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爷怀里的小娇宝冷萌黏人还病娇小说(今朝陆执)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爷怀里的小娇宝冷萌黏人还病娇)今朝陆执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陆爷怀里的小娇宝冷萌黏人还病娇)

现代言情小说《陆爷怀里的小娇宝冷萌黏人还病娇》,讲述主角今朝陆执的甜蜜故事,作者“李子有点咸”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到家门口的时候,开门就跟歹徒破门一样凶狠“甜甜”打开门的一瞬间,今朝仿佛看到了被饿成皮包骨快断气的陆执事实却是,她的甜甜好好坐在床上,双手被绑着,没有饿成皮包骨也没躺在床上半死不活微垂着头的陆执在小姑娘看不到的位置,不着声色的地将还未系紧的绳子收紧,缓缓抬头看向门口气喘吁吁的小姑娘,眸光微亮没料到小姑娘会突然回来,刚刚他还在开电话会议,一听到开门声就立马将手机扔出了窗外,反手就拿起床上的...

主角今朝陆执出自现代言情小说《陆爷怀里的小娇宝冷萌黏人还病娇》,作者“李子有点咸”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今朝干脆利落的拒绝,因为还未清醒,所以声音听上去软软的像在撒娇。“一天五百块,确定不来?”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下,平静说道。“去。”说到钱,今朝迷糊的眼睛都清醒了几分,醒来半月她充分体会到了钱的重要性...

第6章 弱不禁风的小甜甜得娇养(ー`´ー) 阅读最新章节

“谁?”刚睡醒的声音软软糯糯依旧掩不住她的暴躁。

“朝朝是我呀,我找到一个冤大头群演工作,你快来呀。”电话那头的人急切且欢快的说着。

“不去。”今朝干脆利落的拒绝,因为还未清醒,所以声音听上去软软的像在撒娇。

“一天五百块,确定不来?”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下,平静说道。

“去。”

说到钱,今朝迷糊的眼睛都清醒了几分,醒来半月她充分体会到了钱的重要性。

即便脑子迷糊依旧记得自己全身上下只剩下三块八毛五。

穷,使人清醒。

穷,使人上进。

她是一只热爱工作的好丧尸。

今朝蹭起来就要往外跑,却忘记了自己的手还被绑着,刚迈出一步就被扯了回去,扑进了刚起身的陆执怀里。

“咳咳咳。”猝不及防被小姑娘的铁头功撞上胸膛的陆执,疼的他咳嗽了起来。

今朝抬头就看到陆执苍白精致的脸庞,见他好似很难受,下意识抚上他的后背,一边轻抚一边嘟囔,“你怎么这么弱呀。”

陆·弱不禁风·执:你撞我,你还说我弱?

陆执不咳了,只是清隽禁欲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病弱,惹人心疼。

今朝虽然嘴上嘟囔但还是有好好给他顺气,软声叮嘱他,“我要出去赚钱了,你在家要乖乖的,外面很危险,不准乱跑知道吗?”

陆执侧眸看着哄小孩一样哄自己的小姑娘,抿唇不语。

现在对我来说,最危险的不就是你吗?

“放心,我会好好赚钱养你,不会饿着你的。”丧尸小宝贝昂首挺胸超有担当。

她可是位好饲主。

急着去跑龙套的今朝埋头开始解手腕上的绳索,解来解去死活解不开,气得她张嘴就要去咬。

看见小姑娘粗暴的动作,陆执下意识伸手捂住了已经露出小虎牙的嘴。

“我来。”清冷慵懒的声音似山间清泉,悦耳优雅。

就这么咬,也不怕伤了嘴。

垂眸单手解着两人手腕上的绳索,慢条斯理优雅矜贵,仿佛自己摆弄的不是粗糙廉价的绳子,而是什么艺术品。

今朝就那样眼巴巴看着骨节分明的手指灵巧地解开了绳索。

握着勒出些许痕迹的手腕转了转,然后默默低头盯着对方解开绳索的手,明明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说什么。

但陆执就是从那双黑漆漆的眼睛里看出了她的意思。

在小姑娘幽幽灼热的目光下,陆执沉默了一下,然后手法娴熟灵活的把自己双手绑了起来。

“这样可以吗?”绑好自己后,陆执将手抬起轻声询问。

今朝小宝贝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面带笑容准备出门。

走到门口时又顿住,回头看了看乖乖坐在床上目送她出门的大宝贝,大宝贝衣衫半解露出白皙精致的锁骨。

一头漆黑微卷的黑发有些凌乱,浅色透亮的眼眸坠着星光,静静看着她的样子像极了离开主人的狼崽。

今朝瞅了瞅,回过头又瞅了瞅,一个人站在门口纠结。

(ー`´ー)

最后在陆执疑惑的眼神下,慢吞吞走了回来,低头“吧唧”一口亲在了对方脸上。

“你……”陆执瞳孔微睁,还没从刚刚的亲吻中回过神来,就见小姑娘快如闪电般伸出手。

有了防备的陆执握住了砍下来的手,看着面无表情砍人的小姑娘气笑了。

“我刚醒,还有事不过三。”

再把我弄晕就过分了。

今朝眨眨眼,看了一眼被截住的手似懂非懂点了点头,然后另一只手更快速的偷袭。

反应不及的陆执再次闭上了眼睛,晕倒前浅色眼眸中闪过一抹错愕。

你不是懂了吗?

并没懂,只是单纯认为自己速度不够快的今朝将人又塞回了被窝里,撇撇嘴小声嘟囔,“管你三不三。”

只要有用就行。

安置好储备粮,今朝拍拍手满意的转身离开。

【崽崽,你把霸霸落下辣~】一直装死的霸霸挥着小手绢呐喊。

听到声音的今朝又转回来把霸霸拿起揣兜里。

回到今朝身上,霸霸终于获得了安全感。

不知为何,在男主身边时它总有些害怕,代码都在瑟瑟发抖。

为了球身安全,有外人在时它总会将自己伪装成一颗普通金属球,就怕一不小心被别人发现自己的独特,抓去切片改代码。

咦?它为什么会这样想,难道以前它被谁抓去改过代码?

霸霸捧着脑袋疑惑jpg.

就在今朝离开后不久,特意被她反锁了两道的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陆南带着一群黑衣人小心谨慎地闯入,虽然情报说绑架主子的凶手已经离开了,但保不准里面还有什么机关暗算。

结果一群人闯进去看到的就是他家矜贵不可一世的主子被捆着双手可怜兮兮的躺在狭小简陋的床上。

讲真,如此可怜窘迫的主子,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毕竟这位可是被枪指着脑袋都能面不改色地嘲讽杀手的人。

检查完周边确定没有危险后,陆南便让人背对小破床层层围了起来,安静守着。

难得主子睡的如此安详,作为属下,这都是他应该做的。

陆·冤种主子·执:有没有可能,我是被敲晕的呢?

所以等陆执从昏睡中醒来时,看到的就是一圈的黑衣背影,团团将他围住。

画风惊悚又诡异。

陆执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沉默了许久,若这是小姑娘找来盯着他的人也就算了,可偏偏……

“主子,睡的可好?”陆南见陆执醒来,笑着迎了上去。

陆执掀起眼皮,浅色朦胧的眼眸静静凝视着冒出来的陆南,眼神复杂极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眼前的这个二傻子的确是他的手下。

“你认为呢?”陆执悠悠抬起被捆绑的双手,语气平静淡漠。

陆南脸上的笑容僵住,眼睛里闪烁着大大的问号。

这个难道不是主子你奇怪的癖好吗?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2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