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方令秦离长河流墨(秦离长河流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秦离长河流墨)神方令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秦离长河流墨)

完整版都市小说小说《神方令》,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秦离长河流墨,是网络作者“长河流墨”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三月,是万物复苏的好时光,春风沁人心扉,拂过草坪,吹动花草,令其翩翩起舞四五棵杨柳相隔不远,随着清风摇曳枝身,尽情舞动在那几棵杨柳的其中一棵下方,静静躺着一个十八岁年纪的青葱少年这少年闭着双眼半靠在杨柳上,修长的双腿交迭而放,甚是惬意他上身穿着朴素简约的蓝条白底衬衫,下身穿着略带破损样式的淡蓝色牛仔长裤,脚蹬一双洁净的白色运动鞋,整体看起来颇为精神利落如果说少年的衣着算是简单得体的话,那...

主角是秦离长河流墨的精选都市小说小说《神方令》,小说作者是“长河流墨”,书中精彩内容是:如果在考试的时候让他知道自己无法储存内息,那对他的打击就更大了。”“所以,你今天特地准许秦离离开武学课,就是想要顺势让我过来,好告知我这些么?”葛艳玲也明白了陈官的想法。陈官点点头道:“反正这小子是个差生,平时总逃课,连你的课他都逃了不少。我让他离开休息一下,班上的其他同学也不会在意的...

第2章 华夏新纪元 阅读最新章节

“葛老师,你也别难过。”

陈官看着眼前瞬间没了精神的葛艳玲开口安慰道:“我知道你很喜欢秦离这孩子,在他身上你费了不少心思。但是,他无法修炼已经是铁定的事实了,就算他再努力也于事无补。我知道这孩子的问题后,也考虑了很长时间,不忍将这结果告知于你,但是,眼下高考在即,我实在是不得不说了。如果在考试的时候让他知道自己无法储存内息,那对他的打击就更大了。”

“所以,你今天特地准许秦离离开武学课,就是想要顺势让我过来,好告知我这些么?”葛艳玲也明白了陈官的想法。

陈官点点头道:“反正这小子是个差生,平时总逃课,连你的课他都逃了不少。我让他离开休息一下,班上的其他同学也不会在意的。”

“他不是差生……”葛艳玲声音非常低微地呢喃了一句。

“葛老师?”陈官没有听清葛艳玲的话。

“没什么。”葛艳玲摇摇头。

“葛老师,你想办法尽快把秦离的真正情况告诉他吧,你应该知道,越晚告诉他,对他的打击和影响就越大。”陈官提醒道。

“我知道,谢谢你了。”葛艳玲站起了身子。

“不客气,我早就想告诉你这些了,只不过现在才想到合适的诉说办法。”陈官也站了起来。

“我是谢谢你让秦离留在了外面。”葛艳玲看着玻璃外摇晃着身形的秦离,轻声说道。

陈官点点头,他和葛艳玲老师共事许久,知道她不知为何,独独对秦离这个孩子甚是上心。

“陈老师,我先走了,抱歉耽误你不少时间。”

葛艳玲说完话,走出办公室,脸色早已恢复正常。

“老师,你们谈话时间也太久了,我可是还饿着肚子呢。”看到葛艳玲走出,没精打采的秦离立刻抱怨了一句。

“你还有意见了?你肚子饿,我肚子就不饿么?”葛艳玲微微歪头看着秦离。

“你和我能一样么?”秦离顿时来了精神,“老师你可是有专门的教师餐厅的,什么时候去都有厨子给你临时做饭。而我一个穷学生,只要去晚了,能打到的饭菜就都是剩下的了。”

“好了好了,老师耽误你吃饭时间,是老师不对。”葛艳玲说道:“这样吧,今天老师请你吃饭,就去教师餐厅。”

“啥?”秦离瞪大了双眼,“老师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走吧……”葛艳玲微微摇头,率先迈步。

