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落魄千金成了京圈第一宠(傅沉姜时笙)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沉姜时笙)三年后,落魄千金成了京圈第一宠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三年后,落魄千金成了京圈第一宠)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三年后,落魄千金成了京圈第一宠》,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傅沉姜时笙,是网络作者“黑桃G”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卧室、阳台都没有,姜时笙慌了她告诉过哥哥,自己在家不要开门,他为什么出去了?这个小区老旧,很多社会上的混混图这一片区比周围要便宜,在这里租房,要是他们欺负了哥哥……姜时笙不敢想姜时笙冲到门口,低头换鞋,忽然发现厕所里蹲着一个高大的背影“哥,你在干什么?”她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落回肚子里心有余悸姜栩安晾着满是泡沫的手转过身,语速缓慢:“给阿笙洗毛巾,阿笙回来就不用洗衣服了”姜时笙看着哥哥...

主角傅沉姜时笙的现代言情小说《三年后,落魄千金成了京圈第一宠》,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黑桃G”,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过来,倒酒。”傅沉简言意骇。女孩本来站在傅沉左边,听闻故意缓缓弯下腰,去拿傅沉右边的酒瓶。胸前的雪白在傅沉眼前明晃晃地,身上浓烈的香水味让傅沉眉头忍不住皱了皱...

第8 章 出去 阅读最新章节

女公关感觉自己走了大运,能被傅沉选中,一时间信心大增。

她自然也听到周斯远说的话了,于是更卖力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懵懂大学生,怯怯懦懦。

这样子要是在别人那里可能好使,惹人怜惜。

但眼前的人是傅沉。

“过来,倒酒。”傅沉简言意骇。

女孩本来站在傅沉左边,听闻故意缓缓弯下腰,去拿傅沉右边的酒瓶。

胸前的雪白在傅沉眼前明晃晃地,身上浓烈的香水味让傅沉眉头忍不住皱了皱。

女孩装作什么不知道,仿佛单纯想要拿酒瓶。

倒上高度数的酒,傅沉一饮而尽。女孩就在旁边乖乖地坐着。

昏暗的包厢,女孩的头发散落眼前,让傅沉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一把拉过女孩,女孩惊呼一声,接着软软地坐在傅沉的腿上。

“傅……傅爷。”女孩声音软糯糯的。

“叫我傅先生。”

女孩心里一喜:“傅先生。”

傅沉眼尾处染了一点红,深褐色的眸子里透着邪佞,喉结上下滑动:“想让我上吗?”

女孩没想到傅沉这么猛,扭捏却娇媚地说了声:“嗯。”

接着,就把胸前的波涛往傅沉眼前凑了凑。

傅沉的手缓缓往下来到她的腰处,女孩觉得自己身上像是着了火,热烈而激动。

不对。

傅沉一下子松开了人,眸光恢复清明,淡淡道:“出去吧。”

“傅先生……”女孩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难道自己表现得太着急了,傅先生喜欢欲擒故纵型的?

傅沉语气中明显多了不悦:“出去。”

陆致骁听到这边动静,对女公关说了句:“你先出去吧。”

女孩虽然不甘心,但还是磨蹭着出去了。

周斯远看着包厢门被拉开,暂停唱了一半地歌:“诶,怎么出去了?”

他拍了拍身边两个美女,示意她们继续唱,自己做到沙发上。

“沉哥,你不会……真的不行吧?”周斯远看着男人一副求欲不满的样子。

这样了还能坐怀不乱?

傅沉撇了周斯远一眼,他瞬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不是,沉哥,这事虽然有点丢人,但是如果积极配合治疗还是有用的,你不为傅家也得为了自己后半生的性福负责啊。”

周斯远还是为了哥们决定舍生赴死。

“周斯远,你要是想死我现在就拉你去四楼,感受感受我刚从国外新进的家伙。”

周斯远一听,头皮发麻。那些刑具可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他上次可是亲眼目睹了一个人还没熬过一遍就求着傅沉直接杀了他。

周斯远说不了,他就怂恿陆致骁。

毕竟陆致骁是他们三个人里年纪最大的,还是有点话语权的。

“嗯,我觉得傅二也可能是因为自身的洁癖。”陆致骁知道山有虎就不往山上走了。

他转移话题。

周斯远一听,也有道理。上次一个女人试图爬上他床,被他扔出去之后他又连夜换了床。

“那不然这样。”周斯远又开始开导道:“你要是觉得她们脏,不然就找一个女大学生怎么样?”

