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全文(文岁雪蓝银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文岁雪蓝银银)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

小说《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文岁雪蓝银银,文章原创作者为“蓝银银”,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六一何思玉看着两件裙子惊叹道:“哇塞!班长,你选的演出服太好看了,比别人选的都好看!”文岁雪有些小骄傲道:“那肯定,我可是精挑细选了好久才决定要这款的,怎么样,你想穿什么颜色?”何思玉扭捏了下,不好意思道:“我喜欢这个粉色,不过你也想穿的话我就穿黄色的也行,毕竟衣服是你选的”文岁雪:“我就知道你会选粉色,你就穿粉色吧~”“谢谢班长!班长真好~”何思玉抱着文岁雪的手撒娇道“好了,快穿上吧,穿好...

《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是网络作者“蓝银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文岁雪蓝银银,详情概述:”这一路跟了许久,身为一个农村老人,又一路担心忧虑,步伐有些慢起来;这山里到处都有坟包,又是大晚上的,前面的女孩还像是中了邪一样,让她一个老人家也有些害怕起来。“岁儿...岁儿啊...岁儿?”眼看就要跟不上了,老人只能一边追着一边叫,希望女孩能停下。好像有人在叫我?女孩闭着眼睛,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第1章 重圣灵 阅读最新章节

“岁儿,你要去哪啊?”

盛夏,夜晚10点半,乡间一条小道上一前一后的走着两人,一小一老。

皎洁的月光洒在地面上,让行走在夜晚的人没有手电筒也能看清路。

“岁儿?等等奶奶,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儿啊?”老人焦急的跟在女孩身后,但由于是夜晚,眼神不好,勉强能看清些路,因此走路小心翼翼;不过好在前面的女孩走路也是较慢,倒不至于跟不太上。

“岁儿,别走了,奶奶快跟不上了。”这一路跟了许久,身为一个农村老人,又一路担心忧虑,步伐有些慢起来;这山里到处都有坟包,又是大晚上的,前面的女孩还像是中了邪一样,让她一个老人家也有些害怕起来。

“岁儿...岁儿啊...岁儿?”眼看就要跟不上了,老人只能一边追着一边叫,希望女孩能停下。

好像有人在叫我?女孩闭着眼睛,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岁儿啊...”

“嗯?”如梦初醒般,女孩终于听到了身后老人的叫喊,慢慢睁开双眼,女孩愣住了。

只见入眼便是她走在一条山间小道上,微微抬头,看着夜空上挂着的北斗七星,她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哪?有些眼熟,好像是她家后山,她怎么在这里?她不是已经上吊了吗。

在女孩呆傻的时间里,老人已经走到女孩身后,微微有些喘着气道:“岁儿,你怎么了?”

这声音...

“奶奶!?”女孩转过身,看着老人有些惊讶!

“岁儿,你来这里干嘛?快跟我回家吧,别乱走了!”看着呆愣的女孩,”赶紧拉着女孩的手就往回走。

被老人拉着走的女孩突然觉得这一幕好熟悉,走过一道道小路,抬头看着夜空上的北斗七星,转头看向下方不远处的湖泊,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她曾经生活了10几年的地方。

感受着老人手上传来的温度,女孩知道,她重生了,重生在她梦游的那一晚。

这是她第一次梦游,也是她最后一次梦游......

“岁儿啊,你这大晚上的出来干嘛?叫你你咋还不理我?”王彩华拉着女孩的手边走边问。

“奶奶,我那是梦游了,不是故意不理你。”

“梦游?”王彩华有些吃惊,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活了这么久,对梦游还是知道一些的。

“原来是梦游啊,我还以为...汗,你都快把我吓死了,好歹你也没啥事。”王彩华放下心来。

都说梦游的人不能被叫醒,但是她和上辈子一样,都被叫醒了;难道上辈子她是因为梦游被叫醒了,所以才会那么笨,那么痴傻?

