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妻不厌诈:《 娄爷,我错了!》全本小说_姜小米娄天钦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 :  陆慈

主角:姜小米娄天钦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叫做《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是陆慈的小说。内容精选:当得知丢失并非东西,而是娄天钦本人时,主管差点没尿了裤子。

 

“不知道底细就让她去伺候?”封珏怒了。

 

主管哆哆嗦嗦道:“我看她干活挺认真。就想着……”

 

蒋旭东不耐烦的打断他:“她的简历呢?”

 

“查过了,所有信息都是假的。”完颜嘉泰道。

 

封珏眼底杀气毕露:“我看你们是活腻了,来人……”

 

“封少爷,我们冤枉,她才来没几天,财务没来得及核实。”

 

“有信号了。”坐在电脑前的保镖激动不已。

 

蒋旭东递给封珏一记稍安勿躁的眼神,跟着飞身来到保镖面前:“位置在哪里。”

 

键盘上的手指飞快的跳动,几何形...

第1章 被停职,被甩(1)
“小米,从你入职开始到现在……”带着黑框眼镜的胖男人盯着前方女孩:“我这个做上司的对你怎么样?”“主编人很好,对我非常照顾。”<br>站在办公桌前的女孩个头一米六八左右,穿着简单的T恤,下面则是一条破洞牛仔裤。<br>海藻般的长发固定在脑后,自来卷的碎发垂在脸颊两侧,乍一看像极了洋娃娃。<br>“既然如此,你听我一句劝,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娄天钦身上了好吗?”女孩吃惊的瞪大双眼,没想到主编一大早把她叫来居然是说这件事。<br>“主编,我昨天差点就拍到他跟女明星厮混的照片了,要不是……”本来还想跟她好好商量的主编顿时火冒三丈。<br>“不要再浪费时间,不要再浪费时间,要说多少遍才肯听?昨天你骑着电瓶车上高速被交警扣压的事我已经帮你背了黑锅,你还要怎样?”“拍不到娄天钦,我誓不罢休。”<br>女孩眉宇间透漏出一股与性格不符合的坚定信念。<br>“全球各大娱乐记者都想拍他,你算哪根葱?”胖主编伸手指向墙上的荣誉证书:“一组组长跟你一块儿进来的,人家房子都买了,你呢?”“主编……我已经准备好首付了。”<br>姜小米弱弱道。<br>虽然赚的没有一组多,老好也是一分一分攒到现在的。<br>“你给我住嘴!”主编毫不留情的打断:“总公司对你已经不满意到了极点,如果再继续执迷不悟的话,连我也保不了你。”<br>女孩似乎被他这句话<!--nextpage-->第1章 被停职,被甩(2)
说的有点恼火,不甘示弱的回敬道:“当初是谁说:没关系,放开手去干,现在又说这种话,做人不能不讲良心,亲爱的主编大人。”<br>“良心?你还有脸跟我谈良心,自从当你的上司,速效救心丸我都买了十几瓶了,你被停职了,回家休息吧。”<br>……没有小电驴,姜小米只能做公交车回家。<br>路途遥远,无聊的她将脸转向玻璃窗外,形形色色的人从面前滑过,车水马路,等候绿灯的斑马线上,一对情侣亲密的牵着手,女的把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举着奶茶凑到男人唇边……是幻觉吗?这个男人前几天才跟自己说,为了赚钱买房子,需要每天加班,所以没空陪她,可为什么现在却跟另外一个女儿在一起逛街?姜小米拨通了男友的电话,响了很多声才被接通。<br>“我现在有事,不方便……”在他挂断电话之前,姜小米愤慨道:“我看见你喝奶茶了。”<br>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br>这个时候,她多希望男友能矢口否认,坚定的告诉她,一定是你眼花。<br>他却说……你都看到了?“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姜小米不顾旁边的迥异目光,大声的吼起来。<br>“为什么,好,我告诉你为什么。<br>因为我受够了,每天都是娄天钦,娄天钦,他是你什么人?是你男人吗?你们有关系吗?我早就让你换工作了,我是高层主管,女朋友却是狗仔,你觉得般配吗?算了,我们就这样吧。”<br><!--nextpage-->第2章 我要报仇(1)
