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时相爱夏侯袂奕许若荞(花开时相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夏侯袂奕许若荞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夏侯袂奕许若荞)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花开时相爱》,是以夏侯袂奕许若荞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许若荞”,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华阳城,风和日丽,山高气爽!城内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倒不是因为谁家办喜事,开新店,而是华阳城的城庆在十年前的今日,华阳城正式开启了它的逆袭之路,从一座荒城,发展成了而今苍璃首屈一指的富庶之城城中百姓皆穿着一新,纷纷来到街上庆祝,简直比过年还要开心长街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突然,一股无形的力量向着长街而来,把街上的人推得东倒西歪,撞得人七荤八素!惊得路人纷纷躲避,四处奔逃,井然有序的...

小说叫做《花开时相爱》是“许若荞”的小说。内容精选:若季辰景回到霁月门的话,肯定要来抚云殿拜见的。入殿后,环顾四周,依旧空荡荡,静悄悄的,和以前一模一样。他记得抚云殿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入殿者不许说话,究其原因,是身在高处,当小心翼翼。若是不小心说错了话,被天上的仙人听到,那就麻烦了...

第4章 鸠占鹊巢 阅读最新章节

其实,他更气的是自己,真的太蠢了!

季辰景一定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让他先回府,自已一个人回了无映山。

而他还没事儿人一样在府里晃荡,真是太没用了!

气恼自己的同时,便想着尽快见到季辰景,当下催动灵力瞬移到了皎月门。

夏侯袂奕抬头望去,“抚云殿”三个字映入眼帘。这里是霁月门的最高处,也是门主的居所。若季辰景回到霁月门的话,肯定要来抚云殿拜见的。

入殿后,环顾四周,依旧空荡荡,静悄悄的,和以前一模一样。

他记得抚云殿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入殿者不许说话,究其原因,是身在高处,当小心翼翼。若是不小心说错了话,被天上的仙人听到,那就麻烦了。因此,除了门主,弟子门都是不敢入抚云殿的。

也就是夏侯袂奕胆子大,在听到弟子们说抚云殿可以摸到云彩,就拉着季辰景偷偷上来,但却一次也没有摸到过,为此,他一直认为那几个弟子都是骗子。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他才知道,‘抬手抚云’并不是假话,因为整个抚云殿都置身云端,是他自己无知罢了!

想到此处,他又想到了在霁月门的种种,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处?是生是死?

把整个抚云殿寻了一遍,连季辰景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夏侯袂奕有些失望,又有些恼怒,还有些委屈,忍不住大喊,“季辰景,你到哪里去了?”

这一喊,果然有了动静!

抚云殿的大门被哐的一声关上,而后像是有人进来般缓慢的推开。

夏侯袂奕静静地等着,想看看来的是什么人?他有一丝侥幸,来的人会不会是季辰景。

可等了半天,却空无一人,仿佛就是一阵风吹的。

一阵风!他突然想到昨夜,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幻心诀刚在心中闪过,他的人已经被掀翻在地,胸口剧烈的疼痛,直到他吐出一口血才缓解。他暗骂,这是什么鬼东西,不但深藏不露,还阴魂不散,狗皮膏药似的黏着自己。

“说得应该是你自己吧!别忘了这是在无映山,现在是小爷我的地盘!”

悠悠的声音,在抚云殿飘荡,夏侯袂奕听在心里却隐隐发怵,它竟能知他心中所想,太可怕了。

嘴上却不甘示弱,“你鸠占鹊巢,却还理所当然的霸占,要不要脸!还小爷,我呸......”

话音刚落,脸上就被清风扫过,夏侯袂奕别过脸躲避。风过,才轻笑道:“怎么?还怕我朝你吐口水?告诉你,我虽然这么想,但是现在口干舌燥,根本就没有口水。”

“小爷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口水。只好先下手为强了,没有最好,有的话让你尝尝自己口水的滋味。”

听得出来这是一个奸诈的小人,看来是没有道理可讲了!

武力解决是最好的方法。

对于一无所知的敌人,他是不占什么优势的,只能全力一拼了!

刚这样想,心里却后悔不已!急忙刹住思绪。

“你想跟我拼命?”

果然,还是晚了一步!

他赔笑道:“我只是想吓唬你罢了!拼命多不值得,我们好好商量,或许有什么共赢的方法也说不定。”

“小爷我可听说,占山为王这个梦,你可做了十二年了。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当真愿意放弃?”

夏侯袂奕忙道:“名不正言不顺,不愿意又如何?”

“这你就想多了!小爷我来的时候,霁月门已经消失了,无映山就是座空山,没有人要的,小爷捡来了,就是我的。别人还能说什么?你也一样。”

夏侯袂奕在心里又呸了他一声,把强取豪夺说得那么美好,真会给自己贴金!难道没有听出来,我说的是你名不正言不顺,我自小就在霁月门,这还用抢?

