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冬日沦陷云栀宋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冬日沦陷》 小说介绍

【青梅竹马+双向奔赴+蓄谋已久】 【毒舌傲娇醋精大少爷vs乖戾嚣张人面不一小仙女】 众人皆知,宋醒和云栀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过命”关系。 宋醒长了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顾盼生辉,模样娇俏入骨,男人看了都留恋三分。 “桃花眼,招桃花!”云栀每回撞见宋醒被人拦着告白都会评价一句。 “啧,狐狸眼,也最能魅惑人心,彼此彼此。”宋醒半挑着眉,戏谑又一副“咱俩半斤八俩”的欠揍模样。 不少人问宋醒对云栀有什么想法,宋醒双眸里净是邪笑:“不听管教,不好驯服的小丫头片子。” 许多年后,宋醒认了,甘愿成为被驯服的那一个。 云栀忘了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宋醒原来早已情根深种,大概是那个冬日少年不顾一切冲向她,将她带入那个温暖而炽烈的怀抱,一遍一遍告诉她不要怕,他在这里。 云栀上过几次跆拳道兴趣班,学过些皮毛,每次和宋醒打架都会占上风,却在那个冬日里发现宋醒原来是黑带级别。 “来这人间走一遭,能有个致死都想保护的人,才不枉此生。” “怕什么,哥哥带你,远赴一场冬日温宴。”。书中主要讲述了:【青梅竹马+双向奔赴+蓄谋已久】 【毒舌傲娇醋精大少爷vs乖戾嚣张人面不一小仙女】 众人皆知,宋醒和云栀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过命”关系。 宋醒长了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顾盼生辉,模样娇俏入骨,男人看了……

《冬日沦陷》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知渐/文

2022/6/19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云栀半倚在凭栏处,嘴里喃着今早读到的一句诗。

汀陵今日迎来了冬日里的第一场雪,似鹅毛轻飘,似幻云浅落。

“好应景啊。”呢喃完,她又自我评价了一番。

“啧,大清早冒个头出来就为了吟诗?我当是哪家俏姑娘对窗报相思呢。”宋醒打着哈欠,后半句话含糊不清,一只手闲闲散散地揉着惺忪睡眼,另一只手将那扇窗户拉到最开。

“报你妈!”云栀直起身子,好不容易凝聚上心头的一点点诗情画意被他一句话打得粉碎。

“那过来,我跟我妈吱个声。”宋醒龇牙一笑,半挑的眉毛肆意又挑衅。

“晦气。”云栀翻了俩白眼,跳下长椅,不忘跟他呛嘴,“您老人家大清早口气就这么臭,还指望有姑娘跟你玩相思?”

闻言,宋醒对着手心哈了一口气,轻嗅,斜长的眼尾全是笑意:“隔这么远你都闻得到?”

云栀:“……”

“我老人家就不用你操这个心了,有没有姑娘思我,大伙儿皆知。”他还在继续,一贯的嘴脸,一贯的欠揍。

“干嘛一大早蹲在我窗边?你该不是也暗恋我?”

宋醒这个人,嘴贱,天生就欠抽。

云栀不理他,直接摊着手心将刚才自己踩过的长椅随意一擦,一屁股坐上去,半个身子倚着栅栏,一条腿斜斜杠在另一张长椅上。

按平时,她早受不了走了。

宋醒轻嗤,两只手撑在窗边,脚一勾,将书桌旁的软椅给勾了过来,坐下后抱着手臂看着对面没什么心情的云栀。

汀陵今年的初雪来得比往年要早,伴着簌簌寒风,吹得人犯哆嗦。

“喂——”宋醒一抬下巴,终于忍不住关心,“你不冷?”

云栀斜眼瞅他,只一会儿便收回了视线,直愣愣目视前方。

她家跟他家几乎是墙贴墙的距离,这个栅栏式的露天阳台却很不巧地跟宋醒房间的窗户挨得极近。

开个窗就能摸到的距离。

“啧,哑巴了?”宋醒拿起书桌旁的一支笔丢到她身上。

云栀都懒得接。

“不说话?不说话信不信我爬窗过去揍你一顿?”

“来啊!揍死我!”在宋醒这里,云栀向来收不住脾气,也从来藏不住情绪。

宋醒只要一句话一个眼神,她便什么都泄露了。

宋醒一噎,滚了滚喉咙,放轻了声音试探地问:“云叔回来了?”