吧嗒,电话挂断了。<br>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这段戛然而止的感情,紧接着中介的电话彻底将她击垮。<br>因为工作忙,没有时间处理这些,就把房款都给了男友,让他去跟中介洽谈。<br>可实际上,他不光没有交付首付,还把那笔钱拿走去泡妞。<br>同一天内,她被停职,被劈腿,被渣男卷走所有钱财。<br>回到家,看着满墙壁的娄天钦画报,其中一张天天被她用飞镖虐待几乎已经变形了。<br>此时画报上扭曲的人脸仿佛是在嘲笑她,姜小米扑上去疯狂的撕扯着。<br>“混蛋,混蛋……你们都是混蛋!”她有今天,全是他害的。<br>四年之前,姜小米还是摄影学院的在校生,临近毕业,学校举办了一场比赛,前三名可以直接保送法国留学,而且还有一笔丰厚的奖学金可以拿。<br>对于姜小米来讲,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为了拿到好名次,姜小米坐了三个小时的车去郊外去捕捉自然风光。<br>谁想到,一场噩运就此降临。<br>当时她刚巧捕捉到一只鸟儿擦过水面的镜头,摁下快门的那一瞬,一只手突兀的挡住了视线。<br>姜小米惊愕的看着不速之客。<br>那个人穿着黑色的阿玛尼衬衫,领口开的很低,露着精致的锁骨,衬衫袖口翻折到手肘,肌肉线条优美而富有张力。<br>阳光下那张俊颜,也帅气的叫人不敢直视,他表情漠然的朝她伸手:“拿出来。”<br>姜小米一脸的茫然,她拍她<!--nextpage-->第2章 我要报仇(2)
的风景,关他什么事?就算他长得帅气逼人,也用不着这么霸道吧?难不成这片土地是他家的?“不拿又能怎样?”那时候姜小米年轻不懂事,压根儿不晓得面前站着的是何方神圣。<br>对方二话不说,夺过她的相机用力的掷出去。<br>“啊——”她吓得尖叫。<br>“有些东西能拍,有些东西是不能拍的。”<br>男人轻佻的拍打着她接近苍白的小脸:“以后注意,懂吗?”锃亮的皮鞋在地上碾压了几下,咔嚓几声脆响,抬起来的时候,相机内存四分五裂,碎得跟渣渣一样。<br>也就是在那天,她失去了唯一的相机,连同前途也一并被葬送了。<br>因为她交不出毕业作品,导致拿不到毕业证书,而经济已经不允许她再复读一年,最后……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br>盯着地上的碎片,姜小米握拳发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也一定要把这口气出了。<br>……金碧辉煌夜总会“娄爷,这边请!”笔直的双腿踏着金丝镶嵌的台阶,一身烫贴的西服,亦令气度优雅的他雍容华贵。<br>这种袭人而来的贵气,犹如秉承了千秋万代的贵族之血,令他的仪容有着神人一般的气质。<br>“好帅,我的天……娄天钦本人怎么会比杂志上还要帅气?”“不行,我要晕倒了。”<br>“要是能进包厢,哪怕要我死也甘愿。”<br>就在她们交头接耳YY某位大佬时,角落里的瘦弱女孩却是一脸的鄙夷。<br><!--nextpage-->第3章 报仇2(1)
“都愣在那儿干什么?不用干活吗?”主管趾高气昂的斥责起来,就知道看帅哥,等下会选几个服务生进去端茶递水,这帮花痴要是进去了还不丢人现眼死了。<br>主管正在发愁选谁去好,目光忽然落在一个年轻女孩身上。<br>长相虽然普通,可是那张脸却是十足的清秀可爱,尤其是头发,是主管喜欢的亚麻色,女孩正在专心致志的擦拭着门框,对于娄天钦的出现,她情绪最淡定。<br>主管不由得对这个女孩产生了浓浓的好感。<br>“那个谁,就是你。”<br>姜小米没想到主管会叫自己,指了指胸口,见对方表情肯定,她犹犹豫豫的站起来,叫她干什么?“你哪个部门的?”主管问。<br>姜小米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我……我刚来没多久。”<br>要不是事先打听到娄天钦经常到这儿消费,她才不会过来当服务生。<br>怪不得脸生,主管没有多想,平静的吩咐道:“跟我来一趟。”<br>“哦!”放下手里的活,姜小米亦步亦趋的跟在主管身后,没一会儿,两人来到后厨,穿着白衣服的厨师们正在厨房搭配精美的果盘,主管指着其中一个最华丽的果盘:“等下送到帝皇包间。”<br>姜小米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br>如果没有猜错,帝皇包间应该就是专门招待娄天钦的专用场所吧?本来还想多熟悉几天再下手,没想到上头竟赐了这么好的机会,姜小米激动地热血沸腾,可是脸上却表现的十分淡定。<br>“哦。”<br>推着果盘出去之前,<!--nextpage-->第3章 报仇2(2)
