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倾城娘子休要逃》花缅姬云野小说全集_章节阅读

小说:倾城娘子休要逃
主角:花缅姬云野
作者:花在雨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他说:“你我从今往后共牢而食,合卺而饮,你便是我的结发之妻。” 他说:“终有一日我会让你重回我身边。” 他说:“江山和你,我全都要。” 他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那些经历过的人,那些真心说过的话,终是淹没在时光的长河中,再也无迹可寻。然而总有一些微疼的甜蜜会烙进灵魂深处,周而复始地上演。 她说:“他们全都不守信用。” 他说:“还有我,一直在,永远在,哪怕上穷碧落下至黄泉也会不离不弃。你可愿意跟我走?” 他还说:“千眼菩提都快开花了,你还没有想起我吗?” ----------- 这是一个关于轮回、穿越与重生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们因缘际会于一个叫做中土大陆的时空,上演着一场场或甜蜜或虐心的爱恨纠葛。 究竟花落谁家?或许你猜中了前头,却猜不中最终的结局…… 女主聪慧可人,美丽善良。男主各具特色,个个强大。大宠小虐,保证质量,欢迎跳坑。
第011章 种猪(1)
晨光融融透过纱幔铺了满床。
床上支颐侧躺的男子俊美无俦,他一瞬不瞬看着身边仍在沉睡的女子,这副安然恬静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花缅在梦中总感觉有一道灼热的目光在盯着自己,她不由蹙起了眉头。
然而,当睁开眼睛和一双勾魂的桃花眼对上时,她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情景着实诡异,她脑中纷乱如麻,一时理不清头绪。
她只记得自己昨日喝了不少酒,然后梦到了一个谪仙般的男子,而且他们似乎做了些什么。
可现在,这个人就在自己眼前,那么这是不是说明,昨夜所发生的一切根本就不是一场梦?   这个认知让花缅背脊一阵发凉,她慌乱地掀开软被向里看去。
当看清自己寸缕不着时,她只觉“轰”的一声整个世界都仿佛在一瞬之间坍塌了。
说不上是羞是怒还是绝望,她扬手重重挥下:“你混蛋!”   皓腕被男子的大手制住,他邪魅一笑:“怎么,办完事就不认账了?奴家可是把清白都给了你了。
你说过奴家以后就是你的人了呢,可不能言而无信哟。”
花缅完全无视他那甜腻得让人骨头都酥了的语调,亦无暇思考他是否还有清白,只从他的话语中得知了一个信息:她的清白果然被眼前这个淫贼给毁了!   她扑上去悲愤欲绝地捶打他,泪流满面地诅咒他,把所有的坏情绪悉数发泄在他身上。
男子也不阻止,只静静凝视着她,任由她肆意施为,直到她力竭哭晕在他怀中。
他轻轻搂着她,眼中溢满了疼惜,低低叹道:“若我当真要了你,你该会恨我入骨吧?”   花缅再次醒来时,衣衫已被穿戴齐整。
她恨恨地看着窗前负手而立的男子,即便他身姿挺拔,玉树临风,此刻在她眼中也不过是个趁人之危的衣冠禽.兽。
男子似是知道她已醒来,转头望了过来。
见她一副恨不得杀了自己的模样,他弯唇笑起,动听的嗓音缓缓自那性.感的薄唇吐出:“既然已是我的人了,不如嫁给我如何?”   花缅讥诮道:“我就是一辈子不嫁,也不会嫁给你。”
“哦?”男子颇有兴味地道,“怪我夺了你的清白?”   见花缅并不回话而只是咬牙切齿地瞪着自己,他叹了一声道:“明明是你招惹的我,反倒成了我的不是。
你可知道,若你碰到的不是我,你的清白便真的被毁了。”
花缅不由错愕,什么意思?难道……   男子将目光转向窗外,幽幽道:“以后切莫再如此任性了。”
语毕方觉这话似乎说得奇怪,他什么时候竟已将她当作了自己的所有物?   短暂的惊愕过后,心中没来由地生出一阵喜悦,花缅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的男子。
世间有如此风姿者可谓屈指可数,而这样的人必定逃不过朗夜阁的耳目。
脑中清明后,自然容易灵感乍现。
当眼前的身影与朗夜阁的一幅画像渐渐重合,花缅心下一惊,不由将他细细打量起来。
没错,的确是南秀皇帝裴恭措,当世绝色美男之一。
花缅为姬云野夺天下而自小筹谋,暗中创设情报机构朗夜阁,在各国设有暗桩,收集了大量秘闻和内幕消息。
其中有一些是关于裴恭措的。
裴恭措登基前色.诱圣宠正隆的淑妃温仪贞,后利用她勾.引太子,引先帝捉奸在床,使得先帝怒废太子并因此一病不起,不久便一命呜呼。
裴恭措如愿继承了帝位。
传言裴恭措后宫佳丽不多,却个个背景不俗,他雨露均沾,将后宫和朝堂经营得风生水起。
如今见到本尊,却又感觉似有哪里不同。
再过半月便是成昭帝四十寿辰,过不了多久便会有各国使臣来贺。
作为南秀皇帝,裴恭措被朝中那些老臣因立后一事吵得头疼,便提前来到东离躲清净,不料到了帝都燕州却颇有收获,遇见了一个甚为有趣的女子。
宫墙外初见,她从墙内飞身而下,身轻如燕,起身后飞快离去,却被他注意到了她抬手抹泪的小动作。
他不是容易对人一见钟情的人,却情不自禁地想知道她的去处,于是便见识了她是如何潇洒漂亮地赢了银子又见好就收全身而退的。
随后她进了美衣苑,出来后却改头换面,由一个娇俏美人变成了英姿飒爽的俊秀男儿。
然后——她竟然去了青.楼。
这更勾起了他的探知欲,于是扮作小倌想要戏弄她一番,谁知,一不小心就丢了自己的心。
见她在得知自己仍然清白时转悲为喜,他叹了一声道:“不知你来时可注意到这院中的木槿花。
它们看似姹紫嫣红,开得热闹,实则朝开暮落,而每一次的凋落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
花缅先是愕然,细细思索后又有些恍然,她故作不懂道:“此话何意?”   裴恭措却将问题抛了回去:“你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我话中所指。”
花缅自然知道他的用意,直截了当道:“你可知这木槿花的花语?”   裴恭措不解地看向她。
她勾唇笑道:“温柔的坚持。”
话落,笑

1 2 3 4 5 6 7 8 9 10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