也不对啊,上辈子她学习很好的,只是长大开始谈恋爱后她就跟个傻子一样,任人欺骗。

回到家里,文岁雪看着这熟悉的地方,不由得有些迷茫起来,重活一世又能怎样呢,就她这样的,拿什么去报复?

真是可笑啊...

她之所以选择上吊,只是因为听说上吊死的会变成厉鬼,不成想...

罢了。

既然这样,她就先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大家都还是小孩子,那就先好好长大吧。

“你这孩子,傻站在这干嘛?这么晚了,赶紧洗洗脚去睡吧。”王彩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文岁雪回过神垂下眼遮住眼底的阴霾说道:“啊...好,奶奶你也赶紧睡吧,我马上就好。”

“以后睡觉记得把门锁上,还好我刚刚上厕所看到你了,要是出什么事了你让我一个老太婆还怎么过哟。”说完王彩华便进了自个儿屋里。

文岁雪父母在她5岁时便因为下地干活而遇到山体滑坡双双身亡了,正府因为文汐家庭情况给了一万抚慰金,但由于家里早些年修建房子还欠了些钱,还了钱后只剩下2千块;家里还有3公亩地,所以一老一小也能自给自足,生活还能过得去。

翌日,文岁雪起床便已经是早上10点了,因为是周六,所以王彩华都不会来叫她起床;文汐洗漱完去往灶台,掀开木制的锅盖,里面还温着她喜欢吃的泡饭;这种泡饭是王彩华自己做的酸白菜和酸辣椒一起煮的,文岁雪就喜欢这种酸酸辣辣的口感,上一世工作后因为各种原因得了胃病,吃不了这些,现在的她已经回到9岁,她早就迫不及待的把饭盛到碗里扒了起来...

“嗝~....呼~~...”舒服~,好久没有这么畅快的吃过辣椒了,把碗洗了后文岁雪再去把地扫了一下,现在她能帮一点是一点。

今天是周六,奶奶应该是去赶集了吧。没看到王彩华的身影,文岁雪只能想到是去赶集了,以前奶奶也总是这样;还记得第一次起床没看到王彩华她都吓哭了,以为王彩华不要她了;等王彩华下午回来看到文岁雪在哭还以为是谁欺负她了,结果却是因为起床没看到她在,以为她不要文岁雪了,她才哭笑不得的抱着文岁雪,安慰她说道:“放心吧,奶奶怎么会不要你啊,别哭了啊,奶奶可就只剩下你了啊...”

“唉...”回想以前,文岁雪叹了口气,上一世,王彩华在她19岁时就因为太过操劳,身体出了各种毛病,在冬夜里去了。这一次,她要多多帮助奶奶,让奶奶不要那么累,希望能让奶奶多活几年。

打起精神,戴起草帽,背着王彩华给她做的小型背篓手上拿着尿素袋子就往山上走去。

没办法,前世王彩华能供她读完初中都是很勉强了,她上初中后因为受到周围环境影响,被带歪了,学习就下降了,所以没啥文化啊,目前以她这小身板,只能想到先去山上采金银花了。

这山里有很多野生草药,由于现在是夏季,所以文岁雪就想着先摘花去卖,秋季再去挖草药卖。

他们村里就11户人家,认识野生草药的人也没几个,大多数知道能拿去卖的就金银花,野菊花,夏枯草这些,但这些年来几乎只有小孩子会去采摘,因为大人都要下地干活,而且他们基本都不太了解市场价,小孩子去采摘也只是兴致来了就去摘点,所以这对文岁雪来说挺好的,基本算是没人和她抢,她可以有很多的时间去摘。

她只摘金银花花蜜,开过的花效果不好也卖不了一个好价钱,经过野菊花的时候就摘了往背篓里丢,野菊花现在就最多就5-6块一斤,而金银花现在最高却能卖到65一斤,所以她打算先采一背篓野菊花,金银花就采一大袋子。