主管慎重其事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姑娘,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帝皇包间的客人可不是普通人,你只需要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就好了,其他的事想也不要想。”<br>以前就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仗着自己有几分美貌,竟打起了娄天钦的主意,第二天她就被人送进了精神病医院。<br>听闻她当时只是凑近了一点而已。<br>姜小米开始没听明白,等推送水果进电梯的时候才恍然大悟。<br>心中一阵恶寒,她情愿当尼姑也不可能对那个人渣有任何非分之想。<br>主管一直送她到包房门口才停下,并用眼神示意她进去。<br>姜小末深呼吸了一下,轻轻叩响包厢的大门。<br>一名看起来跟保镖一样的男人开的门,看见服务生推水果进来,他慢条斯理的用牙签插了一块放进嘴里。<br>姜小米翻了个白眼,当自己是皇帝呢,还找人试吃。<br>发现没有异样后,保镖将水果端起来:“你可以走了。”<br>“哦。”<br>转身要走,忽然,一道冷鸷的嗓音从背后响起:“阿烈,叫服务生进来。”<br>名叫阿烈的保镖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冷着嗓子道:“抬手。”<br>“干嘛?”“叫你抬手就抬手,哪儿那么多废话。”<br>阿烈有些不高兴,换做其他人早就乖乖配合了,这个服务生一点眼力价都没有。<br>埋怨归埋怨,但为了自己的报复大计,姜小米只好张开双臂,任由对方拿着感应器在她身上扫来扫去。<br>没有发现可疑的铁器,保镖侧了侧身体,示意她进去。<br><!--nextpage-->第4章 让你走了吗(1)
偌大豪华的包厢里,五颜六色的灯光如炫龙一样飞舞着。<br>华丽的舞池中央,舞者伴随着慢摇歌曲,秀着舞技。<br>当然了,房间里可不止娄天钦一个。<br>沙发的另一端,同样坐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br>他头发金黄,似有国外血统,眼窝比亚洲人要深邃,眼珠散发着梦幻的幽蓝色,暗沉犀利的眼神,像是一只黑色的豹子,倨傲而霸气。<br>“小妞,帮我们把桌子擦擦。”<br>一个保镖样的人冲着姜小米道。<br>娄天钦不动声色的往旁边让了让,腾出地方让服务生清理。<br>姜小米低着头,拿出抹布在桌上胡乱的扫着,哗啦啦,污渍随着她的动作一起泼洒在男人的鞋面以及裤管上。<br>“对不起,对不起……”她慌忙道歉。<br>娄天钦刀锋般的眉梢微微朝上挑了一下:“新来的?”“是。”<br>她一边回答一边努力擦拭着桌上的污渍,直到一点儿水渍都没有了,才微微松口气:“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br>“让你走了吗?”姜小米一愣,回过头露出迷茫的样子。<br>娄天钦注视了片刻,仿佛是在回忆什么。<br>“娄天钦,不要浪费时间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做。”<br>金发男人显然很不满娄天钦的冷落,语气很不善得开口催促。<br>娄天钦把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唇边荡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出来玩嘛,火气这么大?难不成有女人在等你?”瞧瞧看,这种轻浮的话也能说出口。<br>奇怪<!--nextpage-->第4章 让你走了吗(2)
