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宁楚李昭明(宁楚李昭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全文免费阅读)宁楚李昭明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

经典力作《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宁楚李昭明,由作者“九分零六”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第一章腊月三十,正是年关,京城里处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行人虽然行色匆匆,但个个儿看上去都喜气洋洋的肃王府里下人却都紧皱着眉头,行动间小心翼翼,像是生怕不知道哪个动作又惹怒了主子,招来一顿打骂,毕竟这是肃王府,规矩森严王府内毫无过节的氛围,冷冷清清,甚至连红灯笼都没有挂上此时王妃所属棠梨院内却与府中其他地方的氛围不同,一个圆脸丫鬟正坐在床边给床上的女子服侍汤药,脸上还带着喜色“太好了,王妃...

《王妃跑了以后摄政王他疯了》,以宁楚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宁楚”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一阵风吹过,理智回笼,宁楚猛地将他的手抚开!“我已与王爷再无干系,王爷还是自重!”方才还在一派轻佻的男人突然止住了,俊脸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甚至染上了愠色。她还想找谁?伸手拦住她的去路,一把抱起来,施展轻功,到了最近的观赏湖边。宁楚想挣扎,却还是敌不过男子天生的体力优势,“放手!你想干嘛!李昭明,你这...

第6章 出事 阅读最新章节

第六章

“以前没发现,原来王妃这么随便吗?这又是跟谁私会?”

宁楚怒火中烧,明明是他行事龌龊,偏偏爱以己之心度人,不欲多说,也不想这副狼狈的样子被他看笑话。

“让开!”

“本王倒是觉得宁小姐,似乎是需要本王呢。”上扬的语调甚是轻浮,甚至手不规矩地轻抚她脸颊。

只觉得被他触过的皮肤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曾经的记忆突然出现在脑海里,在药物驱使下,她差点沉沦。

一阵风吹过,理智回笼,宁楚猛地将他的手抚开!

“我已与王爷再无干系,王爷还是自重!”

方才还在一派轻佻的男人突然止住了,俊脸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甚至染上了愠色。

她还想找谁?

伸手拦住她的去路,一把抱起来,施展轻功,到了最近的观赏湖边。

宁楚想挣扎,却还是敌不过男子天生的体力优势,“放手!你想干嘛!李昭明,你这个疯子!”

“我自然是帮帮宁小姐,省得宁小姐回到宴会上会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举动,就算你我已经和离,别人也会笑我娶了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说罢冷笑一声,把她扔进了池子里。

这个疯子!

水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要窒息,下意识开口吸气,却吸进了一口水,呛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狼狈不已。

所幸池子不深,她自己扑腾了几下,李昭明站在岸边,看她坚持不住了,终于发了善心给她捞起来了

“咳咳咳!你有病是不是?!”咳了一阵,待有点力气了,她马上推了一把他,她是不想再跟这个疯子靠太近,谁知道他一会又发什么疯。

不过经这一闹,倒是把那股子燥热去了不少,想必宁惜一个大家闺秀,能拿到的药也不是什么高级货。

泡一泡水便可把药性去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然难不成她还真要去找李昭明吗?不如死了算了。

宁楚转身欲离开,李昭明却牢牢把她禁锢着,不肯放手。

“宁小姐就是如此教养吗,好歹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命吧?”

“肃王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落到这步田地还不是拜您所赐?”三年夫妻,她倒是不知道他这般不讲理。

这厢正僵持不下,远处却隐隐传来人声,似乎人还不少,先是李昭明听见了,他向宁楚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无意之中望见她浸水之后略显单薄的衣衫,还隐隐可见衣衫下的曲线,李昭明突然感到口干舌燥,不能再看下去了,她这样子,实在不妥。

“喂,咱们需得找个地方避一避,你这样子,可不方便见人。”

宁楚低头看了看自己,确实不妥,这要是被撞上了,指不定能传出多少疯言疯语。

不情不愿地按照李昭明的示意抱住了他的腰,两人转眼之间便到了树上。

树下人群浩浩荡荡地过去,打头是萧盈,后面是脸色看起来十分着急的连萱彤,但是实际上是否着急,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宁楚特意看了看自己的继妹。

要不说她猪脑子呢,装都没装好,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得意和幸灾乐祸。

“这不是你母亲么?找你的?”作为宁国公府曾经的女婿,他自然认得国公夫人。

宁楚神色黯了黯,“不是,她不是我母亲。”

瞧见她神色,李昭明心下诧异,印象中她和母亲的关系应该不差才是,“怎么?你红杏出墙被你母亲知道,她生气了,不认你了?”

“我都说了不是!”

一路上李昭明的冷嘲热讽她都忍着,心里记着他是当朝王爷,不能得罪,忍到此时此刻,她却是真的不想再听他说下去了。

说不在乎国公夫人的态度那是假的,毕竟真真切切叫了她十几年的母亲,想想她活到如今,真够失败的,亲人,丈夫,有哪个是真心待她?

她和李昭明既然已经没有关系,那身世的事,也没什么好跟他交代的了。

“我累了,王爷要是没什么事,就不要再拿我寻开心了,我先告退了。”垂下眼眸不再看他。

李昭明也没想到宁楚会突然生气,一瞬间被她唬住了,直到她说完,方才回过神,“你就这么出去?走吧,我给你找套衣服。”

真有这么好心?宁楚狐疑地看着他,“除了接受我的帮助,你还有更好的选择么?”

也是,离开宴席的时间很长了,就这样湿漉漉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实在说不过去,况且,那边还有个被扔下来的连高义,不知道他醒了没有。

无奈,只能跟着李昭明左拐右拐去换了衣服,两个人便分头回了长盛殿,在岔路口分道扬镳。

原因无他耳,左不过既然已经分开,就不必在众人面前又传出什么风流韵事了。

幸好这种场合贵女们都会携带两套衣服,以备不时之需,不过是换一套衣服的事,倒是也没人觉得奇怪。

宁楚是不打算去那个瑶光殿的,一来不认识路,二来必须要坐实自己是头晕出去走走,对于发生了何事毫不知情这件事。

但愿连高义在她们到之前已经醒了并且自觉地走了,不要再惹出什么麻烦。

不过就算他在又如何,谅他有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说自己和宁惜做了什么勾当。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画烛去哪了,从她被打晕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画烛,不知怎的,她心底隐隐地不安。

后殿此时留下的人并不多,基本上与宁国公府不交恶,都跟着萧贵妃和国公夫人出去了,剩下的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既无利益往来,又素无交情的。

看到宁楚来了,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若她还是肃王妃,倒不至于无人问津,不过此时她也正好落个清净。

于是便百无聊赖地等着萧盈和连萱彤她们无功而返,然后再搬出起初准备好的说辞,如此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算盘倒是打得极好,千算万算却没料到,连高义出事了。

前殿突然传出来一阵哭声,紧接着一阵骚动,后殿的夫人小姐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何事发生的情况下画烛还不见了,宁楚越发惴惴不安。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