只有那个人回来,她才会反常。

云栀指尖蜷着,炸起来的脾气被他这么一句话弄得烟消云散。

她不答,宋醒却猜到了大半,半笑着感慨:“我就说呢,天那么冷,你哪来什么闲情雅致跑阳台里赏雪,还吟诗。”

云栀:“……”

盯着宋醒看了足足半分钟。

宋醒对接上她的眼神,战术性地弓起身子,伸腿把软椅给踢走,好给自己留退路。

“宋醒,活腻了?嗯?”云栀拾起他丢过来那支笔空转了两圈,“啪嗒”一下,被折成了两段。

下一秒,一抹奶牛睡衣身影越过栅栏窜进一扇窗户里,随之,整个戈蓝小巷里传来阵阵嚎叫。

气撒了,人就好受多了。

云栀半条腿还搭在宋醒肚子上,整个人却仰躺在床,盯着天花板,鼻尖泛酸,眼尾显而易见的红。

宋醒身上的肉被掐得火辣辣的疼,后劲一上来,忍不住揉搓。

他床不是很大,云栀占去了一半,他本能地将一条腿放下床,却没挪开那条搭在他身上的腿。

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躺着。

宋醒垂帘,看着默不作声的云栀。

“也没外人,想哭就哭吧,大不了老子温暖的怀抱也借你用用。”宋醒对着自己胸膛拍了三掌,轻挪了一下位置。

他也只是随便说说。

毕竟云栀不可能哭。

可话音才落,躺在他床上的少女却低低地呜咽出声,在宋醒能看到的地方,几滴眼泪从她眼角滑落,滴进了他灰白的被单里。

一时之间,痛的就不止是刚才被她掐过的肉,心里的某处,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住。

怎么欺负都欺负不哭的人,却在今天,她成年之后的第一个初雪天,哭得哽咽,哭得心碎。

床单被她的一摊泪水侵染,他前胸一片也已经湿湿嗒嗒。

呜咽的哭声在他的安慰下转成毫不掩饰的嚎啕大哭。

宋醒轻手臂撑在床上,支起半个身子,拍着她的背,把这辈子没说过的好话都用在她身上的了,可就是半点不管用。

“傻栀子。”拍着她背的手已经转移到了她后脑勺,宋醒拥着她躺在床上,而她那条横跨在他身上的腿半分不收敛。

宋醒此时像是她的囊中之物,被占为己有。

窗外雪花簌簌,有几片飘进来,伴着寒风。宋醒瞧过去,又垂眸看着躲在自己怀里抽泣不止的少女。

这算不算,美人在怀?

这过分亲密的姿势维持得太久,意识到这点之后,宋醒动了动腿,不太自在。

他之前可没想那么多,也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这丫头现在哭昏了头,等反应过来,怕是又得挨一顿好打。

宋醒主动把人推开,起身拿了纸巾过来,替她把哭花的脸擦干净。

云栀缩着身子,半张脸埋在被单上,渐渐回了神。

好丢脸啊。

在宋醒面前哭了一通。

在宋醒的床上,抱着宋醒,哭了一通。

“今天这事儿你要是说出去半个字!”云栀忽然从床上坐起,嗓音嘶哑,后半段威胁的话直接用一个“割喉”的动作来表示。

少女眼眶全红,眼泪都没被擦干,吸着鼻子,那骄傲的脖子挺直,膝盖跪着,两只眼睛生硬地瞪着宋醒,隐约还能看到朦胧的水汽。

宋醒站起在床沿,无奈叹了声气,弯下腰,掌心摁住她圆圆的发顶,揉了两下:“知道了。”

云栀失力,跪坐着,好半晌才闷闷出声:“这次好像闹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他是拿着离婚协议书过来的。”

“我以为,他顶多就是没消气,不至于离婚。”

“我妈骂他挺凶的,这次我爷爷奶奶都没阻止。”

“我还看到我爷爷拿着烟灰缸砸他身上了,脑门都被砸出道口子,流了血。”

云栀眼神很空,一句一句机械地往外蹦。

“行吧,离就离了,又不是什么死人的事儿!”云栀用力闭眼,扯过枕头,又倒回了床上。

宋醒听她说着,眉心蹙成块儿。

小说《冬日沦陷》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