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汤圆圆何廷默(汤圆圆何廷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全文免费阅读)汤圆圆何廷默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

汤圆圆何廷默是古代言情小说《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开心快乐的繁星”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你什么时候读的书,你太超乎我的意料了”何廷默追在汤圆圆身后说道汤圆圆不耐烦的转身道:“小何,我早就说了你配不上我,你们全家都不信,我就这么说吧,我大专毕业,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你啊跟我的见识比起来,不知道差了几百个境界如今我跟你也说不明白,你现下就好好读书,等你乡试中了,咱们就一拍两散”何廷默还想说什么汤圆圆转过头来又道:“三十两的事不要告诉你爹娘”何廷默点了点头道:“这我不会说的...

小说《先婚后爱:买来的媳妇太嚣张》是作者“开心快乐的繁星”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汤圆圆何廷默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何田氏急了:“你连个土灶都不会用,你还理直气壮的,声音比我这个做婆婆的还大。我只当你是谦虚,没想到你真啥都不会,你在家时,你娘是怎么教你的?”骂她也就罢了,连她妈一起骂上了…这会子汤圆圆可顾不上之前答应何廷默的什么敬重老板的承诺了。叉着腰,直接道:“我娘怎么教我用不着你管。再说了,我可没叫你家买我,...

第5章 闯祸了 阅读最新章节

一向大度的何老爹面色也不好看,站在一旁没说话。

他身边站着几个乡里汉子,农忙后得了空都要和他一起抽旱烟唠嗑的。

汤圆圆站在灶房门口,直道:“我早就说过了,我没烧土灶,你们就是不信,还说是我为偷懒撒的谎,这回眼见为实了吧。”

见她惹出了事,还为自己辩解。

何田氏急了:“你连个土灶都不会用,你还理直气壮的,声音比我这个做婆婆的还大。我只当你是谦虚,没想到你真啥都不会,你在家时,你娘是怎么教你的?”

骂她也就罢了,连她妈一起骂上了…

这会子汤圆圆可顾不上之前答应何廷默的什么敬重老板的承诺了。

叉着腰,直接道:“我娘怎么教我用不着你管。再说了,我可没叫你家买我,是你家自己要买我的。我就不会用灶煮饭,怎么着吧,有本事把我赶出去呀,我巴不得呢。”

她说罢,翻了个白眼,回了屋。

从衣橱底下翻出一个罐子,那是何廷默存了多年的积蓄。

她前天打扫时无意中发现的,她从罐子里拿了几十文钱。

不顾何田氏的骂骂咧咧和周围指指点点的乡亲,直接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大摇大摆的出了大门走了。

何家院子里站了很多乡亲,平日里无论家境还是孩子皆不如何家。

今日闹出这场面,此刻皆指责汤圆圆这个儿媳妇没规矩,不孝公婆。

又道汤赌鬼的女儿果然娶不得。

看尽了何家的笑话,何田氏夫妻两顿时觉得没脸。

这时得了信的何老二媳妇也火急火燎赶了回来。

问清前因后果,她用手帮何田氏顺了顺胸口的气。

安慰道:“娘,你别气坏了身子,三弟妹也不是故意的,她不会煮饭,慢慢教就是了。”

何家老二的媳妇是性格和善温吞之人,平日里话不多,只知道做事。

她安抚了公婆,又好言好语答谢了帮忙灭火的乡亲们。

同时也帮汤圆圆说了好话,直道是三弟妹年龄尚小。

看何家人回来了,乡亲们看了会热闹便都回去了,只在路上七嘴八舌的说了很多。

说来说去,就说这何家老三那样一个风华绝代的才子娶了个这样的一个不懂规矩无法无天的媳妇,真是眼瞎了。

这话碰巧被来何家打探实情的张大小姐—张若若全听了去。

张若若是通南县富商张员外家的独女,且是老来女。

有五个儿子的张员外,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女儿。

夫妻两个宝贝得紧,如同珍珠明月一般捧在手心里抚养长大。

那是锦衣玉食,要什么给什么。

金尊玉贵的张若若长大到十六岁,在上元灯会时,遇到作诗赢了头彩的何廷默,见他外貌清俊又文采斐然,顿时倾心不已。

那一年的上元灯会,情窦初开的张若若遇到了通南县第一才子的何廷默,而何廷默的同窗蒋武也在同时遇到了张若若。

蒋武家境虽比不上张若若家,却比何廷默这种小门小户家好上了不少。

良田庄子皆有,还有一个在县里做芝麻官的亲戚。

他自认为自己是比何廷默的条件好上一大截,哪知道张若若理都不理他。

只有他借着自己与何廷默同窗的身份,谈到何廷默时,张家大小姐才搭理他一二。

此刻,坐在豪华马车里金尊玉贵的张若若,听着路过的乡亲嘴里不断提及的何家老三还有老三那不堪入目的新婚妻子。

她的泪珠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旁边的丫鬟气愤道:“没想到那蒋公子竟然句句属实,何公子当真娶了个千万倍不如小姐的野丫头。”边说边拿精致的帕子给她家小姐抹泪。