秦离还有些犯愣,直至听到老师高跟鞋的“哒哒”声响起才反应过来,赶紧跟上老师的脚步。

百兴中学的餐厅有两个,一个是专门让学生和学校杂工进食的普通餐厅,另一个则是专门为教师设立的教师餐厅。

教师餐厅里的食物更加精良、丰盛,并且价格也不会太高,这也算是百兴中学的一个维护师资的手段。

秦离虽然经常好奇之下跑进这家教师餐厅,但是到目前为止,他却没有在这里用过餐。毕竟学校明文规定,教师餐厅,是只供教师用餐的地方。

带着秦离走进餐厅,葛艳玲迈步走上了二楼。

二楼是专门为班主任以上级别的教师准备的用餐地点。这里的用餐环境较之一楼更好,甚至有专门的服务人员。

葛艳玲点了一顿丰盛的菜肴,五花八门、红绿相间的美味珍馐看得秦离有些眼晕。

“还等什么,不饿了吗?”看到秦离吃惊的呆样,葛艳玲的脸上首次出现了一丝柔和笑意。

“哈哈,那我不客气了!”

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的秦离开始风卷残云般狼吞虎咽起来。

几十分钟过去,秦离的面前只剩下一堆骨头残骸。而葛艳玲前方,只有一个空了的面碗。

“嗝……”

长长地打了一个饱嗝,秦离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一脸满足之意。

“老师,今天你为什么要请我来这里吃饭啊?”秦离呼了口气问道,“难道我无意间为学校做了什么好事,学校特地让你来嘉奖我?”

“少自恋了你。”葛艳玲无奈摇头,“秦离,你说说你,还不过十八岁,跟老师说话就敢这么吊儿郎当没个正经的,将来你要是进了社会,肯定少不了会因此吃亏的。”

“嗯嗯,谢谢老师提醒。”秦离快速笑答,也不知道有没有将葛艳玲的话听进耳中,“不过,我确实很奇怪,老师你今天到底为什么要突然请我吃饭啊?”

“因为……”

葛艳玲话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她一想起之前陈官对秦离的评价,心里就满是纠结和不忍。

“因为……因为我今晚要给你补课。”

沉默了几秒钟。葛艳玲最终还是没有立刻告知秦离他的情况。

“啊?老师你饶了我吧,这三年时间里,你都给我补了八百次课了,还有完没完啊?”秦离本来满是满足之意的小脸顿时苦了下来。

“八百次?有这么多么?你专门数了还是怎么着?”葛艳玲双手环抱,“这次你别想逃,你都吃了我请的饭了,要是还敢在补课途中逃走,我一定饶不了你!”

“天呐,我说你咋这么好心请我吃饭,原来是一顿标准的鸿门宴啊!”秦离顿时苦恼。

“你想怎么认为都行,总之你今天晚上别想跑,要是你敢逃走,今后的九十天里,你就再也别想有一天好日子过了,知道吗?”葛艳玲满脸笑意,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是,我知道了,谁让我白吃了这么多好吃的呢。”秦离无奈摇头。

“哎,这就对了。”葛艳玲脸上笑意更甚,“那就老规矩,今天晚上下晚自习后,在教室等我过来啊。”

“遵命,老师大人。”秦离故意对着葛艳玲抱了抱拳。

葛艳玲似乎早就习惯了秦离的这个样子,她说道:“距离下午上课还有点时间,回寝室休息一会儿吧。”

“我没有午休的习惯。”秦离站起身来,“我中午一般都是去图书馆看书的。”

“行,总之别忘了今晚的补课。”葛艳玲再次提醒。

“知道啦,那老师大人,学生我就先告辞了。”秦离再次像古人一样说着话,随后慢慢走下了楼。

秦离的身影消失后,葛艳玲脸上的笑意逐渐消散,一片愁云慢慢笼罩了她。

“秦离这孩子,怎么就不能修炼呢?唉,我该怎么告诉他呢?”

