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娇季煜(重生后,她被偏执大佬往死里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娇季煜)重生后,她被偏执大佬往死里宠!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娇季煜)

沈娇季煜是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后,她被偏执大佬往死里宠!》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小女兆”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她暴露了刺刀下穿过她的胸腔,夕阳照在她脸上刺刀被拔出,她的身子被军靴狠狠踢了一脚,整个身子痛极了,她嘴角却扯着笑容,望向夕阳的地方,充满了希翼她仿佛听到胜利之歌响起角落里突然出现,组织四人她咬着下唇,克制痛楚,眼神里全是不要前来祈求…最后她断气了,嘴角却上扬着——沈娇表演完后,身后传来时微的哭声,她惊愕转身,时微却又哭又笑地朝她竖起了大拇指总导演克制住内心的激动,表面却不急不慢地说道...

火爆新书《重生后,她被偏执大佬往死里宠!》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小女兆”,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是!季先生。”季煜手搭在车窗上,眸子里充满了势在必得的暗芒。躲在巷子里的沈娇,大口喘着粗气,侧靠在墙角,观察着前方。见无人追来,她这才蹲下身子,舒缓急促的心跳...

第2章 你逃不掉的 阅读最新章节

沈娇瞳孔一缩,趁着保镖还未能下车,猛然转身离开。

顾不上小布鞋被打湿,她奔跑在小巷里,不敢回头。

“季先生,你看?”保镖回头,带着试探性的询问。

“我的人,还妄想逃脱,去查查她家庭住址。”

“是!季先生。”

季煜手搭在车窗上,眸子里充满了势在必得的暗芒。

躲在巷子里的沈娇,大口喘着粗气,侧靠在墙角,观察着前方。

见无人追来,她这才蹲下身子,舒缓急促的心跳。

呆了半个小时,她才敢试探性地走了出去。

没见到熟悉的商务车,她才彻底放下心来。

“叮铃”,电车缓慢行驶而来,沈娇跨上电车,选了个靠窗的位置。

看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她打开窗户,任由晚风吹动她的秀发。

歌舞厅本是晚上营业,今日只是首演,可离得早。明日起,她便只能住在歌舞厅里了。

今日放得早,也是方便她们回家收拾衣物。

出了夜城,便是下了山。

下了电车,不远处停放了许多的士,司机们纷纷探出脑袋招揽着生意。

沈娇随意上了辆的士,踏上回家的柏油路上。

倒退的璀璨夜景,高楼大厦,穿梭的车辆,彰显了榕城的繁华。

下了的士,沈娇紧了紧衣领,提着帆布包,接过的士司机结下的钱,放进包里。

迈开步子,走入漆黑的楼梯间。

突然,一双手将她往黑暗里一拉,将她圈至怀里。

熟悉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垂上,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你瞧,你能逃得了吗?不过是待我啃噬的小羔羊。”

“季先生!”

“认识我?嗯?”

沈娇在他怀里,僵着身子,任由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处。

她的红色印记!

她挣扎着身子,想从他的禁锢里逃脱。

外面却传来脚步声,她蜷缩在他怀里,不敢再动弹。

季煜嗤笑一声,低沉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奇了,为何遇上你,我就想占有,你有何其魅力,让我瞧瞧!”

他说完,沈娇便感觉到,后颈传来一片湿润清冷。

如蛇信子触上肌肤般,令她毛骨悚然。

“季先生!”沈娇害怕得颤音。

“做我的人!”季煜霸道地捻着她的下巴,压迫的视线,容不得她半点拒绝。

“不!”沈娇壮着胆子说出。

空气一片寂静,他的大手游走在她的脖颈处,突然扼制住。

他静静欣赏着,她的垂死挣扎,不怒不喜。

沈娇感觉空气越来越稀薄,很快就喘不上气。

她湿润的眸子,闭上,流下滚烫的泪珠,落在季煜手背上。

见状,他的心仿佛被紧紧扼制住了般,疼得喘不上气。

他放开手后,沈娇大口大口呼吸,濒临死亡的感觉,当真不好受。

“没人能忤逆我,你最好乖乖的接受!”

