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竹尊萧瑟楼城(我的怪盗生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月竹尊萧瑟楼城)我的怪盗生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月竹尊萧瑟楼城)

热门小说《我的怪盗生活》是作者“萧瑟楼城”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月竹尊萧瑟楼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月竹夜带着三人去了一家老店,点了四碗拉面在等面的时候月竹夜单独带着新岛冴去外面买喝的月竹夜带着微笑看着新岛冴“冴酱,你知道为什么我叫你们来吗?”新岛冴听到月竹夜的话摇了摇头,她并不知道为什么月竹家的夫人叫她们来干什么,她们的交情也仅仅是月竹家的小少爷是和自己妹妹是同学“嗯?这个...不知道,我听我父亲说你有事要跟我说,但具体什么事父亲并没有说”月竹夜轻点了下头看着自动贩卖机缓慢的说道“我和...

穿越重生小说《我的怪盗生活》是由作者“萧瑟楼城”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月竹尊萧瑟楼城,其中内容精彩片段:下车后,月竹尊瞬间就引起了媒体的注意,要知道月竹家目前的地位在他们国民中还是有很大关注度的。如今月竹家社长和夫人都没出来,所有人也都猜到是他们死了,而现在月竹家的小少爷出来也让他们确信了这一消息的属实!媒体直接一股脑地朝着月竹尊冲了过来,丝毫不在意月竹尊是不是一个6岁的孩子,也不在意是不是刚失去父母...

第4章 葬礼 阅读最新章节

等到了公司门口却发现已经被媒体的人堵得水泄不通,一些员工甚至还为此受了伤,而那些记者却丝毫不在意,为了热度受伤而已又不是死人。

月竹尊皱起了眉头“啧…麻烦了,晋弥等会儿他们问我什么问题你都不能生气,我来处理。”

“但是...少爷,我知道了。”

榊晋弥本想反驳,但看着月竹尊那带有一丝威严的眼神,便收起了这个想法。

下车后,月竹尊瞬间就引起了媒体的注意,要知道月竹家目前的地位在他们国民中还是有很大关注度的。

如今月竹家社长和夫人都没出来,所有人也都猜到是他们死了,而现在月竹家的小少爷出来也让他们确信了这一消息的属实!

媒体直接一股脑地朝着月竹尊冲了过来,丝毫不在意月竹尊是不是一个6岁的孩子,也不在意是不是刚失去父母的孩子,他们只是为了第一手消息与热度。

“こんにちは、我是铃木报刊的记者,请问你对父母的死亡怎么看?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月竹尊轻皱了下眉头看着那个记者回道“你想让一位6岁的孩子回答这种问题吗?”

“你父母是因为生活不检点被刺杀的吗?”

月竹尊轻哼了一声“我父母没有让人杀害的理由!好了下一位!”

“等等…请问”

“我说了下一位。”

另一位记者问道。

“你对月竹社长车辆爆炸怎么看?”

月竹尊摇了摇头“不知道,等待刑警的调查结果。”

这时有一个男记者显然对月竹尊的回答非常不满打算冲到面前来问。

榊晋弥见状站在月竹尊面前,抓住了那个要靠近月竹尊的男记者,随即抓住男记者一个过肩摔摔倒在地!

“你僭越了,如果有人再过来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被摔倒的男记者大喊道

“你别以为这样对我会有好下场,这一切我都会‘如实’报道出去的!”

月竹尊走到榊晋弥旁边看了一眼他麦克风上的摄影机,轻蔑地笑了笑。

这家媒体他知道父亲曾经给他看过资料,是个喜欢造谣跟扭曲事实的媒体,但对他没用,他们这家媒体的污点都存在自己家的保险箱里。

“你以为月竹家暂时没了家主,就是你们可以招惹的吗?”

“你…”本想继续放狠话的记者,但想到自家报社的实力还是忍了下来。

“晋弥放开他吧,对了,回去记得洗手,不要将污渍带回家中。”

榊晋弥听到后直接松开了手,拿出手绢擦了擦手道“我知道了,少爷。”

月竹尊轻拍了下榊晋弥的腿后走向前冷着脸道“你们想挖掘新闻爆点可以,但别给别人添麻烦,受伤的员工受伤诊断单,我会给你们寄过去的。”

“晋弥清场!”