这天又热又晒的,虽然戴着草帽,但也挡不住除了头以外的皮肤,她也只有周末这两天时间来采摘,把这次的卖出去再去买两件防晒衣来换洗就行,不买防晒霜是因为她会流很多汗,而且防晒霜用量太大,开销也大,她消费不起,虽然穿上防晒衣会很闷热也会暴汗,但至少能反复使用。

虽然前世没有被晒黑,但也只是因为她那时候下地帮忙干活都是挑阴凉处干,所以才没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也同样。

汗流浃背,看了看天色,文岁雪估摸着应该是下午3点了,现在她已经摘了快满满一背篓野菊花,这样刚刚好,不至于走路的时候会担心它掉出来,金银花也快满满一大袋子了,还挺重,估摸有10几斤。

嗯...失策了......她提不动。

想了想,她把背篓放下,先扔一旁角落里,打算先把金银花扛回去,毕竟它比较贵点......

她家是全村里住得最高的一户人家,所以这山里离家也不远,最快7分钟就能到家。

来来回回也就花了不到半个小时,文岁雪只稍稍休息了不到一分钟,就赶紧把金银花和野菊花清洗后沥干水分就铺到簸箕里,然后放到屋顶的架子上晾晒。现在太阳还很大,几乎快7点了天才黑,所以晒还能晒3个多小时,如此急忙是因为摘完后要以最快的速度清洗晒干,这样它才保留最多的功效。

看到王彩华还没回来,文岁雪提着小锄头又往山上走,山上不仅野花野草药多,野菜也有,她好久没吃过野葱了,准备去挖点回来吃,这种野葱只需要洗干净后放到锅里煮个1分钟不到就能捞起来吃,这种吃法有点像吃火锅,因为她家吃饭都比较简单,大多数都是一口锅,放水放油煮开的时候把小青菜放进去煮,再弄一碗辣椒酱蘸着吃。

她和王彩华都属于那种不是很爱吃肉类的,所以这种水煮小青菜加蘸料配米饭她们几乎都没吃腻过,主要还是王彩华做的辣椒酱太好吃了,辣椒拌饭她是吃得最多的。

回到家后已经是快4点半了,王彩华早些年教过她做饭,所以她很早就会做饭了,现在他们村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电饭锅了,有些人家里甚至还有洗衣机,她就挺羡慕的,不用动手洗衣服,不过就是没有空调和冰箱,主要是又贵又耗电费。

把饭煮后,文岁雪去菜地里摘了两根黄瓜两根茄子,1个小小的西红柿和一些辣椒,家里还有一盆洗好的青菜,所以她也不需要多摘,摘的少主要也是因为她们就两个人吃,也没有冰箱,天热容易放坏还吸引虫子这些,所以几乎每家都是做一顿的量,保证够吃就行,而且她摘得也多了一些,因为家里还养了一猫一狗,吃剩下的还能给它们吃。

村里家家户户几乎都有养猫和狗的,都是家里吃什么就给喂什么。

说起来这只土狗还是前两年大雪天的时候跟着它妈妈一起出来玩,结果它跟丢了,就待在她家柴堆下冷得瑟瑟发抖;王彩华去拿柴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只又小又白的毛绒团子,看清是一只小狗,就抱回屋里养着了,给它取名叫大喜。

洗菜的时候文岁雪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她忘记放牛了......好久没放牛了她是真的没想起来......村里几乎每家都养牛,猪,马,鸡,鸭,她家除了鸭,其它同样也有养,想到这,她先是去猪圈看了一下,看木桶里还有一小半猪食,想来王彩华出门前就放了很多猪食进去。

文岁雪赶紧走到牛圈门前,就看到她家牛已经探出头来,用一种像是哀怨的眼神看着她......

“哞~~~”天啦!你终于来啦!饿坏牛了要!

