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炮灰女主要反杀荼九荼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荼九荼话)荼九荼话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快穿:炮灰女主要反杀)

小说《快穿:炮灰女主要反杀》,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荼九荼话,文章原创作者为“荼话”,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此时的荼九正听着小炉子唧唧咋咋的八卦,便见着翠儿急步而来“大小姐,二小姐正往这边来,玉菩萨也一并抱来了”她说话很急,心里也慌的不行,即便没有真的害过人,但是母亲也告诉过她一些贵人们院内的腌臜心思这不说人人都能想的通透,但原本就是给老夫人的玉菩萨,拿来槐庭轩,也绝无好事荼九见她有些焦急,不由笑出了声,“既然来了,就好好会会,这几日的打击看来还不足以让她死心,可真是调皮的狠”翠儿听着她家小姐...

荼九荼话是《快穿:炮灰女主要反杀》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荼话”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荼九打断了她的话,表情淡漠的像一个旁观者。老夫人则是看着她们,无奈点头,招手唤来了府中为数不多的十个精锐暗卫,虽数量不多,却一个能顶十人,是当年老将军亲自培养的,所以皇帝知道,也并无阻拦过,谁家还没几个暗卫。几个暗卫从黑暗中闪现而出,听从了老夫人的命令,彻查此事。夏雪完全被眼前的一幕吓着,将军府还...

第4章 被篡改的凤命4 阅读最新章节

屋内人,都被这一幕惊住了。

老夫人微蹙眉,有些不可置信。

夏夜自小痴傻,这人刚清明,竟然将平日伶牙俐齿的雪儿逼的方寸大乱,还有那股子怪力?

王氏忽而忙乱大嚷,眼眶湿润:“夏夜,雪儿可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荼九讥讽的望向王氏,嗤笑道:“不过一个庶出,也配在这里对着我指手画脚?”

“若我母亲媛安公主还在,轮得到你们在这里大呼小叫?”

“即便飞上枝头那也还是只麻雀!”

荼九字字珠玑,刺痛了王氏的心,她双手紧握成拳,指尖嵌入肉中也不自知。

这些年,她始终摆脱不掉媛安公主的影子,那个女人是皇室一族,无论德行还是身份,是她一生也不能超越的存在!

夏雪眼含热泪,委屈道:“祖母,我没有……”

“祖母,请彻查此事。”

荼九打断了她的话,表情淡漠的像一个旁观者。

老夫人则是看着她们,无奈点头,招手唤来了府中为数不多的十个精锐暗卫,虽数量不多,却一个能顶十人,是当年老将军亲自培养的,所以皇帝知道,也并无阻拦过,谁家还没几个暗卫。

几个暗卫从黑暗中闪现而出,听从了老夫人的命令,彻查此事。

夏雪完全被眼前的一幕吓着,将军府还存有暗卫这件事,系统可没有告诉过她,若是知道,她定不会如此草草了事!也不知道,派出去清尾掉包的人都做干净了没有?想至此,四肢竟是冰凉。

很快,几个护卫去而复返,带来了几幅字画和一个黑衣男人,同时还有一脸呆愣的夏含烟。

她今日特意听了母亲的话,安分的呆在自己小院,怎知刚刚就闯入几人压着她来到了祖母这里!

当与荼九视线相交的那一刻,冰冷的眼神差点吓得她腿软跪地!她……她她她,居然没有死!

此刻的夏含烟只觉后背寒凉侵袭,整个人呆愣在原地。

暗卫回道:“老夫人,这些字画是在夏三小姐房中搜出,都是世子的字画。”

说完,又将黑衣男子压跪在地:“此人叫王九,是堂风镖局的一名镖师,正准备出手刺杀守后门的王婆子,被我们的人发现,并且在他的身上,搜出了夏三小姐的亲笔书信!”

王氏一听,心叫不好!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小女儿竟然落了这么多把柄!她怎么就生出这般蠢顿的女儿!

夏含烟听完他们的对话,这才真正弄明白事情原由!

她面色惨白,有些不可置信,从她的房间搜出世子的字画?杀人的镖师受她指使?这是陷害!

夏含烟疯狂的摇头,眼里满是愤恨。

“不,不是这样的,夏夜,是你!是你诬陷我,这一切都是你你的设计!”

