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于时间之外全文(陆玄看云的贤者大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立于时间之外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立于时间之外)

奇幻玄幻小说《我立于时间之外》是作者““看云的贤者大人”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陆玄看云的贤者大人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陆玄只是抬头撇了他一眼,并不搭理他不知道其人哪里来的某种优越感,就好像此前一直在陆玄家为奴为仆,有朝一日翻身做了主人一般见得陆玄如此姿态,丁勉倒是没有生气,让狱卒打开囚笼后,走到陆玄身前,从地上捡起锁在陆玄琵琶骨上的锁链,如牵狗一般,踢了坐在地上的陆玄一脚道:“走吧,有大人要审你”琵琶骨处愈合的伤口被撕裂,汩汩鲜血流出,阵阵钻心疼痛自琵琶骨处传来陆玄灿若繁星的眸中闪过一丝怒意,语气冰寒道:...

小说《我立于时间之外》,是作者“看云的贤者大人”笔下的一部​奇幻玄幻,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陆玄看云的贤者大人,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陆玄灿若繁星的眸中闪过一丝怒意,语气冰寒道:“你是在找死吗?”这么近的距离下,即使陆玄没有修为,修行带来的强大实力依然可以让他如撕薄纸一样撕碎丁勉的身体。丁勉晒然一笑,“你可以现在就动手,有一名昆仑弟子为我做陪葬,我觉得没什么不能接受的。”盯着对方的面容,陆玄只觉得此人得了失心疯。丁勉再次拖拽锁链,...

第6章 千年无长恨 阅读最新章节

陆玄只是抬头撇了他一眼,并不搭理他。

不知道其人哪里来的某种优越感,就好像此前一直在陆玄家为奴为仆,有朝一日翻身做了主人一般。

见得陆玄如此姿态,丁勉倒是没有生气,让狱卒打开囚笼后,走到陆玄身前,从地上捡起锁在陆玄琵琶骨上的锁链,如牵狗一般,踢了坐在地上的陆玄一脚道:

“走吧,有大人要审你。”

琵琶骨处愈合的伤口被撕裂,汩汩鲜血流出,阵阵钻心疼痛自琵琶骨处传来。

陆玄灿若繁星的眸中闪过一丝怒意,语气冰寒道:“你是在找死吗?”

这么近的距离下,即使陆玄没有修为,修行带来的强大实力依然可以让他如撕薄纸一样撕碎丁勉的身体。

丁勉晒然一笑,“你可以现在就动手,有一名昆仑弟子为我做陪葬,我觉得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盯着对方的面容,陆玄只觉得此人得了失心疯。

丁勉再次拖拽锁链,形似牵一条不愿意回家的狗,“走啊,有位大人要审你。”

陆玄忽地从地上一跃而起,一巴掌打在了丁勉的脸上,将其扇飞出去。

吓得一旁的狱卒“噌”的一下拔出了身边的长刀,警惕地指向陆玄。

被扇飞出去的丁勉从地上站起,嘴角流出丝丝血迹,头发散乱,宛若疯魔一般扑向了陆玄。

然而还没等他靠近陆玄,便被陆玄一脚踹飞。

一旁的狱卒眼看着局势向着不可控方向发展,吹响挂在脖子上的哨子。

哔——

刺耳的哨声想起,一个个手持弓弩的着甲士卒涌入禁狱,将弓弩对准了陆玄和想要再次扑向陆玄的丁勉。

“住手!”一个甲士喝道。

被如此多弓弩对准,丁勉自是冷静下来。

至于陆玄,一直很冷静,他只不过是想给那个总是想折辱他的丁勉一个教训。

丁勉恨恨地看了陆玄一眼,擦了擦嘴边的鲜血,重新归拢好散乱的头发,冷冷道:“跟我来!”

这次他没再去碰锁在陆玄琵琶骨上的锁链。

陆玄连搭理这个人的想法都没有。

禁牢位于天牢下方,离出口很远。

走了一段路,丁勉又凑到陆玄身边,缓缓道:“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折辱你?”

