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萌宠护航,我和神明有个约会(楚九霓凌天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神兽萌宠护航,我和神明有个约会)楚九霓凌天晟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神兽萌宠护航,我和神明有个约会)

《神兽萌宠护航,我和神明有个约会》是作者“ “桃花夭夭””的倾心著作,楚九霓凌天晟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待到五人离开,江赉才缓缓起身俯身将昏睡中的楚九霓抱了起来,朝家的方向走去江赉将楚九霓放在床上,轻轻地为她盖好被子便出去了昏睡中的楚九霓能听到舅舅一个人在客厅熟练地清洗伤口,上药,包扎今天遇到的事情太过诡异,颠覆了她长久以来对世界的认知城市里面怎么会有怪物?那些和舅舅一样拿着大刀的又是什么人?黎川老师怎么也在其中?舅舅到底还隐瞒了什么?纵然楚九霓有一肚子的疑问想问舅舅,可是她却被困在梦境里...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桃花夭夭”创作的《神兽萌宠护航,我和神明有个约会》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她无法进入医院,宠物医院十年如一日,总是大门紧闭。这十年来无论她是翻墙,砸窗,撬锁,哪怕是攀爬到医院顶层,她都无法进入医院内部。当然,她也无法离开!身后永远是一片浓密的白雾。只要踏进白雾,她的梦境便会如斗转星移一般,面前再次呈现出她总也进不去的宠物医院...

第2章 女孩子读书有什么用处,读得好不如嫁得好 阅读最新章节

每一次昏睡。

楚九霓总是会很快陷入一个相同且冗长的梦境。

梦中,楚九霓总是被困在一家宠物医院门前。

是的,是被困在那里。

她无法进入医院,宠物医院十年如一日,总是大门紧闭。

这十年来无论她是翻墙,砸窗,撬锁,哪怕是攀爬到医院顶层,她都无法进入医院内部。

当然,她也无法离开!

身后永远是一片浓密的白雾。

只要踏进白雾,她的梦境便会如斗转星移一般,面前再次呈现出她总也进不去的宠物医院。

而身后重新变成一片白雾。

没有任何的声响和回应。

整个梦境里面唯一能给她回应的,只是按门铃后门铃发出的声响。

渐渐地她也习惯了,每次进来后,不再试图进入宠物医院。

而是按过门铃后,便盘腿坐在门前打坐。

虽然现在的她依然不能走出梦境,但却不再是单纯被困在梦境里的灵魂。

对外在的感知,让她不再那么孤独。

这一次,一直到半夜,楚九霓仍未醒来。

咯吱~

楚九霓听到舅舅江赉拄着一根拐杖拖着疲倦的步伐回来了。

刚刚外面下了一场大雨,江赉的衣服已经全都湿透了。

他正打算先去洗个澡,却被等候多时的王玉华给拦住了。

“有什么事,等我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说。”

“行,你先洗。”王玉华递了个毛巾给他,“等会我想跟你谈谈他浩浩上学的事。”

江赉接过毛巾,默默地点了点头。

关上卫生间的门,江赉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始洗澡,而是从口袋里掏出半包半湿的烟,拿出打火机,点了好几次,终于点燃了。

他猛吸一口,然后吐出一团长长的烟雾,面前的烟雾就像是他无声的叹息。

十年前江赉在一场车祸中失去了一条腿,也丢了工作。

这些年尽管他很努力地找工作,但是却也只能靠出卖廉价的劳动力,拿着极其微薄的收入。

如今江浩即将升入高中,楚九霓也正在上高三。

学费,对于有钱人来说只是一顿饭的事。

可对于原本就贫困的家庭来说却是一笔极大的支出。

也许省吃俭用一年都凑不齐。

高二期终考试考试时,楚九霓嗜睡症又犯了,九门功课总共才考了200分。

为了这个事情,王玉华一直提出要让楚九霓退学,将省下来的学费供江浩读书。

但是江赉却并不同意。

楚九霓从小到大成绩一直很好,不然也不会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江城最好的江城一中。

他并不认为一次考试能说明什么。

何况楚九霓是江赉的姐姐留下来的唯一的血脉,在姐姐临死前,他答应过一定会好好照顾楚九霓。

江赉掐灭才吸了一半的烟,打开水龙头,捧起一捧水,拍在脸上。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不能因为自己的无能而让两个孩子跟着受罪。

倔强的汉子闭着眼睛,任淋浴喷头的水打在头顶,江赉恨自己的无能。

王玉华看着墙上的挂钟指针一点一点地移动,心中的耐心也一点点地慢慢消逝。

在她看来,江赉迟迟不从卫生间出来分明就是在逃避这件事。

她本打算今天心平气和地和江赉谈论这件事情。

可现在,她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了。

咚咚咚!

王玉华用力地拍打着卫生间本就不太牢固的门。

“洗完没?今天不解决这件事,你休想睡觉!”

“快出来!”

咚咚咚!!

江赉看着晃晃悠悠的门,双眼猩红,拿起毛巾擦干身体,穿好睡衣,一瘸一拐地走过去将门打开。

“小声点,别吵醒孩子们。”

“没事,浩浩今天去了同学家了,过几天再回来。”

“可小霓还在家。”

王玉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这你就更不用担心了,从小到大,只要一睡着,就算下冰雹或地震都叫不醒她。”

江赉轻叹口气,算是默认了王玉华的说话。

他深深看了一眼楚九霓的房门,坚定地说道:“小霓不能退学。”

楚九霓能清晰地感受到舅舅的无奈和坚定。

关于舅妈的盘算,她之前也猜到了一些。

实际上她自己这些年经常利用课余时间去做兼职,等到下次的工资到帐,勉强也可以支付学费。

她虽不满舅妈自私的性子,但是她更不希望疼爱自己的舅舅因为自己的事情和舅妈吵架。

她想尽自己所能减轻一些舅舅的辛苦。

这些年,如果没有舅舅,她就只能是一个孤儿。

舅舅给了她这个家,她不能让舅舅为难。

她很想出去告诉舅舅,学费她可以自己出。

可是,此刻的她什么也做不了。

她无法叫醒自己。

王玉华一听江赉的话,立马就不淡定了。

“小霓不退学?那浩浩哪有钱上学?”

"绝对不能让她抢了我家浩浩的学费!"

“她一个女孩子,读得好不如嫁得好,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

“如果她真想读书,凭她的手段自然能从苏一舟那里弄到学费!”

“最近那个苏一舟天天背那丫头回家,她大可以像她妈那样傍上个富豪,她还要读书干嘛?”

……

王玉华如珠连炮,越说越离谱。

“够了!”

江赉大喝一声,额头青筋凸起,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

姐姐的婚事,是他最不愿意提及的往事。

王玉华被江赉的样子吓得浑身一怔。

她知道自己触及了江赉的痛楚,却又不肯服输,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嚎起来。

“呜呜呜~”

“浩浩是我疼了三天三夜才生下来的命根子,你不能为了个外人而断送了我儿子的前途!”

“这十年来,我为这个家做牛做马,把小霓当亲生女儿一样养着。并没有半分对不起她,但是现在……现在我得考虑我自己的儿子啊!”

“呜呜呜~”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