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和她,我都要镜厌太神念卿太神(镜厌太神念卿太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镜厌太神念卿太神)九界和她,我都要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镜厌太神念卿太神)

小说《九界和她,我都要》,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镜厌太神念卿太神,是著名作者“八分世间”打造的,故事梗概:念卿大步流星目不斜视地穿过营帐,在路过其中一个营帐前,余光一瞟,恰巧看到恂初真神的身边侍君,她倒退两步一把拽住小侍君的胳膊“回去告诉你家将军,就说我有急事找他,快点来大帐找我”那小侍君大概是从未见到过念卿太神如此焦急的模样,慌忙地点过了头“我家将军这个时候应该还在后面操练,我马上去叫他,”小侍君抬手指了指后面的山头,平常恂初就是总爱一个人跑那山头上自己练功,没有两个时辰是不会下来的念卿随着...

镜厌太神念卿太神是古代言情小说《九界和她,我都要》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八分世间”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黑色的斗篷边缘是一寸宽的红,鲜艳,夺目。他脚边跪着一个身体已经抖成筛子,脸上没有半分血色的男人。“求太神饶命,求太神饶命,小的一时猪油蒙了心,脑子坏掉了。还请太神饶命!”男人鼻涕眼泪横流,语气里是止不住的颤抖,整张脸因为恐惧而变得狰狞...

第1章 月蚀1 阅读最新章节

“应该传来捷报了。”

森罗殿内烛火颤动,光影昏暗,帷幔摇曳。

烛火边站了一个人,宽大的斗篷遮住了他的脸,隐在黑暗之中。只露出一抹精致清晰的下颌线。

黑色的斗篷边缘是一寸宽的红,鲜艳,夺目。

他脚边跪着一个身体已经抖成筛子,脸上没有半分血色的男人。

“求太神饶命,求太神饶命,小的一时猪油蒙了心,脑子坏掉了。还请太神饶命!”

男人鼻涕眼泪横流,语气里是止不住的颤抖,整张脸因为恐惧而变得狰狞。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他,比死亡更可怕的是镜厌。

镜厌平生,最恨背叛。

“你投靠玄苍的时候,可有想过,他们会不接见你。”

镜厌缓缓俯下身子,视线在男人绝望的脸上停留了一瞬,狂妄地大笑起来。

“你觉得我会败,所以你想投靠玄苍。”

镜厌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似惋惜,似怜悯。

“可惜你忘了,你是月蚀族人,有哪个正义的神,会愿意接纳你这个罪神身份呢?”

镜厌转过身去,微微仰头,宝顶画满了繁复的黑红图腾,神秘又诡谲。

“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啊。”

镜厌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又转过来俯视已经软成烂泥的男人。

“既然,你这么喜欢玄苍,”

“不不不!太神!我不喜欢!”

男人大叫着,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头摇成了拨浪鼓。眼里是极致的恐惧与绝望,掺杂在一起,眼泪汹涌。

极端的恐惧让他忘了尊卑,男人双手双脚爬到镜厌脚前,两只手死死地揪住镜厌的衣角。

“求您了!。太神饶命!我知道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男人低声嘶吼着,就好像是声音越大,诚心越足似的。

“错了,就要有惩罚啊。”

一截苍白皓腕从宽大的袖中伸出,抚上男人的头顶。

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在祈求慈祥的长辈原谅。

只是镜厌说出的下一句话,让男人面如死灰,霎时惨白。

“来生,别再投生到月蚀了,做个玄苍族人吧。”

“不!”

男人松开了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徒劳一般的往后退了两步。

微弱的烛火幽动,映出镜厌手掌心黑红色的神力。

黑红雾气缭绕在镜厌的皓腕周围,男人已经反应过来自己没有了任何可以求情的余地。

男人慌不择路想要站起来逃走,腿却早已吓软,在地上挣扎了半天都没有站起来。

“可惜,你却只此一世,再无来生。”

神和仙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仙可以入六道轮回,而神只有一生。

黑红色的雾气席卷而去,直扑男人门面。红光乍现照亮整个殿宇,瞬间又熄灭无声。

地上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浮灰。

镜厌收回了手,袖子垂落,再度遮住那截葱白。

归墟之内血光蔽日,早就化作一片阴惨惨的地狱。猩红的血水,枯骨山高耸而立,无尽的骸骨漂浮,早已分不清是哪个神族。

兵器相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下方是两族兵卒,空中是玄苍神族的女战神念卿和月蚀长老质风。

念卿身上的银甲血迹斑斑,白袍下摆稍微一拧便能攥出来一摊血水。

这场大战已经持续了半月之久,两族将士早已疲惫不堪,现在全靠一种信念支撑。

月蚀靠着一统九界的欲望,玄苍靠着保护家园的恒心。

“念卿,说到底,月蚀与玄苍祖上也是同根,你就这么残杀同胞吗?”

质风怒目圆睁,睚眦欲裂,一把大刀握在手中,刀尖处凝出一粒血珠,俨然掉落,不见踪迹。

“简直笑话!若是月蚀真将玄苍看做同族,又为何伤害我边界族人?”