然而这话那些记者们听到只想笑,我居然被6岁的小孩威胁了,你敢信?

月竹尊平淡的眼神扫了一遍这些憋笑并未离去的记者平淡地说道“晋弥,把这些报社记下,有时间找他们老板好好聊聊,毕竟没有继续经营的必要了。”

榊晋弥微微鞠躬

“是,我知道了,我会记住的。”

月竹尊轻点了下头后朝着公司走去,最后那些直播的人也仅仅拍到了这个小小的背影。

新岛家

新岛冴带着一丝震惊看着电视里的新闻“那孩子...总感觉长大了,也变了好多,该怎么和真说啊。”

新岛冴心情复杂地看着电视上那个小小的背影,总感觉她再也不会见到那个天真散发着阳光般的笑容叫她冴姐姐的尊了。

“怎么了,一脸愁容,因为尊的事吗?”穿着制服的男人带着一丝微笑,但很明显看到一丝疲倦。

新岛冴看着疲惫的父亲疑惑地问道“爸爸你没去调查吗?伯父伯母的死很明显有隐情的!”

对于自己女儿的话男人只是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但是上层把我踢出调查了。”

新岛冴皱起眉头“这是为什么?”

“恐怕上层也有那一方的人吧。”

男人说的语气十分平淡,但他也很不甘心,自己的朋友死了,他却没办法将犯人抓进牢里!

而且他也很生气,这两个人很明显是知道的,但却十分平静的慷慨赴死了!他真的很想问问你们打算让一个仅6岁就失去父母的尊怎么办?

新岛冴眼睛轻微的颤抖“原来夜伯母说的是对的,不是任何人要他们的命而是这个腐烂的霓虹。”

男人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就先别跟真说了,她喜欢尊这件事我还是知道的。”

新岛冴点了点头“我去上学了。”

幼儿园的新岛真看着旁边的位置始终没人心里疑惑地想‘尊怎么还没来?’

而现在月竹尊看到这帮老狐狸的脸就想吐,最后月竹尊直接把这件事解决方法交给了榊晋弥解决。

而他则是在外面等,他就算用脚想也知道,恐怕会丢下一些产业以及部分白道的信任,至于那些黑道,他心里清楚得很,他们讲的是情义,但是上一辈的情义,这一辈得需要他重新打理了。

月竹尊在外面等的无聊就随便到处走了走,随后走到了月竹雨的办公室门口,沉默了一下后推门走了进去。

布置还是原来那样,月竹尊坐到以前月竹雨坐到位置上打开了电脑。

没多久电脑就打开了,输入密码进入了电脑的另一套系统。上面的文件全部出现在他的眼前,公司的所有情报都放在了里面,月竹尊看着上面的情报并把这些都记在了脑子里,解决方案在脑子里多的是,但他心烦的看都不想看,随后关上了电脑。

这地方以后就是他的办公室了...

月竹宅

月竹春起床后发现家里就只有女仆了,自己的哥哥跟晋弥都不在。

月竹春看向旁边的星野羽泉道“哥哥跟晋弥呢?”

“这个...少爷和晋弥先生去送出差的老爷和夫人了。”

星野羽泉嘴角微微地颤抖,她现在只能对大小姐撒谎了。并且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不要被注意到。

月竹春稍微有些不满地说道“哦,好吧,尊哥哥也真是的,送夜妈妈和雨爸爸也不叫上我。”

这时我妻羽鹤笑着说道“对了,晋弥先生已经为您和少爷请好假了。”

“唉?请假了吗?唔...好吧。”月竹春总感觉有什么事情不太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月竹春打算去看电视,但还没打开星野缘浅就说道“小姐我们今天玩游戏吧。”

月竹春歪了下头“游戏?嗯~可是...夜妈妈说不让我玩太久的游戏。”

我妻羽鹤流着冷汗说道“今天没关系的,对吧。”

说完看向了旁边的同事,再不说话老娘就瞒不住了!

