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修张霜霜(长生的我,寿命加点成仙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徐修张霜霜)长生的我,寿命加点成仙帝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徐修张霜霜)

无广告版本的奇幻玄幻《长生的我,寿命加点成仙帝》,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徐修张霜霜,是作者“凉拌黄豆芽”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刚刚我施展的就是武功,是抱炉功,不是什么仙术”对于恭维自己的话,徐修懒得回应,他回答问他刚刚施展的是武功,还是仙术的铸剑门弟子徐修的话,让铸剑门弟子,纷纷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不信骗谁呢?刚刚那是抱炉功!当他们没修练抱炉功是吧?抱炉功虽然是江湖上,少有能够修练内力的内功, 只有铸剑门的普通弟子才能修练但终究还是凡人武功也没厉害到徐修那种程度吧?他们修练的抱炉功,跟徐修刚刚施展的手段,根本...

很多朋友很喜欢《长生的我,寿命加点成仙帝》这部奇幻玄幻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凉拌黄豆芽”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长生的我,寿命加点成仙帝》内容概括:最不济也练过武功,有自保的能力。但是那群黑山盗,却更加凶恶啊!据说,被黑山盗劫掠过的城池和村镇,根本就没有一个活口,只剩下废墟和女人。城中的三大武林门派,也在当日,联手关闭了安阳县城的四座城门。并且禁止任何人,出入安阳县城...

第6章 黑山盗来袭 阅读最新章节

次日。

黑山盗要攻打安阳县城的消息,不知道为何在城里,迅速传播开来。

城中百姓惊恐万分。

虽然能在安阳县城住下来的,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善良的普通人。

最不济也练过武功,有自保的能力。

但是那群黑山盗,却更加凶恶啊!

据说,被黑山盗劫掠过的城池和村镇,根本就没有一个活口,只剩下废墟和女人。

城中的三大武林门派,也在当日,联手关闭了安阳县城的四座城门。

并且禁止任何人,出入安阳县城。

而徐修,既然答应了师父张吕阳。

肯定就要担负起,守卫安阳县城的责任。

三大武林门派,在关闭安阳县城的四座城门后,便给每个门派,各自分了一座城门守卫。

铸剑门被安排,守卫的城门。

是东城门。

因为铸剑门,就在安阳县城的城东。

距离东城门最近。

徐修安排好了,铸剑门普通弟子,防守安阳县城东城门的事情。

便隔三差五,在城墙上巡视起来。

徐修虽然想要继续躺平。

但是此事,事关安阳县城安危。

是以,一向懒散的徐修,都难得重视了起来。

若是安阳县城,真被那伙黑山盗给攻破劫掠了。

以那群黑山盗的凶名,安阳县城有很大可能,成为一个废墟。

他又上哪去找一个, 像铸剑门这样的安身之所?

既然那群黑山盗,想要打扰他躺平,那就该把这群黑山盗,统统除掉。

只是让徐修感到奇怪的是。

这两三日巡视,他在城墙上,却连一个黑山盗的影子,都没看到。

甚至徐修都有些怀疑,黑山盗要攻打安阳县城的消息。

究竟是不是真的。

就算攻打时机不到。

黑山盗总要派人,打探一下安阳县城的虚实吧?

“但是这种,事关安阳县城安危的事情,师父张吕阳,应该是不可能弄错的。”

“唯一的可能, 是那群黑山盗,恐怕有我们所不知道的计划。”

徐修站在城墙上,心中分析推测。

“可是,那群黑山盗,攻破安阳城的计划,究竟是什么呢?”

