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快穿:嘘!要乖!疯批手里有锁链江弄莲云衔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嘘!要乖!疯批手里有锁链》 小说介绍

【无女主+黑化+苏撩甜+追妻火葬场】 江弄莲原是主神的系统,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得到躯体,却被主神抓去成亲,主神还自爆元神碎成了渣。 主神:阿莲,你不下界寻回我的灵魂碎片,就要守寡了哦。 江弄莲:??? 江弄莲无奈下界寻夫,却发现主神的碎片不是偏执病娇,就是变态疯批。 人前冷冰冰的霸总,红着脸偷亲他:“阿莲,新买的裙子喜欢吗?” 闷骚痞坏的影帝,又在直播撩他:“宝贝儿,我想把你藏家里。” 往日黏糊糊的奶狗徒弟,偷偷掏出了锁链:“师尊,外面的人好坏,乖乖待在徒儿怀里好不好?” 江弄莲:“???” 做个鬼任务! 我五十米的刀呢?。书中主要讲述了:【无女主+黑化+苏撩甜+追妻火葬场】 江弄莲原是主神的系统,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得到躯体,却被主神抓去成亲,主神还自爆元神碎成了渣。 主神:阿莲,你不下界寻回我的灵魂碎片,就要守寡了哦。 江弄莲:???……

《快穿:嘘!要乖!疯批手里有锁链》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欢迎回家!”

江弄莲端了根板凳坐在屋内。

他身上挂着条烟色的吊带睡裙,精致的锁骨一览无漏,往下是两条交叠的长腿,富有骨感的玉足。

目光相撞,少年笑靥如花:“顾哥哥,我自己带了板凳,没有碰你的床,动你的东西,我是不是好乖?”

江弄莲长睫煽动,眼神深情柔和。

像是一碗刚酿的蜜,包裹着清新的甜,顾殊临有那么一瞬间被他的目光刺中了心尖。

“乖?”顾殊临五指攥紧,按耐住躁动的心,露出讥讽的冷笑。

若真的乖。

就不会出现在自己屋里了。

男人眸底浮起厌烦,挪开视线,脱掉外套挂在木架上:“怎么进来的就怎么给我滚出去。”

江弄莲愣了几秒,咬了咬吹弹可破的红唇,颇为苦恼道:“我也想乖乖听话,可我是翻阳台进来的。”

顾殊临:“翻回去。”

摔死了。

他会送上最大的花圈。

江弄莲听闻,眸底划过幽光,可怜兮兮垂下脑袋,在碎发的掩盖下,得逞一笑,挪开右脚,露出了下面的左脚。

那雪白的膝盖竟一片红肿。

还破了皮。

“顾哥哥我翻不动了。”

江弄莲看着今天的故意之作,心底笑嘻嘻,面上哭唧唧:“阳台太高,我来的时候不小心摔了,腿疼得很,使不上劲儿,连站起来都困难。”

顾殊临冷眼望去。

江弄莲的膝盖还真红肿破皮了。

受伤的面积不大,但由于皮肤白皙细腻,又在冒血,看上去有些严重。

“活该。”

顾殊临不为所动。

甚至打算把江弄莲当垃圾扔出去。

就在顾殊临脸上露出不耐烦,正打算行动时,江弄莲突然哭了。

“我知道我很招人嫌,我只是想让你宠我一晚,就一晚。”

“我今天真的好可怜,差点被你掐死,又被你们家佣人冷落,进自己老公的房间,还得翻墙,翻到一半更是摔伤了腿,为了等你回家,到现在都没吃晚饭。”

少年红着眼眶抬起头。

栗色的卷发顺着玉肩滑落,雪白的脖颈上清晰可见白日锁喉的红色掐痕。

他消瘦的身躯轻轻打着颤,漂亮又脆弱,像是风雨中饱受摧残的娇花,直叫人心生怜爱,忍不住去疼惜。

然而顾殊临的脸色却愈来愈冷。

这家伙可真厉害。

能凶能撩。

还会装可怜。

这么好的演技不去当演员,真是娱乐圈的损失!

“别哭了。”

顾殊临背靠墙壁,五官映着灯光,侧脸轮廓完美如刀削。

他居高临下,俯视着泪眼汪汪的江弄莲,面无表情拆穿道:“没人理你?你收买的那四个女仆不是人?”

江弄莲:“……”

草。

这狗东西监视自己!