呃...文岁雪感觉自己好像听懂了牛牛的叫声。

她取下一旁的绳子,牵到牛鼻上,然后把门栏一层层拿下来,把牛带到离家不远处的草地上,找棵树系上绳子后摸着牛的头头说道:“委屈你啦牛牛,今天就先将就一下吧,明天带你去山上。”

“哞...”

回去看了看马圈,桶里还有不少玉米和水,那也不用管了。

文岁雪先做了个凉拌黄瓜,用盖子盖好放到她家水井水面上冰一会,她家这水井跟别的水井不同,不是那种需要用捅放下去打水的;这水井是因为这一块地方总有水流出来,还能喝,所以就做了一个小型水井,水井盖成半圆形,立体的,就是火车山洞门的那种样子,这样建是因为比较方便,也不会让树叶啊什么的掉到水里。

把茄子洗好削块再拿去清洗沥干茄汁,因为她们自己种的茄子不沥干茄子里的茄汁的话炒出来是苦的,还记得她在城市工作后去买的茄子沥出来的茄汁就 一两滴,还不好吃,搞得她都怪想她家的茄子的;再切了那个小小的西红柿和一些辣椒放在盘里,油热后再一一放到锅里翻炒;她们家吃东西都喜欢加点西红柿作为配料,就感觉加了点适当的量炒出来的菜特别好吃。

刚炒完菜,文岁雪就看到王彩华拎着半个西瓜回来了,开心地说道:“哇,奶奶,你还买了西瓜回来啊!”

王彩华看着一桌子菜,有些被惊到。

“哟,今天挺丰盛啊,让我尝尝你的手艺有没有增长,来,先把这西瓜放到井里冰会,吃完饭咱再吃西瓜。”

“好嘞!”

“不错啊,这手艺都快赶超我了。”王彩华吃着凉拌黄瓜夸道。

文岁雪开心的眯了眯眼,给王彩华夹了点茄子:“这茄子呢,咋样?”

“嗯,这个也挺不错的。”

“嘿嘿,那也是奶奶教得好。”文岁雪吃着饭说道。

“奶奶,我今天去山上摘了10几斤金银花,我准备以后周末都去山上摘这些拿去卖,我都听我同学说了,他们那边有个人摘去卖了不少钱呢。”还是把同学搬出来吧,不然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她知道这事情。

“真的假的,这能卖多少钱?”王彩华有些不相信。

文岁雪赶紧说道:“真的啊,听说一斤最多都能卖60多呢。”

“喲,这价格都快赶上我编的竹筐了,那你喜欢摘就摘吧。”王彩华只以为文汐只是一时兴起,也没太在意,让她去她也没时间摘,平时也只是有时间了才会去砍些竹子回来编竹篮,簸箕,竹筐这些拿去卖,也只能补贴补贴家用。

文岁雪凑近王彩华小声说道:“那奶奶,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我怕我抢不过人家。”

王彩华一听就笑了:“哈哈,行,听你的,奶奶不会往外说的。”

文岁雪有些扭捏的说道:“奶奶,我自己挣得钱我想自己放着可以吗?我想自己挣钱自己花,不过奶奶要是需要了的话,我也可以给奶奶的,我只是想自己管着......”

听到这话,王彩华才察觉到文汐不是说着玩玩的,她斟酌了下:“奶奶呢不在意你这点钱,你呀,要是赚多少那都是你自己赚的,你自己管着也好,如果奶奶哪天真的需要了,奶奶可是会厚着脸皮问你要的,不过你以后虽然自己管钱了,但是你要是想拿这些钱做什么,都跟奶奶说一声可以吗?”

不等文岁雪说话,王彩华接着说道:“奶奶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主要也是怕你乱花,这钱多了,人就会管不住手脚,奶奶也就是怕你哪天啊,要是走了什么弯路,奶奶也好给你拉回来不是。”

听完王彩华这些话,文岁雪也知道奶奶是为她好:“好,谢谢奶奶~”

王彩华揉着文岁雪的头发问道:“虽然我不会往外说,但这山上可不是每天都只有你一个人,这要是人家问起来,你打算怎么说?”

