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替身女配她是真大佬(阿紫封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阿紫封禹)团宠替身女配她是真大佬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阿紫封禹)

阿紫封禹是古代言情小说《团宠替身女配她是真大佬》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饺子大人”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你这种人怎么还赖在凤鸣山,人家梦曼师姐已经回来了,你麻溜滚蛋!”一道尖利的女声差点让阿紫耳膜穿孔等到阿紫定睛一看,眼前赫然是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只是两人的表情不一,都不是什么好脸色就对了“清晚,别生气了,和这种人犯不着,本来也是掌门心善收留,现在正主回来了,早晚也得走......”正在懵逼的阿紫意识终于回神她这是掉到水里了?她本是天上一颗无忧无虑的神草,正在看着一本名叫《第一温柔...

“饺子大人”的《团宠替身女配她是真大佬》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而一些被阿紫救助过的弟子则是一脸怀疑,并没有表态,只是纷纷向自己的师门长老诉说秘境内发生的事情。刚出来的阿紫立刻被数道愤怒的目光锁定。“师妹,师妹你终于出来了,还不快来向剑宗长老请罪。”梦曼生怕阿紫逃跑,连忙朝着阿紫喊道...

第7章 神助攻!阿紫喜提仙女称号 阅读最新章节

从秘境归来的众人对于梦曼的动作纷纷不解,在场的各位都是因为阿紫才捡回了一条性命,这个师姐所说是为哪般?

“千错万错都是我们教导无方,未能及时察觉门派弟子与毒宗勾结,当日我们被毒瘴所困阿紫师妹将众人救下后拒绝和我们同行与白颂师兄等人结伴,可我亲眼看见白颂重伤昏迷而阿紫不见所踪,怕是阿紫做了什么错事,特来向长老请罪。”梦曼说着往天上放了一个小球球,画面里赫然是清河等人对着昏迷的白颂一脸担忧。

大长老看着留影球里的画面,瞳孔张大嘴巴微张,他和剑宗掌门是亲生兄弟,自然知道自己的掌门哥哥有多疼爱这个弟子,此时留影球里白颂那气若游丝的模样让他大为愤怒。

“谁是阿紫,好大的胆子,竟敢伤我剑宗弟子!”剑宗尤为护短,曾经一个外出历练的小弟子被一个小门派欺负,剑宗的人提着重剑就去把人家整个门派都端了,此时的场景让所有剑宗弟子的愤怒值全都拉满。而一些被阿紫救助过的弟子则是一脸怀疑,并没有表态,只是纷纷向自己的师门长老诉说秘境内发生的事情。

刚出来的阿紫立刻被数道愤怒的目光锁定。

“师妹,师妹你终于出来了,还不快来向剑宗长老请罪。”梦曼生怕阿紫逃跑,连忙朝着阿紫喊道。剑宗长老直接飞到阿紫面前:“说,你把白颂怎么了。”

阿紫脑袋一转就明白了了梦曼的用意,她轻声开口道:“不知长老所言何事?”

“师妹,你快向长老说实话,只要求得长老原谅,洗去那毒宗的炼药天赋,凤鸣派上下还是会接纳你的。”梦曼的声音充满哀切,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的在为阿紫考虑,只是经历过秘境险境的众人总觉得这番话怪怪的,梦曼师姐好像一直在可以引导他们对阿紫对立。而叶黎川也很费解,阿紫和毒宗有勾结不是他和曼曼的猜想吗?怎么曼曼直接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这对师门来说也是不好的吧。

“师姐怎么会说我与毒宗勾结,我之前明明一直都呆在凤鸣派从未踏出山门一步,如果我要真的从毒宗学来的炼药,那你的意思是说凤鸣派已经被毒宗的人渗透了吗?”阿紫的语气不卑不亢,听不出任何情绪,平时的阿紫可以嘻嘻哈哈,但是对于正经事她是很严肃的,而且这个梦曼胡说八道的能力可谓是一流,白的都能编成黑的,不是说女主是白莲花吗,起码的善良要装一装的吧,怎么剧情现在都开始崩坏了吗?