徐修看着空空如也的城外,他神色十分疑惑。

城外的平静,并没有让他安心,反而一种淡淡的不安感,在他心中浮现。

就好像有巨大的危机,即将来临一样。

“来了,徐修师兄,黑山盗来了。”

就在这时,徐修身旁,一名铸剑门弟子,指着不远处,神色惊恐的喊道。

徐修闻言,目光看向铸剑门弟子,手指所指向的方向。

一眼便看到,在安阳县城城外的道路上,一队骑着高头大马,面色凶恶的马贼出现在视线尽头,然后如风一般,向城门冲来。

他们掠过的地方,惊起一片烟尘。

给人一种千军万马的错觉。

“真是黑山盗。”

“黑山盗马上就要打过来了。”

“据说黑山盗凶恶无比,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被黑山盗攻破的城池和村镇,只剩下废墟,里面根本没有活人。”

“若是黑山盗,攻破了城池,我们还有活路吗?”

随着黑山盗的出现,城墙上守卫城门的上百名铸剑门弟子, 纷纷神色恐惧道。

人的名,树的影。

对于黑山盗这群,周围凶名赫赫的马贼,即便是铸剑门的弟子,想到以往有关黑山盗得传闻,他们也是打内心里恐惧。

“那就把他们挡住,不要让他们攻进来。”

就在这时,一个沉稳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铸剑门的上百名弟子,向声音源头处看去。

发现说话的,正是铸剑门自大师兄郑雷离开后,除去掌门亲生女儿不算,此时铸剑门唯一的掌门亲传弟子徐修。

徐修目光平静,看着城外的黑山盗:

“黑山盗凶恶,即便是为了家人,我们也必须守住。”

随后徐修又继续道:

“此战只能胜不能败,诸位师兄弟,你们也不想自己的家人,被黑山盗屠戮吧?”

徐修的话,顿时让铸剑门百余名弟子,驱散了心中恐惧。

看向城外那些黑山盗的目光,也变得凶狠起来。

是啊!

即便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他们也必须将安阳县城守住,将黑山盗这群饿狼,挡在城外。

更何况。

相比起普通人来说。

他们身为铸剑门的普通弟子,都学习了铸剑门的武功。

不敢说一定就比城外,凶恶的黑山盗强。

但是依靠城墙坚固,将这伙黑山盗,挡在城墙外还是可以做到的。

而就在徐修说话间,城外那群骑着大马的黑山盗,已经如同一道闪电般,快要冲到了城门前。

“上弓弩,射杀黑山盗。”

徐修立即下令。

弓弩虽然是大周官府,明令禁止民间拥有的武器。

但是在青州这片混乱之地,官府对于民间的掌控,弱到了极致。

这从马贼尽敢攻打县城。

官府根本无力抵御,竟要依靠武林门派守城,就能够看得出来。

而身为安阳县城中, 最擅长铸造兵器的武林门派,铸剑门私下里,却铸造了不少的弓弩。

这次黑山盗来袭,张吕阳就拿出了百架弓弩和五千箭矢,让铸剑门的弟子装备。

好让铸剑门弟子, 守卫安阳县城。

徐修一声令下。

顿时站在城墙上的铸剑门弟子,纷纷拿出带在身边,已经提前装填好箭矢的弓弩。

瞄准城外黑山盗!

扣动扳机!

发射!

下一瞬间……

上百只锋利的弩箭,如同一阵乌云般,朝着冲到距离城门,不足十丈远的黑山盗马贼们,射了过去……

居高临下,令铸剑门弟子,射出的箭矢威力,又增加几分。

马贼们纷纷落马坠地。

光这一波,就至少有七十名马贼,死伤在了弩箭之下。

但这并不是结束……

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因为这些弓弩,都并不是单发,而是连发的。

而且还是五连发的弓弩。

虽比不上朝廷大军装备的十连发弓弩,但是对付此时城外,正准备冲击城门的马贼们,却是威力难以想象的大杀器。

铸剑门的弟子,射击过一次后,不用徐修再次下令。

自觉地继续扣动扳机,又是一轮箭矢射出,有近五十名马贼中箭死伤,落马倒地。

“他们手中有连弩!”