黑石翻滚,巨柱倾倒,漫天灰尘之中,念卿手一挥,露出冷漠疏离的神情。

狂风吹起她一头如墨的长发,却掩不住她眉间的英气。

一想到那些被月蚀族人强行吸取神力的玄苍族人,再看向对面狂妄的质风,念卿眼底一沉。

皓腕翻转,悯生剑在念卿手中幻化而出,剑尖遥遥指向质风。

悯生剑破空而来,裹挟着呼啸的白雾剑风,凛冽尖锐。

上古名剑悯生,就是为了守护天下苍生,剑器有灵,能与执剑人心意相通。在心怀大爱之人手中,更是威力倍增。

质风本来修为就在念卿之下,更是不敌这悯生剑的威力,被悯生剑气甩出去十几米,直直撞在后面的嶙峋怪石上,一口鲜血喷出,噗通一声摔到地上。

悯生剑出,九界之中没有多少人能地挡住这汹涌纯厚的剑气。

下方不少月蚀将士和玄苍兵卒也被这一挥所波及,头昏眼花,浑身难受起来。

原本是害怕伤到己方士兵,念卿才迟迟没有使出悯生,只是战事已经持续半月之久,再这么拖下去,玄苍的士兵也会忍受不住的。

可是成大事者,必要有所牺牲。

“收兵!”

质风已经伤了元神,不可能再有余力与她对抗,月蚀看到质风摔下来,群龙无首,已经溃不成军,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叛逃,逃离战场。

念卿缓缓落下来,踩在地上,弯腰伸手拽起来一个刚刚被剑气伤到的小兵。

“待会去大营,叫医官给你疗伤。”

这些人被剑气所伤,念卿心里存了愧疚,想着待会去大营里头找绿袄说一声,叫她给外面这些士卒疗伤。

“是!多谢将军!”

小兵被念卿拽起来,看着这个昔日遥不可及只在传闻中听到过的女战神,今日见了真身,激动之色写满了脸庞,就连语气都微微发颤,眼里升腾起透亮的感激。

念卿虽然脸上

有着浓重的疲惫之色,也染了尘灰和干涸的凝血,眼神却依然清亮有神,拽他也是利落有力。

看到小兵仍然士气昂扬,念卿欣慰地点点头,伸出手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利落地转身离去。

她所行之处,都会伸出手拍一拍过路士兵的肩,或是拽一把跌倒在地上的士兵。

看到高高在上的念卿太神其实没有那么高不可攀,反而如此平易近人。近连半个月因为无休止战争带来的烦躁疲惫都一扫而过。

军心再次振奋,士兵们学着念卿互相锤着肩膀,从地上拽起来跌坐的同胞。

“誓死守护家园!不叫月蚀侵占!”

人群中不知是谁嘶喊了一嗓子,人群开始骚动,声音越来越大,喊的人越来越多。最后竟然形成了万军齐声的阵仗。

“誓死守护家园!不叫月蚀侵占!”

“誓死守护家园!不叫月蚀侵占!”

“誓死守护家园!不叫月蚀侵占!”

一声高过一声的呐喊响彻月蚀玄苍边界,本来就溃散的月蚀士兵更加慌不择路地四处逃窜。

怪石脚下质风半死不活地一口接着一口地吐着鲜血,已经无力回天。

念卿站在大军前方,回身看着身后满身秽土陈血的士兵,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念卿握紧拳头,将拳头举过头顶,大喊道。

“今日只要我们还在这!就绝不会叫我们身后的土地染上战火!”

她站在不见天日的蛮荒之地,头顶是黑云密布,脚下是血流成河,冲刷过骸骨。这清亮的声音却响在蛮荒上空,传到每一个玄苍士兵的耳中。

即使我们身在险境,但只要我们要想守护的人能平安,哪怕前路刀山火海,为了万民苍生,依旧值得。

“打败月蚀!”

“打败月蚀!”

“打败月蚀!”

“报!!!!”

一黑甲军兵从殿外跑进来,跪在镜厌面前,右手端在胸前。

“太神,我们,我们”

前线的溃败成那个样子,月蚀败了之后念卿那个女人竟然还带着自己人振奋了一番士气。

这怎么报给镜厌太神。

“我们败了。”

情报兵深深地低下头,快速地说出月蚀败落的消息。

殿内是死一般的静寂,黑甲情报兵额头上沁出汗珠,顺着鬓边滑下,他小小地咽了口唾沫,胸腔里砰砰地震动。

月蚀惨败,质风受重伤元神有损。

这对于月蚀后方大军来说,无疑是加重他们的顾虑。

他们真的能否打败玄苍,能否与其他三族分庭抗礼。

镜厌站在烛台面前,一动不动,半晌,镜厌哑着嗓子问。

“质风呢?”

“质风长老他,他重伤昏迷,现在在月医那治疗。”

“谁伤的?”

“是,是念卿太神。”

“念卿?念卿。”

镜厌反复念着这个名字,玄苍念卿,第一女战神。

情报兵头埋的更低了,整个人弓成了虾米,后背上渗出一层凉汗,内心煎熬如同在火上架着烤。

“念卿太神的悯生剑九界之中,几乎无人能够阻挡,质风长老,也是被剑气所伤,否则和那念卿不分伯仲。”

情报兵跪在地上,忍不住为质风开脱,他早就听闻镜厌这个人心狠手辣,而且残暴。若是他因为这次失败,迁怒于质风长老,那质风长老岂不是很无辜。

“不分伯仲?”

镜厌轻笑一声,在屋子里慢慢踱步。

“他就是再修炼一万年,也比不上现在的念卿。他二人僵持许久,不过是念卿留了质风性命,没下死手而已。”

念卿二十几万年修为,玄苍第一女战神,能让悯生剑认主,质风这点散乱修为,怎么可能比得过。

情报兵闭了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说下去,就是僭越了

“悯生剑,也不知他神智还能否清晰。”

镜厌轻微地摇摇头,语气里尽是惋惜,好像真的在为质风可惜一样。

“无用之人,月蚀不需要啊。”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3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