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凰后戏江山(帝君凰后戏江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帝君凰后戏江山)帝君凰后戏江山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帝君凰后戏江山)

叶轻鸾李湛是穿越重生小说《帝君凰后戏江山》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叶轻鸾”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如,如我所愿?所以?”叶轻鸾高高挑起,心想这男人突然说起这些话的意图,他这是要接受她的以身相许?“本王会娶你,从今以后你可以留在湛王府”李湛的声音闷闷的,视线依然没有看向叶轻鸾,那轻飘飘的声音里带着些缥缈,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般“哈?”叶轻鸾的嘴角抽了抽,不知道李湛在抽什么风,她刚才说以身相许不过是随口说说,她叶轻鸾可从未想过嫁人!李湛转身头来,幽黑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绪的波动,脸上亦没有多余...

穿越重生《帝君凰后戏江山》,讲述主角叶轻鸾李湛的爱恨纠葛,作者“叶轻鸾”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叶轻鸾哼了一声,悄咪咪往后退了一步。下一秒,伴随着毒医仙的惨叫,他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站在毒医仙原来位置的,是臭着脸,换好衣服重新回来的苍言。白色的衣衫不见,此刻身着一袭青衣,目如清风,身如琦玉。苍言当真当的起温润如玉四个字...

第23章 这人真是找死 阅读最新章节

毒医仙摆了摆手,纵身跳进院里,“此话差矣,想要毒用的精,用的百发百中,就得常练,常琢磨。”
叶轻鸾嗤笑,冷冷瞧着这老头,“那就可以随意在人身上用了?老头,照你这样说,倘若你昨日用的是天下至毒,那我如今就活该是一具尸骨?”
“话不能这么说……”老头嘿嘿两声,丝毫不在意叶轻鸾的看法,“再者,我不是也没在你这个女娃娃身上用剧毒么。”
他细细看着叶轻鸾,似乎想从叶轻鸾身上找出不对劲,可这过去一夜,叶轻鸾身上没有任何他肉眼能看到的不舒服。
“丫头,你体内的毒真的解了?怎么解了?跟我这老头说说呗!”
毒医仙毫不客气的坐在石凳上,摆出了叶轻鸾不说,他就不走的架势。
叶轻鸾哼了一声,悄咪咪往后退了一步。
下一秒,伴随着毒医仙的惨叫,他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
站在毒医仙原来位置的,是臭着脸,换好衣服重新回来的苍言。
白色的衣衫不见,此刻身着一袭青衣,目如清风,身如琦玉。
苍言当真当的起温润如玉四个字。
无由来的,叶轻鸾想起了李湛,那个男人,跟温润如玉四个字,是怎么都沾不上边的。
毒医仙一瘸一拐的走过来,龇牙咧嘴,指着苍言气的脸通红,“哎呀,你这个小子太不懂得尊老爱幼了。”
他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哼……”苍言冷哼一声,站在叶轻鸾身边,“要怎么收拾他?”
叶轻鸾挑眉,“看来这人是把你惹着了……”
鞭游如龙,一瞬间打掉毒医仙身上飞来的银针,绿色的粉末在空中爆开,苍言转身躲开粉末,扇子中的银骨冲着毒医仙的下盘而去。
躲闪之间,苍言被叶轻鸾的鞭子箍中,整个人被扯着躲开了紧接而来的毒粉。
毒医仙,名不虚传,阴狠手辣,不过才一炷香功夫,这院子里的花草树木,死了一大半。
被遣散出去偷偷摸摸想要看院内情况的两个女婢,也没了声音倒在地上。
叶轻鸾轻飘飘的看了一眼,目光又重新回到毒医仙身上。
这老头现在一身太医装扮,让人挑不出什么不对劲来。
但仔细看的话,那面容僵硬,应该是易容所致……
但是声音和身上的味道没变,叶轻鸾只一眼就能确定。
当下叶轻鸾心生警惕,那日因大意中他毒,今日完全清醒,又无人缠斗,可不会让这人如此轻易得手了。
“好娃娃,好娃娃!哈哈哈……”毒医仙早就看出来叶轻鸾已经认出他了,痛快得放声大笑,“就喜欢你这样的机灵的。”
叶轻鸾淡淡的看着毒医仙,不为所动,这老头是研究毒药毒粉走火入魔了吧……
毒医仙压根不在意叶轻鸾是否想要跟他斗下去,再次冲着叶轻鸾丢药粉,阴招损计,层出不穷。
叶轻鸾一一躲过,不费任何力气,毒医仙着急了,竟是千针齐发,不择手段也想将毒放在叶轻鸾身上。
苍言眼看这局势不妙,咬牙往前冲,想要将叶轻鸾拉回来。
却忽而,叶轻鸾踮脚后跃,毒医仙紧着要追叶轻鸾而去,下半身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
苍言抿唇,趁势放出毒针,毒医仙没有防备,银针尽数没入身体。
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毒医仙惨叫一声,哆嗦着腿摔在了地上。
这重重一下,听的两个人都不忍直视。
这毒医仙看起来似乎是解不了自己的毒,看看这口吐白沫的样子,啧啧啧……
叶轻鸾弯腰看看毒医仙,冲着苍言竖大拇指,“干得好。”
苍言慢悠悠走过来,跟着叶轻鸾幸灾乐祸,“……这是那天我收集起来的毒针,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
虽不知这是什么毒,可是看着好疼啊……
“你们这两个娃娃,下手真是狠毒,这样对待我一个老爷子,你们忍心嘛?”
毒医仙口齿不清,疼的五官发紧,一个劲的打哆嗦。
他自己的毒他自己能不知道吗,他一心都在制毒上,极少研究解药,现在算是倒霉催了。
“啧,我说毒医仙,你这可是自作自受,怪谁啊!”叶轻鸾看了苍言一眼,苍言立刻拖着人扔到隔壁院里,半分都不带耽搁的。
可见,是讨厌这人到了极点。
“为什么不杀了他?”苍言拍着袖子回来,像是沾染了什么让人厌恶的东西,一脸不耐烦。
这不过半日时间,苍言已经想对这人避而远之了,若是这人缠上的是他,只怕此刻已经是一具白骨了。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