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醉才知爱凉(沉舟林辞裕)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情醉才知爱凉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情醉才知爱凉)

网文大咖“沉舟”大大的完结小说《情醉才知爱凉》,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沉舟林辞裕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沉舟痛得脸色惨白,她勉强得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中只见那个高大的身影抱着女子快步走向外面的救护车他的眼里早就没有她了嘴角弯出一抹苦笑,意识也顿时失去,眼前一黑,耳边只剩下妄辞哭喊的声音“妈妈,妈妈”“快来,这里还有一个人受伤了”有一个医护人员发现了沉舟,因为她抱着妄辞刚好挡住了自己中弹的左肩才没有被及时发现林辞裕的脚步一顿,转过身看去,大片的血迹已将她整个左肩染红,墨色的瞳仁骤然一缩他...

现代言情《情醉才知爱凉》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沉舟”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沉舟林辞裕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小妄辞声音糯糯的,林辞裕眼神微颤。软软的指头牵着林辞裕,小孩子带着清香的味道凑近,像极了她妈妈,温和且可爱。小妄辞一边拉勾,一边嘴里说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要是变就是小狗,要学狗叫。”末尾,还盖了个章...

第14章 过敏 阅读最新章节

等到小妄辞喝完粥以后,林辞裕把碗放在桌子上,用卫生纸轻轻的给她擦了擦嘴角。
温和的样子让小妄辞感到愉悦,朝怪叔叔笑了笑。
“小妄辞,如果妈妈来不及给你买吃的,就告诉爸……叔叔,叔叔再给你送来,好不好!”说完,还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头顶。
“好呀,那叔叔不许说话不算数,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要先拉勾。”小妄辞声音糯糯的,林辞裕眼神微颤。
软软的指头牵着林辞裕,小孩子带着清香的味道凑近,像极了她妈妈,温和且可爱。
小妄辞一边拉勾,一边嘴里说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要是变就是小狗,要学狗叫。”末尾,还盖了个章。
林辞裕觉得好笑,郑重其事地和小妄辞互印章,两人又打闹了一番。
过了一会儿,小妄辞有些不安,感觉全身都痒痒的,就有些不自在的扭了起来。
林辞裕看见她这个样子感觉有些不对劲,着急的询问着:“怎么了,宝贝?”
小妄辞声音有些沙哑,额头冒了细汗:“叔叔,我感觉我身上就跟有蚂蚁爬一样,好刺挠。”
小妄辞声音愈发粗沥,声线破砂纸一般,呼吸渐重,整个人面部潮红,状态不佳。
林辞裕一下子把妄辞的衣服掀了起来。小妄辞身上一片接一片的红疹,整个身躯蜷缩在一块儿,像只虾米。
这情况都不用想,傻子也能猜的出来是过敏了。
林辞裕赶紧摁了床头铃,小妄辞意识消退,模糊的哼着在病房内响起,激得林辞裕出了一身冷汗。
医生匆匆赶来,看了看床上的小人儿,询问林辞裕小妄辞今天的吃喝情况。
林辞裕看着床头的海鲜粥残渣,心下一凉。
“你们这都是怎么当父母的,自己的孩子对海鲜过敏不知道吗?”医生话毕,紧急抢救,把林辞裕赶出了病房。
沉舟回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病房的异样:“妄辞,看妈妈给你买什么来了,买了你最爱吃的桂花酥和莲子粥。”等她打开门以后,病房里却空无一人。
“护士小姐,3号VIP房里的小孩去了哪里?”沉舟赶到护士站,面色仓促。
护士听完以后,想起刚才过来拿药的同事说道:“哦,那个病房里的人听说是因为突发过敏,被送到抢救室了。”
“你是家属吗,孩子情况有点儿严重,赶紧过去吧,刚才就孩子父亲一个人,慌成什么样了都。”
