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道门至尊,僵尸道主全本免费阅读,陈长生小说全文

《道门至尊,僵尸道主》 小说介绍

点燃心中道火,杀遍世间妖邪! 道门至尊陈长生,勇闯都市,浪迹红尘,与人斗,与鬼斗,与妖斗。杀伐果断,快意恩仇,唯一不变的是心中对正义的坚守!。书中主要讲述了:点燃心中道火,杀遍世间妖邪! 道门至尊陈长生,勇闯都市,浪迹红尘,与人斗,与鬼斗,与妖斗。杀伐果断,快意恩仇,唯一不变的是心中对正义的坚守!……

《道门至尊,僵尸道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在经过闹市的时候,陈长生又从包裹里取出两件外套,一件系在女尸肚子上,遮住了她狰狞的伤口。另一件则蒙在女尸头上,遮住了她嘴里的獠牙。

深夜的街道里,倒是有一些仍在路边摊子上吃宵夜的人,不过他们看到陈长生一行人,也只是将他们当成了灵异爱好者,并没有引起恐慌。

烧烤摊老板看了一眼,感叹道:“现在的学生可真会玩!”

一个喝酒的文艺青年摇了摇头道:“世风日下,人心浮躁,现在的小孩子就喜欢做些猎奇的事情来博人眼球……”

“阴人上路,阳人让道勒。”陈长生摇晃着赶尸铃,不紧不慢的走着,对于众人的表现早有预料,现在的人普遍相信科学,哪怕是真正的僵尸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也是不会相信的。

走过三条街区,三人一尸便赶到了任欣欣家的老宅。

任欣欣打开外面的大门,看着陈长生道:“自从爸爸做生意赚了一些钱之后,我们就没有住在老宅了,所以荒废了一些,陈大哥你将就着住吧。”

“没关系,咱乡下穷小子出身,既能住别墅,也能住茅屋,没那么多讲究。”陈长生笑着回了一句,驱使着赶尸铃,将女尸停放在院子里。

秦雪柔有些害怕的看了女尸一眼,拉住任欣欣的手道:“欣欣,有陈长生陪着你我也就放心了,你好好养伤,装摄像头的事情,我明天一早就去办。”

“这么晚了,你不留下来一起住吗?”

秦雪柔摆摆手道:“不了,周小月今天也吓得够呛,她一个人呆寝室里我不放心,我回寝室看看她。”

“那你路上小心。”任欣欣见秦雪柔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强行挽留。

“嗯,我先走了。”秦雪柔再次看了一眼女尸之后,连忙迈着慌乱的脚步离开了,刚刚她观察过,老宅里只有两间房,她要留下的话,肯定要跟任欣欣一起睡,而任欣欣又被僵尸咬了,随时可能变成僵尸,她可不敢跟未来的僵尸睡同一间房。

陈长生跟在秦雪柔身后,喊了一声,“我送下你吧,顺便再买点糯米回来。”

秦雪柔回头诧异道:“有了糯米就可以祛除尸毒吗?”

“哪有那么简单,对了,你记得把答应的钱转给我,加上任欣欣的一万,一共是十一万。”

秦雪柔有些愤怒道:“一天到晚就知道把钱挂在嘴边,你太肤浅了,你这样的人绝对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我不用你送。”

秦雪柔说完,气冲冲的甩开了陈长生。

陈长生冲着秦雪柔背影喊道:“哎,你就算想赖账,也不用诅咒我找不到老婆吧,要不要这么恶毒?”

“回去就转给你,你个混蛋财迷,再也不想理你了。”秦雪柔回头骂了一句,转角便消失在黑夜里。

“唉,这样下去,我真的有可能注孤生啊。”陈长生摇头苦笑,有些无奈,又想到了师傅逼着他发毒誓的那一幕。

师傅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让自己发下毒誓,永远都不能平白无故的帮助女人,除非对方给予金钱报酬,师傅说一旦自己违逆了誓言,就要将自己逐出师门。

也不知道这个毒誓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陈长生想不通,也就不想了,从小到大把自己当亲生儿子对待的师傅,是断然不会害自己的,这其中必然有迫不得已的原因。

从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里买了200斤糯米之后,陈长生扛着糯米回到了任欣欣的老宅。

“你们家里有浴缸吗?”陈长生扛着两袋糯米,径直往里屋走去。

“没有浴缸,但是有浴桶,古时候那种,是我奶奶用过的,可以吗?”任欣欣跟在陈长生身后,怯生生的回道。

“有浴桶那更好了,领我过去吧。”