蹲在地上的沈娇,极其不甘,可是想到季煜的势力,她不得不屈服。

声音娇弱地开口道:“是,季先生。”

沈娇又一次被季煜带走了。

别墅空无一人,漆黑一片,窗户被关紧,外面的蛙鸣声都听不见。

沈娇僵硬地坐在角落里,不甘的情绪已达到巅峰。

季煜正在浴室洗澡。

片刻后,他披着洁白的浴袍走了出来,瞥了眼角落里的沈娇,面露不悦。

“坐那么远干什么?过来!”

不得已的沈娇拉紧衣领,磨蹭蹭地向床边走去。

就在她以为她会重蹈覆辙的那一刻时,床上西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什么事。”

“我马上到!”

还未等沈娇松开手的那一刻,季煜已穿戴整齐,便嘱咐她,让她等他回来。

待车驶出别墅远去,没了影,沈娇才松开手,上面赫然躺着一枚白色药片。

沈娇将药片扔进马桶里,然后按下,看着药片随着水流,消失不见,她重重松了口气。

镜中的自己,头发凌乱,眸子里藏不住的疲惫。

她打开水龙头,往里灌满水,随后将脸埋入。

刺骨的冷,能让她清醒。

趁着季煜还未回来,她逃离了别墅。

别墅靠山,此刻已是深夜,除了虫鸣,她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夜里冷,她没敢带走季煜衣橱里的外套,整个屋子里都是他的气息,也包括衣服。

她不想他的气息霸占她的鼻腔,哪怕是一丝都不行。

沈娇独自走在油柏路上,她尽量靠着路边缘走着,以防季煜回来,会一眼瞧见于她。

约摸半个小时,她终于看见了霓虹灯与车流,招来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后,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疲倦席卷而来,家她不能回了,只能随意在酒店里开间房,沉沉睡去。

沈娇感冒了,手机一片漆黑,想来是昨晚未充电,没电关机了。

鼻子不通气,导致脑袋沉沉的,从包里找出充电器插上后,她又钻进被子里,感冒使她畏寒,恨不得两床被子盖在身上。

手机刚开机,便有一串消息提示音响起。

沈娇侧过身子,伸出白皙的手,解锁屏幕后,才发现是领班发来的信息。

[沈娇,你去哪了?你做了什么?惹得季先生如此动怒!]

[你马上来歌舞厅!]

[姑奶奶你到底去哪了?季先生,限你三十分钟赶来,若不然后果自负!]

[好了!季先生已查出你所在的酒店了,你好自为之!]

最后一条是十分钟前发过来的,她入住的酒店确实是实名登记,那么季煜已在赶来的路上了。

她怕,不想在他震怒的时候,撞上枪口。

那样的怒火是她承受不住的。

强撑着不适,她穿好外套,收好手机,打开门,跌跌撞撞正好撞入带着熟悉气息的胸膛里。

脑袋一时有些发懵,季煜却已经将她困于怀里,捏着她的下颚,强迫着她仰头,看着他。

“为何要逃?”

他眸子带着阴霾,语气充满了质问与不满。

“季先生,我错了!”

他向来喜欢逆来顺受的,此时极度不适的沈娇,只得认错。

“错了,便要受罚!”

还未等他说出,要怎么惩罚她时,沈娇脑袋一阵眩晕,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感受着,怀里的女人,毫无生机般晕倒在他怀里,令他心脏又起了强烈的不适。

他抱着她,入了房间里。给家庭医生打过一通电话后,他摩挲着她的脸部,想看看这张脸,究竟有何魅力,让他频频心疼。

指腹略微用力,她的脸颊便起了红印子,他轻嗤一声,当真是娇嫩!

视线突然落在,她脖子上突兀的丝巾。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12:2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