这时星野缘浅她们点了点头异口同声道“对对,今天不在大小姐可以玩游戏。”

“好吧。”

月竹春总觉得有点奇怪,平常羽鹤姐姐她们可不会说玩游戏这件事,更何况自己哥哥也不在,但能玩游戏也没什么不好。

月竹春瞬间把怀疑的事忘在了脑后,去开开心心地玩游戏了。

我妻羽鹤她们看到月竹春去玩游戏了,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名警察刚走进来,就被星野缘梦眼疾手快地抓住手,捂住了嘴,宫野星逐直接拿出绳子把这名警察绑了起来吗,星野缘梦抓起绳子把他扔出了门外,行动堪称行云流水。

“唔!!!”

这名警察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他只是过来调查一下为什么他会被捆绑起来?还被扔了出去!?而且太快了吧!你们真的是女仆?

月竹春抬头看向我妻羽鹤道“我好像看到了警察叔叔进家里。”

我妻羽鹤带着微笑道“是大小姐的错觉,家里并没有人来哦。”同时隐晦地向他们两个打了个手势。让其将警察拖走。

“是吗?”月竹春半信半疑地低下头继续玩着游戏。

而刚才打完手势的我妻羽鹤收起笑容示意了下绑着警察的星野缘梦。

‘收到!这就把他带走!’

绑着警察的星野缘梦打着手势,随后将身下的警察带走了。

月竹宅外的一百米处,星野缘梦见这里是大小姐的视野盲区,就把警察松绑了,她非常不满地说道

“你们通知消息不会去公司吗?现在家里就只有我们这些女仆和大小姐。大小姐还这么小让她知道了怎么办呀!”

警察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是我们的疏忽,还真是抱歉,我叫长谷川善吉,你的名字是?”

星野缘梦轻声地说道“星野缘梦,月竹家的女仆。”

长谷川善吉见状询问道“这个...星野小姐关于这家主人你怎么想?”

星野缘梦眉头一抬看向长谷川善吉“询问?你找错人了,我没义务让你询问,另外别让其他刑警来到这里!”说完转身就走了。

长谷川善吉挠了挠头“这...还真是脾气不好的女仆呢。”

星野缘梦回到月竹宅竖起了个大拇指给我妻羽梦。

我妻羽梦不动声色的轻点了下头,随后转过头坐在月竹春旁边。

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宫野星逐接起了电话。

“你们带着尊和春回老家一趟吧,那边只有他们,我和他们外公不放心。”

宫野星逐听到电话另一方的声音立马恭敬地说道“是,我知道了,老夫人。”

随后电话就挂断了。

公司 月竹雨的办公室

月竹尊看着过来通知他的刑警一脸安慰他的样子只觉得心烦,有那时间不去调查车祸原因来这?

“用不着安慰我,我能去看他们的尸体吗?”月竹尊平静地问道

那名安慰的刑警看着月竹尊平静的脸庞一愣,随后犹犹豫豫地说“我需要请示一下领导。”

月竹尊一脸嫌弃地看着这位刑警“啧,那你们是来干吗的?过来看笑话吗?没看到这里这么忙吗?”

“这个...”他没想到只是过来安慰一下这个小少爷却被这个小少爷骂了一顿还是一脸嫌弃的表情!

36°的体温怎么可以说出这么冰冷的话!

月竹尊看着发愣的刑警心里更烦了“你发什么愣啊?到底!能不能带我去?!我需要的是你的回答而不是你这支支吾吾的语气。”

“是!我这就去请示。”说完就拿着电话出去了。

月竹尊自嘲地笑了笑,这帮人是怕我看到尸体吗?但就算是尸体也是我曾经爱的父母,我怎么可能怕呢...