的是,如此不正经,舞台上的姑娘照旧对他放电。<br>姜小米站在旁边看的干瞪眼,好后悔没有买那个助拍神器。<br>如果把刚刚的画面跟录音拍下来,不晓得有多劲爆。<br>“我是来跟你做买卖的,不是过来看秀的。”<br>“好啊,那就开始谈买卖。”<br>娄天钦把手一摊,痞气十足。<br>“竞标地皮我们一人一半。”<br>“呵呵,一半?我完全有本事全部买下来,干嘛要分你一半。”<br>金发男人眯起眼,冷笑道:“想吃独食?有这么大的胃口吗?”“好的东西吃多少都行,这个不劳朴总费心。”<br>朴总?姜小米心下一惊,难怪一进来就觉得这个男人眼熟。<br>他是鼎鼎有名的东亚集团董事长朴世勋?传闻朴世勋跟娄天钦的财富加起来足以买下整个欧亚大陆,但是,据说两人是死对头,怎么突然又坐在一起谈生意呢?“所以,我今天算是白跑一趟了?”朴世勋冷笑。<br>“这倒不是,请你过来,是想送份大礼给你,还望朴总笑纳。”<br>说完,娄天钦拍了拍手。<br>没一会儿,包厢另一侧门扉被打开,两名保镖压着一个女人跌跌撞撞的进来,她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姜小米顿时呆住了。<br>“呜呜呜……”女人被推倒在地上,双腿无力的蜷曲着,关节位置隆起一块好大的包,颜色发紫,她想爬到朴世勋身边,可惜她办不到——因为腿断了。<br>朴世勋拢了拢衣领,神色淡漠:“她是谁?”<!--nextpage-->第5章 危险的男人(1)
“这个女人在我的公司当了九年的秘书,一直勤勤恳恳,不晓得最近怎么了,突然开始吃里爬外了。”<br>“你的人吃里爬外,关我什么事?”“也不能这么说,朴总家大业大,公司人员复杂,若是管理不善,也出现一个吃里爬外的人,那就不好收场了。”<br>娄天钦不知是提醒,还是警告,他示意保镖将女人拉到朴世勋面前:“今天我就送朴总一个叛徒,用来提醒朴总,筛选员工的时候记得擦亮眼,省的闹出笑话划不来。”<br>姜小米发现女人嘴巴里被塞了布,支支吾吾根本说不出话来,眼睛一直直勾勾的望着金发男人,拼命的摇着头。<br>姜小米后背的汗毛嗖得一下全都竖起来了。<br>她大概是搞明白了,这个女人应该是金发男人送到娄天钦公司的卧底,被发现了……娄天钦递过去一个眼神,保镖立刻明白了,大步上前将女人从地上拖拽起来,继续拉回隔壁房间。<br>“过来,把这儿擦干净。”<br>娄天钦冷冷的命令道。<br>姜小米吓得魂都快散了,按捺住想拔腿逃离的念头,颤抖的伸出手,用带着酒气的麻布盖住那块地方。<br>“不用怕,她死不了。”<br>娄天钦仿佛看出了她的担忧,居然破天荒的解释给她听,不过紧随其后的一句,叫人不寒而栗:“只是永远不能说话了。”<br>朴世勋冷眼瞧着,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我还有事,不奉陪了。”<br>这回娄天钦没有<!--nextpage-->第5章 危险的男人(2)
挽留,任由对方离去。<br>随着朴世勋的离开,伴舞的舞娘也被保镖领走,整个包房就只剩下姜小米跟娄天钦两个人。<br>姜小米暂时把那个女人的惨况从脑海里剔除,开始认认真真的擦地板,刚擦到一半,头顶忽然落下了一道暗影。<br>娄天钦竟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她的背后,他身材高大,目测有一米九,在他的笼罩下,根本看不到蹲在地上的女孩。<br>“还需要擦什么吗?”姜小米弱弱的问。<br>锐利的视线在她身上轻轻一跳,跟着吝啬的收回。<br>“擦的挺干净,以后还找你。”<br>他留下这句意味不明的话语,转身大步离去。<br>随着脚步声渐远,姜小米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主管进来看见她还在擦地,连忙把她拉起来:“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娄先生还是第一次夸奖我们的服务生呢。”<br>是吗?要那个男人夸奖不如让她死了算了。<br>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娄天钦光顾这家会所,哪怕姜小米今天休息,主管也会把她叫过去,一来二去,姜小米也算是会所的一名红牌服务人员了。<br>再经过无数次的尝试下,姜小米的计划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br>当觉得已经天衣无缝了之后,姜小米默默地等待着娄天钦的再次光临。<br>这一天,娄天钦在另外的豪华包厢里开庆功宴,姜小米照旧过去送酒水跟水果之类的东西,保镖似乎对她已经放下了戒心,并不像之前那样严密的盘查。<br><!--nextpage-->第6章 被绑架了(1)