沉舟听完以后,说了声“谢谢”,就急忙向电梯的方向跑去。
电梯迟迟不下来,沉舟心一沉,往楼梯跑去,一口气爬到了四楼。
等沉舟到了四楼以后,就看到林辞裕站在急救室的病房门口外面。
于是,就飞快的跑了过去,抓住他的问到:“妄辞,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林辞裕看到沉舟这副样子,心疼不已。
愧疚和不安占据内心,林辞裕几乎是下意识地抚着沉舟的背,轻轻的说道:“放心,她一定会没事情的。”
半个小时,小妄辞从抢救室推了出来,面色白弱,面部加了氧气,护士推着床往病房里去。
沉舟急白了脸,跟着推床跑出几米,慌乱下一个劲地说着“对不起”,把林辞裕丢在了身后。
林辞裕见她整个人没了神,一把把沉舟拉了过来,对她说道:“你冷静点。”
医生走过来和两个人说道:“两位不必担心,现在孩子已经脱离危险了,只需转到普通病房里好好休养就可以了。”然后,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医生走后,沉舟一把推开林辞裕,眼里的情绪是从未如此激烈的愤怒。
“林辞裕,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孩子的!随时准备强行把她带走,现在让她过敏,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我就小妄辞这么一个孩子,你是不是想杀了我!”
话音刚落,林辞裕火气也上来了,有些微怒的说道:“我怎么会知道她对海鲜过敏,我是孩子的父亲,你看看你说的什么话。”
如果不是沉舟这么多年的隐没,林辞裕怎么会不清楚自己孩子的生活习惯,谁知道喂个粥会喂到抢救室去,手指在颤抖,小妄辞盖的章似乎在隐隐散热度。
任雪落来的时候,两个人在病房外吵红了眼,沉舟失去了理智,不想听林辞裕说一句话。
她差点,就要失去小妄辞了。
沉舟红着眼,任雪落见林辞裕黑着脸,大致琢磨透了自己从碎嘴的病人得知的事情,走到林辞裕面前,看着沉舟。
“怎么了?姐姐,我听说小妄辞过敏了?”
“你怎么来了?”林辞裕问她。
“本来想问问你,那海鲜粥小妄辞吃的合不合胃口,妈让我再送一点儿过来呢。”任雪落皱着眉,提着一个食盒,有些费解二人这是什么气氛。
沉舟垂着的头猛地抬起来:“粥是你送来的?”
任雪落点点头,没想到沉舟上前一步,一把推开了她。
“任雪落,你什么居心,你想杀了她!你想杀了我的孩子。”差点痛失小妄辞的沉舟哪里还有理智可言,任雪落被她猛地一推搡,撞在门板上,粥洒了一地。
任雪落:“沉舟!你干嘛啊!”
粥渐到任雪落衣服上,浓郁的香味在走廊上弥漫,沉舟发疯的模样让林辞裕火气“腾”地上来了。
“沉舟!”林辞裕替任雪落清理着衣服,眼里满是失落,“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小妄辞的事是我不对,我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
他把地上的粥盒收拾了捡起来,脸上是难以言喻的失望:“可是这事和雪落有关系吗?你难受理解,但是你像个泼妇一样闹事,小妄辞能立马好起来吗?雪落好心,给妄辞带吃的,我到病房的时候你这个母亲又在哪?现在出了事,知道找别人的麻烦了!”
林辞裕几乎是压着声音向沉舟发火,沉舟看着他拥着任雪落,脸色发黑,立刻冷静下来了。
“林辞裕,你……”
沉舟突然哑声,喉咙里憋着话吐不出来。
她想问,这么多年,你去哪了?
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小妄辞天生身体不好,我费尽心思照顾她,却因为你不经意的一碗粥差点送了命。
现在林辞裕站在她面前,护着差点害死她孩子的人,告诉自己,对自己很失望。
凭什么啊,沉舟揪着心,任雪落委屈的样子扎进沉舟眼里,像颗软刺,不痛,却难受的回不过神。
“沉舟,我对你太失望了。”
林辞裕说,对沉舟失望了。
算了,都过去了,说不定,林辞裕早就放弃沉舟了。
沉舟千言万语堵在了胸口,轻轻推开林辞裕打算进病房,身侧传来惊呼。
任雪落一脚踏过地上的碎粥,身躯一歪,砸在开了个缝的门边,晕了过去。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12:1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