因为你有病,陆玄脑中嘲讽道,连多看他一眼都懒得奉欠。

丁勉似自言自语道:

“二十年前,我只是个兖州一个普通的牧童,替村中放牛。一日里我因为贪玩去了离村十多里外的山中放牛,熟料这份贪玩竟救了我一命。

那日里,有两个大修生死决斗,自太虚打到了兖州,正好落到了离我村子不远处。

大修间生死对决自然是威能无穷,没有一个留意到脚下宛若蝼蚁般的平民。

我的村子在两位大修的战斗中化为灰烬,丁家除了我无一人存活。

我的爹娘,两岁的妹妹,全都埋葬在废墟下。

只在世间留下我一个孤魂野鬼。

兖州官府懦弱,不敢向大修寻个说法。

我一个普通牧童又如何能报仇?

所以我也要修仙,而且要成为最厉害的修行者,替我们丁家庄报仇。

我要替他们问那位活下来的大修一句,可曾记得丁家庄近百的亡魂?”

陆玄终于收起对丁勉的轻视,颇为不解道:“我很同情你的遭遇,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才只是个三重楼的修行者。还是个身陷狱中的修行者。”

能被称为大修的,一般都是七重楼以上的强者,下一个大境界便是羽化登仙。

世间顶级宗门礼遇,俗世律法不可管。

即使不小心杀死一个村子的人,三大王朝也不会去审理有关他们的案子。

这些大修只要不大范围肆意屠虐生灵,地方官府的处理一般是当成天灾来处理。

至于陆玄他们这些低境界的修行者,本质上还是个凡人,一旦犯案,各地官府只要有能力,能抓便抓。

陆玄也是被下了天牢中的禁狱才知道,俗世王朝是真的敢抓昆仑弟子。

丁勉冷笑一声,“接下来的事情,就与你们昆仑有关了。我不远万里自兖州来到青州,一路上吃尽无数的苦,可竟然被你们昆仑拒之门外!”

陆玄再次觉得此人怕是有病,因为被昆仑拒收便怨恨起昆仑弟子?

“昆仑收弟子一看心性,二看天赋。只有这二者俱佳之人才能入昆仑门下。虽然你的遭遇很让人同情,但这并不能成为让你入昆仑的理由。昆仑不是谁惨便收谁入门。”陆玄还是解释道,“你肆意迁怒,心怀怨气而步入修行之途,很容易误入歧途。如此心性昆仑据收你属于正常。”

“不愧是昆仑弟子,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可你这话我却是不服。”丁勉再次冷笑,“什么是心性?不过是百折不挠,锲而不舍,我变强之心不比你低。

我当年可是堂堂正正过了你们昆仑试练塔的百层!按照你们的规矩,就算不能入入内门,当个外门的弟子也是没有问题的。可你们那位传功的孙长老,连外门都不让我入。

有那位孙长老的话,世界任一家宗门都不会收下我。

我也是后来才知晓,你们那位孙长老正是当年害死我丁家庄近百人的大修。我也是自己送上门了,正是因为有他在,我至今连修行的门槛都摸不到。

你说我该不该恨你们昆仑?!”

陆玄语塞,因为昆仑宗门有规定,凡是能至试练塔一百层者,直接入内门。

孙长老直接断了别人的道途,属于那种不死不休的仇恨,丁勉恨是应该的。

不单单丁勉有恨意,陆玄心中也未尝没有恨。

此次他被炎国朝廷关入大牢,甚至可能被昆仑遗弃,大部分功劳都要归功于这位孙长老。

沉默了一会儿,陆玄道:“孙长老被我昆仑掌门真人罚去北海堵玄冥之风千年。”

“千年?”丁勉呵了一声,“真是好长的寿命呐。我这短短的十数年生涯,在那位孙长老眼中又算得了什么呢?等我一死,还有谁记得我丁家庄近百惨死的冤魂?那位孙长老依旧是世之大修!”

陆玄微微叹了口气。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0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