过了一会榊晋弥走了进来,走到月竹尊身边轻声道

“少爷事情都解决了,因为老爷的遗书就在公司内,所以按照遗书的您是第一继承人所以按照法律您继承了公司和各种事物,但需要少爷您十五岁才行,在我的游说下我暂时接替少爷的位置,而且那些股东说如果还能跟以前一样其余的一些产业不会违约依旧按照老爷和夫人在的时候运行,跟少爷计划没有出入。”

月竹尊轻点了下头“好,我知道了,等会儿去一趟警视厅,去见见父亲和母亲。”

榊晋弥微微鞠躬道“是,少爷。”

月竹尊觉得很奇怪,平常那些股东见到钱就跟十天没吃饭一样,眼睛都发光了,但这次居然这么简单地就决定让他继承总觉得哪里很奇怪。

月竹尊哪里会知道,在月竹雨死之前就把这些股东和产业的老板打理好了。

这时刚才的刑警回来了“那个小少爷可以去见你父母的...遗体了。”

可说是遗体也只是好听点,他们发现的时候被炸的也就剩一个手臂和一些身体组织了,甚至是谁的手臂都不知道。

由于炸弹是藏在车底所以主驾驶和副驾驶直接被炸得只剩个架子了。

月竹尊点了点头,带着榊晋弥走了出去。

外面的乌压压的乌云也在暗示着月竹尊和榊晋弥的心情。

月竹尊看着天空那连阳光的都无法照射进来的乌云心里十分压抑,如果自己是个正常孩子现在应该在哭吧,可他却连悲伤都没有。

榊晋弥看了眼坐在旁边的月竹尊,内心轻叹了口气,很快就到了警视厅,刑警带着两人去了放着遗体的房间。

月竹尊正打算进去的时候被榊晋弥拦住了“少爷我先去吧。”

月竹尊摇了摇头“不必了...迟早都要面对的。”

榊晋弥深呼一口气没说什么,两人进到了里面,台子上只摆着一个烧焦的手臂和一部分身体组织,是谁的连榊晋弥这个最熟悉月竹雨和月竹夜的人都分不清。

月竹尊他很想哭,可他哭不出来,像是被压制住了一样,头脑十分的清晰,他觉得肚子非常的不舒服,于是捂着嘴看向台子上的手臂,终于他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而外面那始终没有降下雨点的天气终于下起了倾盆大雨,仿佛月竹尊的内心一样。

榊晋弥看着表情纠结的月竹尊心里一痛,这件事本应不该发生的,到底是为什么要如此对待少爷!

月竹尊擦了擦嘴走到手臂前,紧紧地攥紧了拳头,带着愤怒的眼神看着手臂,愤怒来得快去得也快,刚产生的愤怒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他有很多话想说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但他知道这件事不能让春知道,绝对!

月竹尊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对着榊晋弥道“晋弥...葬礼...别让春知道。”最终他再也撑不住这压力晕厥了过去。

榊晋弥眼疾手快地抱住了晕倒的月竹尊,随后小声地说道“我知道了,少爷。”

等月竹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榊晋弥的车里。

他躺在后车座不想动,他脑子里非常的乱,他不知道怎么跟春说父母死了,不知道怎么去参加父母的葬礼,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朋友同学,他觉得任何人对他投来同情的目光他都觉得恶心。

榊晋弥站在外面看着下来的大雨轻声道“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吗?”

月竹尊慢慢地爬了起来缓了缓呼吸,打开车窗平静地说道“晋弥,回家确定一下葬礼的事。”

“好的,少爷。”

榊晋弥进入车内启动车辆朝着月竹宅驶去。

到了家发现有一个人站在外面,月竹尊皱了下眉头“这人是谁?”

榊晋弥看着外面的人回应道“是老爷和夫人的专属司机。”

月竹尊冷哼一声“呵,给我好好调查调查他!他跟我父母的死脱不了关系。若真的有关系拿到需要的就解决了他。”

榊晋弥面容严肃地点了点头,驾驶到门口的时候,站在门口的男人立马跑到榊晋弥的车前!

榊晋弥见状直接将车停了下来,榊晋弥摇下车窗看向外面“有事吗?”

