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于时间之外免费(陆玄看云的贤者大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立于时间之外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立于时间之外)

陆玄看云的贤者大人是奇幻玄幻小说《我立于时间之外》中出场的关键人物,“看云的贤者大人”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王富贵捂着脑袋坐在地上失神时,一个萤火虫一般的东西从他脑后飞出,洞穿了茅草屋的木门,直奔外界屋外之前陆玄随意扔下的几颗石子闪烁起光芒,自地上飞起,形成了一个捕虫网状的阵法,以极快的速度笼罩了萤火虫一样的东西,并悬浮于空中陆玄拉开茅草屋的木门,招手摄来了捕虫网状的阵法在阵法的压制下,窃命虫仿佛死了一般,静静地躺在陆玄掌中没有动静它通体雪白,形如玉蝉,体表有淡淡的环状纹路,代表吸食凡人的时间...

奇幻玄幻类型《我立于时间之外》,现已上架,主角是陆玄看云的贤者大人,作者“看云的贤者大人”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私塾先生在考校一番后,准许王老汉儿子旁听。此后便是一路高歌猛进,王老汉的儿子先是考上了秀才,然后举人,三个月前进京赶考去了。左邻右舍都说王老汉有福了,等儿子高中后,做了大官便会接他进京享福。面对这种奉承,王老汉总是说自己是个粗人享不了什么福,儿子能有今天,全靠村里人帮衬,他不会忘了村里人的...

第1章 王富贵 阅读最新章节

大炎王朝,安平村。

王老汉站在村子门口的大槐树下,看着远方等着儿子的好消息。

贫家难处贵子,可鸡窝里也能出金凤凰。

王老汉的儿子是个读书种子,一岁便能开口说话,在别人家孩子田野里四处窜,捉虾逗狗时,王老汉的儿子偷摸去听私塾先生讲课。

私塾先生在考校一番后,准许王老汉儿子旁听。

此后便是一路高歌猛进,王老汉的儿子先是考上了秀才,然后举人,三个月前进京赶考去了。

左邻右舍都说王老汉有福了,等儿子高中后,做了大官便会接他进京享福。

面对这种奉承,王老汉总是说自己是个粗人享不了什么福,儿子能有今天,全靠村里人帮衬,他不会忘了村里人的。

眼见着日头偏西,王老汉颤巍巍从树下站起,拍了拍屁股准备回家烧水做饭,远远地看到了一个男子牵着马向着安平村而来。

等男子到了近前,王老汉才看清楚对方样貌。

来人约莫二十出头,一身白袍清清爽爽,最出众的是那样貌,璀璨双眸宛若天上耀眼的星辰。

青年来到老汉身前,拱手道:“请问老人家,这里是安平村吗?”

王老汉道:“这里正是安平村,这位公子不知来我安平村何事?”

青年道:“在下陆玄,受人嘱托来安平村寻一位名为王富贵的,请问老人家,贵村是否有一位名为王富贵的?”

“我就是王富贵。”王老汉愣神,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个青年。

陆玄同样一怔,没想到在村口就找到人了,“王老爷子,那安平村进京赶考的王俊彦是您儿子吗?”

“是我儿子!安平村唯一一个去京城参加科举的只有我儿子!”王老汉立刻道。

陆玄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道:“是这样的,我在路上遇到了您的儿子,他托我给您带封信。”

人在千里之外,家书岂止万金。

王老汉千恩万谢地接过了书信,刚刚展开这才想起自己并不识字,有些尴尬地看向陆玄,带着请求道:“陆公子,这我不识字,能不能劳烦您念念?”

陆玄看了一眼天色,“念信什么的是小事,王老爷子您看能不能给我找个吃饭和住宿的地方?我会付钱的,毕竟这天已经黑了。”

王老汉这才注意到天色已晚,一拍脑门道:“我这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了,陆公子跟我来,至于钱什么的,休要再提。”

陆玄牵着马,跟着王老汉走入村内,没几步便来到了王老汉家门口。

这是一间破旧的茅草房,打开门后便能看见内部所有物件,其内只有桌子、床还有几个小木凳。

桌子破破烂烂,稍一用力便能压倒。

床上是一些烂棉絮。

茅草屋外是一个泥砌的土灶,用以烧水做饭。

将马拴在不远处的树上,陆玄跟着走进了王老汉家中。

屋内如此寒酸,王老汉不免有些羞赧,“陆公子先在我这儿吃一顿晚饭,待会儿我去里长家给你借个房间。”

陆玄自无不可。

过了会儿,王老汉端着一碟青菜和两碗接近清水的米粥上了桌,尴尬道:“陆公子,我家没什么吃的,请你见谅。”

王老汉家中连一只鸡都没有,自然没有杀鸡招待陆玄的举动。

陆玄笑着道:“出门在外哪有什么资格挑挑拣拣的,王老爷子您这里已经不错了。”

吃饭期间,陆玄注意到王老汉数次张口语言,大概是想要他立刻帮忙念一下书信,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等碗里的粥见底,陆玄放下碗筷,走出屋门,丢了几颗五颜六色的石头在外面地上。

走回屋内时,陆玄将门带上。

没有天光,屋内变得一片黝黑。

王老汉困惑道:“陆公子,您这是?”