任欣欣听到后点点头,在一间堆放杂物的小房间里找到了半人高的浴桶。

“你赶紧去烧开水,我来布置一下。”陈长生说完,开始拿抹布擦拭木桶上的灰尘,又往里面倒入了两袋糯米。

等任欣欣烧来开水,陈长生将开水全部倒入木桶,没有参一滴冷水。

做完这些,陈长生又从包裹里取出两颗亮晶晶的固体,这种固体名为尸晶,是焚烧绿毛僵尸时,所提炼出来的尸油凝固而成。尸晶有很多用处,其中之一就是可以解尸毒。

“为了帮你,我可算赔老本了。”陈长生一脸肉痛的将尸晶丢入滚烫的开水,心里非常的舍不得,毕竟绿毛僵尸极为罕见,这点存货还是从山上拿下来的。

随着尸晶的融入,原本只是冒热气的开水瞬间沸腾起来,伴随着糯米一起在木桶之中翻滚。

任欣欣看着不断冒泡的木桶,眼里闪现出一丝惧意,暗暗猜想,这个陈长生不会是想让我在开水里泡澡吧?

果然,只见陈长生指着木桶道:“快把衣服全部脱了,跳进去,用糯米搓洗全身。”

任欣欣吓得后腿了一步道:“你这是要烫死猪啊,我跳进去哪里还有命在?”

“原本以为你胆子挺大的,想不到也是个胆小鬼,我能害你吗?”陈长生笑嘻嘻的说着,伸出手在沸腾的木桶里搅拌,“你看,只是看起来吓人而已,温度一点都不高。”

按理说,刚烧开的水是不能洗澡的,不过有极寒之物尸晶的加入,不光改变了水的沸点,还影响了水的温度。

“果然不烫呢!”任欣欣走过来用手探了一下,惊讶地说了一句,刚准备脱衣服,又羞怯的看着陈长生道:“你不出去吗?”

“接下来还有工作要做呢,我出去了谁帮你施法?”陈长生转过身去,一脸正气道:“放心,我绝对不会偷看你。”

“也对哦。”任欣欣哦了一身,从双肩解开了白色的双肩吊带裙,又偷偷瞄了陈长生一眼,见陈长生没有偷看之后,才缓缓解开了浅蓝色的内衣。

任欣欣侧身站在陈长生身后,脸颊变得通红,低着头有些犹豫,可一看到手臂上变黑的伤口之后,她又变得果决起来。

陈长生原本是想当正人君子的,说不偷看就不偷看,可面前的墙上偏偏挂了一面小圆镜。

圆镜上面虽然蒙了一些灰尘,但是依然能看清里面白皙的身影,于是,陈长生只能瞪大了眼睛了。

任欣欣的个头要比秦雪柔矮一些,又比周小月高一些,她们三个都是属于校花级别的,秦雪柔高冷胸大有气质,周小月圆脸嘟嘟靠卖萌,而任欣欣是属于那种文静乖巧型的,反而对男生的杀伤力更大。

很快,任欣欣迈腿踏入木桶之中,并用糯米盖住了露出水面的肩膀。

“陈大哥,你可以转过来了。”任欣欣轻声唤道。

“嗯,你先用糯米搓洗全身,特别是伤口位置,要好好清洗,我要画一些道符助你驱毒。”

陈长生转过身子,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从背包里拿出特制的空白黄符、黑狗毛笔、朱砂,鸡血,然后开始画符。

陈长生所画之符为‘尸毒肃清符’,同样是符剑派的基础道符,共有二十六笔,需一气呵成,对于笔力和心力要求甚高,不过,以陈长生因为僵尸道体的天资,画这种简单的道符没有丝毫难度。

陈长生一口气画好九张之后,舒了一口气,有了九张尸毒肃清符,再辅以尸晶、糯米,应该就可以一次性清除任欣欣体内的尸毒了。

“心中燃道火,神魂皆忘我,符咒篇,燃!”

陈长生右手结成剑指,将尸毒肃清符夹在两指之间,一声轻喝,符文无火自燃,被陈长生弹进了木桶之中。

接下来,陈长生手上不停,一直往木桶里弹了九道尸毒肃清符进去。

道符落进水中之后,依然保持燃烧,并围绕着水中央的任欣欣,形成了一个圆圈。

过了几个呼吸,只见任欣欣身上溢出大量汗水,像是蒸桑拿一般。

“陈大哥,我是不是要尸变了?”任欣欣有些恐慌,因为这时,她手上的指甲在不断变长,嘴里也有异常的感觉,用手一摸,竟然是长出了两颗尖锐的獠牙。

“你别慌,这是祛毒前的综合反应,是你体内的尸毒在做最后的挣扎。”陈长生淡定的说了一句,凝神观察着任欣欣体表的变化。

突然,任欣欣双眼通红,从水中蹭地站直了身子,仰天发出一声嘶吼:“嚇……嚇!”

