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访事捡骨师北辰晏全文免费阅读

《访事捡骨师》 小说介绍

我叫北辰晏,是一名灵异记者,同时也是一名捡骨师。不过如果问捡骨和记者哪个是我的主业,我一定会说是捡骨,因为相比于记者,捡骨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没有风险的职业。如果可以,我宁愿不当记者,去捡一辈子的骨,这样也许我就不会遇到那些离奇骇人的事情了……。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北辰晏,是一名灵异记者,同时也是一名捡骨师。不过如果问捡骨和记者哪个是我的主业,我一定会说是捡骨,因为相比于记者,捡骨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没有风险的职业。如果可以,我宁愿不当记者,去捡一辈子的骨,这样……

《访事捡骨师》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醒醒!快醒醒!小晏子!”

身体受到推动,使我从昏迷之中唤醒。

睁开眼时我还看见石文满脸慌张,下一个瞬间突然就变成了笑容。如果不是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他这样又哭又笑的,恐怕我会觉得他精神有什么问题。

“你爹才叫小晏子!要不要爷爷给你买件花衣?”

我没想到再次清醒时,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我更没想到,我居然还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石文将我扶起。我看着周围,我们两人身处一个破败的镇子里,小镇荒无人烟、萧瑟残旧,估摸着有些年头没有人住了,而且看建筑风格,少说也有几百年的历史。

“这哪啊?阴曹地府吗?看着破破烂烂的,这么看来阎罗王好像也不是什么大官嘛。”

石文啧了一声,生气道:“我们还没死呢。”

“真的?我试试。”我捏紧鼻子,憋了十几秒的气,感觉难受得慌,实在有些憋不住了就放开了手,“哈呼……好像确实没死。我们怎么会在这?我记得我们不是被那股黑气给吞了吗?我人生走马灯都转了一轮了。”

“不清楚,反正我们现在还活着。”

“那块碎镜子呢?刚起床我得补个妆。”

“这呢!”石文捡起地上的碎镜递给我。

俗话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被镜子带来这里的,要出去肯定也少不了这玩意。

镜面上照出的影子正常了起来,不再是先前那副病恹恹的熊猫脸,也没有奇怪的狞笑,就是我原来的那张貌比潘安、颜如宋玉的帅脸。

而且我本以为被我抓破的脸,也完好如初,现在别说抓痕,连条印子都看不出来。

“其他东西倒是都没了。我的稿子和相机!我日你大爷!又白干小半年!”刚下血本买的相机啊!一万八啊!还没捂热啊!

不行了,我的心在滴血。我就算今天没被鬼害死,明天也得被鬼穷死!

石文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几万块钱罢了,先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我看这地方怪玄乎的,镇子外面还包着层怪雾,看着应该是不能直接走出去。”

“就一层雾而已,怎么就不能走出去了?一层雾又不是一层墙,我冲过去还能在我头上撞一个包不成?那鬼东西把我们拉进来,不就是想让我们在镇子绕圈圈嘛,我偏不,我看它能拿我们怎么样。”

“行吧,都这样了,试试也没坏处。”

我与石文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期间也没遇到什么怪事,连鬼故事里最经典的鬼打墙都没看见,直接就到了小镇边缘的雾墙前。

一番商量之后,我们决定由我进入雾气。为了防止迷失方向,我们脱下外套,用碎镜将其切成布条。

我抓着布条的一端走进雾气,里面白茫茫一片,根本分不清前后左右。然而我并没有被困在里面多久,没一会儿就走了出来,出来的第一眼,就看见石文站在我的面前,他的身后则是残破萧索的小镇。

“你手脚挺快的嘛,比我还先走出来。”

“呵呵……”石文干笑两声,问我,“看来这个办法确实没用,现在该怎么办?”

“根据我多年编灵异报道的经验,我们现在应该被困在镜子里,既然如此——”我拿出口袋中的碎镜,将镜面对准自己,接着一把盖向天灵,不过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去镇子里转圈圈总会有发现的。走吧走吧,就当来旅游了。”

“这鬼地方牛头马面看了都挠头,还旅游,来献头还差不多。”

我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深深吸了口气,“细细品味,你不觉得这个地方有一种远离尘世喧嚣的宁静吗?”

“远离阳间是真的。走了,别发癫了。”

没有头绪,我与石文只能用最简单的办法就近探索,一间间搜寻镇上的房屋。

来到我们选中的第一间小屋前,原以为还需要翻窗踢门之类的,没想到门一推就开了。

房门打开,一眼就看见一具白骨悬吊在房梁上,歪斜的头骨正巧对着房门的位置,那对空洞的眼眶好像在盯视着我们两人一般。

我环视一圈屋内,感觉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带上门就离开了。

出了门之后,我就和石文抱怨:

“刚才那家主人真是的,客人来了都不知道下来欢迎一下,还挂在房梁上睡觉,乡下人真没礼貌。”

“你小心下一家的人扑你身上,让你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民风淳朴。”

“额……倒也不必如此热情好客。要不下一家你来开门?万一真的跳下来我可受不了。”

石文揶揄我说:“你个捡骨的还怕骨头?”

“捡!懂不懂什么叫捡?扑到怀里的东西能叫捡吗?”

之后我们又一连看了四五家,区别都不是很大,无非就是吊一个人或者吊一家人罢了。

而且那几户的主人家都不是很热情,完全不懂得什么叫待客之道,就吊在房梁上看着我们,也不下来给我们倒杯茶水,讲一讲小镇的风土人情和历史故事。

一回生,二回熟。见得多了,我和石文行动也开始大胆起来,开始无视房梁上的主人,一家家翻箱倒柜,却都没找到丁点有用的东西。

“这镇子少说有几百户人家,这么找不是个办法。”

“你有什么想法?”石文问我。

“我想想……我觉得吧……应该还是要从这片碎镜下手。”我从口袋里掏出碎镜,“你看它的做工和纹饰,不像是平民百姓用得起的,回想起来,北辰雁的衣服好像也是上好的绸缎。”

“总而言之,找大房子就对了。”

“没错!”

不愧是我的老搭档,果然一点就通。

有了方向,我们很快就在镇子的中心处,找到了一间大府邸,府邸大门的牌匾上,写着三个鎏金的大字。

“北辰府?看着快赶上贾府了,我祖上这么阔吗?怎么没留一点给我?”

“别胡乱认亲戚,小心里面的人真从绳子上下来欢迎你。”

“说不好里面没人呢。”我直接走上前,一把推开大门。

里面确实没人,但不难看出人丁非常兴旺。推开大门后,我一眼就瞅见正厅门窗大开,满屋子的白骨满满当当挂在房梁上,一具挨着一具挤在一起,完全不逊于上下班高峰期的地铁,那架势就好像生怕有谁漏了挂不上去一样。

“富贵人家就是不一样,这房梁是真的硬,这样吊腊肉屋子都不垮。”

石文捂住嘴,恶心道:“呃……我这辈子都不想吃腊肉了。”

“我现在比较怕腊肉跳下来吃我。”

我们两个犹豫了一番,一致决定先跳过这间屋子,从旁边的侧门直接深入北辰府内部,寻找北辰雁的尸骨。

小说《访事捡骨师》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