“没有诚意!一点都不好玩,滚吧!”

随着它的一声怒吼,夏侯袂奕就被狂卷着滚下了山......

他不得不承认,刚刚有些激动了,否则也不会再次放下防备之心。

被它偷听了!

一阵昏天暗地,天旋地转之后,他躺到了无映山下。

晕头转向的他才踉踉跄跄爬起来,就看到早等在那里的两名皎月门弟子,一胖一瘦。

胖弟子看起来憨憨的,一个劲儿地傻笑;瘦弟子却显得精明多了,他施了一礼,道:“殿下,我们是奉门主之命,送您回府的。”

夏侯袂奕连连摆手,拒绝道:“不用不用,太麻烦了!”

这哪里是要送他,分明是让他丢脸来的。

堂堂苍璃的小王爷,被扔下山不说,还像囚犯一样被人押解回府,该是何等的羞辱!

这种事情,他才不要让它发生!眼下只有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虽然这样也很丢人,但总好过游街示众吧!

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般,瘦弟子上前一步拦住了他。满脸堆笑道:“一点都不麻烦!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夏侯袂奕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皎月门的人都会读心术吗?怎么总能猜出他心中所想?

胖弟子眼疾手快,上前扶住了夏侯袂奕,就在接触的瞬间,夏侯袂奕又是一惊,这人,怎么这么软,好似没有骨头!

他吓得惊叫一声,甩开胖弟子的手,跳到瘦弟子身后。

瘦弟子不明所以,转过身拉住他安慰,这一拉,更是可怖!

夏侯袂奕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也无骨!

这下不是逃跑,而是逃命了!

胖瘦弟子紧追不舍,他们还在完成自己的任务,要送夏侯袂奕回府!

就这样,三人到城门口时已累得气喘吁吁。

看着满头大汗的两人,夏侯袂奕不禁怀疑之前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们若真的是什么妖魔鬼怪,还用跟着自己跑吗?施个妖术就行了。

于是,他壮着胆子,伸手搭在了瘦弟子的肩膀上。

瘦弟子双手一捧,道:“殿下,歇歇吧!实在走不动了!”

夏侯袂奕尴尬一笑,“你歇着!歇多久都行!”

收回微微发抖的手,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这两人,嘴上说是送自己回府,恐怕最终的目的是监视自己,让自己出丑只是顺便!

不如......

打定了主意,他便慢悠悠的往城中走去,两人虽不愿,但还是起身跟上。

如他所料,刚入城他们便引来了众多的目光,以及流言蜚语。

“小殿下这是怎么了?衣衫上怎地都是泥?”

“怕不是跟人打架,翻到沟里去了吧!”

“有可能!你看他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哎呀!衣服上还有血呢!”

“后面那两人是谁呀!看穿着是霁月门的人,如今应该是皎月门。他不会是到无映山抢山头,被人打下来了吧!”

“说得通!说得通!”

......

夏侯袂奕这些年已经习惯了,早就不在意了!

他的身份注定即使他再平庸也会成为焦点,稍一动作就会有人品评,就他的作为,若是在意,他的心恐怕早已千疮百孔了!

而那两人却经受不住这些,早早买了斗笠戴上,把自己隐藏起来。

夏侯袂奕边走边告诉他们,自己这个样子,实在不好意思走正门,要从后门回府。两人却表示可以理解。

然后,夏侯袂奕就从后门大摇大摆地入府了。

管家正在训斥一名下人,见到夏侯袂奕立即迎了上来,行了一礼,谄媚道:“殿下怎么来了?快请,小的这就去禀告我家公子。”

夏侯袂奕一向不喜这个老管家,对他自然没有好脸色,直接越过他,“不必了,我自己去见他。”

管家紧走几步,满脸堆笑道:“殿下,这里毕竟是轩府,小的职责所在,还是禀告一声比较好。”

这个死管家,仗着轩玉林的势,在华阳城横行霸道也就算了,如今连他这个王爷也不放在眼里,真是要好好管教了!

当然,还是要轩玉林自己教训了,别人的狗,即使要打还得主人来!

夏侯袂奕回以笑意满满,“如此!那就多谢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夏侯袂奕冷哼,看你能得意多久!

随即,抄了条隐蔽的小路,出府去了。

不错,这里是轩府。

他就是要让那俩人守在轩府,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轩府就热闹起来了!

据说是不知怎么回事,轩府的狗像疯了一般见人就咬,咬着就不撒嘴,有人躲闪不及硬生生被扯下几块肉来,这还不算离奇,它们咬下肉之后也不吃,扔在一旁,直奔露出的骨头而去!

其中,管家被咬的最厉害,一条腿只怕是不能用了!

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关于无骨之人,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10:2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