的裴知知,在床上傻愣愣地笑,还以为白行简娶了一个傻子。

但那张精致的脸,确实漂亮的不像话。

工作人员礼貌地开口:“白先生,需要拍照,您看裴小姐,方便下来拍照吗?”

白行简看了女孩儿一眼,“只露出上半身可以吗,我太太有些困了。”

“可以的,可以的。”

说着,工作人员把一块红布举起来放在了后面,白行简也靠在了床上配合。

“裴小姐,不能比耶。”工作人员举着相机,提醒裴知知把手放下去。

白行简顺着看了过去,这个呆子,以为拍艺术照呢。

他立马牵住了裴知知的手,十指相扣,不让她有别的动作,三下五除二很很快就拍好了。

裴知知的手伸的老长,“我看看。”

“很漂亮的,白先生和裴小姐真的是很般配的,两位都是谪仙一样的人。”工作人员把照片递过去,满脸笑意。

裴知知看着手里的证,睁大了眼睛,“白行简,你好老啊。”

白行简,“……”

“可是你好帅啊……”

说话大喘气,白行简差点就想把她办了,让她看看自己老没老。

“你们先出去吧。”

等工作人员出去,白行简一把扑到了床上,“裴知知~”

小说《空降萌宝:小甜妻被禁欲总裁亲晕》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