秦离不知道葛艳玲心之所想,离开教室餐厅后,他径直走向了图书馆内。

百兴中学的图书馆没有名字,占地面积倒也不小。上下四层,整体看起来颇为壮观。

轻车熟路坐上电梯来到第三层,走到存放自己感兴趣书籍的书架,秦离拿起了一本厚厚的褐色薄皮书本。

这本书籍封面很简约,外面只镶嵌着四个金色大字——“世界历史”。

重新拿起这本书籍,秦离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从上一次自己看到的段落继续品读起来……

“华夏,两个简单的文字。然其背后,却承载了上下八千年的文化更迭和变迁。华夏这两个字,代表了庄严、肃穆,更代表了传承和不朽!”

秦离读着书本上的内容,心中也暗暗回忆起来。

“现在是华夏新纪元第七百六十四年。历史老师说过,生为华夏子民,我们应该感到幸福、幸运和庆幸。华夏大国,是我们的敬爱的母亲,经历风吹雨打,仍能万劫不朽,依然有能力庇护爱护着我们这些百姓子民。”

“八千年的传承,数百年的崛起,华夏大国,有着自己的威严与骄傲。”

秦离慢慢回味着自己三年来学到的历史知识。

在距今七百多年前,那时的世界,还在用着过去的时间计算名词:“公元”,那时的华夏,屹立在世界之林。低调,但不懦弱,谦虚,但不可挑衅!

有一天,全世界的天空之中忽然无端落下了七彩祥瑞雨,滋润了大地,点化了万物。

自那以后,很多人发现自己身体出现了变化,他们变得更加敏锐,更加健壮,更加强横。

更有大能之人,在那之后,摸索出了一条修炼以强盛的道路!他们修炼过后,不仅拥有了远超他人的强横实力,甚至连寿命都变成了常人的几倍!

而从那之后,越来越多的人们按照大能摸索出来的方式开始了修炼,他们以武入门,以精为上,以强为尊。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世界开始使用新纪元,而华夏崛起,实力达到空前地步,就是新纪元开始的第二十个年头。

新纪元二零年那年,华夏出现了一位影响古今的异人,他自创出绝佳的修炼理念,将整个修行分成各个阶段,由最初的武徒,往上分为武者,武师,武宗等阶段。在每一阶段,都赋予了相应的修炼功法和口诀。

他的修炼理念推出后,经过时间的沉淀,逐渐散发出璀璨的色彩,照耀了整个华夏。

在那以后,华夏大国进入了全民修炼的热潮,并且只用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就建立起了一套完全适合全民修行的强势修炼体系。

而那套修炼体系一经推广使用,华夏全民实力疾速上升,甚至呈指数级增长,也就是在那之后,华夏的底蕴空前强盛,实力犹如古井无波的湖水,表面平静无痕,暗地汹涌澎湃!

秦离详细回忆和梳理了一下华夏新纪元的具体发展历程,接着他自语起来。

“新纪元内以修炼齐家立足,所以现在,修炼为上、修炼者为尊。凡是不能修炼的,即使在其他方面有再高的建树,也难免会低人一等。最起码来说,若是不能修炼,连寿命都会比修炼之人短上不少,身体素质就更别说了,今后在社会上工作打拼,也定会不如那些修炼之人。”

“唉,所以,修炼才是重中之重啊。”秦离自语着,突然无奈叹了口气,脸上出现了复杂之色。

“老师,你请我吃饭,应该是和我修炼有关系吧?”秦离合上了书本,回想着刚刚吃饭时,老师葛艳玲看自己的表情。那时候,老师虽然一直都是轻松微笑着,但是秦离还是能够确定,老师她应该是有严肃的话要对自己说的。

“秦离。”

就在秦离思索之时,一声略带青涩又颇为悦耳的女孩儿声音在秦离的后方响起。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