“她陪你睡,你给她钱,互利共赢。等你玩腻了再说。”周斯远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很骄傲。

“现在确实有很多人找女学生。”陆致骁说道,“不过,这样对女孩子是不是很不好?”

“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怎么不好了?”周斯远说道。

傅沉起身:“行了,越说越不着调。走了。”

扔下这句话,傅沉起身离开。

“什么意思?越说越不着调?”周斯远思考着,感觉这句话怪怪的。

“字面意思呗。”陆致骁抿了一口酒。

“不对!”周斯远分析道:“越说越不着调,说明前边说的比后边说的靠谱,那就是我刚开始猜的沉哥不行比包养女大学生这个还靠谱!”

周斯远:“wc!原来上帝给沉哥关上了这扇窗户!”

——

姜时笙考虑到沈佳欣的基础比较差,现在不会的东西太多了。现在带着她打基础徒劳无益,倒不如针对题型进行知识点讲解得分多。

于是她又翻了翻从沈佳欣那里带来的一套全科试卷,根据分值比重她决定先在选择题上提分。

忽然,姜时笙手边的电话响了。

“喂。”

“姜老师……”沈佳欣甜甜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来,她感叹道果然是蜜罐里长大的孩子,说话都这么甜。

“怎么了?”姜时笙看了一眼表,23:10。“怎么还不睡觉?”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姜时笙有一种预感,果不其然,没等姜时笙开口,沈佳欣的话就顺着电波传了过来。

“能不能帮我打一局,我和他们说了我的家教老师很厉害,他们不信。”

“你也不信吧?”姜时笙知道这个小丫头在想什么,“想让你的队友探探我水平?”

沈佳欣被戳破了想法,仍然嘴硬“呵呵,没有啦,就是他们不相信我,我话已经说出去了,你要是不来一局我以后可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来了,姜老师~”

姜时笙暗忖,谁敢让沈大小姐抬不起头,她今下午可是亲眼看见她对队友耍大小姐脾气,只有她让人抬不起头的份儿。

“沈佳欣,还不睡觉和谁打电话呢。”忽然,沈佳欣那头传过来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

姜时笙一听就知道这是傅沉的声音。

“哎,姜老师,不说了,我表哥回来了。账号和密码发你给你了啊,我队友还等着呢。”沈佳欣一股脑说完,挂断电话。

姜时笙看着挂了的电话,无奈地登上号。下午的时候,沈佳欣想要看她的号,但是她早就卸载了。

今晚上做饭的功夫又把游戏下回来了。

二十分钟,游戏结束。

聊天框里开始刷屏。

——“姐姐NB!”

——“小姐姐,带我吃鸡带我飞!”

——“啊!大佬!”

姜时笙一看,这几个人应该和沈佳欣差不多大,这个点了都不敢开语音,只能打字。

她回道:

——“小朋友们,我先下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说完,就退出了沈佳欣的账号。

翌日。

王教授在讲台上激情昂扬的讲课,台下睡倒一片。

姜时笙坐在前排,也隐隐有点头的迹象。

昨晚打完一局游戏,姜时笙又把计划做出来,睡觉的时候都凌晨一点多了。

“叮铃铃——”

刚下课,大家就鱼贯而出,姜时笙随着人流,缓缓往窄窄的门前移动。

“诶,小姜,你留一下。”王教授收起来课本。

“老师。”姜时笙定住脚步,转身。

王教授看着姜时笙,和蔼地笑着:“小姜啊,一个月后有一场教师技能校内选拔赛,能入选就能参加省赛,这个含金量比较高,要是能拿到奖,不管是对考研还是找工作,都有很大的帮助。”

“你要是有意向参加,这段时间好好准备一节课,有时间讲一讲,先锻炼锻炼。”

姜时笙思索了一会:“好的,谢谢老师。”

“没事。上次你们班交上的录课我已经看完了,你讲得不错,这次好好准备有机会拿到名额。”

“好的,我会努力的,老师。”

姜时笙和王教授告别,就坐公交车回家了。

“哥,哥?”

姜时笙放下自己的帆布包,平常哥哥都坐在沙发上,今天去哪了?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1:2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