“大家加速。”

“冲到城墙下就好了。”

马贼后方有人下令。

第二波的弩箭,马贼们已经开始有了防备。

在冲向城门的途中,挥舞手中兵器打落箭矢,并且身上携带了弓箭的马贼,也开始朝着城墙上射箭还击。

但是带了弓箭的马贼,人数太少,只有区区五六十人而已。

再加上马贼们,都是骑马射箭,身下起伏颠簸,弓箭能不能射上城墙,都看运气,更别说准头了。

所以马贼们,对于城墙上的铸剑门弟子的反击,威胁十分有限。

这一轮,依然有近五十名马贼落马,伤亡惨重。

咻咻咻!

箭如流星。

城墙上铸剑门的弟子,连续不停扣动手中连弩的扳机。

很快就射完了弩中的五支箭矢。

而城外马贼,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已经伤亡过半。

“所谓的黑山盗,就这?”

看着凶名赫赫的黑山盗也不过如此,徐修有些意外。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大好的局势,不仅没让徐修心安。

反而让徐修心中,更加的不安了。

他总感觉城外的,这群马贼身上,透露着一丝不对劲。

人数不对劲!

战力不对劲!

凶悍程度也不对劲!

根本不像是传说中的黑山盗。

而此时城门外的那些马贼,已经冲到了城门外。

“不好了,徐修师兄,黑山盗冲到城门口了,黑山盗带了火药,看样子他们要用火药炸开城门。”

就在这时,身旁时刻注意城外,黑山盗动静的铸剑门弟子中,有人惊慌大喊。

徐修顿时回过神来。

事实上,这个世界,也是有火药这种东西的。

不过因为这个世界,有修仙者存在的原因。

火药的出现,并不能算是革命性的东西。

或许是纯度原因,用来炸城墙威力都不够。

也就平时百姓们逢年过节,用来放放烟花了。

很少被用在战场上。

“没想到这黑山盗的脑子够灵活的,竟然想到了,用火药来炸开城门。”

徐修心中有些意外。

安阳县城本来就不是大城,城门并不牢固。

之前黑山盗几次想要攻打安阳县城,虽然铸剑门因此用铁条和铆钉,加固过城门。

但是城门终究只是普通的木门。

不像很多州城,据说都是用铁皮包裹的铁木门,用来做城门。

火药量足够大的话,说不定还真能炸开城门。

“竟然想到了用火药,这黑山盗还是有点东西的。”

徐修心中道。

他总算觉得,这黑山盗有点传说中的样子了。

“留下一大半人,继续守在城墙上,由杨钰带领,装填箭矢,继续用弓弩射杀马贼,选出十名武功不错的师兄弟跟我下去,斩杀入城的马贼。”

徐修立即做出决定。

杨钰是铸剑门普通弟子中,实力最强的。

平时协助掌门张吕阳,管理铸剑门的普通弟子和学徒。

很得掌门张吕阳看中。

自从张吕阳将带领铸剑门弟子,守卫安阳县城的事情,交给徐修后,就命令杨钰必须听从徐修的命令。

“是,徐修师兄。”

杨钰是个黝黑健壮的中年汉子,平时话并不多,沉默寡言,但是办事能力很强,听到徐修的命令,立马答应道。

然后由他出面,亲自选出十名,他认为武功不错的普通铸剑门弟子。

被杨钰选中的铸剑门弟子,听到要直面黑山盗,神色有些恐惧,眼中透漏着一丝不情愿。

但是碍于徐修,掌门亲传弟子的身份。

还是跟随徐修,走下了城墙。

轰!

徐修刚走下城墙。

就听到城门那里,传来了一声犹如雷鸣般的巨响声,夹杂着一股刺鼻的火药味,扑面而来。

不过这声音,有些沉闷不说。

声音也并不如想像中的大。

徐修注目一看,发现不远处城门处。

两面城门的其中一面,已经被炸开了一条两米多高,一米宽的裂缝。

破碎的沉厚木条,因为铁条和铆钉的固定,还多少虚吊在城门上,没有彻底掉落。

“城门被炸开了,但是没有完全炸开。”

徐修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放下心来。

这么不大的一条裂缝,就算马贼能进来,一次也进不了几个人。

配合站在城墙上,铸剑门弟子手中的弓弩,很容易将这群马贼击杀。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0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