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苟活指南全文(顾云依宇文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云依宇文翊)穿书:女配苟活指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书:女配苟活指南)

顾云依宇文翊是古代言情《穿书:女配苟活指南》中的主要人物,梗概:顾云依的便宜老爹顾成锋,原是皇帝眼皮子底下的御前侍卫长,他步步高升的传奇经历一度成为城中热点话题传闻当年皇帝登基时出了点岔子,顾成锋以肩部中箭,后背数刀,躺在床上三个月的代价换得主上一句护驾有功,太后又夸了几句,因此得了个小爵位不明白太后到底看上他哪点,总之从此往后,顾成峰平步青云先是八抬大轿娶进太后的同脉侄女做当家主母,之后裙带牵扯,几番运作,顾成锋加官进爵,最终在京都站稳脚跟声望值刷满...

古代言情小说《穿书:女配苟活指南》是作者““织绯”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顾云依宇文翊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米莲=million这是顾云依的一个小目标,百万身家,够她在这个狗血的小说世界里立足了,之后的,再徐徐图之吧。赶车的小厮姓刘,十三四岁的年纪,脸上稚气未脱,今天是他单独当职第一天,心中满满的责任感,一心想着无论如何都得把这趟差当好了。他先将挂马车门楣上的侯府车牌检视一番,又把车牌下方的流苏细细地捋顺...

第2章 对上暗号 阅读最新章节

靖王一走,顾云依轻松不少。

有人请客,她也乐意多留一会儿,又点了几道聚缘阁有名的小吃,主仆两人吃饱喝足,再打包几份时兴的小点心,这才优哉游哉的离开酒楼。

米莲扶着自家小姐上了马车,又把大妆匣子稳稳地摆在软皮坐垫上,然后靠着车门内侧坐下。

撇开喜欢大惊小怪的毛病,米莲这个贴身丫头还是挺靠谱的,办事牢靠又很忠心,小说里从始至终都跟着主子,最终也是为主而亡,只是她原本不叫米莲,顾云依穿过来之后才给她改的。

米莲=million

这是顾云依的一个小目标,百万身家,够她在这个狗血的小说世界里立足了,之后的,再徐徐图之吧。

赶车的小厮姓刘,十三四岁的年纪,脸上稚气未脱,今天是他单独当职第一天,心中满满的责任感,一心想着无论如何都得把这趟差当好了。

他先将挂马车门楣上的侯府车牌检视一番,又把车牌下方的流苏细细地捋顺,待顾云依主仆二人坐稳,这才催动大宛马缓缓起步。

马车在京都最繁华的朱雀街上缓慢前行,休沐日人潮如织,车子走走停停,剐蹭难免,只是游人实在太多,纵有轻微响动也淹没在滚滚人声之中。

顾云依打开妆匣,里面是整整一套添彩阁的足金头面,数了数,算上耳环有九件之多。

这下发达了,她取出其中一只嵌了红宝石的双蝶金步摇,越看越喜欢。

“小姐,你变了。”

顾云依心里咯噔了一下,被发现了?

“你比以前贪财了。”

呼——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没被发现就好。

“你年纪小,不懂得银钱的重要性,再说了,哪个姑娘不喜欢漂亮的首饰啊。”

米莲不服,她比小姐还长两岁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小姐是侯府千金,以后是要做王府主母的,这模样被人瞧见了,白白让人看低身份,若是叫夫人知道,更是少不得一通数落,这几日安阳乡下那位大小姐就要回来了,到时候多了个比较的……唉,小姐,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顾云依放下金步摇,换耳环来玩。

米莲恨铁不成钢,只听她轻轻地咦了一声,之后再无动静。

顾云依侧对着门口,满眼都是闪闪发亮金饰,心想有什么好比的,平乐侯府上上下下,迟早都是那位大小姐的,拿走拿走,她只要金闪闪的首饰,到时候小宅子买起,小日子过起,规矩想怎么定就怎么定。

