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重生之冷心太子妃(月千澜君墨渊)-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重生之冷心太子妃

小说:重生之冷心太子妃

作者:漫步云端

人物:月千澜君墨渊

类型:穿越重生

评论:一口气看完了,意犹未尽,多更点。

内容精选:柳氏抓住月晟丰的衣袖,苦苦哀求:“老爷,樱儿等不及了,你别犹豫了,快点答应大小姐吧。”沈氏有些狐疑看着月千澜,脸色凝重。柳氏着急,哭着央求月晟丰。于是,月晟丰带了月千澜去了偏房。偏房里,月千澜将方子递给月晟丰。“父亲,这是昨天我落水后,二娘让赵嬷嬷帮我熬的汤药的那个药方,赵嬷嬷说,这药方是二娘花了千金,买过来的一个起死回生的方子。我不小心失手打碎了汤碗,无福喝那碗药,到现在我头还疼呢。所以,昨晚我便让翠湖捡了药渣出府,让其他大夫帮我配出一模一样的药方来,同时还抓了一些药,本来是打算我自己用的。可是天刚刚亮,我便听下人说,三...


第3章 死不瞑目
“你知道,他直到死,还喊着你的名字。
他身为太子,错就错在太过儿女情长,他更不敢觊觎弟弟的妻子。
他的死,你难辞其咎,因为是你亲自写信,诱他入了我的陷阱的,如果不是你的字迹,他如何肯上当?”君冷颜嗤笑一声,目光冷峻凉薄。

月千澜的心,痛的犹如几双手在狠狠的撕扯。

是,是她害了君墨渊,是她。

是她的愚蠢与无知,害死了那个对她以命抵的太子。

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那人的倾心相付,她不配。

君冷颜微微眯着狭长的凤眸,冷眼看着她在痛苦深渊里,苦苦挣扎的模样,他的脑海里,闪现出那一日他和她大婚,他掀开她大红的盖头,喊了她一声千澜妹妹。

那时的她,还挺美,可惜,从一开始,他便把她封锁在了心门之外。

他见她痛不欲生,眸底兴味浓厚,又狠狠的捅下了最后一把刀。

“你所生的孽种,已经被我处死了。
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君冷颜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笑问。

月千澜怔愣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是被活活晒死的,整整三天,我让人将他放在太阳下,不给他吃喝,不让他休息,不给他衣服穿。
他是活活冻死,饿死,晒死的……”君冷颜微微挑着凤眸,得意狂笑。

君冷颜彻底压倒了她心底的最后一颗稻草,这一刻,世界崩塌,心如死灰,她的眼前只剩下黑白。

“孩子,我的孩子……”她匍匐在污泥中,攥着疼痛到麻木的心,为了那个不曾见过一面的可怜孩子嚎啕大哭。

是她的愚蠢,害了所有人,都是她的错。

满心的恨意,席卷而来,她恨君冷颜,更是恨自己。

但是,如今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她发誓以后绝不会再掉一滴眼泪。

月千澜撕心裂肺的哭过之后,她渐渐的停了哭泣低吼,她抬起衣袖狠狠的擦干了脸颊的泪水。

她撑在泥土里的手指,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她眸光微眯,一抹冷光跃然而上。

君冷颜撕掉了伪装已久的温柔面具,面具撤下,露出他狰狞恐怖的真实嘴脸。

她辜负了另一个男人,成就了君冷颜的霸业,她为了他能够登上皇位,呕心沥血,抛弃一切良知,无数次算计太子殿下,致使堂堂一国太子惨死,尸骨无存。

她捧着自己的一颗心,抛弃骄傲与一身华光,匍匐在他身下曲意讨好,可他却从来都没真正领过她的情意,她的心,犹如瘠地之泥任他践踏。

呵……呵呵……她咬着唇瓣,狠狠的,直到口腔里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她才抿唇凄然一笑。

一笑过后,她抬头,动作快速的伸手一把攥住了君冷颜抵在她额间的剑尖。

锋利的刀刃,割破了她手掌的肌肤,她不觉疼,她只是冷笑着看向君冷颜。

“君冷颜,你好狠,好狠毒的心肠。
我不用你杀,死在你手里,我怕脏了我轮回的路。”
她话音落,食指用力一捏,蹦的一声,剑尖断裂。

君冷颜脸色一变,低头看着断了尖儿的剑,他低吼一声:“你想干什么?”
四周呼啦啦的围过来一群侍卫,严严实实的将君冷颜保护起来。

隔着重重人墙,她挺起脊背,即使双腿已断,那么她也该保持她仅剩的一丝尊严。

她的手指攥着刀尖,咬牙狠狠的插向自己的心窝:“第一刀,切断我对你的爱。”

“第二刀,清除我对你的情。”

“第三刀,惩罚我的愚蠢,害了所有人。”

“第四刀,偿还我母亲和我大哥的命。”

“第五刀,弥补我那可怜孩子的命,是我害了他一出生就被害死。”

“第六刀,为他赎罪,我负了他,更是害了他的命,他是我这一生最亏欠的人。”

月千澜狠狠刺了自己六下,每一下都用足了全身的力气。

她胸前鲜血淋漓,嘴角的血犹如泉涌,突突往外冒,她抿着唇冷笑,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冷冷的凝着君冷颜。

恨啊,滔天的恨意汹涌而来,那恨搅得她痛不欲生。

情爱,大概是这人世间,最冰冷残忍的双刃剑,懂得痛了,便能彻底的抛下了。

她将冰冷锋利的刀尖,从心窝那里拔出,胸前顿时血肉模糊一片。
冰冷的刀尖攥在手里,她眸底划过一丝杀气,迸向君冷颜。

她微微抬手,刀尖从手中飞出,飞去的方向,正是君冷颜的所在。

“第七刀……我要你为枉死的冤魂偿命……君冷颜,如果有来世,我要将你欠我的,统统都讨回来。
我要喝你血,挖你的骨肉,我要让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君冷颜眯眸望着向他飞来的刀尖,他撑起手指的折扇一挡,那刀尖反弹,最后一刀,狠狠的刺进了月千澜的心窝。

月千澜瞪大眼睛,怔怔的望着他,模糊的视线中,她突然看见君冷颜的背后,慢慢的走出一个容貌倾城锦衣华服的女人。

呼吸一霎那凝滞,她一口血再次喷出,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她感觉身体的温度在渐渐消失,冰冷渐渐席卷上来。

锦衣华服的美丽女子,慢慢的走近她蹲下身,女子温柔的挑起她额前的一缕碎发,轻声哀叹:“大姐啊,妹妹还是来得及送你最后一程呢。
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么多年,冷颜他一直都认为,当年是我救了他。
所以,便因为这救命之恩,他待我的情意,便与别人不同,何况,我又拥有着绝色姿容呢?”
“大姐,我知道,当年是你救了他,可惜,这件事,除了你我知道,再无第三个人知晓啊。
大姐,你……可是死不瞑目?”
死……不瞑目,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原来,她都是为了别人做嫁衣。

当年?当年的事情,那么遥远,她记不清了,模模糊糊的记忆里,渐渐隐现出,她五岁那年,偷偷塞给了一个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小男孩一个馒头。

1 2 3 4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