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大明女推官》韩烟段长歌小说大结局章节阅读

小说:大明女推官

主角:韩烟段长歌

作者:沐绾心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一日白寒烟与父白镜悬同游,经过一个矮坡时,便见有新丧下葬,却见那遗孀身穿孝服连声涕哭,她急忙唤了父亲,二人仔细听了一会,白寒烟叹息道:“唉,谋杀亲夫,屡见不鲜。” 白镜悬不明就里,又拗不过女儿,只好派人通知官府把那个哭丧的妇女抓来审问。 那妇女见官做贼心虚,很快就承认了银针刺腹害死丈夫的罪行。 白镜悬惊诧不已,便问女儿道:“何以见得那遗孀是谋杀亲夫?” 白寒烟淡笑道:“因其哭声并无悲伤只有惧怯,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其父大赞,却又懊恼:“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
第十四章 赌约(1)
今夜无月,银河西流而去,星子却熠熠生辉,白寒烟院里的两株梧桐树把枝子伸到墙外,好像是要窥一窥墙外的风景。
白寒烟抱膝坐在门口石阶上,神情有些恍惚,白日祠堂之事仍历历在目。
她只是问了一句,栾鸣的死是不是和成文有关,她怀疑栾鸣死前口中的竹屑和他茶楼的竹筒有关,只是……她没想到成文会回答的那么痛快。
而且是全部认罪,包括他指使澄儿用引蝶香勾引栾鸣,再在茶水里下了迷 药,趁机溺死他,然后花钱买通陈庭宇弃尸,而后一不做二不休,将他也灭口。
一切作案细节,和杀人动机合情合理。
白寒烟本想在问他几个问题,没想到那成文也是个烈性男子,她还没来的及开口,他竟然仰头大笑几声,撞拄而死。
祠堂里的人群从沸腾到安静,又从安静到沸腾,皆时,一切尘埃落定。
段长歌吩咐士兵将尸体拖走,临走时他用扇子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这一切结束了,十日之约就此作废。”
白寒烟却看着地上的血迹怔愣许久,一股怪异和不安油然而生,她隐隐觉得这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成文虽然认罪,但此案仍疑点重重。
当日她在乔初的指引下到鹞子林之时,听见的那诡异的笑声会是谁,梧桐林里李成度引来的那黑衣人真的是成文么,那么在竹林袭击她的又是谁?   最重要的是陈庭宇的双腿被他藏在何处?   而且,栾鸣死的时候是身穿铠甲,如果他要去锦绣茶楼见澄儿的话,不可能不换上普通的衣袍,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如果成文真的因为栾鸣调查锦绣茶楼而下杀手,那么最先死的应该是栾鸣,而不是那个茶侍。
还有那个陈庭宇,所他真是替成文埋尸,为何不等他将尸体埋好,在动手杀了他?   白寒烟抬眼看着苍穹之上的星子,眸中蒙一层云雾,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案子已经破了,你的小命也保住了,为何还闷闷不乐。”
白寒烟耳畔忽然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嗓音低低沉沉的萦绕在她耳边,就像是有人俯身在她的耳边低语一般。
她猛地偏头看去,却见乔初斜倚在院里梧桐树的枝桠上,一身青色衣袍随夜风而荡,手里提着一个酒壶,瞧着白寒烟注视到他,微微提起酒壶坐了一个请酒的姿势,随即饮了一大口,淡白的唇边弯了弯,竟弯出了满足的笑容。
“乔初。”
白寒烟站起身,看着树上的人有些警惕。
“是我。”
乔初从梧桐树上跃了下来,扬袖举步,翩然向她走来,从怀里摸出两盏琉璃杯拈在指间,伸手递给她一个。
白寒烟也不扭捏,抬掌接下,乔初笑着为她斟酒,似漫不 经心道:“韩大人可是有心事?”   白寒烟略略叹息,仰头饮尽酒水,道:“我不相信这个案子就这样终结,成文虽与这个案子有关,但真正的凶手一定是另有其人。”
她这一番话说的斩钉截铁,落下琉璃盏,一撩袍尾便坐在石阶上。
“你既然认定了成文不是凶手,那你有没有想过成文为什么会替人顶罪。”
乔初也弯身坐在她身旁,眸心蕴着浅浅笑意,面容颇为如沐春风。
白寒烟却怔住,她的确没有想过这点,向成文这样心狠手辣的人,连自己的哥哥都忍心杀害,又为何甘愿这般屈辱而死,而且他宁可撞柱而死,也要替人背负杀人的罪名,这其中实情的确耐人寻味。
“难道他受控于人?”白寒烟掂量片刻,揣测着:“又或者,茶楼背后的黑手根本就不是他。”
“看来,你心中有怀疑的人了?”乔初眉眼不动,纤长有力的手指摇着琉璃盏,对她轻轻笑道。
“的确有一人值得怀疑。”
白寒烟眼睛微眯了下,低眸看着乔初,忽而勾唇道:“乔大哥,你可是也有怀疑的人选?”   乔初挑了挑眉建议道:“不如你我同时说出所怀疑的人的名字,看看我二人是否心有灵犀?”   白寒烟唇际漾出一抹微笑:“好。”
二人同时开口:   “陈思宇。”
“军医挽儿。”
白寒烟一愣,问道:“乔大哥何以认为挽儿会是凶手。”
乔初落下手中的酒壶,蜷起手指,轻轻叩了叩灰石台阶,低沉着声音道:“几日前我跟踪过成文,他曾独自去过城东非常偏远的土凹里,那里落着一户人家,围墙高耸,夜里我曾暗中查探过,庭院内有人严密的把守,原来是在后院种植了一大片罂栗花,而那晚,我还发现了一个秘密。”

1 2 3 4 5 6 7 8 9 10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