顾殊临又道:“晚饭没吃?我看是你中午吃太多吃不下晚饭了。”

江弄莲:“……”

留点脸。

谢谢。

顾殊临继续道:“摔了腿?自己学猴上蹿下跳,怪谁?怪你自己蠢。”

江弄莲:“……”

刀呢?

想宰人!

自己狠下心用的苦肉计,这个狗男人竟然……没有一丝动容!

江弄莲咬着唇。

瞪圆湿润的杏眼,凶巴巴瞪着面无表情的男人,泛红的眼尾像是春日里的娇嫩海棠,透着一丝说不出的委屈。

“我不管!”

“反正就是你把我欺负哭了,今晚你不帮我擦药,我就咬死你!”

顾殊临蓦地一愣。

心尖仿佛被猫爪挠了一下,痒痒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还没回过神。

江弄莲就扔来一个东西。

顾殊临接住一看,是管药膏,用于摔伤割伤等出血症状。

呵。

竟然早有准备?

顾殊临攥紧药膏,绷着一张冷冰冰的俊脸,努力让躁动的恢复平静。

清醒点。

江弄莲是在玩你!

若是被她牵着鼻子走,怎么对得起险些被害的母亲?

男人沉着脸走向江弄莲。

他大脑飞速转动,思索着如何以最快的方式,拎起江弄莲扔出屋。

江弄莲穿的是吊带裙。

没有衣领可抓。

那抓头发?

还是抓后颈?

还是抓手臂比较好。

一把扛起,然后当垃圾一样扔出去。

顾殊临想得很周全。

然而先被抓住的是他的衣角。

“顾哥哥,做个交易呗。”

江弄莲抹去眼泪,重新勾起笑容,眨着湿漉漉的眼睫,哑的嗓音诱惑道:“你帮我擦药,明天我不闹你。”

顾殊临:“……”

冷静。

不能动容。

江弄莲指了指脖子的掐痕,泪眼朦胧一瞥,眼中带着期待,还掺杂着几许威胁:“这可是你干的坏事,得负责。”

江弄莲的脸无疑是美的。

走近后,连鼻翼泛起的绯色,和眼睫挂着的水珠都一清二楚。

顾殊临知道江弄莲恶毒又自私。

可心却不受控制的加快了跳动的频率。

要命。

顾殊临突然很后悔。

今晚……就不应该回来的!

四目相对,顾殊临暗自叹了声气。

他疲倦地揉了揉眉心,长睫冷漠低垂,盯着江弄莲膝盖上的伤口,面无表情说了句:“破皮得先消毒。”

江弄莲乖乖点头。

旋即双手往后撑,将腿伸到顾殊临面前:“你消吧,轻点哦,你家小娇妻怕疼。”

顾殊临:“……”

呵。

还小娇妻?

分明是心机颇深的恶魔!

顾殊临真想直接打断这只腿,可江弄莲的身后还有江家,纵使他不愿承认,现在的顾氏的确需要江家的搀扶。

顾殊临去找来了消毒的碘伏。

男人单膝跪在江弄莲的面前,冷清的面容覆了层月光,浓密的眼睫低垂着,虽眸底一片淡漠,却有几分别样的温柔。

“疼就忍着,我可不会惯你。”

冷冽的嗓音淡淡响起。

好似雪松凝着剔透的冰,寒意刺骨。

“没事,我来惯着顾哥哥。”江弄莲调皮眨眼,在顾殊临拧开瓶盖的瞬间,手拿空气,擦拭他额头。

“哥哥累了吧?我给你擦擦汗,要不要捏捏肩,再锤锤背?我技术……”

顾殊临额头青筋暴起:“闭嘴。”

自己真是有病。

才会答应帮江弄莲擦药!

被顾殊临冷眼一瞪,江弄莲收敛住玩心,乖乖坐好,看着男人认真帮自己擦药。

沾着碘伏的便签碰到伤口时,哪怕江弄莲做好了心理准备,依旧疼得头发发麻,下意识就想缩回腿。

谁想。

顾殊临却死死攥着他小腿。

“忍着。”

江弄莲可怜兮兮的咬住唇。

行吧。

男子汉大丈夫谁怕擦药啊?

江弄莲忍着忍着就发现不对劲,顾殊临的动作很粗暴,棉签每次擦过溢血的地方,都在用力摁。

这分明就是在伺机报复!

江弄莲忍不了了!

你弄疼我!

我就撒娇卖萌恶心你!

江弄莲眸底荡漾着狡黠,唇角勾起玩味的弧度,等顾殊临擦完药,猛地朝他怀里扑去!

小说《快穿:嘘!要乖!疯批手里有锁链》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