“阿紫师妹怎么能这么说,掌门是好心将你收留,而你之前的过往谁又能知道。”

“这位师姐未必也太咄咄逼人了吧,我们在秘境里差点丧命都是拜阿紫师妹所救,如果阿紫师妹要暗害白颂师兄,为何又要救他呢。”说话的是之前受过阿紫恩惠的一名小弟子,在他眼里,那场劫难阿紫师妹本可以置身事外,但是她却救了所有,而且他清楚的记得阿紫炼制丹药的药材还是白颂师兄提供的。

梦曼突然有些心慌,太着急想要陷害阿紫,但是却忘了当时白颂还为她提供了丹药。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她脑子里又有了办法:“我不知道阿紫师妹所图为何,但是你们看她手上的戒指是不是白颂师兄的!”梦曼指着阿紫的戒指,这和戒指有一丝佛气,想必一定是白颂的,只要证实,那这就是一出夺宝杀人。梦曼这样想着,很快她的猜想得以应验。

“阿弥陀佛,这确实是佛宗掌门送给白颂的拜师礼。”带队的佛宗长老开口解释道,白颂是他们佛宗看好的弟子,遭此噩运实在不幸,佛宗心善但却不好惹,惹上佛宗弟子,那休怪佛宗手下无情。佛宗长老的话无疑坐实了梦曼所言,更加断定了阿紫是夺宝杀人,再加上本就有众多的弟子看见阿紫和白颂等剑宗弟子同行,而留影球里却只有白颂重伤和剑宗弟子的画面,阿紫夺宝杀人的行径迅速在众弟子中间传播开。

“阿紫师妹竟然为了夺宝而伤害白颂师兄,真是门派不幸啊。”

“对啊,我还对她千恩万谢,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就该被逐出门派,任何门派不得收留。”

“我觉得阿紫师妹不像是这种人,这中间可能有误会。”

“对啊,你们别忘了是阿紫师妹救了你们。”

......

各个门派的弟子众说纷纭,有支持阿紫的也有提议一命偿一命的。阿紫终于懂得了什么叫人言可畏。

“阿紫师妹大错已铸,凤鸣派难辞其咎,先将阿紫交给贵宗处置,凤鸣派上下绝无丝毫怨言。”梦曼对着剑宗佛宗长老拱手,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凤鸣派的弟子闻言有些不知所措,他们才刚刚接受阿紫师妹,转眼阿紫师妹就成了凤鸣派的罪人,这个落差让众人心中五味杂陈。

“梦曼师姐才是真的大义,实属我辈弟子表率。”

“梦曼师姐格局太大了。”

“梦曼师姐也是为了门派,出了这种弟子,对于门派声誉影响可大了。”

......

一番恭维的声音听得梦曼很受用,阿紫仿佛看到那女主光环又开始辉煌起来。越来越多的声音让梦曼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是片刻她就听见了她这辈子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我倒是不知道,原来我在你们眼里已经死了。”白颂带着剑宗弟子缓缓从秘境飘出,倒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意味。阿紫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她就想看看这个白颂要看戏要什么时候,这些人也是,难道就没有看见秘境出口那个锃光瓦亮的脑门吗?

白颂:......剑来!

白颂收到了阿紫的目光,竟然有些忐忑,阿紫该不会觉得他来太晚了吧,主要是这场戏太多精彩了,他还向看看梦曼能说出个什么。

“你......你......你没死?”梦曼震惊开口,差点跪倒在地,怎么可能,中了阴阙果粉毒不死也残,可白颂这神采奕奕的模样哪里像是受伤的样子。

“怎么,我没死你很失望吗?”白颂悠然开口,语气里带着戏谑,他走向剑宗佛宗长老报了声平安,也将秘境里发生的事情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原本怒气冲冲的剑宗大厂老看向阿紫的目光逐渐变得慈爱,这水灵灵的小姑娘要是在剑宗就好了。

白颂:......师傅啊,不止是女人,男人变脸也快啊!

而佛宗长老就比较稳重,表情没有太大的起伏,只是将一个储物袋赠与阿紫。剑宗大长老脸色一变,心中暗骂老秃驴就你会来事,随即也从身上掏出一个储物袋递给阿紫。其他门派看到这番模样,纷纷都搞清楚了状况,再加上之前弟子们说阿紫救了他们,连忙上前好一番夸赞。既是炼药天才又和剑宗佛宗关系较好,可以笼络。

梦曼看着场上局势瞬间逆转,气得脸色铁青,偏偏此时还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原来事情竟然是这样,梦曼师姐颠倒黑白的能力可不是一星半点哦。”说话的人正是蓝依,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在默默观察,此时找准机会就要捅梦曼一刀。

“对啊,阿紫师妹人这么好,救了人还要被人诬陷,梦曼师姐不应该道歉才是吗?”

“对啊,道歉道歉!”

“不止道歉吧,刚才要是白颂师兄没有及时出来,阿紫师妹都要被剑宗佛宗处理了,小命都保不住。”

......

梦曼听着众人的指责只觉得头皮发麻,她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可现在如果她不道歉的话,恐难服众,但是向阿紫道歉她实在拉不下那个面子。阿紫倒有些期待梦曼还能做出什么事情,其实她脑子里还有个更坏的想法,她大可以站出来用梦曼的套路虚情假意一番“师姐也是不小心误会了师姐没有什么坏心思事情解释清楚就好了我不会怪师姐的”......但她才不会,她可不是任人欺负的小白花,更不想做白莲花。

“阿紫师妹,是师姐不对,师姐也是不小心误会了,师姐没有恶意的,现在事情解释清楚就好了,请你原谅是师姐好吗?”