男人见车停下来立马说道“我只是过来向小少爷解释这件事与我没关系,我真的不知道车上有炸弹!拜托别让警察抓我!”

月竹尊看着这个自爆的人,内心没有任何波动只是轻声道“晋弥。”

“刚刚还想调查你结果你就自己跳了出来还真是心急呢!”

榊晋弥听到月竹尊叫他,直接下车把男人摔倒在地,然后一掌打晕,打开后备箱把男人扔了进去。

榊晋弥刚回到车里,月竹尊就开口说道

“先把他知道的事让他全吐出来然后扔去警视厅。”

“是,少爷。”

随后驱车去了停车库把里面的男人拽了出来,榊晋弥打开地下室找了个凳子把男人绑在了凳子上。

榊晋弥并不会审问,所以这件事他还要交给宫野星逐才行,毕竟在这些方面她才是专业的。

月竹尊回到家里看着玩着游戏的春轻笑了一下。

宫野星逐走到月竹尊小声地说道“老夫人打电话让少爷您回去一趟,说你们在这里她们不放心。”

月竹尊轻皱了下眉头,这个老夫人他还是知道的,是他的外婆,但他并不想回去,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但自己的外婆的话还是要听的,回去一趟尽快回来好了。

月竹尊轻点了下头“我知道了,后天回去。”

随后走到月竹春旁边笑着说道“春,后天我们去外公外婆家。”

月竹春玩着游戏的手一顿看向自己的哥哥“唉?那学校怎么办?”

月竹尊伸手揉了揉月竹春蓬松的头发“这个吗,我让晋弥去请假,三天后我们就回来了,不会太久的。”

月竹春回过头接着玩游戏,随后想到了出差的雨爸爸和夜妈妈。

“哦~对了,雨爸爸和夜妈妈出差什么时候回来啊?”

月竹尊的手一滞轻声说道“不知道,有可能会很快。”

月竹尊又一次想到了那个停尸房只剩下一个手臂的时候突然有点反胃,他快速转身走向了厕所。

他胃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却不断地干呕,月竹尊感觉已经没有那么想吐的时候擦了擦嘴,缓缓起身看着镜子里平静的自己。

他发誓,他一定会让对他父母下手的人付出代价!

月竹春看着走去厕所的哥哥有点不解,哥哥他在机场没去厕所吗?

这时榊晋弥走了进来走到宫野星逐旁轻声说了几句话后,宫野星逐脸色一变,凝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随后宫野星逐走了出去前往了地下室审问那个司机了。

一时间月竹宅只剩下打游戏的声音了。

月竹尊从厕所里出来后缓了口气“晋弥,给我和春请一个星期的假,三天后去外婆家。”

榊晋弥听到月竹尊的话微微愣了一下

“老夫人?好的,我知道了。”

月竹尊轻点了下头看了眼时间“准备吃午饭吧。”

星野缘梦听到后道“少爷想吃什么?”

月竹尊想了想道“嗯...都可以,我没什么胃口,春想吃什么?”

月竹春放下手柄看向自己的哥哥道“嗯~拉面!”

月竹尊看着自己妹妹可爱的模样嘴角微起“好,就吃拉面吧,缘梦姐做8碗拉面吧,晋弥我们去一下父亲的书房。”

说完转身上楼,去了月竹雨的书房。

过了一会榊晋弥也走了进来,两人确定了下葬礼的事以后榊晋弥走了出去。

而月竹尊坐在月竹雨的位置上发呆了好久,直到星野缘梦过来喊吃饭才缓慢地回过神。

月竹尊从椅子上跳下来走到门口的时候星野缘梦蹲下身子抱住了月竹尊“少爷不要自己一个人背负着,我们是家人,我们都会站在少爷这边的。”

月竹尊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他想哭的意识又被压了下去。

星野缘梦带着微笑站起身“少爷,我们去吃面吧,小姐还在等你呢。”

月竹尊深呼吸了一下后散发笑容道“我们走吧,缘梦姐。”

星野缘梦看着自家少爷微笑的样子,嘴角动了动,搞了半天少爷没听懂我要说什么。

月竹尊当然懂星野缘梦说的是什么,但是他不能软弱,他一直有这种预感,有人在盯着他,盯着他软弱的那一刻,然后把这个家夺走!所以他不能松懈不能让他们找到机会。

而父母死的那一刻就如同把顶梁柱交到了自己手里,所以他无法软弱也不能软弱!他一旦软弱了,这个好不容易组成的家就会被拆分得四分五裂!