张若若悲泣道:“他为何这般对我。”

小丫鬟安慰道:“小姐莫急,即便是真的,我们也得当面问了何公子,也许是另有隐情也说不定,何公子才华斐然,怎么会甘心娶一个乡野粗妇。”

张若若平静下来道:“你说得在理,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当面问清楚。”

“车夫,掉头,去鹿鸣书院。”

……

汤圆圆拿了几十铜板,先找了个馄饨摊子叫了一大碗肉馄饨。

这毕竟是古代,用料哪里有现代讲究,凑合能吃就行。

许了几天没吃肉了,一大碗馄饨一下子就吃下了肚子。

吃完了饭,她就满大街溜达。

跑到一间布庄,扯了两块像样的布料子,准备回去做个肚兜,裤衩啥的。

别说,古时候的大街也热闹的紧,有耍猴的,有唱戏的,还有那胸口碎大石的,看得汤圆圆乐呵呵的。

又走出二里地,她经过一个大户门口,定眼一看牌匾:鲁班居。

不正是何家老二上工的地方吗?老二夫妻两对汤圆圆很好。

前天晚上她饿了,老二媳妇还给她做葱饼吃,汤圆圆身上穿的衣服就是老二媳妇给她的。

汤圆圆想既然路过,就进去瞧瞧。

何家老二十来岁就来鲁班居做学徒,起早贪黑,不怕苦不怕累,做了八年学徒。

学徒期满,掌柜的看他勤快老实便留他下来做工。

他人虽然长的高大威猛,性格却老实木讷,又因为小时候摔下树去,上嘴唇磕坏了,鲁班居里的师兄弟们都欺负他。

汤圆圆敲开了鲁班居的大门,在屋后找到了正在收拾工具的何老二。

“二哥?”

何老二抬头一看,惊喜道:“弟妹,你怎么找到这儿了。”

“嘿嘿,我路过。”

汤圆圆一看何老二的工具箱似乎被人动过,里面的榔头少了,他正埋头找榔头。

心里已然猜出了大概,这世道就是哪儿哪儿都有那欺负人的坏种。

汤圆圆可不纵着他们,她指着其他人的工具箱,直接道:“为何你不用他们的。”

“用了别人的,别人就没得用了。”

汤圆圆轻飘飘道:“那就只能算他倒霉。”

说罢,就随手从别人的工具箱里,拿出一个榔头,递给了何老二。

这时,何老二的师兄弟们吃完了午饭过来,恰巧看到了这一幕。

领头的一个头发梳得滑溜溜,油光满面的男子,走过来,道:“呦,何老鼠请了个好帮手,还是个娘们。”

汤圆圆站出来,冷冷道:“你说谁是何老鼠?”

人小,气势不小。

何老二低着头伸手想拉汤圆圆。

油脸男不屑的打量着汤圆圆,嬉笑道:“怎么?你一个娘们还要帮他出头?我看你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屎。哈哈哈…”

后面的几个糙汉子也跟着大笑起来:“哈哈哈…”

杜兜兜不屑的白了一眼,道:“跟他比起来,我觉得你更像一一只老鼠。”

这时,周围一惊,然后几个看好戏的汉子开始窃窃私语。

“这小娘们不一般,嘴可厉害呢。”

“阿精,你今天竟被这娘们堵嘴,可真没面。”

“……”

看热闹不嫌事大,这帮汉子不断七嘴八舌的火上浇油…

油脸男脸色挂不住了,突然暴躁起来,伸手就要打汤圆圆。

眼瞅着一大巴掌就要盖下来…

汤圆圆竟一丝不惧,当即随手接住了这一下,轻而易举的甩开。

然后握拳,左右臂同时用力,给了油脸男肚子上两拳。

这两拳速度快狠准,只用了不过三成力,精准的避开了心脏,肝等重要器官。

毕竟二哥还要在这里做工,她不想伤人,弄得太难看。

那人完全没反应过来,挨了两拳应身倒地,捂着肚子嚎叫。

其他人皆一惊,不自觉的退在后面。

汤圆圆站定,霸气道:“还有谁?”

此言一出,竟无一人敢上前。

汉子们心想:这娘们的动作来看,一定是个练家子,说不准还是个武林高手什么的,别冲上去,万一得个内伤可是要人命的。

大家都是木匠,还要做工挣钱养家,哪里想惹祸上身。

顿时场面上无人敢说敢动,就油脸男躺在地上阵阵哀嚎。

“弟妹。”何老二也上前拉她。

汤圆圆只沉着道:“莫怕。”

她想:以她的身手,别说就这几个呆头呆脑的木匠了,就是练家子来和她打,以她的水准,也未必会败。

这时…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2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