阿紫:......好家伙,这台词都不带修改的吗?

看来治白莲花还必须要更白莲花一点才行:“师姐言重了,我怎么会怪师姐呢,我只是被人误会而已,师姐可是为了门派声誉着想呢。”阿紫语气有点哽咽,她记得有个话本子里有这样一句台词“你只是失去了一条腿,可她却失去了爱情。”这句台词放在这里简直不要太合适,暗讽意味拉满,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

在场的弟子为阿紫狠狠的共情了一把,纷纷为阿紫说话,还将阿紫称为阿紫仙女,梦曼听完更是气得咬碎了一口银牙。最后还是天台宗大长老出来主持打圆场,结束历练。众弟子纷纷要求阿紫前去他们的门派做客,但都被阿紫婉拒,阿紫和白颂等人告别。

“阿紫师妹,你师姐如此蛮横,你跟着他们回去不会有事吗?”白颂想了半天忧心开口。阿紫摇了摇头说没事,梦曼最爱维护活菩萨人设,她会拾掇别人对她群起而攻之,但是绝对不会自己出手,而且阿紫觉得自己是天上的神草,万毒不侵,明的梦曼不敢来,暗地里使阴招也不怕。况且现在自己还有龙傲天这位大神在呢,有危险也不怕。

可虽然阿紫嘴上说着不怕,但白颂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忧,他拿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这是梵天舍利,是掌门师傅给我的护体宝物,你且拿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白颂神情严肃,阿紫本想推脱这么珍贵的宝物她也不能要啊,可实在拗不过白颂,她告诉白颂这个梵天舍利就先放在她这里,等她从凤鸣派脱离去人间当女侠了再还给他。白颂笑着应下,许下以后再见面的承诺。

阿紫和白颂等人又絮叨了几句,随后跟着叶黎川回凤鸣派,等到回去后阿紫就要想办法脱离凤鸣派,她懒得和女主交锋,她已经迫不及待想去行走江湖了,但是隐约间阿紫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乐天派的阿紫没当回事,殊不知就是这份大意,让她差点命丧凤鸣山。

回程的路上,叶黎川始终没有言语,甚至在刚才梦曼被众人围攻他也罕见的没有出手,因为他感觉刚才的梦曼好陌生,他感觉梦曼好像是故意的,好像故意要让阿紫......去死?这还是那个善良的曼曼吗?她为什么对阿紫有这么深的敌意,难道这三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他的心思有点乱,理智上他还是愿意相信曼曼还是他记忆中的善良的小姑娘,但是现在的曼曼真的好陌生。

而这边的梦曼也难得的没有开口,整个人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凤鸣派的弟子们大气都不敢出。出于一些对阿紫的愧疚他们想上前搭话,但是他们敏锐的感觉到了梦曼师姐对阿紫的敌意,众人也不敢忤逆师姐,整个队伍气氛异常低迷。

终于到山门了,只见山门前掌门带领着所有凤鸣派弟子正一脸热切的等着历练的弟子们归来。杨志伟满脸笑意,他第一眼就看见他最喜欢的弟子梦曼,看样子都没有受伤,果然有叶黎川的保护就是好。

杨志伟为何如此关爱梦曼,因为梦曼是他的亲生女儿,修者本身就极难有子嗣,梦曼的娘也是因为生梦曼难产而死,所以梦曼被杨志伟视若珍宝,害怕有人非议,他将梦曼收为弟子,明面上梦曼是他最喜爱的弟子,背地里将一切的关爱都给了梦曼。天知道当得知梦曼失踪时他有多疯狂,所以才会将阿紫视为梦曼的替身,留在凤鸣派多年。

“师傅!”梦曼一见到杨志伟眼泪就流了出来,扑到他的怀里就是一顿哭,杨志伟懵懂之余也升起一股怒气,是谁敢惹他的宝贝女......徒儿。梦曼擦了擦眼泪,眼神在阿紫身上游走,杨志伟大怒,定是这个野丫头惹他的梦曼伤心,他抬手就是一掌轰响晴紫,众人根本来不及阻止。合体期的一掌威力有多大,不用多想,晴紫只是一个筑基期小修士,这一掌下去定是凶多吉少。

“噗。”阿紫看着掌风袭来,合体期的一掌她根本无法躲闪,生生挨了一掌,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这老贼,不讲武德。这是阿紫脑子里的最后想法随后就晕了过去。

天界

一颗小草流出了几滴鲜血,滴在宣纸上和墨汁融为一体。执笔的那人猛然抬头,手中的毛笔瞬间化为粉末,一股滔天的怒意弥漫天界。

“谁敢动她!”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