文岁雪想了想,说道:“我就说这个最多只能卖8块钱一斤,反正他们也不知道花朵和花蜜有什么区别,而且别人来买还要压价格,他们肯定不会有太多兴趣的,我还想我的小金山赶紧堆起来呢。”

“哈哈,你啊,怎么成个小财迷了。”随后王彩华又叹口气说道:“总感觉你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但又觉得你还是你。”

文岁雪有些被吓到,不知所措:奶奶这直觉也太准了吧?

她强行压下一抹慌乱说道:“奶奶你说什么奇奇怪怪的呢?”随后夹了点野葱放到锅里烫了一会放到王彩华碗里:“这是我今天上山挖的,可好吃了。”

王彩华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注意到文岁雪微微的慌乱吃着野葱说道:“这东西倒是很久没吃到了。”

“明天我摘花顺便再挖点折耳根回来...”文岁雪说道一半戛然而止,突然想起牛牛还在外面吃草,这天都黑了......

见文岁雪这模样,王彩华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问道:“咋了?”

文岁雪赶紧放下饭碗一边出门一边说道:“奶奶你先吃,我忘记把牛牵回家了,马上就回来。”

“不远吧?我跟你一起去吧要不?”王彩华有些担心地问。

文岁雪:“不远不远,就在旁边草地上,不用担心。”

“哞~~”怎么又把我忘了,这黑灯瞎火的,吓死牛了吖!

“对不住啊牛牛,下次不会把你忘了。”看到牛牛哀怨的眼神,文岁雪有些尴尬地安抚到。

臭女人,居然还想有下次:“哞...”

回到饭桌上,王彩华已经吃好了,正在切红薯和红薯叶准备做猪食,看到文岁雪回来说道:“赶紧吃吧,这天也不晚了,吃完了咱把西瓜吃了也好把西瓜皮扔给猪吃。”

“好。”

翌日一早,王彩华便在门外喊道:“岁儿,快起床了,6点半了。”

文岁雪睡眼惺忪的回了声好,强行让自己起床,睡得也够久了,她得养好早睡早起的习惯,至于今天王彩华会叫她起床是昨天文岁雪叫王彩华一定要叫她的,不然王彩华肯定还是会让她睡懒觉。

“早饭吃啥呀奶奶?”文岁雪一边洗漱一边问道。

王彩华盛着锅里的粥说道:“皮蛋瘦肉粥。”

文岁雪:“皮蛋?昨天买的吗?我咋没瞧见。”

王彩华一脸揶揄:“你心里就只有西瓜了,还能瞧见那蛋呐?”

“嘿嘿...”文岁雪尴尬的笑了笑。

吃完粥把碗洗完后,文岁雪便又拿起尿素袋子准备往山上走,今天起得早,她估摸着应该可以在12点之前快快的摘一袋子回来晒,然后再继续去摘;余光瞥见王彩华在做十字绣,她有些好奇:“奶奶,你咋做起十字绣啦?”

“最近很兴这东西,我想着我也掺和掺和,刚好这几天也没什么事。”王彩华头也不抬的回道。

“哦~”文岁雪想起上一世好像就是这个时候兴起的十字绣,绣好了倒也能卖个好价钱,不过她还是不掺和了,她没那耐心,对这种不是很感兴趣。

如是想着,文岁雪便带着牛往山上走去,给牛找好地方后就准备去摘花,突然想到这牛有时候很是顽皮,而且她也没牵绳子,看到牛盯着自己看,大眼瞪小眼。

文岁雪想到她看过某音,秉着学习的态度,微微一笑,摸着牛头说道:“牛牛啊,你要乖一点,别乱跑知道吗,外面的世界很危险的~你看你这么小一只牛,要是被抓走了,他们就会抽你的筋,扒你的皮的!”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