月竹尊走到楼下看着吃面的他们散发的笑容,他在这一刻觉得现在不会哭挺好的。

一天后

清晨

刚下完雨的天如同清洗了这座城市一般,一切都是那么清新和干净,但对于月竹尊来说并不是很舒服。

在月竹雨的书房里,月竹尊看着宫野星逐审讯出来的情报,他看着上面的名字只觉得心寒。

龟田忠一,多讽刺的名字啊,有忠字却干着背叛之事。

月竹尊对于龟田忠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父亲的秘书长,对于父亲出行的事这个人最清楚不过了。

月竹尊握紧拳头但却也十分无力,因为上面不仅仅是这一个人的名字还有很多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甚至还有一些白道那边的人,还是高层,讽刺太讽刺了,月竹家给他们的利益到最后却变成了伤害他们的利剑。

就算把这份资料提交上面去也没有任何办法,正义感?霓虹这个国家早就已经腐烂臭了,正义感在这座腐烂的城市早就已经变得碍眼无比。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一个司机居然是他们情报员,这边大部分的情报都是这个司机掌管的,也算是他和晋弥幸运。

月竹尊放下情报看向宫野星逐“星逐姐,拜托你一件事,这个人别交到警视厅去,就养在地下室,吃喝随便给点别让他死了就行,我们的证据虽然有了,但上层依旧会压下来。”

宫野星逐轻点了下头回应道“既然是少爷说的,我自然会完成任务,只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等,等他们自己暴露,等着他们自己出现。”月竹尊眼中的愤怒一闪而过。

他目前只能想到这个蠢主意,上面有他们的人,如果把这份资料和人只好打草惊蛇,能找到的证据也会消失不在。

而最重要的是现在把东西交出去了,就无法复仇,无法让他们付出任何代价,到时候他们也就只是关个几十年出来了!

改邪归正说得好听!我要让他们亲眼看着自己亲人逐渐死亡,却无能为力的样子!

宫野星逐看着把愤怒压制下去的少爷心中不仅有着一丝诧异,但还是轻声道“那就听少爷的。”

月竹尊从椅子上蹦了下来将资料放在了书房的保险箱里后笑着说道“我和晋弥去参加父母的葬礼,星逐姐就劳烦你们照顾春了。”

宫野星逐摇了摇头后回应道“没关系的,少爷,还请替我们给老爷和夫人献上一朵花。”

“好。”

说完走出了书房,跟在外多时的榊晋弥出门了。

月竹尊并没有邀请任何人来参加这场葬礼,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而且说是葬礼也就只有月竹尊和榊晋弥。

一天的时间内也查清了那个手臂的主人是谁,是月竹夜的右手,至于为什么只有右手谁也说不清。

所以月竹雨和月竹夜的墓碑里,只有一些他们的衣服,而月竹夜的下面则是有着一些骨灰。

月竹尊把榊晋弥支开后,看着两人的墓碑,笑不得地说道“我...还以为会在我几十年后才会看到你们的坟墓,没想到会这么早看到...”

月竹尊低着头有点说不下去,缓了一会后带着笑容道“父亲,母亲我会保护好我们这一家的,我不会再让这个家受到一点侵害。”

这时月竹尊感受到了一股温柔的风像是在抚摸他的脸一样,他仿佛听到了那月竹夜温柔且充满爱意的声音。

“尊,对不起,家里就交给你了。”

月竹尊那个强烈又热烈的哭意又一次被什么东西所吞没。

月竹尊咬着嘴唇沉默很久后带着一丝被他强行逼出来的笑容清晰且缓慢地说道“好,交给我吧,妈妈...”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12:5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