越想越开心,不由自主地哼唱起来:

“爱我就多送一些,想我就多给一点,表现多一点点,让我能真的看见……”

“爱你。”

有人接了一句,还是男声。

顾云依愣了一秒,以为是幻听。

车外人声鼎沸,一定是幻听。

她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跟对面座位下方的一双眼睛对上了。

那是一双圆润的鹿眼,眼尾微微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目光灼灼,下半张脸被一块黑布蒙着,只依稀看到一点脸颊的轮廓。

顾云依的大脑停顿了一秒钟,然后糊里糊涂地反应过来,遇到刺客了。

只是顾云不是顾云依,骨子里是大天朝安全环境下活了二十年的灵魂,没有应对这种突发事件的经验,又傻呆了一秒之后,她才想起来这个时候应该喊一声“有刺客”。

对方稍微比她快一点点。

“爱你孤身走暗巷……”

“爱你不跪在模样……”

自然而然地就接上了,巧了,对方正是半跪的模样。

她倒吸一口冷气,伸出一只手指,“你……你是……”

暗号对上了。

对方掀开遮挡长凳的布帘,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上了软椅,明明身长腿长,动作却行云流水,犹如巧燕。

顾云依这时想起米莲。

转头一看,后者紧闭着双眼,软软地靠在车厢的角落里,身体随着马车行走微微起伏,好像没了知觉。

“你把她怎么了?”

“她睡一觉就醒,不用担心。”

他的声音糯糯的带有一点痞气,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顾云依看他眼角弯弯,也没有揭下面罩的意思,一股无名火冒起来,“不敢以真实面目示人,凭什么让我帮你。”

“这首是E神的歌对吧?”

潜台词是,我跟你来自同一个地方,我知道你的底细哦。

一副吃定她的模样。

顾云依气得牙痒痒,但是一时半会拿对方没办法。

不得不说对方的确抓住了她的命脉,搞不好跑到王府喊一声你家女儿被人夺舍了,她要废多少口水才能把这事撸圆回来。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时候潜进来的。

“说吧,你想要什么?”

“只要你带我离开这条朱雀街。”

“你不会自己走啊。”

顾云依翻了一个白眼,外面那么多人,能有一辆高头大马的侯府马车扎眼。

“很快你就知道了。”

这时,前方赶车的小刘哥突然发话,“小姐,前面街口排了路障,看样子是靖王的卫兵。”

什么情况,书里没有这段剧情啊。

“帮我过了这一关,欠你一个人情。”

我连你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谈个鬼的人情啊,谁知道你是不是来坑我的。

“小姐,我们过去吗?”小刘哥放慢车速,等主子指示。

蒙面男子只露了半张脸,看不出在想什么,不过有一只手放在背后。

怕不是藏着一把刀……

顾云依一咬牙,“帮你我有什么好处?”

两缕来自异乡的孤魂,没有他乡遇故知的欣喜,也没有相见恨晚的桥段,只有你来我往的算计,顾云依不知道自己应该觉得郁闷还是难过。

只听到一抹低低的笑声,“多一个朋友总是一件好事。”

连模样都没看清,鬼知道你是敌是友,算了,看在同乡的份上。

“我们直接过去。”顾云依吩咐车夫。

平乐侯府,这四个描了金漆的车牌果然好用,负责查验的卫兵队长一听车里坐的是侯府的千金,连忙恭敬地退到一旁,又吩咐两个跑腿的小卒子赶紧搬开马刺,“不要误了贵人的时辰。”

京都里谁不知道侯府千金和靖王爷的关系。

再过两年,车里那位就是靖王府的当家主母,自家人还能拦着自家人不成。

卫兵队长和车夫小刘哥交换了一个都是自家人的微笑。

“下一个!”

卫兵队长轻轻踹了一脚旁边收拾面团泥人的卖货郞,“快点快点,别挡道。”

后者陪着一脸的笑,手里的动作忙乱着。

“等一下!”

马车后方有人大喊一声。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