陆玄再次坐下,“此间事,不足为外人道。”

他从衣兜里掏出一盏灯,在灯芯处放了一颗珠子,霎时间屋内大亮。

王老汉被这灯光照耀地闭了闭眼,过了会儿才有些惊异道:“这,这是仙家手段啊!”

没去管王老汉的惊异,陆玄正色道:

“王老爷子,您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王俊彦啊。”王老汉面露疑惑,这个陆公子不是替他儿子来送信的吗?

“我并不认识一个叫王俊彦的!这个名字是我瞎说的。”陆玄盯着王老汉的眼睛,“就这么巧是您儿子?”

王老汉踉跄着站起,“陆公子,不要开玩笑了,我老了经不起什么捉弄。是你来安平村找我的,还说替我儿子带信。”

陆玄岿然不动,“我说了,我并不认识一个叫王俊彦的,这个名字是我瞎诌的。既然你说王俊彦是你儿子,那好我问你,你儿子的表字是什么?”

“表字是什么?”王老汉呢喃道,“我只知道婊子。”

陆玄忍不住摇了摇头,“那好,我再问你,王俊彦今年多大?”

“二十有三!”王老汉立刻道,“生于九月初九,我儿的年岁怎么会忘?”

“你今年有多大?”陆玄立刻问道。

“我今年四十有三。”王老汉回想了一下道。

“生于何月何日?”

王老汉想了会儿道:“应该也是九月初九。”

陆玄嗤笑道:“王富贵啊,你可真疼爱你那“儿子”啊,你自己生日记不太清,儿子的生日倒是记得清清楚楚。”

王老汉去开关上的门,眼前这个陆公子可能是个疯子。

陆玄并没有阻止。

王老汉拉了一把门,竟没有拉开。他再度用力,门纹丝不动,猜到这可能是陆玄使的手段。

他向着外面大声呼救道:

“救命呐!我家来了歹人,救命呐!”

“村里有人吗?”

“李大哥,救命呐!”

……

陆玄静静地看着对方向外呼救,等王老汉累的气喘吁吁才道:“王富贵,我来帮你回忆一下。你既然有儿子,想必也有妻子,你的妻子呢?”

王老汉扶着门道:“老婆子两年前死了!”

“那暂且不提你妻子。”陆玄指着那张床道,“你们家只有一张床,你儿子睡哪儿?”

“跟我睡一张床,穷人家哪里顾得了那么多?”王老汉道。

陆玄说道:“既然你们家这么穷,是怎么供你儿子读书的?”

“我儿有出息,读书没花钱!”王老汉骄傲道。

这是他最骄傲的事情,他儿子自私塾先生处学习,除了在家中的吃喝,没用他操过一点心。

“那纸笔呢?”

“以沙子为纸,树枝为笔。”

“书呢?你家中可是一本书都没有!”

“书全在我儿的脑中,要不他怎么去考状元?”王老汉昂扬着头。

陆玄忍不住摇了摇头,“你家中可有一件你儿子的衣物?读书人总不可能穿得与你一般吧?”

王老汉道:“我王家穷,我儿去赶考时将衣物都带走了。”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一件都没留家中?”

“穷人家哪有什么春夏秋冬的衣物?只有那么几件衣服,全被我儿带走了。”王老汉道。

陆玄意识到这王富贵老的如此快的原因了。

他从小板凳上站起,走近因为他靠近而缩到墙角的王老汉身边,一巴掌拍在王老汉的脑门上,抹去了关于王俊彦的记忆,再次问道:

“你儿叫什么?”

王老汉迷蒙着道:“王,王……王富贵!”

陆玄立刻道:“你儿叫王富贵,你叫什么?”

王老汉陷入沉默,过了会儿迟疑着道:“王,王富贵?”

陆玄声如雷霆道:“你叫王富贵,你儿也叫王富贵?爹和儿子一个名字?”

嗡!

王老汉似被人用棍棒在天灵处猛地一击,他全记起来了。

他叫王富贵,今年二十三,生于九月初九,至今未娶。

三个月前,他在村口与私塾的林夫子发生口角,里长偏袒林夫子,打了他几棍子。

当时他就在想,自己有了儿子一定要读书,做天底下读书最厉害的人,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都后悔。

后来,后来他就有了一个儿子。

儿子弥补了他所有的缺憾,一岁便能说话,打小就喜欢学习,是个天生的读书人。

儿子先是从林夫子那里学到了他所有的知识,然后成了秀才、举人,更是进京考状元去了。

儿子是自己的骄傲,是自己的一切!

儿子,儿子去哪儿了呢?

王富贵迷茫地想着。

儿子,我没有儿子啊!

他看向自己佝偻的躯体。

我怎么这么老了呢?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0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