“开酒。”<br>“是。”<br>这是她暗中练习了无数次的动作,在开酒的过程中,将那颗足以让人晕睡的药丸扔进窄小的瓶口,然后剧烈晃动瓶身,利用泡沫掩盖药丸的痕迹。<br>做好这一切之后,姜小末耐心的等待药效发作,因为是庆功宴,在场的都是旗下公司的高层主管,大家争先恐后的敬酒,说着一些光面堂皇的场面话。<br>娄天钦并没有多大兴趣,他只是带着一种欣赏的姿态,看这些人为了讨好自己而丑态百出。<br>姜小米带着对讲机,眼睛却始终盯着那瓶酒。<br>过了大约半小时,沙发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大堆人,娄天钦虽然有些疑惑,但他绝对不会想到一个服务生会对自己做什么,他冲姜小米招招手:“过来……”别人都已经倒下了,他却……早知道他这么耐抗,就该多加几颗的,翻了个白眼,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搀扶醉酒的男人。<br>原以为会闻到恶心的酒味,没想到凑近后,竟然是一股令人着迷的草木香气——她当然不可能因为男人身上的香水味就对他产生好感。<br>“娄先生,要不要……”“扶我去洗手间。”<br>“啊?”这个人渣不会让她去男厕所吧?正犹豫着要不要喊保镖进来时,娄天钦锐眼一眯,似乎想到了什么:“我们好像见过?”姜小米大惊:“你……你看错了吧?”完了,这家伙该不会看出什么来了吧?娄天钦端着臂膀审视着她,忽然,他仿佛想到了一丝线索,就在他<!--nextpage-->第6章 被绑架了(2)
即将说出答案的那一刻,眼前顿时一黑……噗通……沉重的身体毫无预警的栽在了姜小米脚下。<br>她连忙将音乐声开到最大,然后把事先录好的录音笔拿出来,放在靠近话筒的位置,营造出所有人都清醒着的状态。<br>然后姜小米镇定自若的从包厢走出来:“我去拿推车。”<br>保镖没有做声,示意她快点去。<br>姜小米去而复返,手里推着推车,里头装满了清洁用品,保镖没有盘查,直接放行。<br>进入包厢,姜小米将拖车上的东西全都清理干净,然后拿出吃奶的力气将娄天钦搬上车子。<br>再次出来时,拖车上全都是脏兮兮的麻布,没有人会相信,此时拖车里会躺着他们的老板——娄天钦。<br>……姜小米累死累活才把男人拖到房间,谨防他醒来时反抗,她用结实的牛皮绳拴住对方的四肢,本想封住对方的嘴巴,但想到这里是地下室,隔音效果非常好,便没有这么做。<br>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紧闭的眼眸遮住了平时的冷锐之气,他看起来宛如童话里的王子。<br>姜小米有点不满,她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可不是看他睡觉的。<br>“喂,起来,起来了……”她毫不客气的拍打着男人的脸庞,没一会儿,那张令所有女人倾慕的俊颜上便浮起几道红印子。<br>娄天钦醒来时,双手的禁锢令他陡然意识到不对劲。<br>他试图挣扎,却发现手腕已经出现供血不足的酸麻,一个荒唐的念头冲入脑海。<br>——被绑架了。<br><br><a href='/cp_url.php?source=qiyuexiaoshuo&bookname=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 rel="nofollow">>>>>点击进入搜索【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继续阅读<<<<</a>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