夏含烟砰然跪地,看向老夫人,“祖母,我今日可是呆在自己院里,什么都不知啊,这一切都是夏夜设计。”

老夫人面色凝重,她看了夏雪一眼,那松口气的模样刚好被瞧的清楚明白,瞬时好似知道了一切。若此事非要有人抗下接受处置,那必定是烟儿更为合适,毕竟雪儿可是她寄予厚望的孙女!

想至此,老夫人心里顿时清明了起来,也不再兜圈子,直接肃然道:“证据确凿,你还想推卸?你大姐的清誉,将军府的颜面都要毁在你这个不知轻重的逆女手中。来人,把这个混账剃了头发关进静安堂,抄写《女史》百遍,每日食斋忏悔!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

夏含烟不可置信地看着祖母,怎么事情就变成这样?

她慌张的还想要辩解什么,却被几个老奴禁锢住。

“带下去。”老夫人铁面无情。

不要!她不要被剃掉头发!也不要去那阴森可怖的静安堂!更不需要对谁忏悔!夏含烟绝望的看向母亲,眼神瞬时明亮:“娘,你救救我!你一定有办法救烟儿的!”

王氏看了看老夫人和一旁低头不语的夏雪,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呢,但那都已经不重要了,若要有一人扛,只能是烟儿!她一咬牙,怒斥道:“烟儿,你怎么能背着娘做出这样的事来?为了你大姐的清誉和将军府的名声,你只能去受罚了。”

夏含烟震惊地看着母亲,整颗心坠入冰窟,凉至四肢百骸。她被放弃了。

老奴仆架着已然绝望的的夏含烟离开这里。

经过荼九身边时,她突然挣脱束缚,拔过头上发簪,像疯了一样!朝着荼九就直接刺了过去!她要夏夜死!

可手还没碰到发丝,便被暗卫死死地钳制住。

她疯狂挣脱,精致的头发散落开来,好看的衣裳也凌乱不堪,像个疯子一般,叫嚣着。

她不明白,今日到底怎么了?

明明她是断气了的啊!

“夏夜!你陷害我!你不得好死!你会下地狱的!”

夏含烟张牙舞爪,叫嚷声响彻整个将军府。

一旁波澜不惊的荼九却不为所动,轻挑眉梢,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王氏难掩悲痛地望着荼九,“既然真相已经查明,我们就别再打扰你祖母……。”

“且慢。”荼九出声打断王氏。

老夫人面色一沉,这是要将整个将军府搅得天翻地覆才罢休?

王氏微愣,望着荼九的脸,心里徒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夜儿曾经虽是痴傻,但好歹也是将军府嫡女,却被安排在一个破败不堪的别院!这若传了出去,轻则便说府上姨娘刻薄嫡女,这重则便是将军府嫡庶不分,连媛安公主的女儿也不曾看在眼里,随意欺辱,藐视皇权!!”说完,荼九微微抬手,亮出手镯:“夜儿腕上这个手镯可是当年先皇留给母亲的白宁玉手镯。”

她取下手镯,狠狠摔在地上:“而先皇赠与的白宁玉手镯竟然被无知之人掉包!这是欺君之罪,是想要害我们将军府满门抄斩吗?”

“还请祖母,主持公道!”

荼九一身傲气,巍然不动地直视着老夫人!

“夏夜!你血口喷人!还不……”王氏大惊,失声嚷到。

“王氏!”老夫人打断了她的话,“夜儿,你所说的都是真的?”

“老夫人,当年夜儿痴傻后,便终日胡闹,到处乱跑,现如今的院子是她痴傻时自己闹着要住的!而她口中所说的白宁玉手镯被掉包,更是无稽之谈!”

“既如此,那就搬出来吧。至于手镯之事,也无须你多言。”

老夫人面色不悦,转而又道:“平日里因着我身子不适,甚少管府上的事,你既掌管,就不该落人话柄!王氏,你要明白,将军府今日的殊荣,除了我儿的浴血护国之劳,还有皇上对于媛安公主的那份兄妹厚爱,夜儿是媛安公主的唯一血脉,不该有被轻视的待遇。”

老夫人又看向荼九,“夜儿,你既说手镯是假,可是有了证据?”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2:0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