一声嘶吼过后,任欣欣眼皮一翻,身体软软的跌落进木桶之中,嘴里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洗澡水。

见任欣欣昏迷过去,陈长生连忙凑过去,一把将她从木桶中捞起来,横抱在怀里。

“无量天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陈长生嘴里嘀咕着,从任欣欣完美的身躯上移开了目光,抱着她走进一旁的房间,将她放在了木床上,并用手抓住她的脉搏,查探她身体里的状况。

“尸毒已经清除干净了。”陈长生嘴角溢出满意的笑容,在房间里找来一把剪刀,剪掉了任欣欣手上的长指甲,又用钳子夹掉她嘴里的尖牙。好在任欣欣已经昏迷,不然拔牙之痛可够她受的。

见事情已然办妥,陈长生从柜子里找了一床铺盖,盖在了任欣欣身上。

第二天。

任欣欣从昏睡中悠悠转醒,先是看了看双手,接着又摸摸嘴里的牙齿,发现一切正常后,她才舒了一口气。

可当她发现全身没有穿任何衣服的时候,一颗心又瞬间提了起来。

她连忙用手摸了摸下半身,见身体没有异常,总算彻底安下心来,叹道:“陈大哥果然是正人君子。”

任欣欣掀开铺盖,在床头边找到了自己的衣服,穿戴整齐后,她走出房间,在大厅的阴凉处看到了直立的女尸,女尸正是她的妈妈。

任欣欣看着妈妈铁青的脸色,以及嘴角外露出来的獠牙,心里就隐隐有些发痛,

这一切都在提示着她,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一场梦境。

这时,陈长生正光着上身,在院子里打拳。

任欣欣倚在门边,悄悄打量着陈长生,盯着那健硕的八块腹肌,不由得有些失神,

没多久后任欣欣压下涟漪的想法,拿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爸,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回道:“爸爸在办公室呢,欣欣怎么啦,听你声音,是不是被同学欺负了?”

听到父亲沉稳的声音,任欣欣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不是的,我在学校后山找到了妈妈的尸体,呜呜,妈妈她死了……”

“你说什么!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找你!”任欣欣的父亲激动的喊道。

“我在老宅,妈妈的尸体也放在这里。”

任欣欣话音刚落,电话里便响起嘟嘟的忙音,显然她父亲已经急忙赶过来了。

陈长生一套内家拳还没打完,老宅的大门便被人推开,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爸,我好想你,昨天晚上吓死我了。”任欣欣扑进中年男人怀里,感觉自己所有委屈都得到了释放,有了极大的安全感。

而中年男人正是任欣欣的父亲,任正方。

任正方长得一张国字脸,上面有一双狭长的眼眸,他眼神冰凉的看了陈长生一眼后,拍拍任欣欣的手背道:“你妈妈的尸体在哪?”

“就在大厅里面。”任欣欣拉着任正方的手,走进大厅,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角落里的女尸。

任正方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女尸,同时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女尸,他用双手捧住女尸的脸之后,眼神变得抑郁,迟迟不发一言。

“爸,你要哭就哭出来吧。”

任欣欣在父亲身后说了一句,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打转。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任欣欣走开两步,拿出手机之后,发现是秦雪柔打过来的。

“雪柔,怎么了?”任欣欣将手机放在耳边,轻声问道。

“欣欣,我托了关系,天刚亮我就叫人去小树林装了摄像头,就在我刚刚吃饭去的功夫,已经有人去过那片土地了,应该就是凶手,我马上把视频发给你。”秦雪柔在电话那头语气急促的说着。

“立刻发给我!”任欣欣的心也跟着跳动起来,马上要见到仇人的真面目了,她恨不得现在就飞到仇人面前,将他碎尸万段。

挂完电话之后,秦雪柔发来一段视频,任欣欣连忙点开。

监控视频是没有声音的,而且秦雪柔只截发了一段。

在视频中,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手中提着一个塑料桶,在埋尸体的地方不停浇灌着红色的液体。

任欣欣觉得这个西装男人非常眼熟,应该是自己所认识的,可他一直低着头,任欣欣急切地想要看到男人的真面目。

等视频放在后半段的时候,西装男人接了一个电话,同时抬起头,就是这一个抬头,却让任欣欣的眼神瞬间呆滞了。

小说《道门至尊,僵尸道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赞(0)